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客服是如何潜入基金会的
评分: +15+x

洛女士:

您好。实验室已将您寄来的生物样本进行基因库对比,未找到匹配的物种基因。能够证实的是,该生物样本不属于任何已知自然生物或自律.aic数据库所包含的异常生物,建议您将样本寄往Site-Cn-65进行进一步确认,或上报站点立项研究。感谢您的信任,祝您工作顺利。

Mobile-Site-Cn

Elena Coli

2020.01.24


“你看,我说的可都是真的。”浓墨坐在基金会制式书桌上,托着脸非常有兴致地打量洛茂梓的宿舍,“我市场调研才做了多少,要不是你突然来这么一出,我干什么过来啊。”

洛茂梓深吸了一口气,吐出来,又深吸了一口。她警惕地靠在门边,盯着这个从文件上的打码黑条里冒出来的女人,没去管被撞倒的椅子和大腿上的淤青。“你这几天——一直跟着我?”她都快窒息了。上次见面还是在三天前,这中间光是过手的文件就有五十多份。洛茂梓觉得有点儿缺氧。

“为了保证我的完整性嘛。”留着妹妹头的女人倒是轻松多了,比研究员本人还像宿舍的主人。她一边说话,一边俯下身子,对着被洛茂梓捡回来养了一个多月刚准备绝育的小黑猫伸出手,“放心,我对基金会的情报不感兴趣,你们单位可不是我们的目标顾客。——你站那么远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当然是怕死想跑啊。

但洛茂梓知道自己跑不掉。先不说两个人看上去身体素质就有很大差距,就算她能跑个几十米的,宿舍区也不在安保的巡逻范围上,到时候还是得凉。按照之前基金会组织的《针对研究员的突发事件培训》里的说法,现在是面对威胁不明、暂时没有攻击性的目标人物,不应当进行明显的隐瞒、欺骗或触怒对方,应该以安抚对方情绪、伺机脱身为主,跑是肯定不能跑的,但是安抚……

她根本不知道这女人跟过来是要干什么。要按上次见面的说法,就是为了不让这只黑猫被绝育,那洛茂梓不信。

但是这个女人态度很友好,研究员觉得她可以坦诚一点儿。“我怕你攻击我。”她非常直白,也并没有试图遮挡自己抓着门把手的那只手。“我不相信你潜入站点就为了这些。我都不知道你是谁,凭什么相信你?”

浓墨把黑猫抱起来。那只黑猫用尾巴缠住她的手腕,像是笑了笑;然后,洛茂梓惊悚地看见那只黑猫的耳朵塌下来,前肢伸长,身上渐渐失去了毛发的质感,最后变成了一条黑色的不明物,顺着原本是尾巴的地方消失在了那个妹妹头女人的身体里。这和那个女人从洛茂梓刚打出来的文件里钻出来的时候一模一样,只是顺序不同。

“我真的只是不想去实验室的垃圾桶里找我的一部分。谁会想从一个相当不错的环境搬到垃圾桶里?”浓墨摊了摊现在空无一物的手,“别紧张啊,女士,我只是个来做市场调研的客服,有什么可怕的呢?”

洛茂梓觉得自己冷汗都出来了。她现在就想马上报告主管她这儿有个非人类,而不是在这儿背靠着门和这个莫名其妙的黑条精东拉西扯;但显然,这只能是个美好的幻想。她只能深吸一口气,咬了咬牙,开始漫无目的的套情报拖时间。“你说你是来做市场调研的——你是谁的人?工厂?MCD?还是OB传媒?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你为什么还在这儿?”

浓墨的脸上居然露出一些失落的表情来。“我又没什么威胁,你大可不必就这么赶一名无辜的OB客服走。洛女士,我本来以为你不像你的同事那样排斥我们的。何必呢?”

洛茂梓在心里骂了一句街。妈的,她连我的名字都知道了。

但是这个女人的失落表情特别牵动人的情绪。再加上前几天她确实差点儿把属于人家一部分的黑猫给送走切蛋,洛茂梓还真就觉得有点虚。“就为了你们的东西,我们折进去多少人?”她这回的语气还是很排斥,但没刚才那么排斥了,“你还突然出现在我宿舍里……我都不知道这几天你看了多少机密文件,我态度怎么可能好?我没按警报已经算好了,你还想怎样?”

浓墨又显得高兴了起来:“你看,你对我还不错的嘛。”

洛茂梓没接话。其实员工宿舍根本就没有报警器,电邮和手机倒是能随时联络到安保,可惜她躲得太匆忙了,现在身上根本就没有电子产品。她哪儿是没按警报啊,她那根本就是没法按警报。虽然不知道这女人是真不知道还是没拆穿,但这至少证明了对方的态度;这让研究员稍微放心了一点儿。

“你们单位跟城管一样。”浓墨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女研究员的回答,自己就开始絮叨,“我们就卖个东西,不至于吧?广告一份都没投出去,货也被清走了不少。委屈的是我们欸——!挨骂的可都是我们客服,说什么没做好沟通什么的。所以我才来做市场调研啊。结果中间来你宿舍,你也这个态度。真是的。”

这人还挺能说。要不是上次OB大促销的时候洛茂梓也在加班,她还真就信了。那能叫投放广告吗?基金会辛辛苦苦给正常人拉了个没有异常的普通社会出来,OB一促销,好家伙。那次整个上海都清完了,多大动静啊。女研究员就没忍住:“OB那广告我们可消受不起。哎不是,你们的产品定位到底是不是给我们的?”为了个OB的商品死多少人?基金会对OB的态度又不是没道理的。

“所以我来做产品调研啊。”浓墨特理直气壮。

洛茂梓都没话说了。她发现这个人特别会说话,根本不表现什么攻击性,就用一种非常奇怪的理直气壮让人接受他们OB的那一套逻辑。这对洛茂梓而言是件好事,因为她就武力值而言没什么自保的能力;但另一方面,这也会让她很容易陷入对方的语言陷阱之中。“那你去接着做你的产品调研啊。”她试着和对方讲道理,“你留我这儿干什么?”

“你养了我一个月呢。”浓墨说。

去他妈的吧。洛茂梓又在心里骂人,她捡那只黑猫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这是个不明物种的一部分。不过还好被她捡到了:这可是从站点外围设施捡的,要是被这猫给跑到什么高权限的地方,那她们整个站都落不着好。“你不要偷换概念行不行?”她不像一开始那么怕了,开始觉得有点发愁。要论胡搅蛮缠,洛茂梓觉得她比不过这个女人。“你要是再不走,我就叫安保了!”

这警告有够无力的,但洛茂梓真的没别的办法。所有人里就只有研究员的武力值最低,哪怕是个D级呢,能判死刑的十个里头也得有五六个是身强力壮的男人。打是肯定打不过的,跑她也跑不过这个能变成黑条的不明物种;除了对方自己离开这儿,没有什么能结束这个荒谬的晚上。研究员还没发现,她已经没刚开始那么警惕了。

浓墨看着女研究员紧绷着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没拆穿那个虚假的威胁。“太残忍了吧?我跑这么远来地球,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她又把姿态放低了点儿,显得有多可怜似的,“只是借住而已——你可以像上个月一样继续养我啊。”

女研究员又深吸了一口气,义正辞严的拒绝了对方。“我怎么可能让一个外来不明人员住在我宿舍?你在开玩笑吗?”

她现在快彻底放松下来了。和这个女人的纠缠让洛茂梓很难把注意力放在防备可能的进攻上,或者她觉得这样一个逻辑微妙的女人根本不可能真的动手。这可能是通过装傻取胜的一个例子,但洛茂梓并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她正在被浓墨带进对方的战场;而不管怎么说,试图和一个客服进行语言上的交锋,大部分人都胜率渺茫。

“我不会偷看你工作上的内容的,你们的研究项目又不会买我们的东西。”浓墨显得无辜极了,“我最多看看你。”

洛茂梓滞了一下。她突然发现,这个女人说的是真的——她除了一开始打量了一下宿舍,确实一直盯着自己看。被一名同性盯着看不是什么好的体验,更何况她还可能被盯着看了三天,甚至一个月;这让女研究员全身都开始不对劲了起来。她又紧张了起来,开始有点儿焦虑,并且想吸支烟。

“我不可能让你留下。”她觉得事情的走向仿佛要超出她的预计了。“就算出于研究目的让你留在站点,你也应该在单人收容间而不是在我的宿舍——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真的只是想找一个住的地方,”浓墨非常温顺地举起了手,“当然,白天要市场调研。你为什么不问问你的领导呢,洛女士?”

洛茂梓又开始深呼吸,一遍又一遍。她必须通过这种手段来压制自己的焦虑,因为事情拖到现在而没有什么改善的焦虑,因为她现在没有任何求援方式的焦虑,以及因为被不明物种持续关注的焦虑。“……你说的对。”她喃喃着,彻底被带进了浓墨的节奏,“你可能需要被收容……我的手机在哪?”

浓墨又分出一小股黑色的条状物来,把那个基金会制式手机推到房间中央的地板上。黑猫确实是监视用的,被洛茂梓捡到是一个意外;但在长达一个月的观察后,浓墨确信这名研究员缺乏抵制话术的训练和相应的心理素质。她可以变形,而基金会到处都是打码黑条,她可以隐藏在任何一份文件里;她看着女研究员的身体又一次紧绷起来,小心地捡起了那支手机,知道自己的潜入计划彻底成功了。

“看来我们要长期相处了。”她还是那种毫无攻击力的笑容,一点儿都看不出心里在想什么,“做个自我介绍吧.我叫浓墨,在OB做客服。”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