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
评分: +21+x

我一直自认为是个理性的人,但依然感到最近有什么不对劲。

起初是网络上那些捕风捉影的传闻,煤气泄漏,心脏骤停,连环谋杀,死者家中出现番茄汁。事情早在各种灵异爱好者和宗教人士中被传得玄之又玄,有人说这是末日的前兆,有人说是一个不定形的番茄怪物在夜间狩猎。一名神秘学者一边翻看着一卷写满拉丁文的羊皮纸一边低声告诉我,这可能和旋木雀——一个古代就出现过的模糊恶魔有关。

当时我对此嗤之以鼻,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则让我汗毛直竖,最初只是床单上莫名的红色污迹,和墙壁上未干的红色汁液。接下来事情就愈加离奇。我喝水时分了神,再次凝神时却发现杯中变成了猩红的番茄汁。我将头伸在水龙头下冲洗着自己的脸,洗完后突然发现水管里漏出一滴滴血般的液体,透着新鲜番茄的香气。

曾经每当我痛苦时,我温顺的妻子就会抱住我,让我将头埋入她的胸部。可是最近她变得肥胖而又喜怒无常,并且病态的嗜好番茄汤和番茄酱。每当血红的番茄汁从妻子那肥厚的下巴上缓缓滴下的时候,我就感到一阵难忍的恶心与恐惧。

今天出现一则新闻,一名男子在家被杀,喉咙被撕开,肠子也遭到了虐待。据说他是被活生生咬死的,家里唯一的其他活物就是他的妻子。我认识的那名神秘学者也打来了电话,说旋木雀出现前经常会有些预兆,且这种恶魔往往会和迷失的人融为一体。我想追问更多信息,可一阵诡异的咕噜声打断了我们的谈话,奇怪的血沫从门缝里溢出。还伴随着妻子的声音。

门离我还有两步距离。

我慢慢靠近门缝,咕噜声依然在响。我看见门缝里流出的血沫在阳光下闪着五彩光泽。

离门还差一步。

我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

我推开门,奋力冲了出去。

我看见洗衣机里流出肥皂泡和番茄汁,妻子用不堪入耳的词汇抱怨着,诬陷我把口袋里有番茄的衣服丢进了洗衣机。

我愤怒的对妻子大声吼叫,说她最近怎么如此不对劲。

妻子愣住了,几滴眼泪从她眼角滑下。半晌后她才嘟囔着说:

“你难道不知道吗?我怀孕了。”

说完她便哭着冲进了家里的后院,随着一声巨响,门被用力的关上。

我叹了口气,明白了自己最近的焦虑是多么愚蠢。我默默将一片狼籍的地面收拾干净,然后走进后院打算安慰妻子。

门开了,妻子独自坐在后院的长椅上。我拍了拍她的背,开始解释和道歉。她依然沉默,但身体微微颤抖。我闭上眼睛吻了她的脸颊。她脸上湿湿的,有一股可爱的甜味。

我睁开双眼,看到的场景让我惊声尖叫。

无数个番茄密密麻麻的爬满了后院的树木,它们爬过妻子千疮百孔的头颅。舞动着昆虫般的肢体和锋利的口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