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我生日快乐
rating: +18+x

流淌在地板上的殷红鲜血为这个站点增添了疯狂且难以言明的浪漫。

四分五裂的残骸在地上如爬虫那样怪异地蠕动,忽而像是触电般猛地弹起。

环顾四周,只一曲熟悉的歌谣不停钻入我的脑髓。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这轻快的调子与弥漫着血腥味的空气相比,未免显得太过格格不入。

站点大概彻底被这异常攻占了,我想。但是,至少在死前要弄明白是谁的“生日”。

“难道,是她?”我在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开始了对往事的追忆。

随后听见那歌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安最近的状态一直不对,对着自己工位的电脑屏幕发愣,要归类整理的文档被散乱的堆放在一旁。

我作为她的上级早已被站点繁杂的工作消磨了大多的情感,但是我能看见她眼中的担忧。

“有心事?”我绕到了她的身后,开口发问,却见她快速的关闭了电脑主界面的日历。

“不,没有。”她回答,“不用担心我完不成今天的工作。”

轻轻叹气,我在她眼里的形象是这样的吗?

对其余所有事件都漠不关心只知道督促下属工作的机器?

这当然不是我的希望,但是倒也没必要废那个力去纠正。

沉思许久,缓缓的开口,“要是状态不对的话,工作可以放一放。”

这是,我为扭转自己在他人眼里的形象作出的一点努力,聊胜于无。

快步走向自己的办公室,“日历?快要到什么特殊的日子了吗?”

安是新来的站点员工,她的到来确实为这个死气沉沉的站点增添了生气。

她欢脱的思维与行动力强大到甚至已经到达了可以说是麻烦的地步…

前些天还听到她说生日什么,派对什么的。

“这里真的允许那种东西存在吗?”

不知道是在问谁,可能是她,可能是自己。



强忍着恶心,但鲜红依旧令我不住的反胃。

站点无疑已是人间地狱,估算着歌声与自己的距离,小心的后退。

就这样后退到了走廊的尽头。

“还有,一个转角。”还有一个转角,那作为声源的怪物就要和我撞上了。

摆出了毫无作用的防守架势,文职工作者和异常肉搏什么的还是,有些异想天开。

死死盯住了远处的拐角,却清楚的感知到那声源在拐角处停了下来。

那怪物最终也没有现身,从走廊的尽头却飘来了一封请柬,刚好飘到了我的手上。

我欲翻开查看内容,却在信打开的那一刹那醒来。

“是…梦吗…”劫后余生,有些庆幸,又有些对与自己恐惧的恼怒。

还是从宿舍的床上爬起,准备开始新一天的工作。

打开了门,眼前的事物并不令现在的我意外,那是一封请柬。

是了,安在更早些时候总是在工位上写些什么,一看到我来便把正写着的东西塞进一边的文档堆里。

现在看来,就是一些请柬,我并不意外地收到了其中一封。

致正在查看信件的你:

这是一个邀请
据我所知您在两天后的下午四点整及之后时段并无工作计划,届时务必于会议室出席。

爱你的 安

贰〇贰贰年伍月拾壹日

把手里的请柬随手放在了一边的桌上,然后拿出了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老李?有空吗?现在你应该在跑外勤吧,帮个忙。”

“哦,你小子啊,什么事?”

“帮忙带束花回来,有用。”

“没想到啊,你小子竟然谈恋爱了?”

“不,朋友生日,带束…百合花吧,麻烦了。”


“安,生日快…乐?”

会议室的门一打开,眼前的景象却令我手捧百合花的我愣住了。

并不算大的会议室挤满了人,所有我熟悉的人。

“你们,都是来庆祝她的生日的?”我指了指站在人群最前面的安。

“真是的,我就说吧?在这里呆久了人都傻了。”

人群中传来了一声嚷嚷,我循声认出了人群中老李那张再熟悉不过的面孔,“看吧,他还不知道是来干什么事的!”

安笑了,看着我手中的百合花,“是你的生日啦。”

我想笑,但笑不出来,于是在心里兀自开始嘲笑。

嘲笑自己到最后都没把周遭这一切与自己联系起来。

“你们…你们是怎么说服主管开放会议室的?”我开始打量经过了精心布置的派对地点。

“主管听说是你的生日,很爽快的就答应了。”安笑着说。

她侧身,露出了摆在会议室的桌子上蛋糕。

蛋糕上面还插着一根纤细的蜡烛,烛火摇曳,像夜空中的星星一样,忽闪忽闪的。

“许个愿吧?”

“那么,”我把百合花轻轻放在了桌上,除了那烛火以外的一切事物在我眼中模糊起来。

随后闭上眼睛,双手十指相扣。

“祝我生日快乐。”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