刽子手
评分: +2+x

我是一名刽子手。

刽子手的职责就是将死刑犯处死,每种刽子手的手法都不尽相同,比如刀斧手就是用刀履行职责,但这些恶棍不配叫“刽子手”,他们违背了刽子手的信条,利用自己神圣的职位谋利:你要是塞给他钱,一刀下去,人头落地,毫无痛苦(还有些混蛋竟放弃了刽子手的职责,让犯人逃下刑场!);要是一毛不拔,你就等着你的亲友被砍得血肉模糊,在刑场上像虫子一样蠕动,然后等死吧。不,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是一名缢者,以前,我们通常是用绳子把犯人勒死,自从绞刑架被发明出来,我们的具体工作就变成了把犯人领到绞刑架上,将绳子套在他们的脖子上,拉下踏板,让绳子扯断他们的颈椎。

技术随着时间而进步,但我们的信条却始终不变。那一天发生的事情就很能说明这样一件事——不管世界如何前行,缢者始终保持着他们的信条。

以吾之绞索为誓

那天晚上,我正准备歇息,为第二天的行刑养足精神,我的门被人敲响了,我伸了伸身体,解开锁,打开了门。

我吃了一惊,门外站着的竟然是一位尊贵的侯爷(我不会说出他的名字,也不会详细写出他的外貌,但明眼人看了我的叙述,自然会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我实在不曾想过这样一个大人物会屈尊来到我的破屋里,但当我记起来第二天要吊死的那位先生,我突然意识到这位侯爷为什么要来找我了。

“先生(请各位原谅我隐去我自己的姓名,要知道一位侯爷断不会用“先生”来称呼我们刽子手的)”尊贵的侯爷说道。我关上门,从床下翻出了一个小凳坐下,侯爷则坐在床上。“你该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

“恕小人愚钝,不知道侯爷屈尊是为了?”我心里已经明白,侯爷必然是为了“那位先生”而来的。

“哈哈!先生,你身为刽子手,竟然对自己将要杀死的人知之甚少。难怪有人说你们‘两耳不闻窗外事,只顾埋头杀人’。你对自己的死刑犯都一无所知,搞不好哪天会把自己的亲戚都砍了!”

“不妨,侯爷,他们在申伍德之战中尽遭屠戮,”我得在这里补充一下,申伍德就是这位侯爷立下功勋的地方,也是我成为缢者的契机“小人愚钝,您不妨直说来意。”

“好,我便明示与你:你明天要吊死之人乃是我的死敌。让他死得慢些。”

“对不起,侯爷,这违反我们的规矩。”我回答道。

绞刑架上,愚者平等,应赐其速死

“规矩吗?你原来也是一个聪明人。”侯爷从口袋里拿出一袋金子,我掂了一掂——哈,简直够我余生花费了!但我想到誓言,便将金子放回侯爷手中。

不违誓,不为威惧,不为利驱

“对不起,侯爷”我叹了叹气“规矩就是根据。”

侯爷猛地站了起来,抬起右手,却又缓缓地落下,他飞快地走出大门,“咣”地一声将门重重摔到门框上。

待他离开,我趴到门缝上,看到马车向师兄的房子驶去。当天晚上,我重新背诵了几次誓言,反正第二天“那位先生”也不会由我送行。

第二天到了,我混在围观的人群中间,看着绞刑架——今天站在那儿的人本该是我。而现在我却站在这里,前面还有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两个穿着斗篷的人和一个老头。

在人群的喧哗声中,“那位先生”的双手被绑在前面,像一位名演员一样粉墨登场,在两名狱卒的押送下被粗鲁的推到绞刑架下。

“这些狱卒,每一次都这样。”我摇了摇头,接着看下去。

缢者从绞刑架上走下,拽着“那位先生”手上的绳结,把他拖到了绞刑架上。

“你们这些民众喲!就眼看着这种暴行发生吗!”“那位先生”徒劳地喊着。缢者不耐烦地拿出了一个黑头罩罩在他的头上。之后便拿起绞索往脖子上松松垮垮地一套,完全没有缢者的从容与优雅。

那个缢者是和我一起起过誓的师兄,现在背叛了我们。

时候到了,他抽掉了踏板。

不料这时候“那位先生”不知哪来的勇气,将身体向我那位师兄狠狠撞去,并巧妙地把脖子抽了出来。趁师兄站立不稳,他将师兄推向一旁,跳下了绞刑架。

师兄的头不知怎么,阴差阳错地套进了绞索中,再加上被猛地一推,一只脚踩在了早已被抽走的踏板上,另一只脚刚刚离地,师兄整个人就立刻向地面坠去。绳子被猛地拉直,师兄的脖子竟然没有被拉断。

吾若违誓,将缢死于绞索之下

师兄的手紧紧地扣住了绳子,这使他免于脖颈折断的命运,绳结紧紧地陷进了他的脖子,堵死了他的气管。师兄用手扯着脖子,双脚死命地蹬着。

而“那位先生”在跳下了绞刑架后,直奔我的方向而来,我前面的两位先生也准备跑过去接应他们的主人。

我突然意识到这是它给我的机会。在前面的两位先生动手之前,我立刻挥拳将他们打翻在地,“那位先生”见势不妙,向人群中跑去。愚者们已经开始四处逃散,我拼命向“那位先生”跑了过去,追上了他,把他扑倒在地,死死地压在身下。两位狱卒先生这时才反应过来,急忙赶过来一同制服了我的犯人。这时我发现绞刑架那里的师兄终于不动了。

后面的事情自然与其他大团圆故事相同,“那位先生”的死刑改为了第三天,缢者自然改成了我。我从狱卒手中接过了绳结,将“那位先生”领到了绞刑架上,替他罩上头罩,帮他套上绞索,检查绳结系得是否牢靠。作为最后一步,我在抽去踏板前,在“那位先生”的耳边念诵了我们缢者流传至今的誓言:

愚者之血,尽归缢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