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准关于处理因特殊事态而导致出现由若干独立大脑构成新型社区群体的建议
评分: +23+x

问题

于1957年11月14日,芝加哥鬼灵的夜先生在脱离其所属团体后因不明原因前往纽约州的阿巴拉契亚镇并以布法利诺家族主要管理者Joe Barbara的名义召集了当时全美国各路黑帮家族主事人召开会议,普罗米修斯实验室为行事方便而在常态中雇佣的代理人Stanford Nehemiah同样受到邀请,因财务部和公关部的决议以及情报部门收集到关于前芝加哥鬼灵负责人的Richard D. Chappell已于1953年在基金会的控制下死去的未公开信息,一份关于将目前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在常态中雇佣的所有代理人应邀前往阿巴拉契亚镇参加此会议的命令被下发,以希望此次行动可以获得该会议大部分参加者在美国黑道中的支持。

在该次会议上,夜先生以Richard D. Chappell的名义出现,并号召在场各集团负责人帮助其复兴芝加哥鬼灵,代价则是大量的超自然应用技术;在谈判期间,基金会的特工袭击了会议现场,并将当时大部分负责超自然物品走私和贩卖的集团负责人实施逮捕;情报部门证实在此次事件中,夜先生并未被基金会捕获。

自阿巴拉契亚会议后的一系列常态保护组织和国家超常机构出于未知原因而开始对当时所有超科技供应商和研究者们的清洗,以导致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在常态中所有的代言人均在此次行动中损失以及在常态中所有的出口均被切断;基金会也就此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常态保护组织并完全脱离了联合国的束缚。

阿巴拉契亚会议所带来的后续影响包括超过普罗米修斯实验室三分之二的公司和工厂被基金会袭击并掌控,大量机密技术及产品遭到泄露,乃至于在之后的50年间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停止了一切商业活动以避免被完全消灭;普罗米修斯实验室明面上解体并分裂为若干超自然科技公司,背地里为保护普罗米修斯实验室真正的核心技术而完全停止经济运作。

但在2020年9月12日,被基金会称为“ΩK级死亡终结情景”的事件发生并导致了所有有机生命体无法死亡,由此引发的已故躯体和存活灵魂的矛盾在世界各地显现,其中包括一项关于因大量无躯体大脑的存在而导致的伦理问题引起了原普罗米修斯实验室生物工程子公司-仙露治疗技术公司的注意,并就此展开对这些大脑的研究。

在后续的研究中,发现这些大脑因缺乏足够的感知和正常的生理活动,继而无法抑制的散发出足以影响正常人类精神活动和灵魂的高频段灵能波,研究数据表面这些几乎无止境扩散的灵能波能够让周围1km范围内的正常人类,并表现出以下症状:

  • 在最开始的2-3个月内,所有受影响个体在最开始的数月内在进入快速眼动睡眠期后频繁的梦见自己已故亲人(即该无躯体大脑的社会身份)生前与自己接触的情景;
  • 在之后的6个月至2年时间内,此现象会随着影响时间的推移进而影响清醒状态下的实验对象,并开始逐渐出现幻听、幻视、幻肢、乱语和谵妄等症状,且实验对象均声明在现实中发现了已故亲人的踪迹;
  • 在经过2年时间后,最终实验对象将无法正常的对待现实并通过成为无躯体大脑的方式逃避现实。

这也是造成当前世界上无躯体大脑逐渐增多的趋势原因之一。

对策

在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关于对参加了第七次超自然战争双方提供火力支持和技术支持的数份报告中,发现了一份未被通过的申请,该申请报告主要讲述建议建造一可发送目标频率灵能波的收发器,旨在通过一款当时正在计划生产的可用于传递异常模因信息的同轴缆线产品将特定电磁辐射转变为特定目标频率的灵能波,并通过大范围发送灵能波和通过常态信息传播的广播方式将危害波段发送给指定区域的敌人,以达到在短时间内完全摧毁敌方大脑的战略目的,但当时普罗米修斯实验室考虑到大规模破坏性强的特征武器将会导致战争其中一方以绝对优势结束战争而影响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后续市场计划的推动,并且因当时灵能波技术尚未成熟,在未知灵能波其它性质可能导致的副作用引发的不良后果等因素,故而拒绝了该申请。

研究部门在重新研究了该申请以及所附带的灵能波武器设计图后,确信此技术可用于解决当前社会所面临的无躯体大脑大量产生的社会学难题,而无躯体大脑的基数也必然可以使应对方案可以得到可观的盈利,且由于其在当前常态社会中所引发的矛盾和问题,若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完美的解决了该问题,或许可以重新回到表面上运行,并很大可能直接超越在阿巴拉契亚会议发生之前的普罗米修斯实验室的水平。

根据我们智囊团在数周内的多次会议和讨论,最终给出了以下两项建议:

一、 研发一款用于产生灵能波的收发器,在将购买了本服务的个人所对应的无躯体大脑聚集在一个不超过50m³且墙壁使用心灵遮断合金作为内衬的密闭空间内,并使用该产品以116-136MHz波段内的灵能波直接中和无躯体大脑所引发的灵能波,因心灵遮断合金特有的针对超感知精神的特性,可完美的将产品所发出的灵能波限制在执行房间内。

此时,仙露治疗技术将会提供针对无躯体大脑所需的营养液和拟新陈代谢系统,后续所需的持续费用亦可以为普罗米修斯实验室的复兴计划带来充足的资金储备,但考虑到用于存放无躯体大脑及培养仓所需的空间及补充营养液的人工费用,应将向政府或非常规社区的公司提供包办服务的企划纳入正式计划中,且根据智囊团对FBI特异事故处、梦神股份有限公司、Marshall, Carter和Dark有限公司及鹿学院等组织和团体的分析和评估,这些群体受到因无躯体大脑增加所引发的业务缩水的影响无可忽视,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可针对性的使用该产品向这些潜在目标组织和团体在其他超自然技术和在三波特兰、苏荷后门与香城等跨纬度空间中的市场份额进行交换并进一步扩大普罗米修斯实验室。

但此计划的潜在威胁在于包括基金会在内的大部分常态保护组织和国家超常机构,其作为在超常社群中的最大势力拥有对超自然社区,即帷幕后及帷幕前的常态拥有强力的控制能力和控制欲,依据一份于1999年红区安保对基金会研发能力和安保执行能力的分析报告中的内容,确信基金会、欧洲联合超自然创投公司及全球超自然联盟等大型机构拥有足够逆向研究该产品的研发能力,且这些群体极大概率会选择直接掠夺的方式导致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后续计划无法执行;对于此情况的预防方案均可行度不高。

二、 研发一款用于产生灵能波的收发器,通过该产品以超过200MHz波段的灵能波使用铍青铜合金制成的天线将该产品的作用范围增加到2.1 × 107米,以此直接对所有无躯体保护的大脑直接受到高频灵能波的轰击,使其失去大部分关于感知和传达的能力,其中包括部分用于驱动灵能波产生的端脑。

在关闭了端脑的功能后,无躯体大脑将会失去表达能力,即表现为无法与外界沟通、无法通过电信号破译其当前的想法和在主观层面上受困在其大脑中等情况,虽然此情况可能导致无躯体大脑遭受无止境的孤独,其效果类似于将正常人类置于完全隔音的黑暗空间内生活,但此副作用对于遭受其灵能波影响的正常人而言属于可接受范围,无躯体大脑的精神和灵魂只会在其大脑内作用,其实体同样可以陪伴在亲友身边。

考虑到此计划在实施时对于无躯体大脑为主体的伦理顾虑可能引起基金会的注意,而这一情况或将直接导致此计划无法完全实施,且对于一般具有伦理顾虑的超自然组织而言,此计划无法让其买单;就此计划的目标群体将指向混沌分裂者、深红之锤、OBSKURA及芝加哥幽灵等对无躯体大脑群体存在特殊需求的群体,其中值得注意的是芝加哥鬼灵,在后续对计划的谈论和研发过程中,夜先生以芝加哥幽灵的名义向我部门发送了一份关于与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建立长期合作关系的信件,其中包含了其他关于因普罗米修斯实验室解体后所致的超技术黑市的爆发性滋长和街头异常犯罪集团复苏的情报,此情况使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充分了解了目前市面上大部分竞争对手的关键信息;若此计划通过,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将正式就此项目与芝加哥幽灵建立长期合作关系以应对常态保护组织和国家超常机构;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将完成复兴。

若此计划得以实施,普罗米修斯实验室都不可避免的与以基金会为代表的的常态保护组织对立,而这种对立因双方的理念和目标的对立而必然存在,任何已知的调解方案均无法执行;基金会将是此计划实施的最大阻力。

商业计划

在帷幕内的常态世界中,因无躯体大脑的增加而带来的经济负担和社会问题已造成了可观的影响,并且在一定程度上直接影响了超自然社群的商业活动,市场份额的缩水已经导致包括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在内的大部分公司在账户上长期赤字,缓解当前状况的方法虽然已提出很多,且均有一定程度上的作用,但都治标不治本;为确保未来超自然社群的正常商业环境,应直接执行对无躯体大脑群体的处理,而此计划正是为了响应当前状况而设计;可以预计,若正式通过并实施此计划,商业潜力将十分巨大。

由于2020年9月12日所导致的一系列后续影响,在部分第三世界国家内的无躯体大脑数量已超过正常人口的总数,而造成此情况的原因除了无躯体大脑自身所展现出的性质以外,普罗米修斯实验室的情报部门同时在增长趋势严重的地区发现混沌分裂者活动迹象,在一些已证实的情报中表明第三世界的无躯体大脑增长情况系受到混沌分裂者的直接推动,当前认为与混沌分裂者合作抵抗基金会的恶意影响商业的活动和压制超自然技术研发是实施此计划的合理方案。

资金使用

除必要的掩盖工作外,建立一套完整的产品生产线需要600万美金。前期研发工作因已有合理的设计方案而很大程度上减少了研发支出,预估至少需要200万美金。

产品的后续产品包装、宣发的一系列商业活动仍需要至少500万美金的投入,以达成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复兴的目标;无法排除因意外情况而导致的超出预算情况,在研发部预留200万美金作为确保计划执行的备用基金。

人员投入方面因与芝加哥幽灵的合作而不需要进一步支出,相关事宜将完全交由芝加哥幽灵负责;但仍需要由普罗米修斯实验室方的人员对芝加哥幽灵的行动进行监督和评估,以避免与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当前行动方针相违背。

已知问题

虽然此计划的相关产品在研发方面并未遇到较大的阻碍,但预计在正式进行执行此计划后将会受到所有常态保护组织和国家超常机构,其中包括来自基金会的强有力阻碍,在受常态的伦理顾虑影响下,将会直接影响后续商业计划的进行。

由于由全球超自然联盟为发表的联合国方与平克顿风险管理公司决定正式展开抑制在常态范围内的超自然犯罪活动及非法商业活动的合作,导致近期可能再次对市场环境造成巨大影响,市场分析专家对此次影响的评估为一次不亚于阿巴拉契亚会议事件的大波动;在后续调查工作中发现,直接诱发此次事件的诱因为由夜先生 - 即当前芝加哥幽灵主要负责人”内部人”在2017年开始正式在超自然社群中进行活动,并声明对一系列在千禧年以来大型的异常犯罪活动负责。

倘若此事件正常执行,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常态中的犯罪集团和超自然黑市将会受到极大的打压,而由此将会导致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在千禧年后逐渐放开的商业活动将再次停止,而这一次将会彻底击溃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再无复兴的可能;故此,与基金会撕破脸皮是普罗米修斯实验室执行此计划的底线。

为避免此次情况的发生,在通过此计划后应该立即倾尽当前所有普罗米修斯实验室的力量进行推动,应不惜一切代价确保此计划的实施;目前,对于普罗米修斯实验室能否正常实施仍是未知数。因包括混沌分裂者、深红之锤、OBSKURA及芝加哥鬼灵在内的组织依靠无躯体大脑的增长情况在第三世界顺利展开了一系列针对平克顿风险管理公司和基金会的应对计划,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得以在三波特兰、苏荷后门与香城等跨纬度空间中完成执行此计划的前置宣发活动;虽然由于执行此申请中的第一项计划和第二项计划的区别将决定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在帷幕下的企业形象和联合国的态度,但普罗米修斯实验室为确保此计划得以实施,已无需顾及联合国和超自然社群内对普罗米修斯实验室的评价。

第一项计划可能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与基金会紧张的关系,但第二项计划将会直接影决定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在超自然社群中的地位,或许直接利用此计划对全世界超过2亿颗无躯体大脑执行思维幽禁可能导致部分内部人员的士气低落,但我个人仍然更倾向于后者。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