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准改造精神/生理影响性集群意识蠕虫以帮助阻断博拉德综合症患者与外界联系的申请
评分: +55+x

批准改造精神/生理影响性集群意识蠕虫以帮助阻断博拉德综合症患者与外界联系的申请

问题

自19世纪中期的第二次生物信息革命以来,人类明显的受益于信息技术与生物技术日新月异的发展。可在1980年发现第一例博拉德综合症患者以来,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遭受这种信息生物技术过饱和后所产生的负面病症侵扰[1]。博拉德综合症的患者前期将出现眩晕、呕吐、发热等症状,等到中期便会急剧恶化成为内脏器官反常增值与凋亡、极易受到周围生物以及电子产品的思维影响。待到晚期,身体在基本粘稠化情形下逐渐崩溃,并倾向于与其他晚期患者相互交融身体,意识则处于极度混乱的共情连接之下,并有可能通过计算机网络对正常生物产生多种精神性危害[2]。

由于博拉德综合症的潜在的大规模影响,多国政府已经开始逐步取缔公共互联网,并开始实行宵禁政策以及强制医疗筛查活动。尽管如此,由于博拉德综合症前期并不明显的症状,以及中期以后的快速发展及高致死率,导致对该病的研究进展缓慢。

已确定该种疾病并非传染或遗传病,而是由于对人体进行改造的高度发达生物信息技术超出了人体的承受限度所致。若能采取方法阻断人类个体与当前信息生物社会的绝大部分改造产物的联系,便有可能延缓博拉德综合症的发病时间以及降低发病概率,将为研究病理打下坚实的基础,乃至最终成为有效的隔离手段。

对策

我们在青藏高原的一处山区的一个村庄中,发现了一种蠕虫,其具有以下特征:

  • 存在较为高级的蜂巢集群思维。
  • 十分强大的精神抗性。发现空气中弥散的意识接入类改造微生物,在该蠕虫周围3米范围内会逐步失去活性。
  • 在宿主身体内会释放某种奇术化合物,促使宿主的生理形态维持在感染初期。推定这是为了满足其在繁殖阶段不会受外界环境所打扰

我们计划对其加以改造,使得该蠕虫能被应用于阻止生理形态的非主观受控改变,以及阻断特定人群与人机交互式互联网的连接。这可以被应用于对博拉德综合症患者延缓发病的手段1,以及将其作为紧急状态下的应急措施,切断未患病者与绝大部分信息生物技术产物的连接,防止形式进一步恶化。

将利用基因工程技术,对蠕虫加以改造,使其能够产生一种被标记为Y-404的逆模因药剂。该药剂可作用于患者的脑部结构(无论原生大脑还是后天接入的次生大脑),使得绝大部分外界的高级信息无法被患者所感知。这可很大程度上阻断患者与外界在精神层面上的连接。

另将进行的改造,将使得蠕虫能够释放数种奇术物质作用于免疫系统,使得患者的免疫力提升,同时对外界非正常的有机生物交互产生过敏与排异反应2。这将事实上保证大部分此类交互操作无法顺利进行。

蠕虫的集群智慧网络将利用奇术手段,连接至一台普罗米修斯实验室的中央服务器之中。研发出的操纵系统,可控制蠕虫的行为。结合对患者资料的交叉对比,将使得蠕虫对于患者的影响变得可控以及精确。

已确定用于灭杀体内蠕虫的特效药的理论组成成分。一旦利用蠕虫感染人群的计划出现失控,该种药物将结合中央服务器内的操纵系统,一同被用于控制事态。这使得该计划脱出普罗米修斯掌控的可能性进一步降低。

商业计划

该计划的商业潜力是十分巨大的。

博拉德综合症已有极端爆发的趋势存在,而全面撤销利用信息生物技术建造的基础设施是不现实也无法在短期内实现的。这使得使用该种蠕虫成为各国政府为数不多的应对手段之一。因此,世界各国以及各大组织与个人都将成为巨大的潜在客户。

在超自然组织方面,基金会的需求尤为突出。这似乎是由于在第二次工业革命期间,是基金会主导了对一大批超时代电子信息技术与生物技术的公布与解禁,使得电子技术与生物技术共同发展至今日。据已知消息,基金会方面确实有声音认为其应该为当前的博拉德综合症爆发负一定的责任[3],未知这是否是基金会如此积极的寻求解决办法的原因。无论如何,该组织将有很大可能成为该产品最大顾客3

资金使用

对蠕虫的生物学改造需耗费至多1000万元人民币,耗时至多2年。

需要资金将集群意识的转化至服务器之中,设计操纵系统,并持续维护。预计未来10年内成本为650万元人民币左右。

对灭杀特效药的研发、临床试验等需耗费约400万元人民币,耗时至多5年。

成规模制造需耗费约5000万元人民币,用于相关仪器与设施的设计和建造。

另需800万元人民币培训相关医护人员。

已知问题

尽管存在成功的实例,对一种微生物进行如此大规模的改造仍是试验阶段的不成熟技术。显而易见,这将是该计划成功与否的关键。若最终的改造蠕虫与预计效果相去甚远,甚至产生预期外的负面效应,则可能会导致该计划整体流产。

使用该蠕虫会对感染者造成机体能力的损伤。这项计划本是用于应对当前的危及状况而提议的,若在无此状况的时期则会成为具有危害性的无用产物。可尽管在当前情形下,蠕虫对于阻断感染者与社会上绝大部分生物信息技术产物的作用也并非完全可控的,而预计这将造成某些未知的副作用。

由于商业间谍的活跃,该计划的相关细节可能被泄露。若包括灭杀特效药处方在内的信息无法完全为普罗米修斯实验室所掌握,则很可能导致实际的作用效果大打折扣,甚至因为蠕虫与药物在相关地区的调配不当,而产生负面的反作用。

博拉德综合症是由于生物信息技术的过饱和发展,超出了人体的承受限度,使之对人体产生了反向的控制并越发不受控。如同信息生物技术产生了智慧,反过来控制人类一样。尽管具体病理暂未解明,但几乎可以肯定,要想从根源上抑制必须限制信息生物技术的发展。而当今社会信息生物技术的发展速度,几乎可以用不可控来形容。因此,本计划也可能最终只是一种临时性的应急手段。

另外,由于信息生物技术的不受控更新,尽管未证实,在中国东南沿海已经出现了变种博拉德综合症的患者报告。报告上指出的症状与原先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这种潜在的极度突变速度将会使得改造蠕虫的大规模有效时间进一步缩短。

Bibliography
1. 郑宽.(1983).外部信息促使人体固有有机结构非主观改变。《全球超自然联盟生物学期刊》,64(8),05-33.
2. 博拉德, W.(1986).博拉德综合症的发病症状。《世界卫生组织月报》,80(3),12-29.
3. 汪爱.(1989).简述基金会于第二次工业革命时期解禁部分尖端生物技术的后果与反思。《基金会伦理道德委员会期刊》,214(2),13-14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