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帐战歌

头儿?头儿!真的很抱歉在你休假时打扰你,头儿,可是这事实在是十万火急,项目的情况已经有点失控,萨仁格日勒Sarangerel主管也想跟你谈谈,另外……

对不起,对不起。是的,头儿。我很抱歉。好。头儿,我有话要跟你说,而且这话恐怕不是太好听。

还记不记得在我第一天来的时候,你给我介绍了蒙古时空穿越大军,讲了他们为安葬成吉思汗而不停穿越寻找一个已经遗忘了他的时代?我一直在按吩咐办事,给大汗大做宣传。赞助博物馆展览呀,支持蒙古为他设立节日呀——我们出钱让AMC频道拍的那个电视剧还挺好看的,你说是吧?但是后来我却开始怀疑——你瞧,这可不能怪我:一旦把预算花出去了,我就真没什么别的事可干了——总之,马哥德堡的事我越想越不对劲。

好吧,我承认——你当初说“马哥德堡”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我去查了这玩意,还有日本战国时期,当时我就想“这支小军队可以去任何时间的任何地点,那为什么他们只出现在战场上?”这不合理,头儿——如果你想知道人们是否还记得你的大汗,在战场上恐怕是最不容易找到这个答案的。

还有一件事。我被分配到这里之后也读了一些历史书,研究了金帐穿越军的所作所为,还有你对我说过的每一件事。但有件事你搞错了,头儿。你说他们在莱比锡之战出现过。对,我知道你想说的是莱格尼察战役1,但当时你不是那样说的。对——这两者区别可就大了。

哦对了,还有成吉思汗并不是从马上摔死的。他可能是和西夏交战时战死的。也可能是因为箭伤感染而死。也可能是哪个妃子一刀捅死了他。我是说,没人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因为——就像你说的——那时的蒙古人对书写记录没有兴趣。

我就快说到重点了,头儿。后来我就去数据库里查找每次金帐军现身的情报,我灵机一动搜索了“莱比锡”,结果分析部突然找上了我,说我违规查阅了机密SCP物品。不,我当然没有,但是看来这次我是找对地方了。不,当时我还没有这个权限——但现在我有了,你也一样。

看来基金会有一份完全独立的记录,记载了所有可能是金帐军现身的事件,这记录连我们都不知道。高加米拉,公元前331年。2维也纳,1638年。3贝尔谢巴,1917年。4全是在战场上,全是不要命的骑兵冲锋。对,里面也有莱比锡——分析部的一个研究员还告诉我说他有一张铁木真和拿破仑握手的画像呢。

不,关键就在这儿。没有任何实际的证据能证明那些战役发生过,但这份记录却说它们全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事。你只要看看这玩意的收容文档就明白了,不过我要说的是:假如我们从一开始就搞错了呢?假如金帐军穿越时空并不是为了安葬成吉思汗呢?假如……成吉思汗其实根本没有死呢?

假如那五十万忠心耿耿的士兵并没有在1227年等待——假如他们跟着他们的大汗一同穿越时空,继续用弓箭征服帝国,在历史的各个角落不断战斗,会怎么样?他们打的不是普通的战争:那是在他们获胜后就会改变现实的战争。世界会遗忘这战争的真相——一切看上去不过是一群蒙古战士突然在那里出现并停留了几个小时,仅此而已。

假如穿越时空的成吉思汗就是我们战胜狄瓦族的最后希望呢?

是的,头儿,我知道这感觉很荒谬,但你真该来看一看我所见到的东西。呃,我不是在问你来不来——实际上你非来不可,这是萨仁格日勒主管的命令。真的很抱歉搅了你的假期,头儿。但有个好消息,他们这下再也不会削减我们的预算了——至少现在不会。

那么,首先你会得到很多新的手下。看样子你我两人现在已经是基金会蒙古帝国文化习俗方面的首席专家了——这些年来的PBS特别节目和国家地理文章总算是没白看。而且这儿只有我们俩能讲比较像样的中古蒙古语。

对,我们需要讲。时间异常部说他们都做好了准备,就等我们回站点了。基金会可不希望铁木真太快厌倦暴揍狄瓦族的生活,告老还乡回1227年去。你我将成为基金会史上头两位穿越时空的使节——我们要去寻找金帐穿越军,面见大汗陛下本人!

呃,头儿——你会骑马的,对吧?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