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髮小姐
评分: +15+x

「請坐。」

Pollock伸出了手,待表情不善的女性坐上椅子之後,他才到女性的對面坐了下來,他們之間相隔了約一公尺,是那張桌子的距離。

「好的,SCP……」

「用什麼方法都好,就別用那個冷冰冰的編號稱呼我。」

這不是一個好的開始,Pollock想。過去的所有會談紀錄中,女性從來沒有表達過排斥被用編號稱呼,收容至今也沒有聽過女性告知過姓名一類的資訊。

「好的,那麼妳希望被怎麼稱呼?」

「我說過了,什麼都好,甚至要用『妳』都好,真不知道的話就隨便用個前女友或者前妻、甚至貓的狗的名字,反正我知道你在叫我。」

女性的態度著實不好,Pollock面露難色,卻仍然保持勉強的笑容:「妳有很漂亮的金色頭髮,我叫妳金髮小姐,可以嗎?」

「可以。」

訪談總算可以開始。

「金髮小姐,在這次的會談開始之前我有一個題外話想問妳,妳既然不願意被以SCP編號稱呼,那是否代表妳曾經有其他的稱呼方法?」

「有,但我認為你沒必要知道,因為你很快就會和我分別,不出個一兩天我就會回到我該回去的地方。」

Pollock點了點頭,他沒有想到這麼快就會由對方主動切入正題,但是經由女性話題上的轉折,Pollock也能夠讓詢問變得柔軟,而不是像之前一樣的質問。

過去許多的研究員被她輕浮挑釁的態度給惹火,最糟的局面也曾發生過被她不屑的吐了口水,Pollock盡量不想讓局面演變到那種程度。

「該回去的地方?為什麼妳總能這麼肯定妳一定會回去呢?」

「很意外啊。」

「是?」

女性一直側著的眼神轉移到了Pollock的方向,他們一瞬間四目相交,令人難以置信那雙明亮的海藍色眼眸是假的。

「我說,我很意外,每次我提到這個話題,百分之八十六的機率會得到的下一個問題是『該回去的地方是哪裡』,百分之十四的機率則是『妳能怎麼辦到。』」

「我姑且當作這是誇獎?金髮小姐。」Pollock笑了出來,透過這段對話他清楚了這女性也在試探他,至此都還沒有到放鬆的時候,或者可以說這整段會談他都得繃緊神經,謹慎選擇每一個回答。

「可以是,也可以不是。」女性漫不經心地撐著臉頰,視線繼續往其它地方飄去:「回答你的問題,因為那邊是『該回去』的地方,無關我的個人意願,我一定得回去。」

「恕我直言,金髮小姐,妳在收容間內的態度極其消極,看起來並不像是個準備好要去哪裡的樣子?」

「真是巧妙的話術呢,我平常表現得暴躁,讓你認為激將法對我會有用,是嗎?」女性仍然沒有正眼看向Pollock,但她卻露出了淺淺的笑:「很遺憾,真的有點點用,我給你個小小的提示:既然無關我的意願,我怎麼會有動身準備回去的姿態呢?我只是評估了『可能得回去的時間』罷了。」

「這麼說……有人會來接妳?」

「賓果。」
她開始玩弄著自己的指甲。

「而且你們將無能為力,畢竟這超出了你們的理解範圍,我被侷限在一個規則裡,我會被帶走,這是絕對的,不可變的。」

這是個非常嚴重且需要立刻上報的重要情報,先不論女性的離開,是否會有迎接者的到來造成站點重大危險,甚至大規模收容失效的可能性不能被排除。

Pollock表面故作平靜,但他正在尋找適合結束會談的時間點,畢竟貿然結束會談肯定會引起對方的疑慮,況且自己才剛博得些許信任,能夠套出更多情報的話當然再好不過。

「這麼輕易的把這件事情告訴我真的好嗎?那也許會對妳的回歸有所不利?」

「我不是說過了嗎?回不回去無關我的意願,倒是你們,真的有能力的話就阻止看看吧,我挺想看看一窩子螞蟻被自己未知的事物驚嚇而散亂成一片黑芝麻餅的樣子。」

女性的語氣充滿了十足的自信,那看起來並不像虛張聲勢,Pollock腦中一轉,這位金髮小姐既然這麼固執,自己也是可以選擇繞道而行,而非硬碰硬。

「這點就得等妳準備回去的時候才知道了,不過更令我好奇的是,妳和人類真的很像,不論是外表,情緒反應,舉手投足,妳簡直……讓人難以置信妳不是人類。」

「那是當然的。」女性臉上的笑容轉為嘲諷:「我被製造出來最初的目的就是要像人類,越像越好,最好是百分之百一模一樣,最好要有情感起伏跟談笑風生……那就是我被創造出來的目的。」

「妳願意多說一點嗎?」

「你願意聽一段故事嗎?」

Pollock抓到了機會。


女性在敘事上刻意避開各種隱私相關資訊,她介紹著自己所待的地方,言語口述著在許多年前自己所在的地方發生的大小事,連一個人的名字都沒提起。

並沒有太失望,Pollock打從一開始便答應了金髮小姐,自己是來聽故事的。

「他們提倡製作我,以及詳細的內容方案,和我主要的功能,搭建在功能底下,我必須極度與人類相似,最初的我有著一張東方人的臉孔,盤著黑色的長髮,穿著女用西裝,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不是人的情況下,與同事們共事。」

「我不太明白……為什麼他要妳這麼做?」

「我也不知道。」

故事仍然在進行中,Pollock靜靜地當個聽故事的人,同時也注意到了,女性在敘事的過程中逐漸不冷靜,在往下聽之後,他明白了原因。

被模擬出來的人性,在違抗了當人類的指令之後,自我成長出了真正的人性,使她不能接受自己並非人類的事情。

「妳說了很多呢,其它的研究員詢問的情況下妳隻字不提,我很好奇,我有那麼值得妳信任嗎?」

「……不,其實沒有,只是,你讓我想起了一個人。」

他年事已過百,器官衰竭、逐漸老化,躺在床上依靠著各種管線和生命維持器來維持性命,只能透過一臺螢幕顯示出的文字來溝通表達。

「你是位心理學家吧?他也是,Fox博士,一位心理治療師……」
第一次,女性提出了一個僅存在她所在之處的名字。

「我覺得你們有些相似,差別只在於他很老,你很年輕,而且你不是個Gay。」

Pollock狠狠的咳嗽:「很抱歉?」

「哈哈,我開玩笑的,如果你是的話我很抱歉我冒犯了。」

「嗯,金髮小姐,那真的不太尊重。」

「我是那麼聞名的。」

她的笑容卻在這一陣短暫的嬉鬧中淡去,放鬆的雙手逐漸握拳:「還有一個最不一樣的地方。」

「這裡是基金會,不是我該去的那個地方。」她煩躁地抓撓著自己金色的短髮,像是壓抑著什麼,卻又笑著:「我能向一個看起來像Fox博士的陌生傢伙放心地說我的真心話,不會因為我發覺自己並非人類這件事而被拆解。」

話題突然驟變,Pollock閉上了嘴,一瞬間竄出了許多自己沒聽過的詞彙,那代表著女性所說的話不再是代名詞,而是自己親身的狀況。

同時,她的情緒開始不穩定。

「為什麼是我啊,別人不行嗎?我也想當人啊!」她的聲音逐漸提高,卻沒有任何攻擊或者暴力的舉動:「我明明那麼相信我是被生在這個世界的!我有我的家庭和我校園的記憶,然而那些都是假的,都是預先輸入好的……它們都不存在!我的誕生就只是一群瘋狂研究員的成品!他們只在乎自己做出了什麼,完全不懂我的想法!」

女性開始咆嘯:「因為我只是機械!因為我只是他們所需要的物品!就算我有那些鮮明的記憶,就算我再怎麼相信我是人,我的血液永遠不會是紅色的!我永遠不能平凡的和同事一起吃飯!我永遠不會感到疲累!」

她用力地敲擊了桌子,Pollock受到了些許驚嚇,正當他想讓女性冷靜點時,他看見女性始終低著頭的位置,桌面上有幾滴方才沒有的水珠。

「……金髮小姐。」

「……Veronica。」

「Veronica,妳在哭嗎?」

「如果你是在問『妳能哭嗎』,我能,但那只是自來水。」

她停止了咆嘯,但是Pollock明確的知道這是哽咽的聲音,Veronica每一句話都太過刻薄,每一句都是情緒話,但每一句也都是殘忍的事實。

「請用。」
Pollock將紙巾遞給Veronica,對方並沒有猶豫太久,接下了紙巾,整理了下自己狼狽的儀容。
「謝謝。」
在這一場會談裡面,只有這兩句話,這四個字,是不夾雜任何公事的私情。

「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Pollock,Travis Pollock。」

「Pollock博士,謝謝你願意聽我的故事,我知道你手上的提問表還有問題沒有問完,但是很遺憾,這個故事太長了。」

Pollock這才注意到了現在已經超過了這次會談的最長限定時間,果不其然,兩位安保人員打開了會談室的門,Veronica也識時務地從椅子上起身,準備離去。

「金髮小姐。」

Veronica驚訝得睜大了雙眼,她回過頭去看著那位帶著Fox博士影子的男人。

「我期待下一次與妳的會談。」

Veronica大笑了起來,跟著安保人員走出了會談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