“创伤”

突破

“…接着,十五分钟后,攻击小队突破并攻入,” Bullfrog说出结语。“完了。”

“就没了?” 穿蓝色毛衫的女人问道。

这个高壮的男人盯着他手中的那杯咖啡,沉默许久。

“特工,”那女人说道。“我想要你和你的小队明天早上回到这里再进行一次汇报。直到那之前,我会把你从可行动名单上移除。”

“如果您觉得有必要的话。”

“我觉得有。还有,特工?”

“是?”

女人叹了口气。“尽量休息一下吧。”


Bullfrog在汇报结束后直接开车回到他的公寓家中,他把他的工具包跨在一边肩膀上,疲惫地走上了楼梯。他打开门,走了进去,却发现自己被烛光环绕着。空气中弥漫着香水的芳香,柔和的爵士乐将其轻轻散发开来。

一名美丽,娇小的红发女性正坐在长沙发上。Fox朝他咧嘴笑了笑,将双臂伸过头顶。“嗨哎,大家伙!”她嬉笑道,漫步而来,接着一下抓住了他的领带。“我要放上一周的假,所以就想到可以过来给你一个惊喜!”

她向上探去并温柔地亲吻了他。

Bullfrog感到一阵恶心。他把她推开,冲进洗手间,然后在马桶里吐了。


“…对不起,” 他之后说道,在Fox熄了所有蜡烛,开了灯,穿上了一些更适时的衣服以后。

“道歉接受,”攻击小队的队长说道,“只要你先和我讲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破事。Bull。”

“我不想聊这个,” Bullfrog坚持道。 “是工作相关的。安保许可等级之类那些。按需知情原则。”

“Bull,”Fox严肃地说道。“是我呀。Kate。我的安保等级和你同级。再加上我花了整整十二个小时从爱尔兰飞过来,更不用提为了今晚我还特意修刮了一番…我觉得我怎么也有一点知情需要吧。”

“Kate…”

“再说了,Jerry… 你看起来有很严重的诉说需要,” Fox说道,拿起她的茶杯轻抿一口。“那就说说吧。”

一段很长的沉默过去,Bullfrog再次开口了。“你知道我刚从外勤回来,对吧?”

“昨天,嗯。某个市中心的任务?我没听到细节,但前台那人告诉我说你们小队遭到重创了。这也是为什么我想到你会需要点什么来打起精神。”

“对。市中心,” Bullfrog喃喃道。 “高级酒店。地方挺奢华。我们在PALISADE截获了一个宾馆看门拨的奇怪911电话后就被集结了。他们把我们紧急召回,给我们套上隔离服,然后就把我们送进去了。第一件发生的事就是有这么一个老胖子挥着一把太阳伞冲我袭来…”


“哎呦我操!”Bullfrog喊道。同时老人拿着那沉重的游泳池具朝他扑来。“冷静点!我们是好人啊!”

“给我他妈的滚远点,你这共匪混蛋!” 牙都掉光了的老头尖叫道。他不断地疯狂挥舞着那柄太阳伞,他那干瘪的屌也随着每一次挥击轻微地来回摇晃。“你绝不可能把我活着逮走的,伊万!”

“Skunkboy,扑倒他!”Bullfrog大喊道。

“去你的!你自己上啊!我才不要碰这货!”

Kitten冷静地朝赤裸着的老男人走了过去,一只手抓住伞,然后随意地往前一伸,劲猛一拳,击中了他的下巴。

“天呐,Kitten!你那样可能会杀了他的!”

Kitten朝下看向倒在她手臂上的无意识赤裸老男人,号了下他的脉搏,接着耸了耸肩。“他还活着。”

“猜猜刚才这一切是因为什么?” Skunkboy问到。

“也许他在宾果游戏厅度过了糟糕的一晚。” Bullfrog打趣道。


小队在找到主宴厅的时候停止了说笑。

“Bullfrog?”

“啊?”

“这里是地狱么?”

“如果不是的话,那这基本也是我们所能见过的中最为接近的了。”Bullfrog摆了个鬼脸。他趴了下去,用手指合上那名躺在宴会厅地板上的裸体男人的双眼。此人体表皮肤的每一寸都被剥开,用尖铅笔扎在地毯上。一条被切断的阴茎和两个睾丸被放在他头的一侧。而额头中心的枪伤在小队进入前并未出现在那: Bullfrog在意识到这个男人还没死的瞬间就那样做了(以及将男人被切断的生殖器从他嘴中取出)。

“Skunkboy,毒素分析?”

“从我这看来什么也没有。”年轻男人把采样棒在半空中甩了甩,接着研究了下他屏幕前的读数。“没有精神药物。大量的肾上腺素,血,屎,尿,唾液…我们现在看着的就这些。”

Bullfrog抬起头看向会客室的其余地方。这整个地方堆满了他们:数百个,甚至上千个,男人,女儿和儿童,穿着色彩鲜艳的度假装束,生色尽消。这里,一个年轻男人抓着一个年轻金发女人的喉咙并扼死了她,随后被另一个拿着瑞士军刀的女人从背后刺死,那个女人倒在地上生机全无地凝视着,仿佛已忘却了一切,她的双眼因死亡而黯然失色,她裙子的下摆沾满了屎和尿。那里,一个四十岁女人一拳打在了一个灰发男人的脸上接着把酒吧搅拌机砸进他的脑袋。再往那里,一个少年缩坐在房间的角落里,他的断手正放在腿上。

“那么,如果不是毒素…Spider,奇术分析?”

“十分趋近于降调,强度大约在一百灵… 色调蓝宝石,织法紧密,” Spider报告道。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死了这么多人,还是什么其他原因。为了安全起见,我建议大家都注意点。以防最后发现这事和认知或模因扯上关系。”

“没有异议。Kitten?你一直挺安静的,” Bullfrog说道。

“…要我说我们现在就出去然后把这地方给烧了。” Kitten简短地说道。她低头看向一名蜷缩在角落的年轻人,他的胳膊和腿都被炸没了。她检查了下他的脉搏,然后随意地,冷漠地,将一枚子弹送进他的脑袋。“这是唯一保险的方法。”

“这么干或许还会好些。任何程度的蒸汽清洁也没法把这地毯给弄干净咯。” Skunkboy指出。“你知道他们是怎么看待尸体气味的。” 他把重心下压到湿漉漉的地毯上。它在他脚下被挤压出声。

“那么有两票投给把楼烧了。Spider?你意见如何?”

“等一下。” Spider说道。 她注视进她的电脑屏幕,重重咽了一口,同时她摆弄着她的显示器。“Bull?我这额…我这收到大量 VERITAS读数出现在顶楼套房,” 她说道。 “看起来可能有一大帮的平民或人质藏在那里。”

“好的。那咱们去营救他们吧。” Bullfrog说道。 “找个地方覆盖下权限,好让我们进入那个套房。”


“嘿,Bull?” Skunkboy在电梯攀升时问道。

“嗯?”

“这地方是不是很招日本游客?”

“嘿你他么得怎么回事,种族歧视啊?跟Spider道歉。”

“靠,对不起,Spider,不是这意思。这只是…额,这地方每年这段时间都会有很多日本游客过来,对不对?”

“应该是吧,客人名单上的确有很多姓田中和金的,对。”

“但是宴会厅死的有至少有一半以上都不是,是吧?” Skunkboy点出。“其实,我记得他们绝大多数都是白人或者黑人或者西班牙裔。这是不是有点奇怪?”

Bullfrog揉着下巴又皱了皱眉,思考着。他隔离服的加固手套和他的面甲罩摩擦出一阵金属叮当声。“Spider?”

“在?”

“再给我看看ARAD读数。”

Spider把平板电脑递给她的队长,那位队长则把他的把头撇过去一小会,接着看向屏幕上的颜色图案和线条。突然,Bullfrog骂了一句,把平板电脑跌在地上,然后用大拇指摁开了他的通讯电路。

“中心,这里是火花塞!” 他几乎吼进了他的麦克风。“我们将转换成任意开火状态同时正在攻向那个套房!Case Bixby,我重复,Case Bixby!”

“操!” Skunkboy喊道。他颤抖着将一发子弹放进他DMR1的膛室中。“他妈了个逼的!”

“哦天哪,” Spider嘀咕道。她开始在她的战术背带上摸索起来。

随着一声愉快的 叮! 响起, 电梯门缓缓打开了…


照明弹在头顶炸开,直硬的白光照亮了整个丛林。看到穿着他们那些黑睡衣的越鬼们爬过线网,Jeremiah感到他的肚子中传来一阵寒冷坚实的扭结。

“CARTER!” 他的中尉大叫道。“把那个六零2式开起来!”

他摸索着他机枪的拉机柄,好不容易才把这个武器装填好。他把自己抬至壕沟边缘,接着开了火,叫吼声中满是恐怖和愤怒。随着那武器将炙热的黄铜和钢铁泼洒进周围的赤色丛林泥中,膛口炎点亮了整个夜晚,

他看得到越鬼们一个个倒下,他看得到他们一个个死掉,他想这幅景象下大笑出声。“来点,你们这帮傻逼斜眼鬼!” 他尖叫着。“都给我尝尝吧,你们这群傻逼越鬼杂种!

他看到第二轮照明弹射起,他看到他的中尉从战壕下起身,他的手枪举过头顶,灰胡子的脸上被愤怒扭曲着。“冲过去!” 中尉尖叫着。“我们把他们打溃了!干掉他们!把弹壳打进他们!杀了这帮狗逼!”

Jeremiah抬起步来,因胜利而尖叫着,同时腰射机枪不断地开着火。他能看到他的陆战队兄弟也从战壕后起身,把这群狗逼VC3像割草一般劈开。随着机枪栓往后一撞,弹链打光了:他把他的武器交给副手然后从腰带上抽出了把.45。他朝逃亡的人群中射击着,黑衣杂种,怒火自他心中燃起。他们怎敢!他们怎么敢把Carter妈妈的小儿子从他家里拖出来,抓进这个发臭的该死丛林?他们凭什么?

其中一个越鬼朝他尖叫着。他往他的胸口开了两枪,接着手枪因空膛而自动锁回了。他看得到两个自己人压着那个该死的斜缝眼,他想过是否要给手枪换弹,但这会耗掉太多时间了。他拿起枪柄直接砸在了那个狗逼的脸上,把他的傻屌稻草帽从他脸上打飞出去,并且惊讶地发现那个斜眼头居然是个女孩。该死的婊子。卖逼的VC贱货。

他想起了可怜的Hawkins。好孩子。刚满18。为了过十八岁生日叫了个妓。妓女带了枚手雷进他们干过的那个坦克里,然后把它留下了。炸得整个载具里面全他妈是他的五脏六腑。多尼玛好个孩子啊。不错个人,大家伙里没一个不喜欢他的,结果就这么死在了他妈西贡街的中间,就因为想第一次给他的屌过趟水。真他妈逼的浪费,操他妈逼的越鬼婊子。他要为了他干掉这个婊子,他要为Hawkin而这么做。

他感觉得到其他的越鬼试着来拉开他。他挣甩开他们然后继续一拳拳打在这该死的婊子的脸上。他吼叫着,他看得到瘀伤浮现起来…然后她把什么东西挥到了他的脸上,然后他看得到那是某种兔脚串着链子…


然后Bullfrog发现他自己正躺在套房的地上,同时手里扼着Spider的喉咙。她的脸上满是血和瘀痕,而她的左手则抓着那只她总是戴在脖子上的兔子脚,

然后Bullfrog喊得更大声了。

接着一声突如其来的叫喊,使他转了过去并看到Kitten正抓着一个脸上涂着迷彩的灰发男人,冷漠地,有条不紊的地,猛烈地把他的脑袋来回撞向花岗岩台面。愤怒如同面具一般挂在她的脸上,随着那个男人的头被她砸成肉浆。

Bullfrog沉默地看向这个浸满鲜血的房间,看向支离破碎,血腥不堪的男人们和女人们和小孩们堆积在地毯上,看向墙上的弹孔和碎痕遍布的玻璃,看向他残碎,伤痕累累,血迹斑斑的队友,接着看向他武器的空匮弹夹。

对他来说,现在有一个不错的主意,那就是直接离开。

于是他便这样做了。这花了四名大汉一起才把他从房间里架出去。


“…天哪,” Fox 轻声说道。 她的茶已经凉了,她坐在早餐角边上,看着Bullfrog讲述他的故事。

“是啊,” 大个男人说道。 他苦涩的笑了笑。 “我的小队现在他妈的乱成一团。Spider在医院里,两边脸骨全碎,还有一堆被锤掉了的牙。很幸运她还活着。Kitten就…当机了。只是把那人一遍一遍地砸向台面。到最后那人脑袋一点没剩下。他们不得不把给她镇静住。Skunkboy可能是唯一一个经历了这些后还好的人,至少在他试着一拳打到我脸上前我都还这么想的。”

“Lance给了你一拳?”

“还把我臭骂一顿。” Bullfrog承认道。“变着法地把我他妈骂了个狗血淋头,说我差点把他们全给害死了,而且重点是,他说得对。”

“Bull…”

“不。别打断我,Kate。我他妈搞砸了。” 大个子把拳头砸进自己张开的掌心。“目标是特定人种。表示造成一切的什么东西是通过人种来筛选的。这意味着有人搞鬼。主使者具有自我意识,而不是某种自动效应。然后再说说那个 VERITAS 规律图。”

“Bull…”

“我就应该在上那个该死的电梯之前就检查下那个规律图。”Bullfrog连着说道。“Spider是个菜鸟。阅读VERITAS签像这种事她没有像我一样的经验…没有像Beagle以前的经验!她加入小队的时间才堪堪一年!她不知道该怎么辨别出一个意念操控者。如果我知道楼上有一个,我们绝不会踏上那个傻逼电梯!”

“Jerry…”

“而接下来!” Bullfrog喊叫道。“我,这个纯傻逼,决定突破进那个狗日的房间,伙同四个评估人员!当我意识到我们正在走进一个意念操控者的老巢时,我就应该把他妈的电梯给停了:砸了紧急停止,取消行动,然后送攻击… 但我没有!我偏要突破!然后我就把我们四个全送了进去,变成了那个该死的疯子的玩物!”

听着Bullfrog狂躁的讲述,Fox只是紧紧地抓着杯子。“你知道最他妈操蛋的是什么吗?” 大个子总结道。“比这还操蛋的的…那个变态混蛋利用我去杀我自己的队友?在最后,最操蛋的是,是他妈的那个菜鸟把我们全给救了!假如她没有去拿她的护符…假如她没能把破解我和他人身上的效应,我们就会自相残杀直到变成和宴会厅里那些不幸的混蛋一样!我的天啊!”

Bullfrog瘫坐到沙发上,把脸整个埋入手中,烦躁的吼了一声,接着低沉地哭了出来。

Fox坐到一旁并用她的胳膊搂在他的肩膀上。高大的男人蹙缩着…接着安定下来,把他的头依靠在她的胸口。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之后,他终于开始可以平稳地呼吸了。

“Jerry?”

“嗯?”

“还记得阿拉斯加行动后你跟我说的么?”

“那和这不一样。”

“它俩完全一样,Jer,”Fox说道。“而我现在要告诉你你当时和我说过的同样的话。”

“你现在被搞魔怔了,” Fox接着说道。“而理所当然的,一段时间之内你都会处于现在这种魔怔的状态。像这样的破事从来都不会转瞬即逝。一小部分甚至会永远留下。但那些生硬,的棱角…它们终将会被磨平。我们会帮你做到的。等到最后…它便无法再那么深地割伤你。它还是会造成疼痛…但你将足以接受它。”

Bullfrog沉默地点了点头,同时用手摩擦着他的前额,盯着眼前的一片空无。但他的肩膀并没有那么紧硬了,而他的眼睛也没有那么恐惧了。至少,这起了点作用。

“你应该睡一会,”Fox说道。“如果以我对联盟的了解,他们肯定会希望你能精精神神地且尽早地开始治疗。”

“早上八点,” Bullfrog承认道。“全日治疗外加和全队汇报。”

“好了,” Fox说道 。“准备好上床了吗?”

“…没有。但我可以试试。”

“片段”
« 合营 | 返回GOC中心页 | 回火»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