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普通人的午夜奇遇
评分: +24+x

 

“嗡 — 嗡嗡,嗡 — 嗡嗡”

“嗡 — 嗡嗡,嗡 — 嗡嗡”



你从梦中惊醒,一边咒骂,一边摸索着按亮台灯,探出手去找手机。

     你摸到了那个开着震动模式的恼人东西,待双眼聚焦后,你看清了屏幕——未知来电,眼角的余光似乎瞟到了一行23:59字样的数字跳到了00:00。

      你按了绿色的“📞”图标。



      “喂?”

      一阵“滋滋”声后,另一头响起了一个模糊的女声。

       “喂,先生您好,这里是黑条,首先,我们得祝贺您,您获得了黑条奖!您只需……”



      虽然没怎么听清,但你已经知道对面是什么人了。你骂着挂了电话,关了台灯。

      “都这个点了,还有电信诈骗!”你想。

      渐渐地,你的意识再一次模糊。



……



        

“嗡 — 嗡嗡,嗡 — 嗡嗡”

“嗡 — 嗡嗡,嗡 — 嗡嗡”


      你再一次从梦中惊醒,一边咒骂,一边按亮台灯,抓起手机。亮光划破黑夜的时候,你感到后颅隐隐地胀痛。看向时间,是夜里十二点整,你按了绿色的“📞”图标。



      “喂,哪位?”


      那一头传来蜂鸣器的啸声和“滴滴”的指示音,数秒之后才归于平寂,一个女声响起:

         “喂,先生您好,这里是基金会的演绎部,我们通过叙事层钩索链接了您的电话,首先,我们得祝贺您,您获得了最佳上层叙事者奖!您只需……”



      你感觉你的耳中响起了嘈杂的人声,你揉了揉太阳穴,却感觉柔软的被子似乎更加柔软,拼了命地往下陷。



         “在我们关注的黑条名上层叙事者中,您无疑是最佳的一位。是的,不像某些上层一样,您不会每隔几个月就给我们一些Keter级异常,抑或是弄一些应付不完的末日情景,真的是烦透了……我们认为您认真谨慎、专业客观……”



     头上的胀痛更严重了,你闭紧眼,又猛地睁开,期望能好上些许,但无济于事。



         “因此,经五级监督者议会审议通过,我们一致决定,授予您`最佳上层叙事者’荣誉称号,实体证书的和奖金将稍后颁发给您的化身。对于获此殊荣,您有什么想讲的吗?”


         



      恍惚间,你觉得这似乎和一个连用 白度网都搜不到的网站相关,现实和虚拟像乱麻一般绞了起来,有那么一瞬间,你甚至觉得自己好像在接电话,你假装挠了挠头,尴尬地放下了刚刚一直举着却不知道是做什么的左手。你看到两条餐桌之外,部门主管正面带微笑地看着你,再往后,一个巨大的三箭头标志反射着明亮而温暖的黄色灯光。



      这事情奇了怪了。



      你把头向左看去,竟然还有八九个颁奖台。奇奇怪怪的人(是人吗?)在上面说着获奖感言,满脸笑容。
      你把头向右看去,那边是更多的颁奖台,更多同事在发表获奖感言,有的面熟,有的面生。
他们有的面露玩世不恭的笑,有的却涕泗横流;你甚至还看见一个人接过奖章就扔进一边的垃圾桶,另一位当众表演了饮弹自尽……

台下丝毫没有慌乱的迹象,你看到你的主管正在跟另一位碰杯,不知名的绿色液体溅出,洒在了白色的工作装上。

      你看向正前方,那一排加长的餐桌前端却赫然贴着印有“评委席”字样的纸,一个不知从哪一空间穿梭来的评委正瞪眼看着你。



      尽管连自己获得的奖是什么都不知道,但你知道反正感言应该都大同小异,看到下那位评委开始不耐烦地抖腿时,你终于开口了。



      “谢谢大家,在基金会,我不过是一名普通的研究员,很荣幸能获此殊荣。我想,这一切都离不开大家的帮助,主任的教导,以及我们共同……”
“谢谢大家,在现实中,我不过是一名普通的学生,很荣幸能获此殊荣。我想,这一切都离不开基金会这个平台,各位大佬的帮助,这让我……”



      你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哑然而无力;明亮的灯暗了下去,你的头又开始痛了。你最后看到的画面是贯穿整个大厅的一道霹雳,你听见警报骤响,你猜,这没准又是哪位上层叙事者带来的一次收容失效或是末日情景……

在破碎玻璃混杂着的呼喊声中,你沉沉倒下。



…………



叮叮—叮叮



叮叮—叮叮




      刺耳的闹铃惊醒了你,现在是早上6:30。和往常一样,你拉开窗帘。外面是一层薄雾,阳光还没有刺破西边厚重的云。



      你猛地想起昨晚的“梦”,一把抓起手机。一个窗口弹出, 白度安全卫士炫耀般地告诉你,它在昨夜零点时,拦截了两个来源未知的骚扰电话。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