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进入基金会的时候应该知道些什么
评分: +23+x

生活并不是特指某一样特别的东西。爱情,学业,家庭,工作——普通人的生活是由这些以及更多的东西混合起来,在一个恰当的比例上融为一体,又在某种情绪中发酵出来的。

不过基金会员工的生活不是。得了吧,爱情个屁,基金会员工只有工作。不过他们有各种种类的工作,所以也算不上很单调;但那又如何,不还是只有工作。

基金会的员工倒是没有什么学业压力。至于家庭,全家都在基金会里的挺少见,要是只有一部分在,那总有点什么东西不能说。有时候这会让员工陷入无穷无尽的谎言之中,给家里人,尤其是年长的女性或者千方百计试图从只言片语之中推断孩子的日常生活的那些父亲,编织一个健康的、有时候有一些小挫折但大体上积极向上的工作生活;也有时候,这种任务是关系好的同事来承担的,因为那个孩子本人已经死在了收容失效里。这真的太令人唏嘘了,但这确实是经常发生的。要说没有,那一定是没有人接过回寄家书的任务。这也是很正常的,关系好的那些员工,大概死亡时间也会离得很近。

至于全家都在这里工作的那些人呢?或许只是少了一个撒谎的步骤。这其实已经相当算得上是减轻负担了,毕竟在工作之余构思那些都市小说也很不容易。在这一点上,在图书馆执勤的特遣队相对而言占便宜一些,图书馆到底是有着已经被写出来的和尚未被写出来的所有作品,汇聚了他们可以拿来用的理由的书当然也是有的,只不过这要看那些人有没有这个运气发现它们——可是,就算是不用费力气编这些,全家都在基金会工作又会给这些人带来什么好处呢?他们大概会相处和谐,可是日常生活也太无趣了。

天呐。要我说,我已经想象得出一个全家都在基金会工作的家庭,每天的日常交谈是怎样的了。“妈妈,我下班了。今天也做了一些你们不能听的工作,你们呢?”“你爸爸的工作内容我们也都不能知道,但我的权限比你们低,所以晚饭时有得聊了。只要你们不嫌弃这些内容在上班的时候都听过一遍就行。”我的天,这可太无趣了。虽然有的家庭可能会相处得很漂亮,而且可能某些人并不在意这么单薄的交谈,重复听一遍这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或许还能借此加深一下家庭成员的情感;但想想看,这其实已经是相当完美的对话,而大部分家庭并非如此。

“妈妈,我下班了。今天断掉了一只手,饭要麻烦你做了。”“没关系,你爸爸今天也牺牲了。我在收容失效的时候被击中了胃部,今天可以不必做饭。”这有点戏剧性,但我们可以看得出那些不完整的家庭的缩影。这种时候,工作内容还是拉近家人感情的事件吗?恐怕更像是唯恐避之不及的毒药。但话又说回来,基金会的员工除了基金会还能聊些什么?这种家庭日常恐怕不会有什么欢声笑语了。

好吧,于是我们知道,家庭是不可能成为基金会员工在某些脆弱时刻的心理支撑的,毕竟就连最基本的那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不能拿出来倾吐。

这么讨论下来,爱情被否认得似乎有些无理取闹,只能说基金会员工不适合和普通人谈恋爱、和普通人组建家庭而已。不过这并不是在否认办公室恋情。众所周知,基金会的办公室恋情——或者特遣队恋情,站点恋情,研究员与skip之间的恋情,管他的,反正就是这么个东西,基本上都是发自于互补的特性,长期的合作或者上下级关系(这在只有一个助理的研究员身上极为常见),又或者在危机时刻的吊桥效应。我们当然并不能否认这种感情是爱情(虽然它们显然并不满足构成爱情的三要素),但我们同样不能否认的是,这种感情和传统意义上的——并不是说小说里的,小说里的那种也太完美了,想都不要想——爱情,差得有点远。互相支持着变得更好,或者互相支持着撑过糟糕的每一天,这种事同事之间也能做到;而性呢,哎呀,连活都不一定能活,有几个人还会在意性关系正不正当?当然这种事在主站体现得更明显一些,中国分部的内敛嘛,我懂。

(但是并不是说中国分部就没有这种人。人生苦短及时行乐,挺好的。到死都是处男也太悲哀了。)

基金会的恋情长得不太像是一般的恋爱。它们更像是建立在一段性关系上,或者一段互相支撑的同伴情谊上,的莫名告白。“这样算是在交往了吧?”这种说法可能有点日分的感觉,不过我就是表达这么个意思。有些人或许想要借此来得到一个情感的支撑,哎,实际上他们什么也没办法得到。基金会的爱情是建立在工作上的,很多时候,离开这些工作换一个时间地点,行了吧该单身的还是单身。像是这种感情,我从来不把它叫做爱情。它们更像是工作中的过家家。

反正基金会员工的生活只有工作。带有私人感情的工作,想念或者躲避家庭的工作,不得不学习否则通不过绩效考核的工作。没什么爱情、家庭、学业。太惨了。

啊当然,有些人可能不符合我的描述,像是一旦失去爱情就无法继续活下去的那种人。这些例外里有那么一些根本不是合格的基金会员工,另外一些则是过于合格的,硬撑着凭借爱情活下来,然后居然还在工作的基金会员工。对于后者,虽然爱情确实很重要,但基金会的地位也很高的嘛。你们理解的。

不要批评我在洗脑大家基金会高别的存在一等,忠心于基金会值得纪念什么的——在基金会的讲话不讲这些讲什么,背诵别的goi的条约吗?好了,题外话就不讲了,我们快一点结束这场会议。等一下食堂中午应该有馄饨,你们可以提前叫认识的同事排个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