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主管
评分: +22+x

“高危警报!SCP-CN-841离地距离已进入第四阶段!即将完成实体化!降落区域单位已呈现类蜃楼形态,无人机持续监测中!”

“流动者站点内所有人员应在十分钟内疏散完成,以游侠号控制室为圆心的直径50km需进行紧急疏散!”

“重复一遍,流动者站点内所有人员应在十分钟内疏散完成,以游侠号控制室为圆心的直径50km需进行紧急疏散!”

流动站临时指挥部的走廊里红色灯光闪个不停,自律子机械化的声音在整个指挥部里回荡。

Andrew Boom沿着通往E区出口的疏散走廊小跑,指挥部里所有的喇叭都在播报着有关SCP-CN-841的最新信息,偶尔叠加播放着几条给他一个人的信息通知,几乎是调到了最大的声音——整个指挥部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报告,局部现实重构现象已出现……”

“主管,SCP-CN-841马上就要……”

Boom不知道为什么他是最后一个留在整个指挥部的人,就像有人故意把他留在这个鬼地方一样。

“……登陆了,市内人员疏散行动还在加紧,九分钟前已经……”

他知道,他只要说话,自律就会自动录下并传达给另一头大概是安全了的其他人那里。作为主管,在这种情况下应该冷静、冷静、再冷静,并想出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

“指挥部内所有可供调用的康斯坦丁现实强制稳定器……”

然而他只想对着自律的麦克风乱吼一通,他知道自己已经逃不出长安城的登陆范围,现在做的事情只是象征性的逃跑。

“……出动了武装部队强制疏散人群……”

他知道人群不可能一个都不漏的被疏散出50km的范围,即使是Wuddy分了八个身也做不到这种事情。

“过载率已达到100%,剩余稳定器正……正……正……”

随着自律的刺耳的电流声无限放大,他明白,到了此时,他仍不是一个好主管。


Andrew Boom睁眼之时,不在临时指挥部里。

他环顾四周,狭窄的房间里只有一扇门。他毫不犹豫地拉开门,门外是一条走廊。这条走廊应当是属于流动站站点B区通向员工办公区的一条路。整张站点的地图就像是被刻在了他的脑海里,只要他需要,随时都能像一款软件那样精准地规划出一条最短或是最快的路线。

他沿着路走,在其中一个拐角设置的卫生间前,他看到自己的模样。

一个年轻人,至少比他当上主管的时候要年轻不少。和他加入基金会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老实说,在看到那张脸的时候,他有一瞬间愣住了,没有等下一个念头冒出来,他就给自己下了总结:当年的我太帅了,才会让我愣住感叹。

走廊尽头是两扇推拉式玻璃门,旁边安装了读卡器。Boom从身上的白大褂——准确的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穿上的这件白大褂——口袋里掏出了卡,熟练地刷下去,接着拉开门。

他看见许多人都已经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自己的工作了。南梨華正趴在自己的位置上眯一会儿觉;Elena抱着一大叠要分发给实习生的实验材料从B区的另一头过来,快要遇上从Boom这一头过来的Sadira;带子坐在椅子上兢兢业业地处理着一个星期前的报告。

Boom听到远处人事部传来Justin的声音:“还不加薪?!你们人事主管呢?!搞错没有?Wuddy呢?”他不用看也知道,这个时候的Wuddy大约还在医疗室,她的结晶症状还没有解决,估计在和Zay扯皮。

雪溢在医务室的另一个办公室里闲坐着,一边喝茶一边看着基金会的内网邮箱。

就像一个普通的工作日。除了往来的那些人根本注意不到他之外。

他听见身后有声音说:“Boom,有空吗?”Boom转过身去,一个风姿曼妙的女人站在他面前。

然后Boom透过两侧的玻璃窗,看到自己的脸明显老下去几分。


在Boom的人生里,有两件事像是分水岭一样的存在。一件是入职基金会,一件是他当上了站点主管。

入职基金会的时候,他是一个成果斐然的生物博士生,在身边人完全是被仰慕的存在,直到他进入基金会——到处都是博士生,“天才”一词毫无价值。在基金会里,每个人都是天才,所以在基金会里,没人是天才。

在他的研究开始好转之前,他一直为此事而难过。他开始在基金会的内部期刊上发表论文,一篇又一篇。很快整个中分都流传着一个“天才”。

老主管退休了,Boom毫无悬念地全票当选了下一任的站点主管。

前者让他不再自傲,后者则令他圆滑。

在主管的办公室里,他才意识到“主管”一词肩扛的是什么。意味着有时他不能按照自己的喜好行动,他需要去处理各个站点与自己的关系,要让流动站的人员调动尽量满足大部分人的要求。他有些累,然而作为主管的好处也不会少了去。

有时候一些女人或许是真心,或许是假意,总之都以不同的理由躺在了Boom的边上。有的时候,Boom在半夜惊醒。有几次,他也想过,要不要给枕头旁边的那些人她们想要的东西,例如升职,例如加薪。

毕竟说到底,基金会再怎么保护人类,其本质也就是个公司,它的工作人员也是人,逃不掉那些所有正常应当发生的事情。

就在又一夜,他抱着一个他曾经喜欢过的女人,忽然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好主管。


Boom轻车熟路地挽着那个女人走向A区的休息区。路过人事部门的时候,他没有再听到Justin的声音。

他想起Justin的游侠号,就在那个晚上,他推开了一个女人,贸然跑到游侠号上。Justin正坐在游侠号的总控舱里,前面摆着一桌菜和酒。Boom砰的一声猛地打开了总控舱的门,Justin惊得当场后翻摔倒——游侠号总控舱内严禁进食。

不知Boom特地来罚他的款的,还是来抢他菜的,Justin被Boom拉起来,只一句“喝!”他也没多说话,最好能把Boom灌昏了,把这码子事忘个干净。

但最后,他们两个都没喝醉,却都在装醉,一身酒气地聊着天。Boom说想谈恋爱了。Justin哈哈大笑,你都是站点主管了,还缺女人吗?

Boom没接话,Justin也明白了什么,继续道:其实我也怪想的。你看那个Elena和Cherese,羡慕啊!

最后两个大老爷们在总控舱里聊了通宵,为了恋爱的事抱着一团互相哭诉。第二天来换班的工作人员看到主管也在里面,两个人睡得昏天黑地,索性没管他俩,拖进休息舱室,就当没看见。

事后据Justin说也没受到什么惩罚,如果一定要说有的话,那就是主管指派的公款旅游。

至于游侠号被人开翻的事情,已经被禁止讨论。只是在这件事以后,Boom亲手在办公区最显眼的地方贴上了一张"酒后勿驾车"的公益海报。


在通道口,他停下了脚步。

他对那女人说:“就到这里吧,我还要回去工作。”

女人露出了不知是疑惑还是嘲笑的表情,视线错落在Boom的肩后。

Boom也顺着视线看过去,是那个黑型

开口:“怎么?不满意朕安排的女人吗?”

Boom冷笑着说:“安排屁,立刻给我滚蛋。”

女人从Boom的背后走过来,指尖划过Boom裸在空气里的小臂,起了一肩的鸡皮疙瘩。接着绕过Boom,来到了的身旁,故作娇弱地伏在他的身上。

顺势抽出一只手抱住了她,大笑道:“朕本以为你近女色,没想到朕这第一美人竟也撬不动你!”话毕,那女人轻笑几声,就消失在了他的怀里。

Boom已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继续道:“朕的长安城已回归,宰相之位尚缺。朕瞧你倒是不错。若是放开你那甚么狱卒,荣华富贵,你尽可享受。从今以后,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岂不比一个小小的主管来得舒服?”

实话实说,Boom已经心动了。给的条件实在是太优渥了,明眼人一瞧就知道到底该选什么。

只是Boom注定与其他人不同。他先是啐了一口,接着大喊:“去你妈的,你不走爷走了!”

然后他启动了反现实扭曲湮灭按钮。在意识的实体感还未消失以前,他终于觉得,自己像个好主管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