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人的内心

今天是万圣节。

这是人类遵循着毫无意义的古旧传统,使用做工粗糙的服装吓走鬼魂的日子。

好吧,好吧,我们其实也遵循了一些毫无意义的传统,比如在收获时,享受我们的食物前,先要折磨这些食物。但至少这个传统不像这一群穿的很糟糕的白痴,他们觉得自己就像挨家挨户索要糖果的怪物们。

叹气,好了,我们有时确实看起来很像狰狞的怪物。但至少,我们不是白痴。

你说Halkost是白痴是什么意思?他们偶尔会忘记长出眼睛,撞到墙上,同化自己人,但至少我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别那样看着我,我发誓那次只是一场意外。

尽管冒风险是一个非常愚蠢的想法,尤其是在这个万圣节之夜……

是的,我很确信你早就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__

人类都是白痴,真的。我以一半身子是蟒蛇的状态出门走动,但却因为这是万圣节,没有人会因此瞪大眼睛。说真的,甚至没有人质疑我是怎么移动我的尾巴的。

总之,我引用一句话,我来这里是在“调查周边地区”。

我很确定这只是为了让我在人口密集的地区闲逛一番,看看会发生什么。很明显,什么也没发生。这太无聊了,我怀念那些人类们仅仅是因为看到我就会挖出自己的眼睛的时代。虽然这里同样混乱,但无论如何,他们不是那种讨人喜欢的人类。

我所看到的尽是即将燃尽的蜡烛,排成一列,在教堂的……好吧,在所有的东西上,墙壁,地板,桌子。还有孩子们拿着装满糖果的篮子,还有装满苹果的水桶1。我很确信如果我试着用嘴把它们咬出来,我就会把水桶咬成两半。

这也是万圣节的开始。我希望我们也能有类似的节日,但真的,我们没有很多死去的圣人。我当然不会死的,非常感谢你的关心。因死掉而出名不是我会做出的事。

这儿有点无聊,我想我大概应该回——

等一下,这是件有趣的万圣节服装。

它有着似乎是植入了手臂和面部的齿轮,而且配上了一件古铜色的斗篷。在万圣节,这绝对是一个正常人。我的意思是,即使他还会发出滴滴答答的噪声。

哦该死,他朝这边看过来了。最好让尾巴看起来无力一些,这绝对只是一个普通的尾巴道具而已。我的角很明显是塑料的,不要在意覆盖在上面的可疑的红色物质。现在是把用来应对紧急情况的苹果拿出来的时候了。

“打扰了……哦对不起!我还以为你是我认识的别的什么人呢。”

我冷淡地回答道:“嗯,噢。”

我不太擅长交流。

沉默。他仍站在那里,我则思考着原因。站在一个长着红色的爪子和角的蛇女旁边很有趣吗?

我没多想,就脱口而出:“你在等人吗?”

“是的,女士。我在等我的女儿,你看,她说过她会在这儿和我会合。她已经像其他小孩子那样到处去玩‘不给糖就捣蛋’的游戏了。顺便一提,你的万圣节服装真不错。”

“谢谢,你的也是。”

更多的沉默。

“那么,你认为我装扮成了什么?”

“一个牧师。”

直到很久以后我才意识到我的错误。也许我真的是个白痴。

“嗯,牧师?有趣的答案。我觉得你的样子就像,好吧,我该怎么说呢……用英语来说的话,我觉得你是一个圣人。”

这种滴答声越来越让人不安。我不喜欢这样。

“一个圣人?你应该知道,我看起来像完全相反的某种东西。”

“圣人不一定要看起来很美好,对我们而言尤为如此。”

哦该死,他可能早就意识到了。

“我看起来像个怪物,而你,毫不夸张的说,至少看起来像是某种被精心制造的事物。”

“你显然没见过他未经打磨的样子。我们的内心终究是人,你不同意这点吗?即使穿上了所有的服装,我们都是一样的。不要从封面的样子来评判一本书,也不要通过标题来将它分类。”

“我想你说的对。”

哦,看,他的女儿回来了,穿着一件斗篷,嘴里还粘着小尖牙。我没有听到任何滴答声。

“爸爸!你快看看我得到了什么!”

“这有点太多了,艾米丽,你不觉得吗?它会给牙医一个锁定装置。嘿,你为什么不来拿一点?我真的不怎么喜欢吃甜食。”

这让我有点吓了一跳,没人给过我食物,更别说自己的女儿的糖果了。当然不是那个Nobody,那样的话就有点奇怪了。

“我想,谢谢。此外不用担心,我有很多牙齿。”

“好的,下次再见。”

“我确信我们不会再见了。”

我在心里默默的记下了下次不杀谁。与此同时,我被迫接受了很多的糖果以及我没有味蕾的事实。

统领们也会喜欢糖果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