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层下的暗流
评分: +26+x

不要向上海靠近。

哈,简直是屁话,怎么可能呢。

“还有三十秒!”巴普洛夫向机舱内喊。这个身着重型“盘古”装甲的斯拉夫汉子站在舱门旁边,朝着货仓内沉默的十七名队员喊。改装过的运20在平流层上空快速掠过GOC的航空编队。

让那些该死的广播见鬼去吧。他们来着就是和他妈的时间赛跑的。

崇明岛被干掉之后,NEAC理事会直接给这只每天在西伯利亚的严寒、北非的酷暑和菲律宾的潮湿中训练的王牌发出了开启封闭式力场,为人类建立临时避难所的命令。鉴于NEAC总部进入地球的通道被毁,特殊任务自然交给特殊人来办。于是这群铁家伙们直接上了飞机赶赴前线。

谁在乎他妈的认知危害。巴甫洛夫锤在舱门按钮上,红色警灯亮起,舷梯缓缓打开。下方的云海投射进头盔的显示界面。此时云海的中央早已是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老天。”柏拉图打破了压抑的沉没,喃喃道。现实正在紊乱。某种不知名的心灵冲击正笼罩着整个上海。

哦,好吧,好吧。“拉达”的组员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当然,在使命的推动下,他们迈着步子走向舷梯。装甲发出沉闷的响声,一如沉闷的气氛。

不知谁在通讯里哼起《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祝各位好运,一会儿见。”巴甫洛夫发出一声轻笑,向前冲了几步,从舷梯尽头一跃而下,跟在他身后的是黑人小子杰克逊,接下来是安正泰、加藤寿,“盘古”装甲在空中发出幽幽的红色烟雾,十八尊装甲犹如死神天坠,冲破平流层涌动着的心灵冲击。

“那他妈是什么?”楚云天看着雷达上十七个闪动的光点,没有敌我识别,“全体警戒,我们有客人了。”

一群傻缺。

“按照计划来。”巴甫洛夫说。他在空中转体让脚冲下,看着海拔高度以令人炫目的速度变化着。在队伍的四周,街道上的浓烟直冲云霄,听觉系统过滤掉了大部分声响,但汽车警报声、火焰噼啪声仍或多或少地进入了他们的耳膜。

差不多了,七百米。背后的小型助推器点火,装甲内的温度瞬间飙升至三十八度。水冷系统全功率运作,也挡不住后背炽热的烧灼。HUD上面的速度骤降,几架鲲鹏无人机贴着他们的脑袋飞了过去。柯察金吃吃地笑,因为剧烈抖动的装甲,声音也跟着颤抖。奇术装甲用相位跃迁撞进屏障,在天空中留下痕迹。

“把我们当对面的了。”他说,“这帮中国朋友,看问题有些不全面。

“注意,检测到强干扰。到地面后无线电可能会中断。集合点在徐家汇商场,我们大概还有三个小时来完成任务,之后神奇小子们会用奇术阵列把我们拉回去。收到?”

十七盏确认灯亮起,至少所有人都还活着,一个好开始。巴甫洛夫看着下方的街道。很难说剩下的武装力量是不是在苟延残喘。失去动力的直升机无助地向地面坠落,基金会、GOC、少量国安十九局的特工们还在苦战。异常兵器正在从黄浦江游上浦东。和他妈的地狱一样。

缓震凝胶已经充满了腿部,压力数值达到最大,估计系统不会让他们软着陆了。组员在空中翻滚、躲闪,试图避开的弹流和飞行着的碎片。下方的战况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意料。周围的一切仿佛充满敌意。数尊装甲的护盾报警,充能,再次报警。反反复复。七号的背部撞上了一块飞行的金属板,助推器的火焰变得断断续续,十二号由于心灵冲击处在崩溃边缘……命令支撑着这只队伍在空中和半吨重的装甲一起下坠,看着HUD的数值猛降,然后,轰的一声,装甲不安地颤抖起来,从脚跟传回的酥麻感沿着脊椎一路上升直抵天灵盖,压出了肺中几乎所有的空气。巴甫洛夫感到自己正在地面上翻滚,背上犹如仙人掌扎般疼痛,最后感觉自己撞上了什么东西。数个系统短时间崩溃,显示器一片漆黑,几秒后才颤抖着恢复,HUD战战兢兢地重新显示出来。一分钟后,巴甫洛夫克服眼前的雪花,抬起头,几个长相怪异的家伙正在看着自己。

去他妈的。他火速抽出手枪,在其他两个玩意反应过来之前卡住了其中一个的脖子并把它拉向自己。右手的92G在举起来之前就已经上膛,一扬手直接爆了一个异常的头。被抓住的那个死命挣扎,却被惊慌的同伴一道等离子能量束结果了性命。巴甫洛夫丢开尸体,用护盾扛下几发射击,借着助推冲上前,一拳照着它的头打下去。他感觉到手部的指虎传来的震动,那是他特意准备的玩意。异常飞出至少五米远,然后撞在一辆卡车上,瘫软地滑落,粘稠的蓝色体液在车门上流下蓝色的一道痕迹。他瞥了一眼转角,又有几个异常冲了过来。他把手伸到后背摸枪,开火声却早一步响起。12.7毫米狙击步枪弹先是击穿了领头异常的头颅,第二发直接要了第二名异常的命。5.56毫米步枪弹从M4A1的枪口倾泻而出,第二个异常摔进了一边的弹坑。02吴颖超和03乐鑫的出现让巴甫洛夫有时间躲进一辆SUV的残骸中,躲避紧随其后的等离子光束。后面一个家伙将自己鱿鱼般的脑袋分裂成左右两半,生物电流在中间的肌肉组织中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心灵冲击发生器!干掉它!”

巴甫洛夫抽出自己的M28,顾不上架枪就是一个连射。心灵冲击者向后倒了下去,但释放的冲击让三名队员眼前一黑,一种无名的焦虑和恐惧涌上心头。系统检测到了异常情况,直接向头盔的空气过滤装置里投了咖啡因烟气。乐鑫丢出手雷,炸死了五个混蛋中的三个,剩下的两个不是断肢就是烧伤,在他们愣头愣脑地向前冲锋时,乐鑫抽出背后的军刀。

寒光一闪,手起刀落,收刀入鞘,X头落地。他们收获了短时间的平静。两人和巴甫洛夫碰拳作为问候,但都没有说话。空气中的压抑让所有人都变成了哑巴。

巴甫洛夫担忧地看了眼HUD上队伍的情况,十七个代表友军的绿色光点只剩下了十四个,德尔塔小组全军覆没。还有四个是黄色的,象征负伤人员。

巴甫洛夫心中一痛,把王涣之、罗德里格斯、布莱恩列入KIA名单。现在没有时候为他们悲伤。“盘古”装甲在检测到成员死亡后的五分钟内会使奇术反应堆过载,为队员的死亡奏响哀乐,也许可能会带走几名敌军,他不知道。

头盔显示器为他切换出地图。这是战前的区域。随着金融中心等建筑物的倒塌,他们至少还得多徒步五公里。

在战场,这无疑意味着更多伤亡。巴甫洛夫后悔没有拷贝一个“天启”ASI,或者“撒马利亚人”的复制体过来

短暂的休整,替换掉一个破损的装甲反馈模块,这只小队上路了。


Origin包扎好出血的左腿。止血凝胶只能缓解一时的疼痛,这样拖延下去自己迟早要死在这个地方。她看向弄堂外的路面,肮脏,混乱。车辆残骸横七竖八地排列。

他妈的,好不容易回上海市就能遇上这种事情。她扶着墙站起身,试着走了几步,发现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疼痛,便走到五分钟前干掉的那个异常旁边,用长匕首拆开它的金属外壳,搜寻可用的零部件。没过多久就在这家伙的腹腔内发现了她要的东西——一个对讲器,可能属于某个MTF。她看了一下,还有电,便用纸巾擦了擦,别在腰带上。退出92G的弹匣时她皱了皱眉,这把捡来的枪本来弹药就不多,而刚刚对付这玩意她打空了一个弹匣。

难道接下来要近身搏斗?那些东西连基金会的人打起来都费劲。Origin不满意地噘嘴,她不太愿意想像一个一米七的女人和一个两米高的聚合物-金属混合体格斗是个什么场景。最好还是让开点。

一阵奇异的呼啦声吸引了她的注意。一开始以为是某种模因异常,但很快这个想法就从脑海中抹去了。窗外昏暗的天空中有什么正在缓缓降落——不,她不会看错,那是一台GOC的橙色机甲,随着它一起降落的还有一整只GOC攻击小组。结果那玩意刚落地,还没站稳就挨了一炮,巨大的机体仰天躺倒,扬起一片尘埃。枪声如雨点般密集。

啊,自己还是别过去了吧。

不过那道火焰,倒也不像OB的兵器,难道MTF被某种模因转化,开始自相残杀了?她看了眼天空,平流层的GOC战舰不知作何感想。

话说这么大事情也没把游侠号拉过来用……Origin一边想着,一边站起身,刚想从弄堂里走出去,一阵柴油机的声音又让她闪回阴影中。

见鬼。她看着那辆96步战车大摇大摆地过街,后面跟着一个步兵班,车身漆着三根向心箭头,两个同心圆。基金会。

Origin仔细观察着他们。各个眼神呆滞,行动有些迟缓,心里一跳。是模因异常,这些人中招了。

然后她突然听见了开火声。MTF手中的步枪纷纷指向前方。突然出现的袭击者打乱了他们的节奏,现在所有人朝着Origin看不到的位置进行火力压制。有的断肢飞到了半空——这是大口径枪械才有的威力。令人惊奇的是在这种情况下,受影响的个体仍然保持着良好的作战水平。Origin看着他们相互掩护,推进,有条不紊。然而对方的火力似乎更加强大,一发反坦克导弹直接打在了步战车的炮塔上,一阵火光爆发,它立刻不动了。Origin看到一个大铁家伙抓住探头查看的驾驶员扔出车外,把一个破片手雷扔进车内,跃下车身就地一滚,接着就是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火光从车身内部迸发。

Origin决定冒险了。她向离自己最近的士兵掷出匕首,在它插进他的脑门之后,随着短暂的失重感,匕首上的奇术刻文立刻将她吸引过去。随着一个优雅的滚翻,Origin抽走那人枪套中的92G,短暂地瞄准之后,向另一名士兵射击。子弹击中了他的膝盖,他身子向下一软,一发子弹立刻洞穿了他的头颅,带出脑浆、头骨碎片和血的混合物。她闪进一辆汽车的残骸中,躲过95-1步枪的射击。

97FTU枪声大作,Origin转头看到三个铁家伙中的一个似乎受了伤,躺在地上射击。另外两人分兵作战,应对来袭的弹流,装甲闪烁着光芒——那是护盾被击中的闪烁。

Origin一下子知道了他们是谁。她看准时机,一枪打向另一个MTF,后者吃了一惊,正要开火时Origin冲上去扭住他的手腕,迫使他对着另一个人开火,接着一个上勾拳打在他的下巴上。MTF向后栽倒,Origin骑上他的身子,拳头左右出击。

两根枪管从后面指向她。

“别动!”

她举起手来。

“身份!”

“NEAC第十七行动组“安抚者”成员Origin,身份识别码1648593,你们好,朋友。”

两人愣了一下,Origin感觉到他们向后退了一步,便站起来转过身。

站在他面前的两个装甲大概一米九高,银色的表面凹凸不平。外观有点像“雷神锤”战甲,但明显比那东西轻便一些。全封闭式头盔现在调成了半透明,她看见里面男人温和的脸。

“你好啊,布伦南,对吧。我们见过的,在文莱,有印象吗?”

后者点点头:“当然,女士。这位是罗斯,请原谅,我们还有伤员要照顾。”

三人来到倒地的队员身边。他的肩甲被整块击碎,血正不断渗出来,不过看样子没有伤及动脉。布伦南从腿部的贮物仓中抽出一罐止血凝胶,罗斯用水帮他冲洗伤口,队员发出哼哼声。

“忍着点,李。”布伦南把凝胶挤在伤口上,“见鬼,我们得赶紧走。王,你在哪儿?我们要走了。”

他停顿了一下:“这位小姐是我们的人。安抚者。继续进发。”

布伦南转过身:“我们接到的任务是恢复几个力场发生器的运作。如果您太……”

但Origin已经作出了选择。她从死亡的MTF身上取下战术背心和头盔,抓起步枪把它背在肩上。两分钟以后她找到了所有可用弹匣,便挑了三个装在背心上。罗斯扶着李站起来。

“多谢。看到你,我好多了。”李半开玩笑地对Origin说。后者微微一笑,四人快速离开街道。


“Clear!”

巴甫洛夫的队伍一次走进大厅。这里充满了外面难得一见的安宁。但二十五年的军旅生涯教会了他,安宁的地方也可能暗藏危险。三人的装甲布满了烧焦的纹路,银色的镀层残缺不全。

“两个人在一块,不要分开。确认大厅是否安全。”巴甫洛夫说。乐鑫和吴颖超打起精神,在环形大厅中搜索。巴甫洛夫独自走向大厅中央的那个黑色圆柱体。

圆柱体,这也不准确。看上去这玩意表面和黑曜石有几分类似,冰凉的触感。巴甫洛夫思考着什么口令启动,HUD上就跳出了一个窗口,写着“正在连接”。

哈,蓝牙链接。他暗自嘲笑这原始的方法,看着进度条走到头。圆柱体发出幽幽蓝光,从中央分成均等的三个台体。装甲自动调暗了界面,使得里面放出的奇术能量不至于令人眼盲。随着震耳的嗡嗡声,一道光柱笔直地直冲云霄,在购物中心上空四十米的地方发散成无数条细线,以发射体为圆心缓缓向下坠落,勾勒出一个蓝色的天穹,覆盖了这个街区。随着第一个力场发生器的开启,第二道,第三道光柱从上海地界迸发,将数个区域划定为安全区。巴甫洛夫忽然感觉到压在自己心头的那片浓雾烟消云散,一身清爽。

“我们得走了。”他在通讯里说,顺便在周边布下几个诡雷,“小心别碰到EDD。”

“收到,正在过来。”

他在加密频段里发了条信息,询问进展,只有五个回复,还差一组。他看了眼地图。

最后一个发生器在古城公园。


“右边!”

李耀扣动扳机,异常应声倒地。在扣下扳机的同时,Origin翻过障碍物踢在正要瞄准的另一个异常身上,并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往它拥有六排牙齿的嘴里塞进一个手雷。罗斯在Origin落地后用肩膀一个猛撞,那怪物飞出五米远,爆炸产生的冲击力轰烂了他的躯干,零件擦着布伦南的头盔飞过。后者正躲过一个短点射,滚到一辆陆虎卫士的残骸后探头还击,没开几枪,左边异常杀到,布伦南正要还击,却见到异常头顶宛若天女散花一般炸裂。几百米外的王平安名副其实地提供着平安。布伦南站起身,从腿侧面的装甲中抽出92G朝最近的异常射击。让对方迟疑之后如法炮制,往他嘴里塞进手雷然后丢出去。在爆炸声中,地方的防线撕开一个缺口,Origin和李耀各自丢出一枚手雷将它扩大。起了作用。三人组成箭形,一路向前,最前方的罗斯扣动手中的Vepr-12自动霰弹枪杀出一条血路。其他三人紧随其后,用手中的各类步枪朝不同方向开火射击。正要冲进世纪公园时,一发等离子束集中了罗斯的头,没来得及给护盾重新充能头盔瞬间液化,他忽然间瘫倒了下去。

“操!罗斯!”李耀想要回头,却被布伦南一把拽住。

“你疯了吗?”布伦南大喊。“执行任务!”

异常越来越多。两名装甲战士的护盾闪烁得就像夏夜里的繁星。

“走啊!走啊!”布伦南拉着李耀,Origin见势不妙,朝着公园内甩出匕首,抓住两个人,两秒后他们便跌坐在草坪上。根本没有时间回想死去的同伴,敌人源源不断地向公园里涌来。一抬头三人发现发生器离他们只有几步之遥——

一发等离子束击中了布伦南的腿部,装甲的合金板融化了,疼的他直叫。他丢出一个充气护盾。

“别管我!去把那玩意打开!”他指着草坪中央的发生器大吼。Origin跑过去,看见黑曜石机身上面没有开关。她转过身射击,蹲下身滚到一棵树后面。

“这里是15,我们在世纪公园,请求增援!”她听见布伦南吼,李耀跑了过来,滑铲起身蹲在发生器后面,Origin开枪击退了几个试图靠近布伦南的异常。

说真的,到现在她很怀疑是否还有增援。然而这个想法刚冒出来,柴油机的轰鸣声音就从他们身后陡增,紧接着便是机炮开火的声音,路边的异常就像多米诺骨牌一般倒了下去,尸体被数吨重的车身碾过,碎成零件或生物质。车后面是真正的,不受异常影响的MTF们。

“自由开火!”有人喊。全队散成三个火力小组发动进攻。他们在残骸中来回移动,躲闪,射击或是发射榴弹。车上的机炮咆哮着狂扫,为NEAC的三人清理撤离的空间,前方的装甲因为高温而融化,加装的冷却喷淋装置又让液体凝固。在纷飞的弹流中。一名队员转头向他们喊。

“你们在干嘛?走啊!”

“李耀!”Origin喊,她的三个步枪弹匣已经打空,索性把步枪朝着离她最近的异常砸过去,李耀头盔里的脸满是汗珠,看着进度条读完。

“好了!”他抄起步枪开火,,击中了一个正要靠近装弹的布伦南的异常。那家伙抽搐着倒下。与此同时不远处传来一声炸响,火光冲天而起。

是罗斯。他的装甲完成了最后的使命。枪声陡然增大,异常分兵两路,阻击突然出现的敌人。Origin和李耀冲过去架起布伦南,把他往步战车的方向带。MTF的一个火力小组随即调转枪口进行火力掩护。他们看到街道上有什么东西把异常丢了出去。随着M28的开火声音,三个“拉达”小组的战士从异常群中杀出,通讯中传来巴甫洛夫沉稳的声音。

“走吧!”

一道光柱从身后爆发,利用异常发愣的时机,三人冲进装甲车的阴影里,MTF的队长走过来。

“你好,斯巴达战士。我是上海这边的,他伤势如何?”

李耀使劲拆掉布伦南腿上融化又凝固的合金板(这让后者发出一声呻吟):“我们需要撤退到徐家汇广场。”

队长摇头。

“那里已经塌了,兄弟。现在安全的地方也只有——我也不知道。”

穹顶打开了,蓝色的光晕笼罩了这一区域。MTF借着机会开火,在巴甫洛夫的支援下杀开包围圈,队长拉开步战车的舱门,好让他们把布伦南和另外两名伤兵抬进去,和车里的四个伤兵在一块。能够战斗的人员聚集在一起,和步战车一起编织处一道火力网,艰难地前进。

“几位,跟上步战车!”

异常被打得七零八落,但新一波的异常又出现在路口。试图封锁这只队伍。等离子束如暴雨般袭来,几个队员轮流用装甲挡下攻击。一个四米高的贩卖机组合体颤颤巍巍地走上街道——

“Oma,准备炮击,我们的位置以北五十米!”

“01,请求确认目标。”

“哪那么多话!打!”

“收到,预计三十秒后到达。”

“这里是柳毅,请求GOC激光制导。”

“收到,导弹发射,预计二十秒到达。”

“指示器!”柳毅喊,迫击炮和导弹的痕迹几乎同时在天空中出现,在引导下同时击中了目标。巨大的异常轰然倒塌,大地随之撼动,这时又有三名“拉达”成员从右侧的街道冲了出来。

“见到你真好,01。”为首的队员说。

“我也是,08。”巴甫洛夫说,他正躲到装甲车后更换弹匣,“我们得去徐家汇,你有路吗?”他问MTF的队长。


垮塌的摩天大楼。和他说的一样。已经有人在那里了。

“巴甫洛夫,老兄!”柏拉图走过来拥抱他的组长,两具装甲间发出响亮的碰撞声,“对不起。”

小组剩余十四个人聚集在一起,走进废墟。身着藏青色袍子的六名“魔术师”组员已经准备了奇术,此刻术式正发出幽幽白光。

“你们请。”

“多谢,帕格罗斯。”

十四个人跃进奇术内,瞬间被光芒淹没。帕格罗斯拦住Origin。

“你什么情况,Origin?你不应该在这。”

“你要查我身份?还是要给我记忆删除,就像对那些MTF一样?”

“只是问问……”

“我好不容易过来度假,碰上这种事,你有意见?”

“所以说,女士,手机得常常开着。你看,预警没收到?”

“去你的,还有你的骚扰短信。”

Origin走进光晕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