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自己的路

好的,所以是这么发生的……

不,长官,我不会对你撒谎。我将确保事实真相。是的长官。不长官。乌贼是真的。我有照片。不长官,村子里没有乌贼。

无论如何,我们在等待skip出现的时候Gock(暗指GOC,也有脏臭的意思)混蛋们出现了。原谅我的措辞,长官。我不知道你这么敏感,长官。我试着把之后的措辞组织得柔和点。

无论如何,Cock们出现了。他们试图悄悄前进,不过我们很快就发现了他们。黑色不是一种好的迷彩色。我不关心它黑不黑,你想要那里有点灰,那就破坏了你的轮廓线。当然,那是在Johnson打喷嚏之前。是的长官。我会在他醒来后更他提的。我确定他的遗孀会对这个建设性的批评心存感激的。

然后有一些交火,不过没有伤亡。更像一次握手。是的长官,我明白我没有足够的授权对一个相关组织显露敌意。我们只是互相射击,你知道,就像朋友那样。

Gock指挥官询问我们在这里的事务,并建议我们最好把skip交给他们处理。我建议反过来,最好他们再找个skip来杀,因为我们对很快到来的这个有更高的兴趣。

讨论继续进行,他问候了我性伴侣的健康和质量。我用礼貌的措辞回应他的母亲是不是在畜牧学领域有所建树,因为他看起来有点农场(动物)血统。我们互相之间都显示出了热情和礼貌,长官,如果这没让你的心脏起皱的话。

我们之间的谈话扩展到许多物品不过和本次讨论没有密切关系,因此我不再谈那些了,除了我手下的词汇量比我之前想象的更为丰富之外。他们确实把这个归功于基金会。

大概五分钟后情况开始有点火药味,而我们了解到skip已经靠近了。我们完全不顾自己的安全,占据了skip入口那里最好的战术位置,而且更为巧合的是同时(该位置的射界)也覆盖了Gock的位置。

然后我们发现我们的情报部又一次搞砸了。

我很抱歉,长官。我不知道你曾是一个蠢 - 一个情报探员。我的意思是尽管他们做了很多工作,并显然很多危机勤务时刻的背后都有许多可怕的书面工作,但他们漏过了这个破烂的真实性质。

再次抱歉,长官。我的意思是这个迷人的,独一无二的高价值物种。

无论如何,这变得一片黑。而Gock们似乎完全被这个技能所吸引,事实上我仅仅是出于好奇,你可能要提到你以前在情报部的同事。他们有夜视仪,而且他们似乎觉得他们已经全副武装来对付这个skip。我只能基于他们的惨叫推测他们没有被告之它的弱点是银。所以,你知道,有些东西是互通的。

无论如何,我们开始朝噪音处盲目开火。是的,我想我干掉了他们中的几个,不过你听不见他们。相信我。我不认为他们会抱怨。

之后,我们做了些善后,并撤出。若Gock被激怒了,好吧,是他们掺合了我们的行动。他们知道风险,就和我们一样。若情况有一点变化,那我们可能就是那个被打散在安哥拉的人了,而且这也不是他们的错。原谅我的法语,不过破事就这么发生了。

所以,到底最后谁赢了?好吧,我们大部分都没死,不过我们最后干掉了skip。所以,你知道,这算是平局。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