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三落四
评分: +7+x

Dr.Hala是个丢三落四的家伙,从说不清什么时候起他就是这样,用他自己的话说:“懒癌晚期。”有一次他甚至把一发122毫米榴弹落在了图书馆里,站点里面的所有人都很好奇——一个丢三落四的家伙怎么能当上机要参谋?“兴许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吧。”事实上连Site-CN-42的人事主管都说不清当时为什么Hala能够被提拔为机要参谋。管他呢,反正这样的怪咖员工多了去了。


2016年8月14日,周六 42号站点医疗附属建筑

“难道你不觉得这奇怪吗?我记得Dr.see的心智问题并没有让他无聊到拿草莓泳裤当成正装来穿,Dr.Hannah又什么时候成了国民人气偶像?我知道大家都喜欢她,觉得她是基金会的良心和人性光辉,但是这也太过了吧……过分的整个异常世界都以见到汉娜为荣?是的,别打断我,我知道你要说什么,Hannah是基金会劳模,是我们这些看守异常的人渣里面最完好无缺的一个,就好像是一堆垃圾里面的黄金白银,我也知道她本来就美若天仙,我更不是不知道她到底有多努力,但是讲良心话你不觉得她很奇怪吗?”

“不觉得?好好动动你的脑子!O5议会只因为一张汉娜的照片就决定直接表彰34号站点?要知道事实上那连个站点都不算,那整个就是个SCP481!仔细想想,这帮家伙连一个带基金会徽标的小物件都不允许带出站点,却允许一批基金会雇员在电视上唱唱跳跳?还是戴着我们的标志在™的向所有人包括平民播放的电视节目上!为什么我会丢三落四?我明明是基金会的机要参谋!难道我们的人事调动属于点点羊羊一样的乱点吗?这完全不符合常理好吗?医生……我快疯掉了……这些事完全不符合常理啊!对吧!这很奇怪,对吧!异常出现了,是不是啊!”

坐在Hala对面的Dr.███一脸无奈。

Dr.███轻轻端起茶杯,吹一吹浮茶,杯中水波粼粼,渺渺青烟轻轻的散开,一切仿佛都那么有无聊文人挂在嘴边的禅意,要是这所谓的茶杯不是一个印着为人民服务的搪瓷茶缸的话。

“咳咳……”站点医生双唇轻启“那个……我们站点没有心理医生,我是兽医来着。”

“不过我还是有点治疗人的经验的,我倒是建议你去好好放松一下,你可能太紧张了吧。”

“兴许是的,只是……只是……”

“好好休息一下吧。”

“好吧,医生,兴许……你是对的。”

Hala起身,推开诊室的大门就出去了。


2017年8月14日,周日

Hala坐在办公室的计算机前,却发现脑子是一片空白。其实发呆是个不错的休息方式,一个人总能在这时候想到或者回忆点什么。

他的失忆症治愈了,尽管这让他更加迷茫。

自从那次他去了基金会的医疗建筑,把他的困惑一股脑的向医生倾倒出来之后,他的记忆力就越加的坏起来,有时候甚至连早饭午饭吃没吃过都会忘记,为了工作需要,他花了好久把所有的东西分门别类的整齐排好,只有这样他才能把效率维持在之前的水平。他作为基金会员工Dr.Hala的记忆早已经像是打碎散落的瓷器,支离破碎,散落的甚至难以找寻。

他不再像是原先的Dr.Hala,仿佛一会他是自己,一会是别个自己一般。

脑海中的思想好似台风在旋转,记忆的碎片狂舞,撞击,烂的不成样子。

有一天,几个图书馆的成员试图进攻Site-CN-42,他抄起溃退特工的步枪,带着两名被打散的MTF硬生生把这些人打了回去。

安保主管来感谢他对保卫基金会财产做出的贡献,他敬了一个军礼:“中华人民共和国 人民解放军 ████部队 指挥官███。完成任务,请首长指示!”

他一会儿是疯子,一会儿是军人,一会儿是科学家。

他莫名的想要去靠近知识的所在地,因为每次与知识在同一站点的时候,他的记忆力似乎就有少量的回升。

他躲避几乎所有同事,不看电视,不看报纸,默默地整理档案,似乎只要有一天把这些堆积成山的重要文件档案和刚刚写好的作战行动简报整理的清清楚楚,他的失忆和人格分裂就会治好一样。至少他希望如此。

事与愿违,他的人格分裂和失忆确实一天天渐渐好转,但是,这不是向着原来的他。

他回忆起作为Dr.Hala的一切,作为指挥官███的一切,从丢三落四的疯子慢慢变成军人风范的科学家。

但是,有什么不对。

知识还是知识,其他人却不是其他人。

Hannah分明是全民偶像明星,从异常到正常,天知道多少人为Hannah欢呼,但是Dr.Hala却记得Hannah只是个善良的心理医生,用全部的微薄能力帮助同事甚至是skip。
Dr.See真的像个小孩子,穿着泳裤在站点里面跑来跑去,特别喜欢蹭知识,可是,那个和他形影不离的特工呢?一个前混沌分裂者成员在基金会站点里面跑来跑去,基金会连一个监视的人都不带?可能吗?
HolyDarklight博士?天哪,那家伙几乎无所不能,一天天拽的二五八万,到处跑,见人就讲一些和人类繁殖有关的知识,讲不完还不让走,活像是施瓦辛格当上了安利推销员。
可是,HolyDarklihgt博士应该是个极度爱书的人,显然很少有人看到他在任何空闲时间干除了读书以外的事情,他的一天不是读书,就是在准备读书,记忆和现实完全相反。
再说了,基金会什么时候允许员工随时抱着skip走路?明明Hala记得尽管只是审批一个safe级别skip的交互实验所需的时间就是两个月。
知识,唯独只有知识,她似乎没有任何变化,和以前一样是一个弱气的研究员,挺替别人着想,特别能干,这记忆与现实似乎分毫不差,除了知识的眼神……那是迷茫和讶异的眼神。
但是这是基金会,干久了神经过敏不是很正常?

记忆和现实完全冲突了,Dr.Hala努力的镇定自己,分析的结果是:自己的记忆或者是这个现实,总有一个出了问题。

常理和直觉上,Hala的记忆一定是出错的那边,但是,通过仔细的分析每一份文件的记录和每一个人的言行,Hala得出的结论几乎令人崩溃——现实出了问题!

仿佛突然有一天,Hannah就去做了偶像,仿佛突然有一天,抱着safe级别的skip成为了日常,似乎突然有一天,现实崩溃又重新粘合,而人们没有任何的不适应。
但有人例外,Hala受过特殊的训练,抵抗了粘合现实时会让人疯狂的效应,尽管如此,他的失忆越发严重了一段时间。他用奇怪的目光打量这自己的同事,思考他们因为破碎的现实变得有多么疯狂,一躺下,头脑就如同刮起风暴,夜夜不眠。

然后,他照了照镜子……形容憔悴,目中布满血丝,无意于镜中的自己对视……他的眼神竟然和知识的眼神一模一样。

迷茫,而且无助。

知识没有被改变,但是知识却开始丧失理智,正如现在的他。

众人皆醉我独醒,举世皆浊我独清。 其实对一个人而言,这委实是相当痛苦的。

至少现在是这样的。

屏保的变化打断了Hala的思考。

心烦意乱的摇一摇鼠标,Hala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桌面上,一个TXT记事本映入眼帘《至我自己》

“兴许是什么早已归档的档案的备份,被我忘在了电脑里吧。”Hala自言自语着。


2017年8月15日,周一

07:00 Dr.hala进入SCP-CN-6██的独立武装收容建筑,并且用权限打开了SCP-CN-6██的收容室。

07:03 Dr.Hala携带2副有金色外壳涂装的未开刃劳动器械走出了收容室。

07:12 Dr.Hala驾驶一辆基金会所属的东风猛士离开Site-CN-42。

08:15 Dr.Hala用预先买好的动车车票乘坐动车离开██市。

Dr.Hala的办公室留下了一张字条:

赶赴Hannah博士与Site-CN-34演唱会现场,假期已申请,勿念,期满自回。


2017年8月19日,周五

Hala站在SCP-CN-███未曾开机过的控制室内,取出身上携带的镰刀与铁锤,放入操作台上用于放入启动钥匙的凹陷中,然后 猛的拉上积灰的电闸……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定睛一看,操作台上有三个开口。

Hala想起来,在他还是指挥官███的时候,他原本只负责保管三个钥匙中的两个。

由于失忆症的影响,在三个月前Dr.hala从来都不同时是Dr.hala和指挥官███,所以,他落下了一个钥匙,而且因为记忆的问题,自己还想不起来,真是个一直丢三落四的家伙。
Hala把手上从他人手中租来的汽车的钥匙狠狠往地上摔:“日我自己!”


2017年8月20日,周六 一家影城

Dr.Hala把自己埋在在靠中的座位里,头戴3D眼镜,手里拿着饮料。嘴里大嚼着爆米花。

“开火!”全场起立鼓掌。

“虽然汉娜小姐姐很棒,但还是战狼2比较带感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