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家叫做🎃万圣节🎃的奶茶店

评分: +39+x

自我介绍。

天使:你好啊,这里是SCP-CN-10001(未通过),那些家伙更喜欢叫我“天使”,为了省事儿。
那个编号?上面还在审吧,已经多少年了呢,忘记了,这帮官僚……可能也忘记了吧。

这里也有一些其他的可怜家伙,排着队等一个正式的SCP编号,不知哪一天,上面的某人拍了一下秃头:
“不如你们在我们的奶茶店打工吧!”
于是随便在店里随便顺了一个账本用来记点好玩的事。
虽然一开始感觉很无聊……

箱君:你好,叫我“箱君”就可以。套头的这个收容箱不可以拿下来,即使是用棒棒糖来诱惑——谢谢,糖我收下了。
其他人吗?啊,有时候管教起来也蛮辛苦的。

小羊:Hallo! 叫我“厄运之角”或者“堕落引诱者”好吗?诶,太绕了?那就随便你吧,暂时的喔!
虽说现在除了脑袋上的羊角也没什么“超酷”的异常性质……但说不定呢,说不定一早醒来就变成“超酷”的异常了呢?这种事也不是没发生过喔!

触手:

因为被太多新人研究员认成克○而被疯狂追拍导致变成重度社恐瘫在异常物品仓库拒绝上班了——天使

“万圣节”奶茶店:

为什么它也要搞自我介绍啊?——天使
你好!这是我们的奶茶店!店名是我起的喔,是不是很符合我们的怪模样?找我们的话,请来生活翼楼一层大厅。等下,不要被吓跑喔!——小羊
有人会被羊娘吓跑吗?——箱君


生锈。


我常常感觉箱君这么生活会很不方便啊。

“脑袋罩着一个标准收容箱,不会感觉很难受吗。”今天晚上,在清点收银款的时候,我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

“不会,会比正常人感觉还棒。”

“怎么会?”

他手上刷刷地数着钞票:“你看,在算账的时候,正常人会有‘脑子算不动了,生锈掉了’的想法吧。

“这个时候,只要天使你递给我一张砂纸,事情就解决了。”

不,我确信这不是“脑子生锈了”的正确用法。


燃起来了。


有谣言说我们这里煮茶煮得特别快是有使用异常的缘故。

我辟下谣,小羊还没申请到正式异常编号呢。

“绝对不能让客人看到你在用黑乎乎的火苗烧茶啊。”

“为什么啊?不会觉得很炫酷吗?”小羊很不满,“而且这是地狱火地狱火啊!”

“因为这样一来,无论如何他们都会以茶里有怪味为由打差评。”箱君托着脑袋。

“而且只要有一个这么说了,很多客人也会感觉到尝到怪味了呢——”

小羊感到没法理解。

要怎么理解啊——人类的舌头是怎么一回事啊——小羊


人形。


有时候,不,大部分时候,一个模样像人的家伙在这里总有点违和。

“那么,一杯啵啵奶霸是吗?”

“诶小哥你是这里唯一的人类吗?”

“好的,加冰吗?”

“和其他……异常店员在一起工作,会不会有压力啊?”

“正常冰是吗,全糖还是半糖?”

“别这么说,说不定是现扭啦。”

“现扭研究中心在收容主楼五层出电梯左转B区。可以扫码了,谢谢。”

下班后。

“怎么办啊,这么困扰吗?”箱君敲着桌子,“做个外形上的正常人也挺好的不是吗?”

我感到心情复杂:“箱君,脑袋上的收容箱,哪里买的?”

“不要自暴自弃啊天使!”

“要不要打赤膊上班啊?”小羊比划着,“这样天使哥背后的钉子不就露出来啦?超有震慑力吧!”

“我觉得老爹当初设计这些破铁条时没考虑见人的可能性吧。”我闷闷地回答。

“小羊,我觉得天使过惯了这里的日子……你知道,腹肌啊胸肌啊什么的早就已经……已经完全变成肥宅的模样了呢。”

激将法是没有用的箱子——


无家可归。


“说起来,圣父为什么要把钉子打进你的背上啊。”

“因为要支持天堂钢铁产业。”

“你们不是卖即食玛哪发家的吗?”

“开玩笑的,因为他觉得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孽,公然亵渎了圣父、圣子和圣灵的无上权威。”

“你就只是从五十米高的大楼上跳下去没展开背翼而已啊?”

自杀是要堕入地狱的罪孽。

我一本正经地回答了他。

“于是你现在为什么不在地狱呢?”

“……因为那里已经是地狱SCP-CN-██分狱了。”

“被基金会端掉了啊?!”


外卖。


进入年终,“办公室蹲”的浓度升高了。

“这么忙吗?即使一天到晚都蹲在办公室也多赚不了几个子儿吧。”我白了一眼巨大的外卖箱。

“天使哥——这是E级翼楼的四杯,还有S楼的一杯喔——”

我们“万圣节”的外卖服务也忙了起来。

“地址怎么看不用再教了吧,好,去吧。”箱君拍拍我背上的箱子。

“触手哥还在的时候,总是被夸奖送得快呢,天使也要加油哦~”

这么一想,触手确实很喜欢送外卖,每次回来脸上都充满了蜜汁红晕,原来是这样。

我在拥挤的走廊穿来穿去。一张张研究员的面孔,都带着加班特有的憔悴。我在想,如果是触手,一定是觉得研究员收到送来的奶茶,能在小小的几分钟里感到些许欢愉吧,可真是……

“哎呀!”碰撞声从眼前传来。

我下意识地箭步上前,一把托住了倒落的文件。

“诶?”研究员由惊转喜,“谢谢你呀。”

天使露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立刻跑开了,他跑得越来越快,越来越轻巧,脚步几乎在跳跃。


熟人。


送外卖的时刻,最叫人头大的并不是超时之类。而是一些熟人。

“打扰了,是人形收容a区的██博士吗?这是您的冰柚子优格。”

“哟,这不那谁嘛,我可是闻着你那鸟腥味儿咯,给人打工把羽毛赚回来了没啊?”

“博士,您的收容物有点吵啊。”我忍住不看旁边的收容间。

“放在实验室铁门外面就好,麻烦啦。那个啊,习惯就好咯,吵的啥我们也听不懂,吵去呗。”那边的研究员听上去很疲惫。

我挂上电话,想了一会。

“还没申请上编号啊?你看看你整天穿的是什么鬼东西,打工的感觉是不是比在地狱好多了啊哈哈哈哈……”

“当初在地狱大门口看见你就知道怂包一个,别发愣了快跑腿去吧!”

我环顾四周无人,然后把自己紧紧贴在收容间的门上。

“我不用枕着现稳锚睡牢房,你们呢?”

“找死吧!!你有病啊?!”


分店。


“那就这样,暂时告辞了。”箱君走出店门,拖着行李箱,“小羊不要把店烧掉,天使不许借机引诱小羊把店烧掉。”

“箱子哥一路顺风喔——”

“不要卡在火车车门上啊。”

“怎么了?”客人有些奇怪,“那个箱子辞职了吗?”

“没,只是别的站点开了同样性质的店。”我搅着锅子里的红豆,“他被邀请去指导了。”

“好过分呀,那个站点的领导过来转了一圈,就把咱们的创意偷走啦。”小羊的脑袋周围又有黑色的雾气噗噗地冒出来。

“是因为不够格成为正式SCP的异常人形太多了吧,站点也是没办法了啊。”研究员靠在收容箱上,手一摊,“放在仓库里又养不开,很占预算的……”

“喂,那边的幼崽基路伯,不考虑从那个破箱子里出来吗?”我头也没抬。

“你说啥呢?”

“没啥,谢谢惠顾哦。”


没货。


顾客点东西时遇到没货的事是常有的。

你这家伙,怎么这么理直气壮——箱君

因为某个箱子懒得搬食材箱子而导致没货的事情是常有的。

喂!

“欢迎光临,来点什么呢?”

“不好意思喔,芋圆还没煮出来~”

“不好意思喔,芋圆已经卖完啦~”

芋圆,永远的奶茶店黑洞。

已经有客人威胁在柜台里安现稳锚了啊啊啊你们上点心啊——羊羊子

不好好工作是不行的啊


编号。


我们已经几乎放弃了申请正式SCP编号的事,只有小羊还记得。

“又被驳回啦……”她盯着一个纸团,撅起嘴巴。

“为什么还要申请?”箱君点着钞票,“成为了正式的异常,现在这样自由的生活就不会再有了。”

“是啊,想想我那些老伙计吧,他们现在可喝不着奶茶。”

“你们……不会感到不甘心吗?”

“啥?”

我和箱子茫然地看着小羊。

小羊脸红了,抱起煮锅跑进后厨,尾巴后面拖着长长的黑色雾气和火苗。


批准。

今天什么事也没发生!——厄运之角,又名堕落引诱者以及初堕者撒旦的直裔

触手哥的编号申请通过了,嗯,如你所见,小羊不太开心就是。

“很奇怪啊。”下班后,箱君看着小羊匆匆跑走的背影。

“很奇怪啊。”

“你奇怪啥?”

“我还以为小羊……呃,我没想到她会这么在意这事。”我直白地说。

箱子把脑袋转过来,“还记得吗,她说她不甘心?”

“谁会因为进不了收容室不甘心啊?”

“我……以前有过。”

“都这么多年了。”我一屁股坐下,愣愣地说,“编号?为什么要申请编号?你还记得吗?”

“明明以前,总是特别特别迫切地想要一个编号……但现在……”

箱君沉默了。我看着角落里的垃圾桶,那是小羊昨天扔进去的申请材料,厚厚的一沓。随着小羊提交申请的次数变多,材料在可见地变厚,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写下这么多的。


收容。

今天送奶茶的时候,遇到了触手。

确切地说,是触手的收容间,我隔着铁条看着他。他安静地坐在地上,脸上的触手和毒瘤好像没那么吓人了,神情也温柔了很多,他冲我挥挥手。

“我记得他,以前是你们店的员工吧。”

“嗯……”

"这家伙比以前要讨人喜欢呢,不知为什么。”研究员提着奶茶转身离开了。

“宅起来就会变得人畜无害吗。”我陷入思索。

不对的,天使,不如说,他们越来越喜欢人畜无害的类型……真希望那个小羊姑娘能意识到这一点。


下班后聚会。

该放年假了,客流量显著下降。

“放假了,你们几个要去哪儿啊?”客人会随口问起。

“上面不让出去逛街诶——好讨厌!”

“睡觉。”

“你们不就放七天,说得跟什么大事儿一样。”

研究员冲我翻了个白眼:“那可不一样,这是过年啊。”

我和小羊没什么反应,箱君似乎被触动了。

快关门的时候,他突然说。

“喂,我们几个,一起过年吧!”

“啊,看不出来箱子你——”

“我觉得我们偶尔也应该进行一些有助于你们健康心态建设的活动。”箱君一本正经地说,“所以是烤肉还是火锅?”

“这感觉还挺新鲜,就像他们一样,你懂吧,聚在一起干点啥。”我耸耸肩。

“烤肉烤肉——哎,我给你们烤吧!”小羊兴奋地从头发里喷出了火苗。

“怎么说,我们先回异常物品仓库去?”我摆摆头,箱君却摇摇手,指了指店的地板。

“就在这里吧,毕竟,我们所有人都要聚在一起呢。诶,天使你那用来记日记的账本放哪去了?”

说得对,箱子,干杯。下一年也合作愉快喔。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