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分站点的新年模因故事
72.3%27.6%
评分: +55+x

哦,你又他妈的喝多了,Dr.Lying。

你能先去把灯笼挂一下吗,混蛋!

你面前的男人微笑着打趣着你并对你说了一声新年快乐

你笑着锤了一下他的肩膀并骂了一句"新年快乐,兄弟"。

如果他在收容的时候没有被感染介质就好了,你在心里这么想,至少,他带墨镜真的很酷。

你面前的男人提醒你看一下表,你微笑着低下了头,你的表上显示已经到了。


你甚至跟他聊的太入迷都忘记了新年派对,这是绝不容忍发生的事,你整了整衣服向一号会议室走去。

我的新年愿望大概是吃超他妈多的年糕直到我噎死。”

你在心里默默的想着,但愿是这样。


当你快要到一号会议室门口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撞了你一下,他很快的对你耳语了一句:

黑月是否嚎叫?

你在心里盘算着准备给他开一个小小的新年玩笑,于是你笑着回答他了:

是啊,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那个黑衣服的家伙嘟囔了一句就快步离开了。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可是这并不会影响我的新年心情。

你在心里默默的想着,你抬头张望了一下四周。

站点里洁白的墙上贴满了传统而有寓意的年画和用楷书书写的对联,甚至连灯泡上都罩上了灯笼,灯笼的颜色依旧那么喜庆,连食堂都限时供应了红糖年糕,看起来,过年的气氛越来越浓了。

当你拖着你那欢快的步伐踏进一号会议室的门内时,几乎中分站点的所有混蛋同事都朝着你庆祝着

新年快乐!兄弟

赶紧来庆祝新的一年吧,伙计!让我们为中分献上最美好的祝福和希望!

所有中分的研究员们都举起了装着烈性白酒的酒杯互相碰杯并欢呼着新的一年的到来。

我在此祝愿中分站点以及中分成员们在的一年里能够更加努力和自信!

几乎所有在座的中分研究员都站起来说了这几句话,你也不例外,一阵寒暄过后你就闪身溜出来了,并且继续漫无目的的游荡。


我是Rin,主管,刚已初步接触模因主要介质,目前确定他以某种信息为介质快速传播了整个站点,请给出下一步指示,主管。

尽可能做掉他,然后采集他的DNA和模因信息,尽快送去模因部做出相应模因抗体,以确保整个站点能尽快恢复到正常运转状态,我期待你的好消息,我还在等着你回来过年呢,小子。

Rin特工视察着你的档案,很显然,你除了有一点轻微妄想症和较低的精神指数就没有什么其他异样了,他很奇怪你身上为什么有一种令人安心的感觉,于是他自言自语道

我刚刚为什么感觉他很正常,正常到好像他是我的主管一样?


我游荡经过了很多收容室门口和多条走廊,突然,我对这一切感到有些厌烦,刚才的一切好像并不那么愉快,而是一种心理暗示或模因强制性所产生的那种感觉,我很想去休息一下但是我却不能,直觉告诉我这里面有什么不对,我在这气氛和环境下有种想要饮弹自杀的感觉,正当我碰到一个研究员时,我决定把这异常情况告诉他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你好,亲爱的先生,有什么我能帮到你的吗?

请你快救救我,把我送到最近的精神检查处好吗,我感觉被感染了某种模因介质没什么,伙计,新年快乐

然后他也微笑着回答了一声新年快乐,这是怎么回事?我想说的明明不是那个,突然,我想到了员工手册上写了有一条是如果被传染模因请迅速注射相应模因反应剂来着,可是我该怎么做,我真的该考虑考虑了,因为我现在心脏因为恐惧而战栗个不停,我甚至想大哭一场,然后用核弹炸了这该死的站点,但是很显然,我不能那么做,也许整个站点的人们都感染上了新年模因,只有我才意识到这个十分严重的问题,我决定先去控制室跟其他站点取得联系再近一步操作。

在去控制室的路上,我看见了一具警卫的尸体斜躺在鲜红色的血泊之中,墙壁上的灯笼诡异的映出了血红色,突然,我意识到了什么,我在不远的转角处看见那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人正拿着用黑洞洞的枪口指着我,我正准备转身逃离的时候,一阵清脆的枪声袭来,我的右肩头处中了一枪贯穿伤,我试图跟他交涉,可是回答我的只有一阵密密麻麻的枪声以及空弹壳落地的清脆响声,我看向那具尸体,他面部微笑的表情表示了他的解脱,那么一瞬间,我挺羡慕那具尸体的,但是我打消了这个念头,当我听见枪械卡壳声音时,我迅速拿起一把掉落在血泊上的警用冲锋枪连点了起来,强烈的后坐力振的我手臂发麻,当我听到那一声金属弹壳穿过人体的轻微穿透声我就已经知道我挺过来了,我走到那个黑衣服的人面前,摸出了他的ID卡,当我读到他名字后面所属职务的时候,我有些麻木而机械的读着

Rin特工,模因部三级外勤特工。

但我无法平复下来我的心情,毕竟是我把他亲手杀了,我内心感到了深深的愧疚感和罪恶感,我努力用心理暗示安慰着自己,我陷入了回忆当中,在我小的时候,我是那么的懦弱无能,一切都仿佛可以成为支配我的神,我在那时是多么需要一个人的倾听和照顾,Dr.Meal收养了我,这成为我励志要为基金会奉献出一切的原因,现在,奉献的时候到了,我也终将为基金会献身,回忆结束后,我努力的从冰冷的地板上挣扎起来,向着不远处的控制室拖着步伐缓缓走去,洁白的墙上似乎沾满了罪恶的血迹,墙壁上的灯笼映出的颜色暗淡了下来。

我扶着受了伤的肩膀打开了控制室的门,肩头上的血透过缝隙流了出来,血滴在地板上的声音清脆的声音使我回过神来,我用虹膜验证系统验证了控制台,按下了广播按钮,我虚弱但有力的说道

我他妈再也受不了这里了,一起在这里结束吧


你听着监视器中传来的笑声和新年快乐的声音,你不禁打了个冷战,这感觉就像你小时候做的噩梦一样真实,你就像被拉进了恐惧的泥沼,一点一点的下沉,没有人会帮助你,那种恐惧让你有一丝慌乱,你迟疑的按下了按钮,并说道你生命中最后一句话

新年快乐,蠢货们,新年快乐


帐号
密码

帐号
密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