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猜食堂今天又有什么新鲜玩意儿
评分: +71+x

“如果你们再推出例如土豆丝炒姜丝或者凉拌香菜之类的菜,”终于从游侠号上下来一晚上的Justin差点摔筷子,“我就去申报主管,问问能不能把食堂这块地给他炸了。”


流动站的食堂一直是一个传奇。一方面,高层员工就餐采用自主选择菜品而非提前订餐意味着菜品可能有大量盈余,比如准备了一窗口的菜结果主管拉肚子一口没吃;另一方面,从各种角度来讲,把那些剩余的食物浪费掉都是很不可能的事。于是那些没被看上的整菜有很大一些进了中级职员的肚子,而低级员工呢——

对于毫无地位的低级员工,比如一级的保洁啥的,他们和D级一起,享用着流动站食堂专属菜系:回锅菜。

这玩意儿的精妙之处就在于,食堂把能利用的东西利用到了极致。比如昨天牛肉拉面自取的配料还剩一大盘香菜,怎么办?凉拌上桌完事!又比如昨天西红柿炒鸡蛋剩了,但剩的不多,怎么处理?打卤面嘛,卤淡点儿没关系!这算规矩的,回锅菜系还有许多创新;什么糖醋里脊重加工成炖糖醋鱼甚至糖醋土豆西红柿苦瓜(小道消息,炖糖醋苦瓜的厨师第二天被开了)啦,什么没吃完的黄瓜炒蛋和只剩西红柿的西红柿炖牛腩愣是给吵成黄瓜味西红柿炒蛋啦,各种菜品,妙不可言。最经典的还是汤:每天的汤连名字都没有,你要是问呢,就会有员工告诉你斐波那契汤的大名。

斐波那契汤都出来了,这回了几次锅就不多说了吧。

当然了他们还是会考虑员工的生命安全的,每周一的汤基本都是第一次出锅的新菜。可别的呢,难说;尤其是包子这种带馅儿的格外难说,毕竟第一你不知道这是什么馅,第二你也不知道这馅儿进行了几次重加工。比较绝的还是这些理论上万物皆可的菜,一个是打卤面,再一个是包子饺子,听说有人吃出过馒头馅包子这样的传奇。食堂一度成为全站点最怨声载道的地方,直到主管大手一挥,引进了快餐窗口,流动站才没出现造反的悲剧。

低级员工造不成反,那到底是什么才逼着主管下了这种命令呢?因为有的中高级员工压根吃不上自己的那份饭。Andrew Boom大概有三分之一的时间能正常享用自己的三餐,另外的时间不是在加班就是还在女人的床上;主管之下第一人的Elena一个月可能能按时去食堂的有五六天,剩下的时间这位估计更愿意在办公室啃压缩饼干就泡面。战斗方面,Justin就别提了——甭管哪顿饭,人还搁游侠号上跟着飘呢!这你说怎么吃?食堂也是要工作的,既然你没办法按你们这批次的时间吃饭——

那对不起,跟着低级吃大锅吧。反正吃不死人。

这里头没有说有地方特意留饭的。主要吧,高级员工是自己挑菜,你又不好说留哪份;全留不可能,没那地方,那好既然已经不合心意了我们干脆就不合心意到底吧。给主管开小灶是理所应当的,不管其他人也是理所当然;Elena打小苦惯了她是什么都能吃得下,Justin下午三点多下了游侠号一道糖炒苦瓜一道馒头炒饼吃得他怀疑人生。第一次食堂改革是这位舰长抄着枪踹开主管办公室的门才争取来的,当时的怒吼声传了八条走廊。

“我们战斗特工的饭必须改!”当时Justin一把把枪拍在桌子上,也不知道他这种一年有半年在游侠号上的人打算计较什么,“就吃这种东西,哪来的体力训练!”

这话说的倒是有点道理,不过主管还是一脸平静,岿然不动:“那得多收钱。”

Justin据理力争:“肉菜必须有,这算在训练的经费里不过分吧!”

但主管就是不想花钱啊。他抬头看了一眼食堂经理,对面立刻心领神会:“肉菜可以,试什么肉都行吗?”

这问的其实是只要肉还是禽肉都行,牛羊肉还是猪肉啥的或者鸡肉鱼肉也可以。Justin还没回答,路过的Elena探进来半个身子:“大哥,D级咱们单独处理的啊。”

Boom和Justin一开始还没回过味来,等反应过来Elena什么意思俩大男人脸都绿了,说可他妈以后别惹女人。食堂经理也吓得半死,赶紧解释自己并没有和伦理道德委员会对着干的意思;反正闹得挺乱的吧,挑事的Elena都走开八百丈了,主管办公室还吵吵呢。多热闹这。

Justin这脸也没白丢,战斗系特工的食谱上确实多了道炖肉。准确来讲,按时吃饭的高级特工加了道炖肉,其他的呢还是说炖蛋白质比较直接。人这不知道啥时候吃啊,可不是炖着吗?炖着炖着,嘿,那一锅传家的料啊。这劲儿。

完了说炖啥。大锅菜没有说给整好东西的,都是边角料,什么正菜给做了草莓炖肉把剩下肉渣扔大锅里的,前面做了糖醋猪头肉把猪耳朵扔锅里的,真是啥肉都行,是肉就行;后头帮厨的人知道,这真就差把洗出来的菜青虫往里扔了。这出来的能是炖肉吗?七零八碎的料进去,还炖这么久,炖肉酱还差不多。

完了隔天早晨就有肉酱包子了。来打饭的十有八九以为是酱肉包子,一口下去流一手的都有。这还不如不改呢,啥玩意儿啊都。

就又有人抗议。这回主要是加班吃不上正点饭的中层研究员们集体抗议,Elena这次热闹看够了,说主管咱要不错峰开饭直接单点,小炒得了?Boom说绝对不行,每天这么多人小炒得多少钱?一咬牙,我给你们加个快餐窗口!金拱门还是开封菜随你挑!

看上去很通情达理退了一步退到了自己本来想争取的位置上的Elena满意地走了——她其实就想吃个人吃的饭。

实际上,这个目标可能还得为此多斗争几次:快餐窗口开放的第二天,食堂出现了汉堡馅的包子。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