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食堂
评分: +38+x

像基金会这种地方,你就不能说有休息时间。说是正儿八经的朝九晚五,实际上呢,异常啥时候睡研究员啥时候睡,作息乱得恨不得像没出月子的妈。特工出去三五天连轴转回来一宿能睡十来个小时,医务室平时清闲,忙起来恨不得长个十八只手。不算高层,上班最规律的就是文书啊,或者和异常不搭边的那些文职,什么人事财务之类;前者是权限到不了那份上,处理的都没有紧急情况,下了班也不用管,后者呢啥时候招人啥时候发工资也不急这一时半刻。这么着吧,就导致一个什么情况呢,有好多新人没有一个有效的社交,出了办公室不认人。

这事儿上,流动站其实还算好的。虽说这地方地广人稀——主要是人稀,二十八万平方米不到两百人,这里头还有天上飞的——但也没什么折腾人的活,异常里活物少,不需要太过操心。这么着吧,虽然其中没有工作交接,忙起来就算在隔壁办公室也恨不得连电话都懒得打就指望自律能赶紧升级长点眼色自己找活干去联系一下,但一到了饭点儿,大家还是都很统一地往食堂赶。至于为什么说赶呢,一个是因为小炒窗口限量,晚了指不定得吃啥鬼畜玩意儿;再一个,早点吃完饭早点干活,晚上能少加点班。这样一来吧,某些队伍就排得很长——

那这功夫干什么呢,就唠呗。唠着唠着不就眼熟了吗。

当然了忙还是忙,排个队的工夫,眼熟也就那么一点,顶多比其他站不认人要强;真要说熟到哪去,没那回事。所以虽然说这是个社交场所,但有的时候它就闹笑话;认错人的有,不认人的有,一见如故聊着聊着跟到人办公区回不来的,有的是。有的小高层他能扯啊,平时没人能跟他说话,下级不敢跟他扯闲篇;在食堂排队的时候谁知道谁是谁啊,反正都吃的这魔幻玩意儿,就一边排队一边互相抱怨,很是有共同话题。排着队骂还不够,有的人还一边吃一边骂,土豆丝里挑一根姜丝骂一句;完了吧这还觉得不过瘾,吃完饭抹抹嘴,收完盘子接着说。吃完饭不是回办公室吗,两个人或者几个人的就一边说一边走,说入神了一般就跟着最前面那位,谁管往哪儿走就跟着;结果人家到办公室了,反应过来了,一看这哪儿啊不认识啊?门在哪刷不开啊怎么权限不够?遂在走廊游荡,有时候一顿饭下来这种能捡个七八个人。

这是看着太随性的,有时候有那种只有在食堂放松的,就会给其他人(尤其是下级)一个认知上的偏差。这方面生物组的Elena Coli可能比较有代表性:这位女士从小过得就很苦,后来到了流动站也非常吃苦耐劳,排队非常平和,吃饭也从不指摘比如土豆丝炒姜丝比如凉拌香菜比如西红柿炒西瓜之类的菜;这么着吧,就总有些新人认为这个组长应该非常包容,脾气大约很不错。一般有这么认知呢新人干活就不会特别警惕,怕被骂怕被扣工资啥的,没有,很放松;在有些职位上这是个好事,但不得不说,这样的犯错率确实也会往上涨涨。之后发生什么事大家就都知道了,这可是被比作教导主任的上级——伤害了多少新人的心,此处也就不再多说了。

还有一点,就是很多人会被其他员工的交谈内容所欺骗。有的员工喜欢在吃饭的时候和朋友讨论工作内容,谈话非常之危言耸听,让人寒毛直竖;也有的人呢一句不提,埋头苦吃,虽说看上去工作比较忙,但一句抱怨都没有,总体来讲还算心安。这让部分新人进行自主选择的时候会更偏向于后者,但实际上的工作内容往往不尽如人意。能被说出来的项目虽然听上去危险,但对信息的保密度相对较低,新人一般能从各种渠道获取自己未来的工作内容和需要回避的危机;后者呢,一句抱怨都没有的项目一般不太会存在,就算项目真的好伺候,抱怨两句工作量也才算是正常。能让工作人员一句口风都不漏的项目大多有高权限、高危险、高防范的“三高”特征,部分项目甚至有记忆影响和认知危害;如果仅仅从外界的讨论中取得信息、选择了这样的项目,那么新人恐怕在上班的头一周就要后悔了。

虽然食堂社交有种种坏处,但这项活动、这项活动中取得的信息还是很受新人重视,甚至有的引导者会特意把新人往食堂带,将这个情报收集当做一次考核。这一是因为食堂的确一个能一次了解大部分老员工的环境,二呢要是简单观察一下各位老员工的活动范围,有时候甚至能把近期各部门交接重点也摸索出来。最近一次的引导者性格比较活跃,带新人进来的时候甚至不仅仅只是观察该建筑环境,还领着人一个个去认人;当时Elena正带着学生跟雪溢知梓Wuddy一起吃饭,小男孩坐在一群女员工中间瑟瑟发抖,其表情着实让人记忆犹新。

那次是一个可以说比较经典的新人情报收集的例子。引导者先领着这期被分过来的十好几个新人挨个认了一遍人,人事主管医疗组长生物组长特遣队员,剩下那个小男孩也不是普通人,是个实验体。这算是比较巧合,和异常沾边的几个部门高层全都在,正好一次给认全了;完了又聊了聊工作,说特遣队押过来的生物异常前几天伤了人,正在医疗部躺着呢,人事主管打算给生物组长多安排几个安保。因为这个异常就把各个部门串起来了嘛,几个人最近都在因为这个发愁,吃饭的时候就聚在一起各自抱怨;引导员还说给新生介绍介绍工作范围,知梓估计是刚下任务休息没太好,脸色就不好看:“他们?跑得还没异常快呢!”

当时Wuddy和Elena没说话,雪溢就赶紧圆场——不知道是不是医疗人员的缘故,她的性格确实算得上比较温和。“收容起来就好了,收容好了之后就有普通安保人员的工作内容了。”她先是给介绍大概的工作,又安抚知梓,“特遣队员的活是难上手,怎么也得多训练几年,和他们又不沾边。你接着吃你的。”

Wuddy还是不说话,一边吃热干面一边观察那几个新人的表情,盘算着之后怎么分;Elena喝完了最后一口汤,掏出个手绢擦了擦嘴,语气慢条斯理。“我这儿新人上不了手,实验室的正式员工也满了,新来的倒是可以先做做文员。”她拍了拍那个小男孩的肩,那孩子瑟缩了一下,“或者先跟着这孩子一起上课也可以,毕业直接进我实验室。”

引导员应了一声,搁那儿跟几个姑娘应和;十来个新人在后面瑟瑟发抖,感觉未来的工作环境搞不好压力很大。几个正式员工唠了大概五分钟有余,之后非常客气地道了个再见;完了引导员一边把人往下一站领,一边路上恨铁不成钢地嘲讽人。

前面也说过了,这个引导员非常活泼,嘲讽起来也很活跃。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压力太大激发了潜力啊,等参观完一圈,到了考察新人的时候,确实也有人能说上几句话。新来的武装人员基本都是看收容间,也有要出门的,但不多,流动站外勤基本都是特遣队的工作;研究员呢,现有的研究组已经趋于稳定了,要么去做文书、跟着打下手,要不然跟着那个实验体一起上课,反正要碰异常,且着。现在主要研究的异常危险性挺高,有伤人史,不好让新人动手;别的吧,配置都满了,没法往里插人。反正过了一圈,有个新人就很低落地问引导者,那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们最后会分到哪啊。难道不是单位缺人我们才被调过来的吗?

引导者这时候反而和蔼可亲起来了,说你觉得呢?

该新人沉思半天,问他是不是有人要被调走啊。现在没位置还非要新人,不就是说这即将有空的岗位了吗?

还真给这新人猜中了,站点现有的情况确实差不离。当时要有正式员工被调到别的站点,从下面往上提人吧打下手的又不够,一串的人员变动,就给这批新人赶上了。这要再多了解一点细节,那可以说是就把站点人员情况摸透了——别觉得这是小事,各个部门的工作情况、弱点甚至怎么往里插人,这都在这一张人员调动表上呢。这可就是在食堂里过了一圈,足以见得其对于新人融入环境的重要性了。

当然,为了防止站外人员窃取情报,我们不推荐把食堂转移到过于显眼的地方。小一点,人员密集一点,这不是便于大家进行互动嘛。尽量延长大家的就餐时间——或者排队时间,总之尽量延长大家在食堂的时间,一是能有效避免那些加班狂魔耽误自己的身体,二来呢也好让新人更方便地了解咱们的设施,第三还能顺便锻炼一下他们的判断能力。扩建食堂和改造菜谱的事就不要想了,这个不在计划内。对了,不是该中秋了吗?正好,你替我跑一趟,叫他们提前做一批香菜月饼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