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九尾狐

千年九尾狐

SH-KO.png

SCP-953 (獄卒),
KTE-1208-Yellow-Burrhus-Kewpie (焚書人),
"雌狐"或"受詛之狐"

(本文檔由朝鮮半島的蛇之手成員所撰寫)

概要

汝如余余弗如汝 Thou art like me, but I am not like thee
汝不人余卽人也 Because thou art not human, but I am.
不詐血性或者曰 Some people say that blood will never lie,
余亦不人唯狐也 thus I am not human, only a fox like thee.
余問何使人為人 I ask, what makes human humane?
余當證余為人也 I will show my humaneness deservedly.
二百年之靭惡緣 This ill-fated bloodline of two hundred years,
余唯望是割斷也 I only wait for the moment to sever it off.

朴椒姬 -17951

圖像

gumi.png

情報

特性:此實體的真實性質與狐狸一致,但其他個體會將其視作一名擁有黑色頭髮的朝鮮族女性。由於其有能力改變他人對牠的感知,對其外觀的認知有可能出現偏差。這也是其中一種妖狐所具有的特點。

性質:千年九尾狐是妖狐一族中最惡名昭彰的成員。妖狐是赤狐 (Vulpes vulpes) 的一個亞種。雖然妖狐在生物學上與赤狐無異,但作為一種半人物種,其有能力與人類進行繁殖2。妖狐已被列為極危物種,現存的數量極少。由於妖狐屬於一種X性聯隱性遺傳性狀,雄性幼崽只會成為遺傳載體而不會成為妖狐。如果一對同為基因攜帶者的人類伴侶產下一女性後代,其將有25%的機會為妖狐3

妖狐會被動地產生一個心靈干擾力場,受影響的對象會將之視作一名人類女性。牠們可以通過操縱力場來改變自己的形象,這一過程稱為「遁甲」。除此之外,妖狐亦擁有較普通人類及狐狸優勝的身體素質,以及小程度的現實扭曲能力。當展露上述能力時,牠們將會露出尾巴和耳朵,眼睛亦會呈現出紅色。這是由於使用其他能力會影響力場的運作,導致心靈干擾逐漸減弱進而現出其原形4

妖狐最為傑出的能力是其可以針對一名受力場影響的個體進行具殺傷力的心靈控制,這一能力稱為「勾魂」。當一名妖狐企圖控制一名對象,牠會將力量聚焦於該目標身上,目標將無法觀察到牠的尾巴和耳朵,而其他個體則能目睹牠的形象轉變為一隻狐狸。這種影響極其強大,妖狐將可以令目標依牠的意願行事,甚至可以偽造目標的記憶。特別強大的妖狐甚至可以通過摧毀目標的心智而使其崩潰發瘋。

妖狐一族擁有天生的法術才能,但其實際能力可以經由後天訓練改善。最簡單的「訓練」方法就是通過與人類 (不分男女) 交合以吸取精氣。精氣通過口腔傳遞,並會壓縮成一枚無定形的透明球體,外觀類似玻璃念珠5,這一球體稱為「狐精」或「狐丹」。一枚狐丹將能增強妖狐的天賦五至十倍。

妖狐的壽命比起人類要長得多。妖狐於出生時擁有一條尾巴,其後每一百年增加一條,可以通過計算其尾巴的數量來粗略估計其歲數。一般民間故事中所記載的妖狐都是九尾狐,並似乎擁有超過八百年的壽命。當妖狐長至九尾後,尾巴的數量將不會再增加。目前尚未清楚妖狐的極限壽命,所有有記錄的死亡個案都是死於戰死或意外,並無任何自然死亡的先例。

妖狐特別偏好進食人類肝臟,鑒於妖狐完全可以依靠捕食其他物種為生,這一喜好似乎單純是因為口味。幾乎所有妖狐都對人類有侵略性,自近代開始,特別是在東亞地區,妖狐的自然棲息地中,人類與妖狐一直處於競爭關係。

作為其中一種奇獸,妖狐的瀕臨滅絕令人痛心。但無可否認,妖狐的消失對於生活在東亞地區的人,以至於其他智慧生物來說都是一件好事6

歷史&相關勢力:1515年,千年九尾狐首次與韓國蛇之手的精神創始人,羽士田禹治老士7接觸。當時自稱「千年九尾狐」的牠已經擁有九尾,代表其年齡已超過八百歲。從此以後,無論多少年過去,牠一直聲稱自己正值一千歲。儘管其真實歲數明顯已超過這個數字,牠仍被稱作「千年九尾狐」或「千年狐」。

於1568年大戰結束後,田老士成功將雌狐封印於口袋次元「武陵桃源」中,隨後因傷勢過重而逝世。二百年間,牠一直試圖破壞封印以逃脫而未能成功,不幸進入桃園的人均被視為死於雌狐之手。於1795年,牠成功逃脫並導致「乙卯禍變」的發生。

由於雌狐的狐丹於1515年時被田老士奪走,牠的力量衰退至只有之前的五分之一。如果牠仍然擁有狐丹,牠所能造成的破壞無法想像。

於乙卯禍變結束後,雌狐便從人們的視野中消失。直至1795年,牠的行蹤才被首次進入朝鮮半島的獄卒發現。獄卒在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後將其收容,但即使如此,雌狐已先後八次從獄卒手中成功逃脫,而同樣的事故可能會再次發生。

自1795年開始,我們一直持續追查雌狐的過去。雖然相關工作仍未結束,但我們已經發現一些與之有關的歷史事件,而其中一份記錄清楚地描述了牠的性格。於1969年,雌狐被轉移至美國之前,牠殺害了一名居住在青松郡的老婦人並盜用了她的身份。某一天,老婦人的孫子前往她的住處探望她,之後的一星期裏,雌狐好好地接待了牠的「孫子」。他們白天在山水間嬉戲,夜晚則聽著雌狐的「故事」入睡。在第七天傍晚,雌狐露出了自己的狐狸尾巴 (字面意思) 並控制了他的心智。在他的父母來接他回家時,潛伏在黑暗裏的他殺死了自己的父母,最後他因涉嫌犯下三宗弒親罪而被逮捕。當我們的成員在兒童院與他見面時,他似乎並不怨恨雌狐。

對策:妖狐將其他智慧生物,包括人類,視為與食物、玩物無異的「其他物種」。對我們來說,把我們邪惡嗜殺的老少女交予獄卒照顧是更好的選擇,如果永遠看不到牠就最好了。

萬一牠從獄卒手中再次逃脫,我們必須儘可能避免與牠接觸。在缺乏心靈遮蔽保護的情況下,牠能夠在一瞬間控制任何人的心智。如果你無法在牠面前保護自己,那麼你應該,也只能祈求自己跑得夠快。

觀察&故事

我真的不想由我本人親自撰寫這一部分,我本來期望有其他人可以為我代勞。但看來無論我多麼不情願,我依然要完成這份工作。

千年九尾狐,獄卒口中的「953」,某些人口中的「受詛之狐」…幹他媽的她是我媽。我在1516年出生,而我的父親是田老士89

當人類和妖狐誕下後代,只要男方不是攜帶者,那麼他們的子女只會是攜帶者而不會成為妖狐。而當男方是攜帶者,那麼他們的兒子也會是攜帶者,女兒則會成為妖狐。

但我是一個特例。田老士,我的父親明顯不可能是攜帶者,但我依然是一名妖狐。我想這大概是因為父親在1515年時吞下了母親的狐丹,狐丹增強了父親的法術才能,也許它同時改變了父親的基因。除此之外,我想不到任何其他合理的解釋。

父親吸收了狐丹的能力,也獲得了狐族的法術才能。比起人類,或者父親更加接近狐狸。但是由於父親並沒有留下任何東西,甚至連骨頭也沒有,這永遠只能是一個猜想:我懷疑父親成為了第一名雄性妖狐。

當然,這只是我個人的想法,但它確立了我的人生觀。我討厭這樣說,但我的母親是一隻怪物。在 (她自稱的) 一千年間,她屠殺、吞噬了無數的人命。她是一個真正的虐待狂,以控制其他人的心智,摧毀他們的人生為樂。但這對她來說這些殘暴可能並無不妥,畢竟人類於她本來就不是同類。也許她只把人類視作食物,就像人類看待牲畜一樣。不,不是也許,她必須如此。

但是我的父親一直以人類的身份生存,最後以人類的身份死去,即使他變成了…其他東西。他從來不是一個稱職的父親,但我依然尊敬他的生活方式,大概吧。

「所以你會追隨誰的腳步?你的母親還是你的父親?」這是花潭先生10問我的問題。當時的我太年輕,甚至不懂甚麼是「母親的」和「父親的腳步」。但我已經作為人類 (是的,人類) 生活了五百年,而我依然打算繼續下去。即使人們的迫害曾是多麼可怕 (1795年發生過的那些鳥事) ,而我又曾目睹多少暴行,保護我不與他們為敵的正正也是人類自己。

沒錯,哪怕我身體裏流淌的,是妖狐的血脈和法力,但我是一名人類。我並不渴望成為人類,因為我已經是了,我也為我能夠保有人性而感到慶幸。我很高興我能親身感受到人類崇高的可能性,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這也是我把每一個叫我「狐狸」的人打到半死的原因,對 不 起 囉。

H.11

疑問

1.獄卒對雌狐的監禁有效嗎?我們應該相信他們嗎?

  • 牠過去已經六次成功逃跑而又被重新捕獲,每一次都留下了一大灘鮮血。儘管如此,獄卒對於收容雌狐所作出的努力自2005年開始從未有過多大改變。
  • 假如獄卒有能力持續監禁雌狐而牠無法逃脫,這對我們來說也是一件好事。只是他們的能力是否足夠收容雌狐?答案依然存疑。
  • 如果牠再次成功逃脫,我們應否介入?這一點仍需更多討論。

2.如果我們真的要進行干涉,我們干涉的程度又去到哪裏呢?

  • 這一問題牽涉到蛇之手對於抱有惡意的智慧實體應採取甚麼態度,而這也是一個持續了相當長時間的哲學討論。
  • 目前,H.堅決主張我們必需以殺死雌狐為目標。

3.除了雌狐和隊長之外,還有其他的妖狐嗎?

  • 我們正在試圖尋找其他的新生妖狐,但是這一工作並沒有多大進展。
  • 上文提及過,由於由於妖狐屬於一種X性聯隱性遺傳性狀,外界必然存在相當數量的基因攜帶者,也應該有其他的妖狐依然在東亞地區生活。但是,除了雌狐和隊長之外,我們仍然未能發現任何其他的妖狐個體。
  • 對此我們提出了數個猜想。其中最合理的猜想認為外界的確存在更多妖狐,但是牠們並未察覺自己的真實身份而繼續以人類的方式生活,我們目前正試圖證明這個猜測。只是如果這一假設屬實,我們又該如何應對呢?
  • H.對我們的計劃表示高度懷疑,但是她並無太過強烈的反對意見。12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