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导师
评分: +22+x

她要走的那一天总归是要来的。

“那么现在是说再见的时间了。”我忍着眼里的泪水,尽力挤出一个微笑,她应该不会希望自己的学生为她而哭吧。
她似乎察觉出了那蕴藏在语言中的哭腔,“伤心什么,以后我还会记得你是我的学生的,又不是再也看不见我了。”还是一如既往的体贴中掺杂着些许的严厉。

“最近因为我退休的事,34应该忙得不可开交吧。习惯了新工作吗?”

“还没有完全适应,最近安排prism他们和几个新来的研究员去接手你的项目了,然后,还截获OB的一次大规模行动的情报,要安排特遣队和奇术部去对抗……以前看你做的时候感觉没什么,结果自己做上就被工作淹没了。”背对着Hannah,手里面的试管碰撞着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锥形瓶里面装的蓝色试剂不断幻化成蓝色的雾,不断在瓶子里面碰撞,盘旋。

“这样就好,我的学生可不能让我失望。”

“配好了,老师”我抹了抹眼睛,依旧是那副振奋的样子。

“我知道你舍不得我走,但是事情既然已成定局了就要学会接受它。谢谢你能够陪我走到这里。”

“我……很荣幸。”脸上的泪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流了下来。

“差不多可以开始了,你还要去工作,比起已经退休的我,站点的工作才是更重要的。”

我递给她一杯水以及一粒药片。

她的脸上是分明是一副解脱的表情,笑着接过水杯“醒来之后就再也不用操心这么多事情了。”

不一会,她便昏昏地睡了过去,安详地躺在床上,嘴角微张,似乎是在期待着什么。我拧开锥形瓶,很快,雾气遍弥漫到整个屋子里,而后又把熟睡中的Hannah包裹起来,我擦干眼泪,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记忆编辑中是不能参杂个人情感的。

我闭上眼睛,开始在思想中检阅她的回忆。从二十岁刚刚接管这座站点,到四十五岁选择退休;从孔乙己为起点,到接管601,到王奶奶的时空异常,到在基金会内给我了一个容身之所,再到狗子终于站不起身的那一天……虽然是我平日里最为熟悉的导师,同时她的事迹在站点里也被大肆宣扬,但是在真正接触那些记忆时,我才能真正知道当时她纷乱的思绪,背负站点命运的压力等等这些她从来没有向我们显露过一丝一毫的情绪。她再也不用承受这么多了。
我挥了挥手,眼前的一切暗淡下来,她半生的印记只留下寥寥几点刻录在她的脑海中。

我睁开眼,此前包裹着她的蓝雾似乎得到了生命般开始微微震动,慢慢升起,而又互相聚合在一起,凝结成一朵蓝色的云,云缓缓飘到我的头顶。蓝色的雨滴缓缓落下,碰到地面的一瞬便化为乌有。雨滴很快就落完了,最后折射出的彩虹便是她最珍视的部份:一张和一团粉色雾气的合照。我拿出一只滴管,往云里面注入泛着五颜六色光彩的试剂,云慢慢地重新飘回去,下雨了……


Hannah醒了过来,看到有一个年轻的男人在床的旁边敲击着键盘,突然感觉到脑子里一片空白,看着四周医院诊室一般的布局,才想起来自己是来做体检的,她从床上坐起来。对方显然注意到了塑料床单发出的嘻嘻嗦嗦的声响,“你醒了,老师。刚刚那个是最后一个项目,可能现在你会觉得有些迷糊或者有些记忆紊乱,这是用全身扫描仪做检查的正常反应。先坐一会。我去给你拿杯水。等你恢复了就可以回去了。”男医生的语调很平稳,但暗含着一份悲伤?Hannah想着。

她记得被医院主管逼着过来体检,记得早上自己过来抽了血,量了身高体重,还做了胃镜,她还清晰地记得胃镜下去的时候清晰的痛觉。她记得眼前的医生,是自己以前在医学院的学生西幻柏,是非常值得骄傲的一个,在二十九岁便完成了学业,现在在这家私立医院工作。但医院的名字她好像不太记得了。

“不用了,我差不多恢复了。”

“那我送你出去。体检报告明天就可以送到你家了。”Hannah没有拒绝。

医生打开门,门外便是医院的大厅了,大厅的玻璃天花板是是一个类似于时钟的图案,透过去可以看清下午在闹市区里难得没有被切割成小块的泛红的天空,夕阳正缓缓地下落,将余晖无私地奉于世界。走到门口,突然听到后面有一个老人的喊声,回头一看是一个70上下的坐着轮椅的老头“别拦着我去陆家嘴卖小龙虾!”他大声喊着。几个像是保安的人堵在前面。同时有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像是护工的人急匆匆跑了过来,简单说了几句话便准备把老头推回去,老头也没有放弃挣扎,即使到老头被拖走整个大厅里面依旧久久回荡着“小龙虾”这个意义不明但铿锵有力的词语。
“你们医院这安保也不太行,怎么能让患者乱跑呢?”Hannah说道。

“那个患者好像是…间歇性发作的,在稳定的时候是个很和善的老人,今天估计受到什么刺激了。”

Hannah推开门,走下几步楼梯,回头说“还有,星期六记得来我家吃饭,梅梅好久没有看到你了。”

“嗯。是好久不见了。我会来的。”

“那么星期六见。”


太阳慢慢向下挪动,用尽了全力穿过层层玻璃照到34层的世纪安保大厦的阳光也慢慢消散。这幢大楼在2045年的陆家嘴便显得愈发落寞了。Hannah裹起围巾,很快便融入到晚高峰的人流中,就像一粒水珠滴入一条奔驰的溪流,没有泛起一点涟漪。我望着她的背影直到她的身影被人潮淹没。

“还在看Hannah呢?”背后传来一个苍老的男声。我知道是Prism。

“我们都知道大家都舍不得她,但十几年主管的职责快把她压垮了。有时候,放手会更好。”他接着说。

“我放下了”

“不,你没有,大家都没有。”

“你说得对。“我叹了口气。“但你刚刚的演技也太差劲了点,Hannah把你记成怪异的坏老头的结果应该不能让你满意吧。”

“这不重要,只要能见到最后一面就行了。我们那个时代的基金会人差不多已经没有多少了,退休的退休,牺牲的牺牲。如今只有我和神父还留在这个站点。我们老了,如今基金会的未来就交给你们年轻人了。”

“其实在综合考虑下,神父才是更好的人选。”

“不用怀疑自己,Hannah选你,一定是有自己的考量的。还记得她之前是怎么说的吗?”

“他们是可以引导的,他们渴望去保护这个世界,他们也希望去改变世界。”

“Hannah在接管站点的时候还没有你大,我还记得那个看起来娇小甚至柔弱的女孩子是怎么改变我们站点的。
Hannah行的话,你也可以。”Prism不知道从哪里魔法般地掏出一瓶酒,“食堂里的特供,你王奶奶给的。喝点?”

“站点里喝酒是违规行为吧。“

“那我自己喝了。”Prism不知又从哪里掏出一个高脚杯,给自己满上,迎着夕阳慢慢晃动自己的酒杯。“今天的夕阳好美“他说道。“Hannah也不是一开始就知道怎么做的。在这个变换莫测的世界里,你要学会慢慢摸索道路,做出一些改变。”

“比如说?”

“比如……,”prism假装沉思了一会,“让我去陆家嘴卖小龙虾。”

“有些事情还是保持原样比较好。“

我凝望着夕阳,隔着一道玻璃幕墙,人潮依旧涌动着。“这个站点会依旧繁荣下去的”我在心里暗暗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