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HEC

房间外的标牌是从一个施工现场偷来的,长这样:

1AC7FD2683F6A6898D27BBB17218B56E.jpg

房内,特工Lynisha Taylor(来自全球超自然联盟,物理部门,9999攻击小组 “最大伤害”)坐在她的床铺上看着漫画书。(那些较真的人会觉得应该叫日本漫画才对,但这还是一本漫画,她是一个美国人,妈的。美国人只看漫画书,才不是什么热血日本漫画。)

翻到最后一页,她叹了口气,把那本书扔到满是划痕的桌子上。

她看了一眼桌上的警报显示器,长这样:

66FD25378BD54F8901E9D76CFA3A45CD.jpg

Lynisha一动不动,随着一声轻响,屏幕变成这样:

1BBA1D2D69C440DCF0BCC547C62F6DA3.jpg

Lynisha站起来,走出房间,在标牌旁边的按钮上按了一下。

E5F2C04ED44D30EA132E3192A37D0538.jpg

她摸出牙刷和洗漱用具,走到浴室准备洗洗睡。


第二天 0500

Lynisha走到食堂吃早餐,外加一杯咖啡。她闻到了煎牛排的香气,还有食堂里传来的笑声。

难受。

不出她所料,Cookie取消了原来的早餐,换成了牛排和鸡蛋。大家都聚在Fredrickson旁边,在他的平板电脑上看着什么录像。金属碰撞和爆炸声都可以盖过特工们的欢呼了。

淦,来晚几个小时估计好东西都被抢了。

她拿了一个碟子走向打饭窗口。Cookie给了她一块加大号去骨肋眼,芙蓉蛋和一片吐司,抱歉地笑了笑。“下次再早一点吧,宅女,” 他安慰似的说到。

Lynisha对Cookie笑了一下,拿起盘子,走到角落去一边感伤一边吃饭。

牛排干干的,鸡蛋水水的。


4399E8561A5810AB622FBCEE43AF5DFB.jpg

“……最后:Wong,Serizawa,Taylor。你们仨接下来两周休息。动力装需要翻修。0600到机库报道,进行维修改修。” Tai指挥官结束了简报。

Lynisha举手,“长官?”

“什么事,宅女?”

“恕我直言,” Lynisha说,“点点不需要维修。她还没有破损,一切显示良好。我希望能在下一轮时再检修。”

“好吧,我会考虑,” Tai指挥官说。

“谢谢您……”

“深思熟虑之后,我觉得该说‘不行’。解散。”

失望透顶。


BAC8E491DEF1D63E76C54A37E95665D0.jpg

“好,抬左手。”工程师说。

Lynisha慢慢地把左手举过头顶,顺便带起三吨重的钢架,陶瓷板和带膨胀明胶的双分子层巴克纸。

“锁定关节,” 工程师说。

“确认,关节已锁定,” Lynisha说。

她放下左手,这时候,那些三吨重的家伙们没跟着掉下来。

“好的,进入危险区。” 工程师小心翼翼的走进机甲手臂下的阴影里,开始用冲击扳手扭开控制板上的螺母。

Lynisha背靠在她那重达十五吨机甲里的座椅上看着漫画,一架电池驱动的LED台灯照着,她从一元店里买的。

“……嗯,一切连接正常,” 工程师说。“妈耶,感觉整个都干干净净。我真不觉得除了擦擦灰和上上油之外还能做啥了。”

那不就是我每天都在做的吗? Lynisha憋着没说出来。

工程师哼着歌给各个部件抛光。满足之后,把控制板放回去,用冲击扳手拧好,走出机库地板上的红色区域。

“好啦,已走出危险区,” 工程师说。“你可以解除锁定,把右手举起来。”

“收到,” Lynisha说,放下了漫画。“解除锁定。举起右手。”

“到达关节锁定位置。”

“收到,已锁定。”

“进入危险区。”

Lynisha又拿起书来。


382F568EBDAC365BA61BEC0DA4C3D170.jpg
FF6C7EE641CA510CE5E8C28DF2997B78.jpg

Lynisha坐在床上,紧张兮兮地看着警报显示屏。她早就换下了工作服,穿上了攻击小组会称之为“老年秋裤”的紧身服——臀部周围松松垮垮,排泄管还未插上,肩带紧绷,袖口紧扎得跟小学生的毛衣一样。

一小时前警报显示器伴着急促的蜂鸣声从蓝变琥珀色的时候,她就再也没翻一页漫画书,她的手指紧张地敲着衣服,显示器上的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嘀。

嘀。

嘀。

一声轻响,还有铃声,

46C88B4492CEF6683F8FE7A06928F7EF.jpg

Lynisha骂了句娘,脱掉紧身衣。


36F98DFDBE0821A6172990EECD75B0F7.jpg

“宅女,要走啦?” Cookie问。

“是啊,本来想让他们缓缓的,非得要我回去。我猜是因为假期快到了很多人要走,然后我们就可劲儿把公休假用上来。蠢死了。” Lynisha拿了个苹果,放到餐盘里。

“嘿,想开一点。和你的家人愉快的胡诌你的职业嘛。” Cookie笑着说。

“我跟他们说我是一个特效人偶道具师。然后在做怪兽电影。” Lynisha笑了。“也不算太假,对吧。”

“那倒是,今天还是吃老样子吗?”

“不啦。今天试试火鸡三明治。改改口味。”

“稍等片刻。” Cookie说。


18C04B922C1FCED8CF4BC2D1D62BC6EF.jpg
AABF2F8F3F4BC253483292BC08FD5EAF.jpg

紧急警报好死不死的在Lynisha上厕所的时候响了。

她差点被自己的裤子绊倒。不过头倒是狠狠的撞了一下隔间门。

差点忘了冲水,但是想到葬礼上她的朋友们对她的最后印象没准是个厕所都让别人来帮她冲的臭婊子,连忙跑回去更正了这个未来的可能性。

她冲到房间里拿上自己的紧身服(还套着室内洗衣的塑料袋),在敞亮的走廊里狂奔大喊着“紧急!紧急!紧急!

所有人赶紧靠在墙上为她让路。一个推着一推车的咖啡和零食的倒霉服务生没来得及,像一个12岁的小学生遇上了橄榄球后卫一样被撞飞。

在她跑过的时候有谁喊着,“干掉它们,宅女!” Lynisha笑了。


紧急命令

即刻生效:
驾驶员Lynisha Taylor进入一级准备。

超重型战斗机甲 K3-297 ("感叹号!")尽快装载至C-779 翠鸟运输机。

“焰形剑”协议将传送更多信息。

任务简报即将传输。


在哪都好……

战斗准则第一条:步兵是战场的王后。

战斗准则第二条:炮兵是战场之王。

战斗准则第三条:王可以操爆王后。

Landon感到震荡波在他身体里肆虐,炮弹片在他周围炸开,撕扯着他早已损坏的白色套装。攻击小组“猩红前卫”受伤的残余们斜靠在一个二战时期地堡发霉的墙壁上。整个世界都在为1100吨钢铁提供着动力的八十缸柴油发动机的怒吼下颤抖。

他透过残破的机枪口向外瞟了一眼,看到那坦克穿过一片三十英尺高的橡树林,履带践踏着一座又一座混凝土制的防御工事。

不,他对自己说。那不是坦克。那是一个疯狂纳粹武器设计师的发烧梦实现的样子。这是阿道夫·希特勒他那足以填补他单个睾丸的自我在物理上的表现。这是噩梦。这是死亡与愤怒的形象。

那个P.1000陆地巡航者把它那两门280mm主炮指向一个残破的要塞开了火。半个山坡在绿色的火焰中被炸成了齑粉,一个巨大的燃着绿火,戴着帽子和党卫军骷髅师标志的骷髅头在那陆上战舰漂浮。

“希特勒万岁!”米歇尔·魏特曼的鬼魂吼着。“神圣的德国万岁!”


"……所以敌人是一架纳粹闹鬼坦克?" Lynisha问,爬上了橙色套装的座鞍。

“技术上来说呢,是一个纳粹的鬼魂入侵了俄国一个剩余的军械库然后把那些退役的坦克重新组成了一个纳粹们理论上的一个超级武器,这东西自从设计出来就从没制造过任何一辆,”工程师说。

爽到!


翠鸟把她从燃烧着的森林正上空30000英尺高空放下,在那,攻击小组“猩红前卫”正在破败的瓦砾和混凝土中做着最后抵抗。几秒过后,冲压空气降落伞打开并发出砰的一声,接着就是紧压着脊椎的减速。

她的手指扫过安在狭窄驾驶员隔舱里ipod的触屏。她想了想龙之动力1,然后又考虑了一下铁娘子2,他还甚至想了想要不要选大只佬3或者是伊凡塞斯4

但是,还是有得选的嘛。

十五吨的超重战斗机甲从空中缓缓落下,战场上回响着一只吹着骑兵号的号角声。

当超重机甲K3-297(“感叹号!”)冲向大地的时候,音乐突然转向和战场画风完全不同的布基伍基调子。

他是一位来自芝加哥的著名小号手……He was a famous trumpet man from out Chicago way…


"上帝啊,是宅女。" Landon呻吟着。


"比啪啪啪更爽。"

就是那种人们互相开玩笑的那种话。说的好像有谁真的会放弃这个能够抽插的机会去做些别的事,对吧?

那么,Lynisha Taylor可以十分诚恳地说性交被夸过头了。性交很尴尬。性交让你觉得很弱势。性交又奇怪又脏还有那些体液和乱床单。恶心!

现在,另一方面,驾驶着一个UHEC呢?感觉就像是一个神一样。感觉像是变成阿尔忒弥斯和雅典娜和赫卡特然后这仨女神三位一体包裹在钢铁外壳里。

驾驶UHEC,绝对是离人类对于“弱势”这个定义的最远的一项活动。

她启动喷气机,包裹着她五英尺二身躯的十英尺高钢铁巨兽向前冲去如同一只猛虎。女妖尖啸闪烁着一系列图片震慑着敌人:盟军登陆诺曼底。美军的每隔九十秒的B-17轰炸机问候。101空降师在贝尔西斯加登“鹰巢”的突袭。还有他妈的奥迪·墨菲。

与此同时,安德鲁斯姐妹还在唱歌。

当她把三吨重的铁拳砸向比自己大几百倍的坦克时,她们唱着,

当她把腕式打桩机插入转向架撕开来,砸下车轴好让他们脱离履带时,她们唱着。

当她冲出六架怒吼着的机枪扫射,在天空中划出一道大大的弧线冲向炮台准备予以致命一击的时候,她们唱着。

当巨大的炮台飞快转动,向着她胸口打出一发300千克的穿甲弹的时候,她们唱着。

炮弹轰隆一声,她的装甲则*嘎吱*作响,Lynisha大喊着“操!”,整个机甲如同一个犯规球一般飞了出去。


好吧。骑兵出马也就这样吧。

Landon放下了他的步枪。反正也没子弹了(用这个来对付碉堡上的那东西也没啥好处。)他看了最后一眼那些英勇的,残废的兄弟们,然后用套装通讯器拨通了近距离空中支援。

“这里是红六。橙色特工KIA。请求断剑5。重复一遍。断剑。”

一个受伤人员的呻吟打断了简短的静默,“再说一次,红六?”

Landon做了个鬼脸。想了想。直至他人生的最后一刻,CAS6还是蠢的和他妈的石头一样。“这里是红六,橙色特工KIA,断剑,” 他咆哮着。

又是一阵静默。“呃呃呃……红六?我看到橙色特工正在赶向战场。” CAS人员说。

“啥?!”

就是在这时Landon听到了若有若无的……

……不

别是那首歌啊。

什么都行别是那首啊。

“干你啊,宅女!”他吼出来。


最后,有两个东西救了Lynisha一命。

第一个是超重战斗装甲里搭载有使用了TanGenTial黑盒技术的惯性消除器,简单而言就是可以把机甲的有效质量减小几倍。这是非常有用的,举例说,通过街道而不是用这达十五吨重量机甲施加接触压力把沥青路面踩成碎片。

Lynisha是在空中被打到的,是向上的,惯性消除器充满电了。

这效应感觉像把一个棒球扔向晾衣绳上的一条床单。这样的话就不是击中她的身体(就像棒球砸到花瓶),而是把她击向高空,炮弹仍然保留着一大部分动能。

第二件事,Lynisha被击中的时候角度足够高到避免被打上山体。而且那个280mm炮弹足足有一分钟的行程时间:足够她从突然加速而导致的断片儿里恢复清醒,重归主导权。

并不是说这就完事了。她很确定她的胸骨碎了。肋骨可能断了两三根。胸部还嵌着一枚没爆炸的穿甲弹。

Lynisha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这个混蛋他就可以随随便便来别人地盘说着胜利欢呼穿着Hugo Boss的制服走着鹅步就可以皆大欢喜?

淦您妈嘞。

这是美国!

(……好吧,这严格来说不是美国!,这是中部的西伯利亚,但是美国!是一种精神状态,不是什么物理上的东西,并且Lynisha是一个土生土长的美国人!)

她把炮弹扯扭出来,双手抓住,锁定上肢。她打开了一个秘密女妖尖啸程序:那些个以防万一有备无患能配上用场的程序中的一个。

她在坦克正上方,那些该死的机枪打不到她。她的机甲手中攥紧了篮球大小的炮弹——这是她复仇的武器。

感觉像是一颗流星,扬声器传出她战斗的背景音乐,吼叫着“操嗷嗷嗷嗷嗷嗷你丫啊啊啊啊啊”极速下降,女妖尖啸系统开启了。


当UHEC K3-297(“感叹号!”)从天上落下时,他们唱着。

当那纳粹超级坦克疯狂开火试图扳回局面时,他们唱着。

当米歇尔·魏特曼的鬼魂对着那怪异的东西又惊又惧地叫着“那是啥!?7的时候,他们唱着。

当那超重战甲的身形隐藏在十五英尺高的迈克尔·乔丹的全息影像里并满灌扣篮的把炮弹打进那闹鬼的P.1000陆地巡航者的时候,他们唱着。


……关于你备忘录上的最后一点:因“不专业行为”而惩罚Taylor特工的请求被拒绝了。

Taylor特工的任务就是等待几个月,随时准备着,直到我们要她爬进机甲给那些可怕的东西来上一拳。

如果你能告诉我一个有着这样工作的女人的作风应该是如何,我会再严肃考虑。

- 助理主管 “马林巴”
美西分部
全球超自然联盟


Lynisha一瘸一拐地走进食堂时,欢呼声爆发了。

她给了他们一个美国小姐式的微笑,和别人击拳,攻击小组“四九人”变成合唱团然后开始唱,“因为她是一个开心好伙伴。”

Cookie递上餐盘,里面有五分熟肋眼牛排,芙蓉蛋和吐司。食堂的电视开始回放她和纳粹坦克战斗的场景,于是她又一次沐浴在赞美声中。她小心地切开一小块,咬了一口,慢慢嚼着,品尝着。

最好的牛排啊!


D61A59EB83DCFBF38A2139953C2B4A28.jpg
083F87753DBA10C55FB458F8AFF6BD74.jpg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