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你妈,混沌分裂者
评分: +46+x

4/4/2021

项目通告

SCP-5031将于2021年5月1日转移,请各位研究人员积极响应,近期的研究工作作出对应阶段性收尾。

近期在研究部门内部流传大量不实信息,对此不再追究相关散播人员责任,流言的内容跨度极大、内容及其跳脱,因此仅针对部分传言做出回应。

  • 研究部门截止目前没有任何人员优化的考虑,也不会对部门进行人员优化。
  • 投入资金的确进行了缩减,但是研究部门的预算依然按照第一标准规划。
  • 我们没有与任何组织进行合作,相关接触仅为适应性流程。
  • 人员待遇可能有所下调,但是依然按照一线规格发放。
  • 控制、收容、保护依然是我们的工作信条,我们不会主动消除异常。
  • 卫生间的厕纸不会取消,但特殊时期食堂供应素菜比例会相对增加。

监督者议会


2021/4/3,19:25:13


Maria Jones拿着密码条走到了Site-7内的基准现实观察室的安保门外。

“5974.……+5236……i6”
延时输入,请重试。
“5974+523……6i696……oi2”
延时输入,请重试。您仅剩余一次校验机会。

Maria Jones又走回吸烟区,抽了根烟后重新回到门外。这次她默念了五分钟。

“5974+523……6i696oi2-mjscp”
许可通过,请递交生物信息。

Maria Jones把眼睛靠了过去,在说出安保密语后气密锁缓缓打开。伴随着门“咯咯”的声响,一股消毒气雾扑向了Maria Jones,一时间让她有些目眩。张伟坐在屋内,伏案写着什么。

“我以为我的周期还要更久一点。”张伟搁笔,戴上了眼镜。

“世事难料,面纱破碎了。”Maria Jones耸耸肩说到。

张伟一顿,又把眼镜摘了下来,拿出一张毛巾擦拭镜片。

“那么来找我是因为?”

“RAISA现在超负荷运作。我们现在配合着财务部门进行相关信息梳理,一些账面上的事。”Maria Jones有些疲惫的倚着门框,眼袋几乎要掉到地上。“另一部分人还在校对基金会的信息,做出一个能够公开的基金会史……忙疯了。”

“那我尽力而为,希望现在的操作系统我还能适应。”

“那你完全误解了。”她顿了顿,把一直环抱在胸前的文件拿了出来。“你不是来干这个的。”

文件夹的外面缠满了RAISA的黄色封条,但是封口处多了一条红色封条——这证明它是来自监督者议会的文件。

“你还有更要紧的事。”


Site-19,地下18层,监督者议事厅
男人走出电梯,推开门发现大家如往常一样早已到达,都在等待他的到来。

“我一直以为人是善变的,直到我发现你一直在迟到,O5-12会计。”

O5-12快速落座,把会议文件打开。他不用看也知道,O5-1奠基人的脸此时一定是黑色的。

“都到齐了,我们开始吧。”O5-1开始阐述那个他们早就讨论过讨论过无数次的计划,而他们也总有那么几个不认可。但是O5-1并不会放弃,好像他认为只要多讲几次另外几个否定票都会变成赞成票一样。杯子里的茶叶慢慢沉到了杯底,像是一潭死水在盯着自己。O5-12对自己的一生运筹帷幄,可惜对待基金会的一生,他没有这个本事。

“凡事向内求。”他这么想。

“……这次行动,意义非凡。”O5-1突然停下。空气在此刻突然凝结,气氛在一瞬间达到了冰点。所有的人都看向了O5-1。

“面纱破碎后,我们一直在对异常收容问题进行思考。以往我们公开的行动,本质上是针对同行组织、各国政府展开的。而这次的计划,我们真正对接群众。因此很大程度上这次是否成功,决定了我们未来在公众面前的走向。这次行动是一个小小的尝试,如果这次成功了,我们就能够扩大范围,普及到更多的SCP;这代表我们对SCP的收容工作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一个全新的、从未有人踏足过的新境界。”O5-1压低声音,缓慢的吐出这些字。他尽可能让语速变缓慢。他一直认为这能让人听得更仔细。

“我们的计划整体依然是5级权限,绝对保密;具体行动执行细节为三级权限,太过于保密反而引人耳目。行动负责人,O5-12。”

O5-12微微点头。

“这次行动由你监督具体事项对接。行动代号,黄金时代。”


O5-12走到吸烟区,把香烟叼在嘴上,打火机打了几下点燃,深吸一口后吐出,顿时周围的空气烟雾缭绕。

“还没戒掉吗?”女人穿着一席墨绿色的长裙,背着手,笑盈盈的走了过来。

“没有呢,十号档案员”,O5-12摆了摆手。“好久不见。”说罢又要拿烟。

“我戒了。”O5-10轻轻的说。的确,她嘴里没有烟味,而是一股淡淡的薄荷香气。

“很难,对吗?去做到这一切。我光是听着就已经汗流浃背了,何况你是负责人。”O5-10交叉双脚,将上身中心完全放在O5-12的身上,左手不断摆弄着自己的发尾。

“我一直是干这个差事的。”O5-12猛吸一口烟。“我之所以干了这么久,和aic不能坐牢和感受到死亡的痛苦这个原因有很大关系。”

“哈哈哈……。”O5-10大笑,几乎整个人要倒在地上。“组建好队伍了吗?面纱破碎,我们一直在为它做准备,每年都有一次演习,时时刻刻预备它的到来。”她深吸一口气,终于去掉了话里的笑意。“可是真正到来的那一天,我们还是手足无措的跪在破碎的面纱前,像个无助的孩子。所有的部门的忙成了一团,你会有人去处理吗?”

“Maria Jones那边帮我找了个好手。之前的副站长,首席研究员,有3年的安保部门处理经验,而且是特工出身的。”

“这种人居然没有在出外勤帮基金会收拾烂摊子,还有空来帮你吗?”

“他一直在现实观察岗上,小黑屋里静静记录现实数据很多年了,才没被调走。”O5-12熄灭了烟。“我等会要见见他。希望他能够完成这个任务。”

“祝你好运,12。”O5-12与10号拥抱了一下,转身离开,消失于视线中。


2021/4/4,11:44:43


“张博士你好,我是你的助理Jack!”

“这是你的助理,张博士。”Maria Jones把Jack带到自己的办公室内,“这位是Jack,也算是新人,才刚刚来了一年,特殊时期特殊对待,现在各个部门都缺人手,经验丰富的研究员和特工都被指派到更紧急的地方去了。Jack之前是驻外特工,又做了一年研究员的工作,简单帮帮忙还是没问题的。”

张伟站起来与Jack握了手,接着坐下继续阅读文件。

“什么内容,看起来你很严肃的样子。”

“他可以听吗?”张伟合上文件,有些警惕的盯着Jack。

“没事的,反正接下来这几天都要他帮你处理工作。”Maria Jones甩甩手。“大不了你给他记忆删除。”

张伟听到后,又警惕性的盯着Jack看了一会,才又翻开文件。

“我要去处理一个安保项目,押送SCP地点转移。这个不应该是收容专家负责吗?”张伟有些困惑的问到。

“哎,特殊时期,没有办法。”Maria Jones深深叹了口气。“现在所有的人都在处理面纱问题。有些站点已经被强制要求GOC进入调查,而GOC内部的保密系统也有问题,很多异常的收容信息都被泄露了,所有收容专家都在尽可能复杂化收容措施,为了通过GOC的检查。”

张伟听完后不禁低下了头,大力揉了揉太阳穴。

“烂摊子,糟心……”

“看完了吗?看完了有个大人物找你。”

“什么大人物?”

“见了你就知道了。”

Maria Jones起身带着张伟、Jack进了电梯,刷了下自己的安保卡,接着原本选择楼层的按钮处翻转,一个生物信息采集器出现在眼前,Maria Jones把手放在上面,电梯立刻开始运行。30秒后,电梯到达了地下18层。

从电梯里出现生物信息提取器的那一刻开始,张伟已经开始觉得事情不简单了。他之前是站点负责人之一,而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电梯里安装了这种设施,而且在设计图上Site-7地下共17层,第18层什么时候建造的?Maria Jones似乎感受到了张伟的困惑。

“这是用于监督者议会和各个站点负责人联络、高价值物品转移的地下交通设施。”Maria Jones加快了脚步。“他让你来这里自然是考虑过你的权限了。但是Jack,任务结束后你自然是要接受记忆删除程序的。今天你所听到、看到的,不能对外泄露任何信息。”

“明白,女士。”Jack的声音有些发抖,看得出来他非常激动。

张伟望着眼前的月台,若是以往的自己,他会觉得自己选择了这份职业道路是正确的;在这样的一个强大的公司下工作,知晓着其他人不曾听闻的秘密,像超级英雄一样保护着世界的常态。现在张伟只是觉得可怕,如果这样大的设施都能在众人的眼皮子地下悄无声息的完成,那么这个巨物到底还隐藏着什么秘密?


如果我们为了达成目标可以用尽一切手段,这真的对吗?或者我应该直面真相,这是纯粹的利用罢了。

O5-12坐在列车里,扶着额头想到。
当初提出这个计划,他其实是有一些玩笑性质的,或者说一种报复心理;为了达成目标,我们有很多种办法,但是我偏要选择最捷径,最违反初心的那一条;可谁能想到这个计划得到了全票通过。O5-12盯着自己的手,觉得上面隐隐约约浮现出一些痕迹。

“控制,收容,保护。”

他的一生基于这六个字,却又仿佛一生只是为了脱离这六个字。死寂的车厢里,十二内心深处的阴郁涌上眉头,一种荒唐的颓废蚕食着不完整的清醒。他揉了揉脸,如此生死存亡之时,不能有半点懈怠。

低头扫了一眼手表,三分钟后到达Site-7。十二挺了挺腰,努力装作依然充满精神的样子。



列车安静的潜进了站台,没有任何声音,仿佛这个荒唐的世界被盖上了一层不透风的薄膜。张伟正走着神,突然发觉到列车已经到达不由得吓了一跳。列车缓缓停稳,从中走出一个穿着黑色礼服的女人,面无表情的指示张伟上车。Maria Jones也想跟着进去,但是被女人拦在了列车外。简单的搜身后,张伟见到了O5-12。

“先生你好,我是张伟,Site-7研究员。”

“你好。”O5-12摆了摆手,示意张伟坐下。“文件都看完了?”

“全都看过了先生。”

“你只有26天,你要做到最好。”

“我知道,先生,我相信能够做到。我曾就职于基金会安保部门,经验较为丰富。”

“你知道现在发生什么事了吗?”十二看向窗外,用手在玻璃上画了个圈。车内没有开灯。无声中,张伟感觉不到黑暗里O5-12的眼睛。

“面纱破碎了,基金会暴露在公众面前,我们处于一个困难的节点。”

张伟的声音从口中跳出,四散在空气里悬置着,无人应答。十二隐藏在黑暗中一言不发。半晌。

“我们一直在准备这一天到来,我们也从未真正觉得这一天会真正到来。”十二往前倾了倾身子。“在即将展露于光明面前,我甚至有的时候认为,这会是一个机会;我们能够行走于阳光下,能够毫不避讳提起自己的事业,能够给与家人一个交代,让他们知道我们所做的一切多么伟大……我不知道其他人,有时候我还真的觉得如果这一天到来了,也很甜蜜。”

张伟隐隐约约看到,十二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身体似乎放松了下来,嘴角好像也扬了起来。

“知道那一天真正的到来,我才发觉我,就像叶公一样。你是中国人一定知道叶公吧。在龙来之前,我对龙充满了美丽的幻想,而当龙真正出现在我的眼前,唯有恐惧存在。一切都翻天覆地了,暴露在无数双眼睛里,敌意的目光开始试图切割基金会,想要研究如何才能囫囵吃掉它。怀疑、质问、猜忌……你能想到的负面情绪都被无限放大安插在基金会身上,这一切的源头竟然不是各国首脑政要,而我们拼命保护的平民。”

十二的声音里有一种苦涩,张伟觉得不太自在,一个如此位高权重的人在他面前袒露出脆弱的一面,他觉得有点恶心。

“先生,我认为,危机与机遇并存。”

十二听到这里,抬起了头看向张伟,张伟感觉自己暴露在一只饿狼面前,黑暗中仿佛看到十二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黑暗的时代,这是黄金的时代。危机越大,我们的机遇也就越大。”十二上身探离黑暗,张伟才刚刚看清楚他的脸。

“我们所做的,是第一步。一切都是为了最伟大的目标,一切都是为了基金会的未来,一切都是为了更远大的目标。第一步,一定要迈好,不能有任何差错!”

张伟直到离开列车,他都还没能彻底明白,自己押送一个SCP,为什么要和他聊这么多;押送一个SCP真的有这么重要吗?他不解。列车疾驰而过,张伟仍怔怔的愣在原地。Jack小跑归来,赶忙问到:“张博士,发生什么事了?”

张伟缓了缓神,良久才说道到。

“这是个大活,Jack,你准备好被压榨一切了吗?”


2021/5/1,16:15:00


Jack看着张伟在指挥室中仔细确认每一个时间节点和交接细节,不由得感到佩服。26个小时前他晕倒在最后一次演习的过程中,坐在车里的他突然感到一阵胸口痛,本以为是岔气,结果疼痛一直延伸到左臂,刚要呼救,眼前一黑就倒在了地上。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在病房里睡了整整一天。

“嘿,Jack,这就回来了,确定不再休息一下吗?”

“没有,老大,我必须得回来,行动就差最后一步了,我必须完成任务,轻伤不下火线!”

张伟满脸笑容的拍拍Jack的肩膀。几个星期的磨合中,张伟不知不觉已经习惯了这个年轻人的帮助,新的系统让张伟有时眼花缭乱,根本分不清接下来该怎么做,没有Jack的帮助很难处理许多时间节点的模拟及确认。

“好,现在各个部分都确认了,接下来就是开始行动了。”

“嘿,伙计们,看这里!”张伟走到指挥室的中心,开始了最后的动员。

“还有几个小时,我们就要出发了。在这之前,我想感谢一下各位的参与。这几年是基金会最黑暗的一年,最困难的一年。以往我们为难的是外太空的怪物、是描述不出来的异形、是在信仰里蔓延的邪祟;但是我们如今的敌人是面纱之外的普通人,或许这些就是你我的家人、朋友。但是我坚信,危机与机遇并存,当我们把握好这次机会我们一定能够行走在日光下接受每个人的赞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仅仅运送一个异常但是要按最高规格进行,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信任。我们基金会之所以一日复一日能够运行下去,就是信任作为一切的基石。他们信任我们,我们就要信任他们。狄更斯说过,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我们处于最黑暗的时代,但我相信,这一定就是最黄金的时代,我们必胜!”

所有人跟随张伟举起右拳指向天空,发出兴奋的尖叫声。此刻一股空虚突然席卷了张伟的内心深处,带走了最后的一丝血肉。他突然明白了十二面对它说出这话的心境,暴露在这种悲哀下的他几乎要摔到地上。


3号

一号,我觉得我们需要再讨论讨论关于黄金时代的事情。
我觉得,我们还有很多方案可以解决我这个问题,没有必要非得这样子对吗?我是说,我们需要更多资金来运转,但是,拜托,不要这样。
再讨论一下吧?

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三号。这件事上没有好讨论的余地了。从十二提出这个计划到现在你一直在竭力反对,这是最好的方案。

是的先生,我知道,但是,我觉得还有别的办法。

三号
我希望我们能够正视现况,我们首要解决的问题不是在几百光年外的外星人、不是一个在森林藏着的尖叫怪,我们要面对的是群众和政府里潜在的反对者。所有人都在盯着我们,我们没有时间去慢慢来,没有。

不一号,你还记得我们的信条吗?
控制,收容,保护。你一定记得。我们这样做,是不是违反了初心。

三号,这个问题上我不选择与你纠缠太多,即便从理论上来说我们没有真正的违反信条,但是你总能从某些角度挑出我的错误。可是我觉得我们应该根据实际情况出发。现在,就刚刚我们对话的两分钟里,十五个银行账户被查封、一个前台公司被调查、七十个特工信息即将被泄露。我们很苦难,前所未有的困难。但是我们依然是这个星球上最好的异常收容组织对吗?
682到了GOC只用了三天就完成了我们几百年几代人没有做到的处决任务,说实在的,我们简直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保姆。我们已经竭尽全力了。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哪怕脏了手,哪怕违反什么,我也愿意。

我希望你理解。基金会是个巨大的乱麻,如果倒下了只会引起更大的混乱。


19:25:13


伟穿上制式作战服,带好面罩,走到车队中心的运输车后,仔细检查了安保措施都完善后上了车。他们的车队会通过一条废弃的地铁线路,将SCP-5031送至市政大楼。虽然完全不知道监督者议会到底要做什么,不过他们从来没有质问的权利。

这是十一辆车组成的运输队伍,九辆车按照九宫格排列,护送中心油罐车改装的运输车;车队中线的前方安排一辆越野车做探路,尾部则设有一辆补给装甲车,里面坐满了全副武装的后备人员。张伟坐在运输车前方的指挥车内,而Jack坐在最后的补给车内。

公共频道


指挥部:信号测试,代码0AC1,收到请回答。

指挥车:代码收到,0AC1,探路车一切正常。

探路车:代码收到,0AC1,探路车一切正常。

护卫车一~八:代码收到,0AC1,护卫车一~八号一切正常。

补给车:代码收到,0AC1,补给车一切正常。

指挥部:现在时间19:32:13,预计19:53分到达目标点,目标点市政大楼。


19:37:29


市政大楼,5层,休息室
法兰特女士一如既往穿着她那件黑色礼服,随意但不失端庄的坐在沙发上,房间里,各界名流都热火朝天的交流着;他们与法兰特女士之间似乎有一堵隐形的墙,所有人的余光都忍不住朝那边看过去,却没有人上前与法兰特女士攀谈几句,或者打个招呼。

法兰特女士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大场面”可她不免还是有些紧张,如果这是一场商务鸡尾酒会,所有的任务需要法兰特女士惊人的口才来完成,那么她会彻底放心,完成这样的任务就像喝茶一样简单。可是现在,他们的成功与否与正在地下疾驰的张伟和他的队伍有关。

“怎么样了?”法兰特女士摆了摆手,示意旁边的特工上前。

“已经出发了,法兰特女士。”特工看了一眼腕表,告知法兰特女士。

听到这里,法兰特女士不禁舒了一口气,再次陷入沙发中,拿起玻璃杯抿了一口,继续注视着眼前的珠光宝气,等待盛宴的开启。


19:37:51


个人频道


Jack:张博士,你能听到吗?

张伟:收到,Jack,我能收到。

Jack:张博士,我们这是要去做什么任务?

张伟:非常深刻的问题,运送一个异常。

Jack:为什么要运送到市政大楼?

张伟:我不确定,但是至少不是用这玩意杀掉楼里的所有人……我猜的。

Jack:哈哈,是这样的。

张伟:怎么现在突然问这个?

Jack:张博士,你在执行任务之前,都不会去考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张伟:哇哦,怎么在这么个关头问这么深刻的问题?

Jack:不知道。

张伟:看来你很紧张啊。

Jack:可能吧。

张伟:其实没有,我之前在部队服役,听从命令是军人的第一要义,我习惯了。

Jack:原来是这样。

张伟:怎么了?

Jack:[呼吸声]

张伟:嘿,你在听吗?

Jack:[呼吸声]

张伟:Jack,你那边有什么问题吗?

Jack:[呼吸声]

张伟:Jack?

Jack:张博士,你多久没见过你的家人了?

张伟:很久了吧……从我出生之后就没有见过了。我从小就被家人抛弃了。

Jack:所以,在争取他人宠爱的过程中你练就了听从命令的恶习吗?

张伟:你在说什么Jack?什么?

Jack:没有。张伟博士,我很尊重你。

[此时公共频道发出声音,声音杂乱,随后冲锋车爆炸]

Jack:张伟博士,我很感激这段日子与你共事,你的毅力让我折服,感谢你让我学习到这么多。

张伟:什么什么?你在说什么?这都不重要,你没听到刚刚公共频道里面的声音吗?你俩能不能一个一个来,我的头都要炸了。

Jack:再见,张伟博士。

张伟:什么?

Jack:LONG LIVE THE INSURGENCY混沌分裂者万岁

炸弹从补给车内炸开,血肉与钢铁飞溅在通道内,运输车后的车尾上铺满了脏器和铁片。最前方的冲锋车已经撞毁在左前方,被火焰包裹起来。张伟此刻感觉一股怒气突然涌上心头,打开公共频道高呼“继续开,全力开”,当车队到达冲锋车撞毁的地方,只见头顶不知何时被打通了一个直径数米的洞,而许多身穿混沌分裂者制服的人找准时机跳到车上,开始攻击车队。

最前方的三辆护卫车首先遭难,一颗炸弹直接在车顶上引爆,车内的特工顾不上爆炸引起的眩晕直接与其交火,而在后侧的保卫车见此情景,利用车上的固定机枪开始反击,第一批混沌分裂者被击杀,而大量的混沌分裂者在后方利用钩锁及滑轮不断接近保卫车。各个保卫车上除驾驶位的成员全部探出身体做出反击,但混沌分裂者早就做好准备,多发反坦克火箭弹将后方的中线上的保卫车击毁。见此情景,车队迅速切换位置,排成一条线;混沌分裂者没有准备载具,只要各个车之间距离够大,就无法跟上。但是运载车自重较大,提速极慢。

其他车队成员迅速按照紧急方案响应,开始减速撞击后方敌人。而在前车交火的张伟,面临数十个混沌分裂者的围攻,考虑到后方有运输车,两侧的已被混沌分裂者夺取,张伟只能带领其他队员探出身体赌命反击。

可惜张伟左右受击,难以招架,一时间车内仅剩张伟与另一左手食指被子弹打掉的队员与驾驶员。这时,右侧车内的特工临死之际,用枪击杀车内的三名混沌分裂者成员,此时其车内仅剩一名混沌分裂者,而当他转身击杀特工之时,张伟车上的队员跳到右侧车上将其踢下车。

左侧保卫车上的混沌分裂者开始攻击,击杀了张伟车内的驾驶员。车子几乎失控,张伟迅速将车子转入自动驾驶,右侧的特工一声吆喝,张伟立刻会意,将车提速,右侧的特工直接将车撞到左侧保卫车上,引发剧烈的爆炸。

此刻张伟来不及休息,后视镜里运输车上已有三名混沌分裂者已经破窗,击杀驾驶员后视图掌握车辆。张伟默念对不起后将一旁驾驶员的尸体推下车,自己掌握后减速,将车速与运输车平行,然后射杀驾驶位的混沌分裂者。张伟迅速登车,将车辆调制最高速定速巡航,同时与混沌分裂者展开搏斗……


20:02:11


厚重的红色真丝乔其绒幕布垂落在舞台前,会场漆黑。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幕布缓缓拉开,舞台上,钢化玻璃罩住一只可怖的六手怪物,穿着一套闪着光泽的礼服。现场每一个人都被这一幕吓了一跳,倒吸一口凉气,没有人敢出声。

六手怪物突然鞠躬,坐在面前的钢琴前。在做了一个仿佛是深呼吸的动作后,第一个音符从他的手里飞出,随后,优美而轻柔的音乐飞舞在音乐厅内,悠扬的旋律融化了每一个人的神经,每个人都忍不住闭上眼睛,完全沉浸在其娴熟的演奏里。

演奏结束,音乐厅内鸦雀无声,一分钟后,掌声雷动,响彻整个演播厅,久久不能停歇。

镜头之外,

“大家可以上一上人气票,点一点免费的赞,咱们一起给我们六手先生加油!下方小红车里有六手先生原创的油画,想要在网络平台享受六手先生的《六手钢琴协奏曲》或更多音乐,请下载Skippy音乐!”

福克斯新闻

foxnews.com

这是六手先生,基金会为我们展示的第一个异常,据悉,这就是SCP基金会内部最危险的Keter级SCP,而他就在刚刚为我们演奏了一首原创曲目《六手钢琴协奏曲》,接下来,还要为来宾制作其搭配的晚宴。



路透社

5月1日

“SCP基金会”的头号杀人魔兽,竟是艺术大师?



纽约时报

凡宜报道,皆见公示

“SCP基金会”收容物首度曝光

今日震惊世界的超级组织“SCP基金会”披露了其收容物


GOTO 20
今日 8:20 PM
哇哦,有看SCP基金会展示出的那个六手先生了吗?
Corvas
今日 8:20 PM
兄弟,这个太狂了,包看的。@GOTO 20
Sp33d
今日 8:20 PM
G.O.A.T@GOTO 20
Sp33d
今日 8:20 PM
兄弟说真的,我今年看过最疯狂的东西,太亏贼了兄弟。
GOTO 20
今日 8:20 PM
要不J8买手周边穿穿啊
Corvas
今日 8:20 PM
好主意兄弟,上车,你怎么说@Sp33d
Sp33d
今日 8:20 PM
必上,必买,兄弟,你懂我xp的 天赋换相位猛冲了
新消息
Corvas
今日 8:29 PM
bruh

xqcccccC 5/1/2021 (SAT) 20:23:44 #11451419


dude,这个六手真顶不住,lost 100%

kAIcent 5/1/2021 (SAT) 20:23:44 #11451420


不能再赞成了

pewdieeee 5/1/2021 (SAT) 20:23:44 #11451421


我学了9年钢琴,不如它……我现在只会一闪一闪亮晶晶

kAIcent 5/1/2021 (SAT) 20:23:44 #11451420


攒了这么久的免费礼物派上用场了


兰特女士微微一笑,在她的计算里,目前的直播的收入、周边的售卖、社会名流的投资,已经足够基金会运营很长一段时间了。人群涌向法兰特女士,祝贺、酒气融入这个美妙的夜里……

我们都是天使,我们都是天使,在今夜的微风中~~~


19:59:59


张伟无力的依靠着安保门,大口呼吸着,血流从他胸前汩汩的流出,他的左手就剩下一根手指,右手被烧焦了,他也不知道在哪。眼前,战斗还在继续,安保门处的特工与剩下的混沌分裂者激斗着,支援还在路上。

最后的一刻,张伟拼死配合特工将5031送入升降梯,随后就无力的倒在地上。死亡悄然来临,为了黄金时代奋斗的战士正在消散。

铁锈味在嘴里蔓延,疼痛感俘虏了他的一切感官,眼前的画面越来越模糊。他感觉到了困意,他拼了命的睁大双眼想要赶走困意,在他瞪圆的眼前没有绚丽的走马灯,只有死亡的阴霾笼罩住他的眼皮。这一刻张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想哭,泪止不住的掉了出来。

“操,操你妈的混沌分裂者,操你妈。”

耳边的枪声突然安静下来,他在哭声中死去。

可惜直到最后,来自黄金时代的歌舞升平也未有一丝一毫流入张伟的耳朵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