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Lo娘Andrew Boom
评分: +61+x

“合格的特工只有一个要求,”

知梓喘了两口气,暗自唾弃了一下自己唾弃了几百次也没改的穿衣风格,飞快地在巷子里跑动着——

“能让自己随时融入环境。”

——然后在踏上主干道之前一把丢掉染血的大衣,伸手拉住了一个路人:“您好,今天的漫展怎么走?”



lo娘在别的地方很显眼,照理说在漫展会好一些;但盛装打扮、气势不俗的特遣队队员呢,这又另当别论。漫展门票的队排了几百米,知梓一看那大太阳就觉得头晕;这说那我先处理一下伤口吧,在肯德基待了十分钟,被四个人要了联系方式。这哪像话?现在还是任务期间,她也就是一时失手!但还不能把动静搞太大,最起码得把伤口包扎完。打发普通人的事儿知梓没干过,看别人无非也就是记忆删除;现在这情况就有点超纲了,关键来要联系方式的也不只是男性。在第二十八分钟的时候知梓终于妥协了:“我还在念高中呢,没手机,实在抱歉!”

来勾搭小姐姐的妹子不信邪:“那你家长允许你单独出门?”

知梓心一横:“我妈就在附近等我呢,她下午会来接我。”她一边扯,一边心里默默道歉。对不起了冯依虽然我不知道接应时间,但我既然叫你这一声妈,我以后一定抽个时间报答你养育我的恩情,“所以真的对不起啦……”

“那你的血浆材料哪买的?”前一个妹子还没打发走,又新来了一个。这回是问材料的。

这还能哪买的,这我自己流的!这话能说吗,说了基本就进局子了。知梓的脸笑得有点僵:“我美术生,自己调的……”

又有人来问妆面。妆面也没什么可说的,用的是生物组业余附带出的天然护理系列高档定制妆品,除了原材料不太正常之外都没什么问题;当然了,原材料就是最大的问题,这玩意儿也就是个内部员工福利。给这破玩意儿扯理由又扯了半天,平时一个五分钟的包扎愣是花了女特工半个小时;知梓站在售票窗口外队列的队尾时着实是松了口气——

然后看了一眼太阳,阳光普照,适合晒咸鱼。

女特工一巴掌拍在额头上。她腿上中了一枪,本来就站不稳;这还大太阳,一出汗,腿上伤口火烧火燎的疼。售票队伍排了八百丈远,等后面还要排入场的队;体力上倒不是问题,可她现在是在躲人啊!于是沉思良久,知梓一寻思,说不行,不就是脸吗。

她身上也没基金会标志,任务要紧,没事,知梓心一横,这脸我不要了!把面子一撂,上去掐着嗓子就开始不做人。“小姐姐~”这声音腻的知梓自己都嫌齁得慌,“人家来例假了,不能站太久,可不可以让人家排在前面嘛~”

不知道是被这扑面而来的清新绿茶气息洗涤了灵魂,还是被这种来例假还坚持全套上漫展的气势震撼了三观,被搭讪的路人妹子懵了十来秒,竟然还真同意了。然后换她震撼特工的灵魂了:这姑娘居然特别有良心,非常遵守社会道德。她看了看表,把位置给知梓让出来,自己去队尾了。

这是多么优秀的新社会青年!特工忍不住暗暗在心中落泪,为自己的不遵纪守法做了一些不必要的反思。不行,她不是这么不知恩图报的人;知梓盘算着,等进去之后一定要看看刚那个路人妹子主推是谁,她好搞一些周边来回报这份恩情。至于现在……

她的目光投向了入场检票的万里长征。

还是一样的套路,还是一样的丢人,知梓很快就凭着一张能防弹的脸皮混到了检票口。紧接着,她发现了一个更大的问题:检票口不光检票,这儿还安检!

这哪儿成啊,再怎么说,知梓还是个特工啊。别人家姑娘脚底下踩的是三寸的高跟,知梓鞋跟上那是三寸的军刺;别人家姑娘袜带上绑的是补妆用的妆品,知梓袜带上绑的是匕首和小手枪;别人家姑娘头上是振翅欲飞的蝴蝶结,知梓头上是振翅欲飞的蝴蝶镖;别人家姑娘裙子底下是硬纱的裙撑,知梓呢,单兵装甲!

这过个卵的安检啊!

局子里倒是也有基金会的人,可在路人面前丢人和在同事面前丢脸还不太一样。眼看着队伍越来越短,知梓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大爆手速。弹匣肯定要卸的,匕首呢实在没地方藏,抹了一把易容用的肤色胶往裙撑上一别完事,反正安检对同材质的东西也区分不出来。蝴蝶镖就凑合吧,那个不是金属的,至于别的……

“军lo啊!”她又开始掐嗓子,“打扮的甜的要死,那能叫军lo吗!”

安检的不管,他们又不是这个圈子的。“我们有明确规定,禁止携带危险品入场。您腿上都别了什么东西?”

女特工一噘嘴,哼了一声,完了先把自己恶心了一下。她一撩裙子,把那把基金会特供小手枪抽出来:“模型啦!”她还扣了几下扳机,仗着这玩意儿型号和市面上的都不一样忽悠人,“模型也不让带吗?”

安检卡了一下。主要吧,他们不认识这枪,那是不是模型还真就看这姑娘一张嘴;再说了,这要是真的,能在国内搞到真枪的人也都不在他们惹得起的地位。到这份上就是话术的交锋了,这知梓能怕吗?情报类特工,出外勤有一半是要靠话术去套的;而在情报类特工之中,知梓的实力又是排的上号的强,因为她能靠嘴从boom手里给自己挣假期。糊弄一个安检有点麻烦,但还不是最高难度的任务;说通这个死板的安保花了她大概五分钟,在时间延误到引起骚动之前,女特工终于进了漫展的门。

她稍微松了一口气。Lolita在外面很显眼,可在漫展里,她这顶多是一把玻璃珠里不太圆润的一颗。但这没关系啊,军lo的仿伤妆,这不是很敬业吗?所以知梓眼见着就有点准备放松。腿伤还是疼,她开始四下打量有没有咖啡厅之类能休息的摊位;没走五步,一妹子迎面冲了上来:“太太!能拍照吗!”

知梓先是一愣,然后一想,坏了。像她这种打扮得特别精致的参展成员很少有人说不让拍照的,甚至有一小部分来这儿就是为了被拍;但她不行啊,特工的影像不能外传的!可要是直接拒绝,这妹子对她的印象肯定特别深刻——这他妈可咋整啊!

她一咬牙:“唉唉~不太方便哎,我还没上好全脸妆呢~”

扛着单反的路人妹子显然没有这个一身血气仿伤妆军lo的lo娘说话带波浪线的心理准备。她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一个一言难尽的表情。对面还在继续攻击:“不过你要是不拍正脸的话,也不是不行啦~”

路人妹子一阵眩晕:“呃……你要是不方便就算了,祝你今天玩得愉快……”

得了,这是十有八九被当成有钱低龄中二病了。还能咋整,任务要紧,知梓一边这么安慰自己一边往卫生间冲;这漏洞总得补上吧!

至于怎么补,老天保佑,她易容课的知识点最好还没忘干净。

基础易容一般只用肤色胶往脸上糊,然后微调,脸型一改亲妈都认不出来;当然了,怎么个认不出来法全看特工本人手艺,不排除有人捏完脸直接被市民报警被动归队的可能。知梓还行,老本没丢;接着是化妆,她的新脸得对得起身上这条裙子的隆重。

像这种临时易容,男特工带根眉笔就行,女特工多带一支口红也就差不多了。脸上反正就这点颜色,真到山穷水尽往脸上抹把血都能当腮红。完了捏好脸,上完妆——主要是把点脸上的口红得抹匀了,这样比较有活气——知梓这才敢松了口气。

妈的,这手速爆的,手都要断了。

行了,这回彻底不用担心了。她衣服又不止这么一套,大不了以后出外勤不穿这条裙子就是了。现在……现在也是时候该休息了吧。

遂转遍全场,发现没有咖啡厅之类供人休息的摊
位,连表演区的观众都是站着的。知梓:“?”

知梓心说这主办方怎么这样啊,都不知道安排个休息区吗?一边腹诽,一边观察别人都咋休息的。一看,好嘛,这别人都坐地上啊!

特工脸都绿了。坐地上和坐椅子上可不一样,坐椅子上顶多压一下裙撑,这她的单兵装甲还撑得住;坐地上你是怎么坐好呢,跪坐?跪坐她腿上有伤,不跪着就得压裙子,要不然坐姿显得不端庄。这幅度就有点难为她了,别人家姑娘的硬纱裙撑也很少说就往地上坐的;她这要真能下去以后知梓别拿枪了,上去一屁股把人坐死算了,反正没人脑袋能有单兵装甲硬。所以转了两圈,女特工到底还是认输了;她往墙上一靠,给冯依发了条消息。

上一条消息是她刚进漫展的时候发的,到现在半小时了,那边还是未读,显然对面也出了什么棘手的意外;但知梓这边受了伤,走可以,战斗还是不行,也帮不上什么忙。搭档两个分隔两地不知道有没有在心里暗暗抱怨对方不靠谱,知梓等了半天,发现自己还是得在漫展再混上一个小时。算了,她想,实在不行靠墙站着得了,有个支撑总比自己戳那儿强吧。然后往墙上一靠,一群摄影跟狗看见肉一样扑了过来。

知梓:“??”

其实本来也是。别的lo甜系和古典居多,哥特少有人撑得住,蒸汽朋克就更少了;军lo呢,万中无一,这群摄影打进来就遇上过知梓这么一个珍稀物种。她刚往墙上一靠,自己觉得是放松了;可放松是什么意思,放松就是表达本能。特工的本能就是战斗,放松下来也是硝烟与战火的气息;再加上这一身,她在那群摄影眼里亮眼得就像糖霜里的子弹。转了半圈知梓才转过这弯来,看着一片镜头顿觉无语凝噎;但她这不是易容了吗,想了半天,说算了还是拍吧。主要吧这也还是受了伤,再加上不好对平民动手,要不然说什么也要抗争一下的——特工的本能嘛,隐蔽自己也是本能之一。

一直被拍照也累,不过这和之前的战斗比起来都是小儿科。为了更好地融入漫展,知梓做了极大的牺牲,甚至开始主动配合摄影(打算早点拍完完事)。结果这可好了,摄影们一看这个好高冷的军lolo娘竟然愿意配合了,大家抓紧上啊!呼朋唤友,完了整个漫展的摄影全过来了。谁知道这还能这样啊?人又多,也不好动粗,知梓是实打实体会了一把大熊猫的待遇;好在再怎么说一群摄影拍照也有个限度,最后到底还是没让女特工被闪光灯晃死在漫展上。一圈下来零零散散又是一个多小时,唯一的好消息是冯依终于有了回信;她还没来得及高兴,主办方的展台突然又传来一个莫名其妙又有点儿噩梦的声音:“本场十大最美lo娘的选票结果已经统计出来了,她们是……”

知梓脚步一顿,开始有了不妙的预感。

“第十名……第九名……第八名……”

她一翻门票的票根,还真有这么个活动,还入场即视作参加。这要是正儿八经参加漫展这种细节她肯定不会遗漏,但这不是随便一躲吗!

“第七名……第六名……第五名……”

她就说这地方怎么这么多lo娘!冯依的接应还得往后推推,这要真万一被选上了她还得先处理这事儿……哎呀这得亏易容了这要是正脸上回去得扣多少工资啊……

“第四名……第三名……”

知梓发消息的手快得像有了残影。这他妈心情和上学的时候老师点名优秀学生上台结果你人在底下偷吃蛋糕一嘴奶油没擦一样,绝了。这要是真被选上……

“第二名!全场气势最强的军装女王!唯一的仿伤妆为她增添了别样的魅力!让我们祝福她!”

特工手一抖,打错了一个单词。



“所以你领奖的时候报的什么圈名?”

“Andrew Boom。”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