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基金会
评分: +7+x

昏黑中最后一盏明灯熄灭了,帷幕遮成了夜幕,叹息归于宁静。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时钟守序,人们的工作如旧。

可Dr.Altale心里有那么一丝异样的感觉——无数次不分昼夜地工作,他向来是最早迎接明天的人之一,当他的生活不再如此艰辛时,他却开始恐惧平静地如同墨蓝绸缎的夜,他忽然发觉夜间平躺时清晰的呼吸声与心跳声取代键盘的敲击声后是多麽地令他慌张。

一切异常归于平常后,他卸下了Dr.Altale的名分,卸下了那算不得合身的研究服,卸下了那张佩戴了不知多久的黑白图案的卡片。他现在是个普通的人,两星期后就去大学教书。

他曾经有过回归常人生活的想法,很强烈的想法。一切如此后,却有因不舍而退缩,然而不可能再回去。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他要去特殊的地方看望一个特殊的人——离家五公里外的精神病院里,有他算是在意的一个人。

一小时后,他已经站在那人的隔离室前,他走进去后,门在身后关上了。

房间的陈设还像在站点那样,那些书,那盘棋,那张小桌,都好好地待在里面——只是换了个地方。Adler,这是他的名字,过去他被叫做SCP-CN-325,不过现在没必要这么叫他了。

看到Altale进来,Adler露出了前所未有的笑容。他请Altale坐下,然后动手摆放棋子,就像当初那样。

Altale走出了第一步,然后抬起头注视着Adler的眼睛,他的瞳孔中闪烁着兴奋的光。

“最近好吗?”

“挺好的,医生说我已经可以出院了,我自己也在琢磨着这件事。主要还是考虑以后干什么工作。”

“嗯?想干什么?”

Adler走了下一步棋,然后微微前倾身体,十指相扣,纠结了一番才说下去。

“嗯…我想,我应该拿到心理咨询师的资格证,然后工作。”

“是吗…”

Altale郑重地把自己的“士兵”往前推了一格,微微点了点头。

临走的时候,Altale把自己的外套挽在手里,Adler负手站在一旁。

“谢谢你,Altale博士。”

和那时一样的话语,此刻听起来却满溢真诚和友情,他听得有些恍惚了,转身拥抱了Adler,然后再望一眼后才离开。

离开精神病院,他开车去了他闲暇时常去的咖啡店,和往常一样点了一杯卡布奇诺,坐到了相对安静而无人打扰的一角。他从带来的文件袋里掏出一叠纸张,满足地喝掉表层的松散奶泡后仔细阅读。

项目编号:SCP-CN-325
项目等级:Euclid
…..
描述:SCP-CN-325是一个身高18█CM的2█岁亚裔男子…..”

Altale苦涩地笑了,他将文档对折,再对折,然后沿着折痕撕开。走的时候把它们扔进了垃圾桶里。

“已经不需要了,他不会再被束缚,他会是最好的心理医生,最好的。”

Altale在心里这么想着,眼角却有泪水溢出。


那些可敬的人,回到开始的地方。
那些异常,静静地在他们该在的地方。
当鸟不需要以夜飞翔
它终于可以看看夜的模样
Good Night Foundation,Good Night
I can only hope you will remember all the simple things.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