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好梦

⚠️ 内容警告


我站在屋后,一个僻静的冬夜。树梢在风中轻柔地作响,满月隐现云层之下,依然在夜幕中熠熠生光。简单检查了一下怀表,指针向南,我开始挥铲。

一只身躯冰凉的小鸽子躺在我的掌间。我将它塞进了毛衣,以免挖洞时与它目光接触。是我的女儿Evelyn劝说我埋葬它,不得不说,尽管她受不了看到我们脚下埋着的那只可怜的鸟儿,但她总是那么满怀爱心。那金黄的头发,瓷白的皮肤,点缀其上的一双翡翠般的眼睛,她是我的小天使。树林里只住着我们两人(当然,除了远方的旷野),身处群树环抱之中,生灵隐伏其间,少有人能够品味这种纯粹的孤独,但我们有彼此来保证安全,这就足够了。

随着我的体力一点点流失,墓穴越来越深——我的脊椎开始上冻成冰,呼吸随着铲子的推进愈发粗重。我试图将那只不幸的鸟儿赶出脑海,那图景令人沮丧。保持沉默,继续前进;很快就会完成。但透过树干,我的眼睛捕捉到了熊的身影,瞥见了它们明亮而带着黄疸的眼睛。我咽了口唾沫。无视就好,就当帮自己个忙。

很难相信已是十一月了。时光飞逝,我却还没有想好送什么礼物给Evelyn。不过,她的生日已经过去一个月,我无需着急,可以用木工手艺给她做个洋娃娃。她待它们如同珍宝,一如我待她那样。我的Evelyn拥有世间最美的笑容。

突然间,某种冰凉湿润的东西掠过脖颈,令我吃了一惊。我慢慢将目光移向身侧——是一粒冰珠,我如释重负般叹了口气。也许我今晚太累了。要是我就此停下,Evelyn或许会理解,但我不想看到她再像从前那样流泪。那只鸽子不该承受被踩在我鞋底的命运,我本应更小心一些的。如今我和Evelyn的争论越来越频繁,到了我无法处理的地步。那件事发生后,她因悲伤而越来越疏远,不管我如何努力让她相信那是一场意外。但她毕竟是个孩子,我的孩子,我不希望她变成这样,我本应该道歉的。

积雪好似爬上了我的双腿,抓挠着我,刺痛我的神经。我不愿在雾中迷失自己,不停地开掘大地,使洞穴更加深陷,更加不祥。一点风吹草动便会令我惊慌失措,不断提醒着自己无视掉徘徊在黄昏中的野兽。我捂着胸口,转念想到Evelyn会为她的父亲表现得如此偏执而担心,又逐渐冷静下来,继续加深洞穴。吸气,呼气。

终究是成功了。我停下动作,擦拭着前额,盯着那个六英尺深的坑洞看了一会儿,然后掏出那只死去的鸟儿,跪下来埋葬它。它被我平放在洞口,样子像是正在安睡,希望某天,它的家人会在它被尘土深埋前前来拜访。我想哭,但忍住了眼泪。那不值得。

不多时,这具遗体完全被泥土覆盖,深埋阳光所不至之处。在平整土堆的时候,衣服上的一股恶臭忽然钻入鼻腔。我真该洗个澡——洗个热水澡,Evelyn肯定不喜欢这股味道。说到这个,但愿她还没醒,毕竟她需要充足的睡眠。

做完这一切之后,我在原地默然矗立,其间是片刻的寂静,唯有我的心跳不时打破这幻觉。当遗体为风雪掩藏时,我怒视着自己那疲惫的双手。万籁俱寂。死一般的沉寂环绕四周,我的耳里没有任何声响,除了它。

“好梦,小鸽子。我……”

没再多浪费一秒,我掉头返回木屋,擦去衣服上的酒。在我入睡期间,平静悄无声息地逃离,但谢天谢地,Evelyn并没有从她的小睡中醒来。她在床垫上相当安静地打了一个盹——


——她就像是那只珍贵的小鸟。

“……抱歉。”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