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候通话

“自杀者的来电你得挂掉。”

电话里,女孩轻轻哭泣着。

Sofia一直在听,伏在她桌前的椅子上,和屋里其他三十位一样。她感觉需要保持肃静:她在侵入某些私密的事情,即便根本不会有人听得到她。这句话惊到了她。“什么?”

“不是我们的工作。直接标记正常然后继续。”这声音属于Carlos,在大概十五分钟前成为她上级的人。

“我…”

“看好,我也会为你这么做的。”

在Sofia的屏幕上,光标游走,按下了那个大大红色“阴性”按钮。电话线路模糊的嘶嘶声,连着女孩的哭泣一起戛然而止。

“听好,你不会想要太过投入。我们在这只是应对怪异的烂事情。让普通调度员去处理其他。”

Sofia呼出一口气。“…行。当然。对的。”

“下个通话。”

屏幕上的对话框写道:

美国伊利诺伊州—911呼叫
语言:英语
关键词:第五,烟
开始评估

在Sofia的耳中,Carlos叹了口气。“这种事你会见到很多的。”

*咔*


广告看起来没什么不寻常。“急需电话操作员。工时灵活,日夜皆可。需谨慎。”吸引到Sofia注意的是薪资,比她在电话销售上挣的多了一点五倍。于是,躺在黑暗中的床垫上,打开笔记本,她开始了应聘。

网站就是光骨头架。没有公司名字。没有戴着耳机微笑的模板照片人。甚至连正确的URL都没有,就一个IP地址。页面上又写了一遍广告文本,还有个申请表的链接。她点击了。

绝大部分都很寻常。名字,地址。前雇员,参考。然后是一个“适应性问卷”。点进去…

768个问题?她差点就在这退出去了。应聘工作这事一年比一年鬼扯蛋,但这也…

问题并没有让Sofia的情绪提振起来。什么样的工作才会想知道你是否喜欢蓝莓的味道?她最终还是花了整整一晚慢悠悠地填完了表,期间翻了翻David发来的旧信息。去他妈的David。

“问题536:我喜欢机械钟表的嘀嗒声。”噢,否?

她在午夜时分摸到了末尾,点击了发送,关上了笔记本,翻身背靠地。好了,大概这也就是浪费时间。

她应该给David打个电话的。


美国佬的声音在她耳中刺耳嘈杂。“耶,这是我今天第五次看到烟了。”

调度员摆出Sofia早有预料的强行耐心: “先生,警察不能把田野里冒烟当做紧情出警,哪怕它被挂刮到了您的房产上。您需要去…”

Carlos插话。“丢了它。”

Sofia点击“阴性”,通话中断。

“我不知道为什么算法给我们发来这些,但上头的人说了我们要一个个核查。我给你说实话,真他妈恶心人。下个通话。”

屏幕上的是:

美国俄勒冈州—非紧急报警
语言:英语
关键词:野兽,狼
开始评估

“也许是有人看到了一条大狗。”Carlos说起来慢声慢气。

*咔*


一周过后,一封电邮。城中心的一栋办公楼;没有名牌,没有标志,除了门牌号根本没有任何标签可言。一台通话机:她报了名字,收到了一声应答的嗡嗡声,然后是门解锁的咔哒声。一道标语写着:“应聘者:三号房间”,然后配有箭头指示。

她坐上长椅,这是间浅浅铺着地毯的灰屋子,另有十七个其他应聘者—她点了数,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做。

十五分钟后,一则通知。声音甜美却是合成,就如听觉的糖果。“应聘者你们好。这是电话运营岗位招募流程的第二轮。这些测试将确定你们对工作的适合度。请保持安静直到被要求发言为止。如果您被要求离开,则您已测试失败,且很遗憾不会受邀继续本次招募流程。请不要和任何人谈论这些测试或本次招聘流程的任何环节。”

他们被带入一间黑暗的房间中。一个投影仪播放出一系列图像:花朵、火箭发射、噪点、舞动的图案。Sofia静默地看着。没有谁要求她或者期待她怎么样。她回想起有一次学校出游去艺术画廊,众人都试图装作投入其中的那股温暖寂静。她感觉到一阵荒唐。

两个女人被穿制服的黑墨镜碰了碰肩膀;显然她们无法继续流程了。Sofia好奇她们做了什么。

剩余的应聘者回到了第一个房间。在此他们被给予了耳机。一个女人下达了简单的指示:举起你们的左臂。倒计时从十开始。正当Sofia在努力时,又有三个人的肩膀被轻轻敲中,摘掉耳机,然后离开房间。

剩下的人被带到一个从地板到天花板全部涂成黄色的房间里,按要求坐到了黄色的椅子上。在前方,有个身穿黄衣、戴着角框红眼镜的女人面无表情坐在一架钟琴后面。所有人集合起来,她站起身演奏了三个音符,然后说了些好像是德语的东西。

Sofia没什么感觉,但她旁边的人发出一阵软软的咳嗽,而后两个黑西服突然来到他身后,拉住他的肩膀,把他拽出了房间。Sofia发誓他有只耳朵已经开始流血。

Sofia一头雾水。这是个什么事?某种邪教?她考虑过直接破门,逃出去,回去找她的母亲、她的床垫、她的电话销售和David,这人是坨屎但至少他看着不错。

她惊讶地发现自己哭了起来。显然这并不会丧失资格。


“狼人报警”花了更长时间来评估。

“你可以在这的时间线上来回拖动音频,”'Carlos说着用她的光标做示范。“如果你想听开启通话前错过的部分,或者你需要再听一遍的话。”

报警人描述说有一排隔离栏被如何如何撕开,自家还有几只绵羊遇害。另一头的警员似乎百无聊赖,但还是记下了细节,然后说这大概是归动物控制管。损失听起来绝对是夸张了,但Sofia确实不知道这是否属于非自然情况。

“如果你没有足够多的信息,你可以把它标记成‘未定’。”Carlos指了指黄色按钮。“它会被周转给另一位操作员去分析,如果最后发现有某种规律还会被标记起来。你不会每次都明明白白。”

Sofia稍微拖动了一点。“我觉得你是对的。”她点击了“未定”。

“好。有请下一位选手上场。”

英国—999紧急服务来电
语言:英语
无关键词。
因描述非标准现实被标记为阳性(68%置信)
开始评估

“啊哈。总会有乐子的。”Carlos笑了笑。

*咔*


两小时的评估后,只有三名候选人剩下。一道阴影落在她身上,然后在她耳中低语。

“Sofia Muñoz?”

这是一整天里头一次有人直呼她的名字。说话人是一位中年女性,灰发紧紧盘成发髻,穿着和这里其他员工一样的匿名制服。Sofia祈祷着装规范不是这样。

“跟我来,”女人说道。

Sofia跟着来到一间看似空闲的会议室,更多的单调地毯,还有侵略式的缺少家具,她早已料到。至少,还是有张桌子。

“请坐。”

Sofia坐在了女人对面,她在平板电脑上滑动一番。漫长的沉默后,是一阵吸气:

“先说几个明显的问题。对,这真的是一份工作。这不是邪教、诈骗、行为艺术、或者什么多层级传销阴谋。隐秘,匿名,测试:这些很不幸都是必要之举。如果你能成功并接受应聘,你自会理解。我们需要类型正确的人选,而目前来看你正是其中之一。”

女人从她们进房间以来第一次抬起了头,而后对Sofia投来一道漫长、打量的注目。

“西班牙语和英语流利。你吸收信息很快。认知评分在第85位百分数,你要比你表现的更聪明。你能妥当应对压力,你不会对情况超出经验外感到恐慌。服从性评分略高,但我们可以把这降低点:你需要有更好的自我重视感才行。男朋友?”

Sofia噎住。“呃…我…这是…”

“很复杂?他在利用你,甩了他。如我所说,自重是一个问题。”Sofia 不高兴了:女人却举起手。“你想有所反应。这是一种防卫机制,这就引出了我的观点。保护众人可能承受批判。我们需要保护众人。”

“我…还行?”Sofia的声音略有颤抖。

“这让你沮丧。这是完全正常的。目标不是要控制你的情绪,而是意识到它们。有一部分你正在对我的态度愤愤不平。这很自然。你这一生中从未有过这样一次个人评估,可能也不会再有。即便你选择不和我们一起前进,我也希望你能够从这次经历中有所收获。所以:感觉你的感受,观照它们,分清它们,然后不要让它们主宰你。你明白么?”

Sofia点头。

“制服不是着装规范,顺便一说。我们为招聘人员的安全才使用它们以便隐名。你可以随喜欢穿搭。”她平视着Sofia。“你得调整衬衫的褶边,”她补了一句,以解释的方式。

Sofia略有畏缩,她黏糊的手带着愧疚松开了。她感觉她应该说些话,于是她边说:“有什么…”

“你想知道你有什么要做。很遗憾,出于信息安保的理由,我们在你接受聘用合约前不能做出解释。不过,我们可以为你描述这份工作的以下特点:每周最少40小时时间。我们一年365天24小时在岗。在此之内,时间可以灵活配置。工作内容涉及接听电信通话并对其作出决定,经常面临压力。它可能会造成情绪负担。它需要极度谨慎。有未来职业发展及晋升途径,但对此不做承诺,也要取决于更严格的评估。

“按你目前对它们的理解,你是否能够接受这些工作条件?”

Sofia吞咽一口。“我…呃。没问题?”

女人微笑了。

“那我可以给你播放这段视频。”咔哒一声之后是低沉的嗡鸣,天花板上降下了一张投影屏幕。


“我的嘴不见了。我得把它弄回来。”来电者呻吟道。

接线员调用了耐心模式。“先生。您是否服用过任何致幻药品?”

“我不知道那是啥东西。”

“您有没有服用任何药丸、药片?”

“我没有。我没有嘴。”

“先生,那您是怎么和我说话的?”

来电者顿了一顿。“噢。我觉得我还是有嘴的。”

在Sofia的耳中,Carlos憋不住笑了。“经典。”

“先生,您是否服用过任何药丸或…”

“我觉得是这样。”来电者终于坦白,带着窘迫。

Carlos窃笑。“好了,这段就掐过去吧。”

Sofia点击“阴性”。

“瘾君子来电是本工作中最棒的环节,”Carlos说道。 “他们就类似于心理健康小休时间。”他叹了口气。“好了,接下来这几个我先不参与,好么?你来做决定,我只会在觉得遇到情况的时候介入。我们来一遍…”

*咔*


它看起来、听起来都像是那种装腔作势的文件,自称要告诉你现今科学发展如何表明我们全都死定了。一个深沉的男声陪着模板视频吟诵起来:车辆,城市,快放的植物生长…

“世界依照规律运行。科学让人类得以探索数学定律系统中大部分的现象:物理学,化学,生物学。”

视频变化:这一次是带纹理的黑白图片,有着诸如UFO、尼斯湖怪兽之类,还有一些Sofia认不出来。

“偶尔人类会宣称观察到了违逆定律的现象,这种经验可以被唤作超常,或是超自然。此种经验中的绝大部分,经调查,仍然可在我们所理解的科学领域内得到解释,亦或只是谎言、幻觉、集体癔症的产物。”
“有一些则是例外。”

屏幕变成白色。一个标志浮现出来:圆环套着圆环,三个尖头向内的箭头。

“在基金会,我们调查例外。我们的工作便是找到此类不遵守常规现实的罕见现象,予以整理分类。
“如此一来,我们将让世界更加安全。”

显然,这就是了。

女人摁了个按钮,屏幕收了回去。“所以?”

Sofia想要大声爆笑。“这是…你们是捉鬼敢死队吗?”

“本质上说,是的。”

“你们要花钱让我去听电话找外星人?”

“如果它们打电话了,是的。”

Sofia顿了顿。“然后你们肯定会给我付钱?”

女人微笑。“很好。保持怀疑很重要,但对最明显的事情依然怀疑那就更好。你做的很棒。”

Sofia眼睛锁住女人。如果这是某种精心策划的恶作剧,她也没有流露分毫提示。

“我何时开工?”


999,英国。关键词:第五,星星,呼吸。 来电者描述说朋友在观看星球大战第五部电影时呼吸困难。阴性。

911,美国华盛顿。关键词:熊,出现,数学。 听起来就是普通的熊,来电者口头提到了数学。阴性。

本地报警,哥伦比亚。关键词:童年好友,Eva, Enriqueta。 来电者描述了两名失踪人员。听起来悲剧,但可能并无怪异,对?未定。

911,美国加利福利亚。关键词:星星。信号。 来电者是业余无线电天文学者,投诉…有什么东西干扰了他的信号。阴性。

报警,加拿大。关键词:婚礼,“Johnny表兄”。 来电者描述说新娘在礼台前抛下了表兄。阴性。

911,美国德克萨斯。关键词:第五,群星,烟。上帝,又来一个?阴…等下。

“烟从你们所有人中来,兄弟,”来电者说道,“我在皮肤之下感觉到了它。你不是么?”

又是瘾中言论,Sofia想着,但继续听。

“我们看着群星死去,但也有新星准备降生,就在你喉头的基底上。你可以感觉到它们在那,不是么?在你食道的基底上。你只需要张开你的下颌然后歌唱然后群星将会降生,你将真正的新奇迹呕到面前。”

来电者的声音有种唱歌一般的质感,好像他与自己和谐齐唱。

“你颅骨的中线上有一道裂缝奔流。你只需要伸手把他掰开,让美丽的电浆释放。”

不,等下。这不是打电话的人。第一个声音外真的有第二个声音,在一起歌唱。

调度员,在说一样的话,齐声。

'Carlos? 我觉得我有个…我是说,为什么会…”

Carlos沉默一秒,然后:“对,好像是…我会把这个发出去。”

略带颤抖地,Sofia点击了“阳性”。

屏幕闪动,显示“提交中…”再然后…*咔*。

“就这样了?”Sofia说道。

“就这样。”Carlos回答。“不管那是什么,都不归我们手里管了。”


这天结束时,Sofia从一楼锁柜里拿回了她的电话和外套,迈步走向波哥大温暖的夜。

就在她出门时,电话响了。

DAVID

拨叫中…

接听或拒绝。绿或者红。

她让它进了语音邮箱。David的声音带着喘息。她厌恶他话语里的良好。

'Sofia。我知道你在听。我想见你,女孩。你是我的唯一,你知道么?我全心想你。接电话吧。”

停顿。

“你好美丽,女孩,你知道么?”

关键词,Sofia想到。

“拜托,女孩。别让我失望。我需要你。”

保持怀疑很重要,Sofia想到。

“你要到哪去再找个我这样的人呢,哈?”

自重是个问题,Sofia想到。

她按下了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