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未曾见过太阳……
评分: +27+x

2159年7月4日

苍茫的大地上,一个人影正在艰难跋涉。四周是一片荒野,到处耸立着黑灰色的石块。奇怪地,石块表面往往会有细丝一样的凸起,仿佛是起绒的毛团。

天色昏暗,凹凸不平的地面更为暗沉,那些凹陷和凸起在她视野中组成了一副斑斑点点的黑幕。凹陷间的肮脏积水大多已蒸发殆尽,只留有古怪的沉淀蓄积,有一些正在沸腾,放出剧毒的蒸汽,也有一些被冰封着,保持着死寂样的平静,甚至于结出罂粟一样美丽扭曲的结晶。

现在大约是……2158年……

那人从帽檐边缘朝着黄昏色的天空张望,金色的太阳——至少曾是金色的——那近似三角形的轮廓依旧高挂天空。如果未曾记错的话,独行者想道,大概在上一个黑夜之前,太阳比这要圆的多。

被放逐者之图书馆。她将要前往那里,那个在这个渐趋毁灭的疯狂世界中保持独立的域外城邦。她后悔没有跟从她的朋友,在境况还算好的时候出发;现在却不得不独自前行。

偶尔有几株红色的东西长在还没完全干涸的水塘边上,像是红色的白菜。这东西,独行者知道,是一种动物;它们的獠牙就藏在看似人畜无害的白菜菜心,胆敢去采摘的都已经化作了养料。

又不知过了多久,地平线依旧。太阳仍旧悬在天空,播撒泛着淡紫的眩光。天空中不时飞过一些似鸟的东西,每一只都不一样。人们曾将它们分类起名,但后来发现这完全是徒劳——新的物种每天都在出现,每一个个体都会发生分化。

独行者依旧跋涉,她知道黑夜更加恐怖。她所在的聚居地,就是被突如其来的无边暗夜所吞噬。趁着白天,能多走点就多走点吧。

身躯已然疲惫,身上的衣服如同铅块拉着她下坠。汗水浸透了内层的衬衣。然而刹那间又有寒风扑面,如同数九寒冬,脸上纵横的汗水几乎就要冻住。气温分布不均匀,乃至于气压带也完全紊乱。狂风突然爆发又突然消弭,暴雨时断时续,阳光忽闪忽灭。

她正发着高烧。头昏昏沉沉的,看景物就像是隔着一片毛玻璃一样模糊。太阳三角形的光芒在她眼里变换,时而尖锐得如同海胆,时而浑圆得恍若那些蹒跚的“白菜”。咳嗽,但是无济于事。药物早已失效,谁也不知道现在在她身体里肆虐的到底是什么……还是病毒吗?

脚步有些虚浮,头痛欲裂。或许已经裂开了吧,她恍惚间觉得自己的头颅暴露在了黄昏的阳光下,有一些暖洋洋的触感。她寻了个没有太多凸起的石块,想要坐下来休息一会。但是虚弱的身躯让她几乎是摔到石头上的。石头滑溜溜的,完全没有石块的粗糙感。

她的长辈曾和她说过那遥远过去的田园时代:那时候环境没有这么恶劣,动植物生长得井然有序;人们尽可以在自己的聚居地——城镇——安居乐业;只需要抵御偶尔的来自旷野的进攻罢了。

她打起精神看向四周。一片荒芜,倾斜的阳光照着起伏的山岭。山岭覆盖了植被,在深沉地呼吸着,身躯上的植物随着它的呼吸上下起伏,拉长了斑驳的影子。奇形怪状的生物在遥远的地方跑着,起起伏伏宛如潮汐。

她感觉好一些了,想要站起来,但已经做不到了。她试着发力,但是虚弱的双腿拒绝接受来自大脑意识的指令。接着是双手,再到身躯。

啊,原来如此。独行者抬头仰望天空,夕阳正在沉没。黑暗从另一边涌来,吞噬了天空。

在这样毁灭般的的景色下,在黑暗逐渐越过她的时候,在意识逐渐滑向深渊的时候,她不禁为曾经看到过绚丽的阳光而后悔,因为,希望在这里只有绝望。

| 中心页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