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慈悲

SCP-173盯着它牢房的地面。跟往常一样,这里满地都是鲜血和粪便,还有最近的清洁小队的尸体。然而今天,石头地面上出现了一些不同以往的东西。一个小小的红色物体,一头有两个凸起,而另一头有一个尖角,在边缘还绕有一圈白色的波浪状图案。

173不再继续疯狂抓挠墙壁,而是捡起了这个物体,仔细地凝视着它。在那东西的正面,一大片地板上的东西沾染的污迹下面,似乎有一些难以辨认的潦草字迹。但真正吸引了173注意力的,是那东西正面上的一幅画,因为那是它自己的照片,站在牢房的角落里,扫视着盯着它的观察者们。这使173倍感疑惑;它知道许多家伙会带着一大堆奇怪的东西来到它的牢房里,但它不知道哪个家伙有能力以这种方式捕捉到它的图像。即使被隔离多年,这座雕像仍能以某种原始的方式认识到,这是自己的照片。

173继续着它的日常工作,在房间里跑来跑去,挠墙,偶尔在房间的死角停下来,以便专心地盯着门,集中精力憎恨外面的那帮家伙。但它并没有放开那个东西,因为它仍然使这座小雕像困惑不堪。173说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这事儿感觉蛮神秘的。

过了几个小时,173又开始研究起了这个东西。边缘有一小段封线,说明这玩意儿里面似乎有一个空间。只需要稍稍努力一下就能打开它。更多奇怪的潦草字迹写在内侧的勒口上。173认为它们一定有什么意义,于是利用自己对人类文字的粗糙知识,试图破译这些涂鸦背后的含义。经过一个小时的努力,173绞尽脑汁,终于想出来了一段像是能从人类嘴里吐出来的声音。它把这些信息全都记在脑子里,然后在内心深处读出了这段话:

请——青人——芥……块——块块——砾……

简直狗屁不通。也许并不十分准确,但比起人类的文字,173对他们语言的掌握可牢靠多了。而这听起来根本不像一句会从正常人嘴里吐出来的话。也许写下这段话的家伙嘴的构造和它的差不多,但却和那些把它关起来的家伙们不太一样?

难道它们在嘲讽173吗?真的是这样吗?他们年复一年地用视线把它冻结在原地,把它锁起来,无视它发出的那令人作呕的、报复性的刮石声……现在他们又开始嘲讽他了?173怒火中烧。如果他们真的堕落到如此残忍的境界,它一定要让他们好好了解一下这到底有多残忍。

幸运的是,一个理性的想法冲破了它的疯狂:它还没有理解物体上所有的涂鸦。或许如果它破译一下这些涂鸦的话,一切并不会像它想的那样。当然,如果他们真的敢嘲讽它,那么随之而来的一定便是大屠杀。

173把注意力转向这东西内部左侧的潦草字迹。其中有两个字,“致”和“由”。对他来说这两个字并不难认:它们只有几笔,已经根深蒂固在它有限的文字储备中了。所以这可能是外面的某个家伙给173送来了某个东西,想要让它知道一下这东西的起源地。在进一步地研究“致”后面的词以后,它证实了这种猜想。“Ess-Cee-Pee… Iee-vvv-eee”这句话听起来不太长,但在脑子里翻来覆去地想着这个短语后,它得出的了一个结论——这是他们选择给它取的名字。

173把注意力转回右边,然后发现了一些别的东西。那潦草的“块——块块——砾”听起来就像它知道的一个词汇。它代表着一种当它扭脖子的时候总能感觉到、而那些被它扭脖子的人永远感受不到的情感。似乎是……“快乐。”

这让173停下来思考了一会儿。门外的某个家伙,把它抓起来的人之一,想要它快乐。这可能意味着什么呢?它依然无法理解“快乐”前面的这个词,但它们肯定只是“快乐”这一信息的进一步延伸而已。那么快乐是什么意思呢?难道是他们对它最近的表现感到十分满意,想因为它杀人高效而奖励它?他们现在明白它为什么要杀人了吗?他们想通过这样做来确保它快乐吗?

他们看出来它不开心,想要出去走走了吗?

这听起来似乎不太现实,但对173困惑不解的小小心灵来说,这似乎是最合理的解释。它作为囚徒被关押了这么长的岁月。它已经不像它被抓起来之前一样完美了。过去的几十年只不过是一场漫长的等待游戏,一场它只能坐等结束的游戏吗?经过了如此之长的时间,它当然希望如此。

而这东西的形状…173把它折起来,放在地上,然后开始撕扯那些躺倒在地的尸体。173把这三具尸体的心脏全都取了出来。但在经过反复尝试和失败后,它最终只把一颗心脏塑造成了接近那东西的的形状。173认为,脖颈是人体最脆弱的部位,自然也就是最重要的部位。但从这些年来被它杀死的家伙的惊恐反应来看,似乎心脏才是最重要的。不管送这东西来的人是谁,他不仅想要173快乐,而且明显想让它把这种快乐与人类联系起来。

在彻底停下了日常的挠墙活动后,173站在房间中间,久久地盯着卡片。正面有更多的文字需要破译,但它已经被卡片里面这些文字的可能的含义惊呆了。这么多年来,它第一次对俘获它的人有了一种除了盲目激动的愤怒和冰冷刻骨的仇恨以外的感情。这里面还藏了一些更深层的含义,而其中一些信息可能意味着它将重获自由。那个寻死的人已经不重要了。这直击173内心深处的……灵魂。如果它有灵魂的话。

它做了一个决定:它将花费同样多的努力去破解卡片正面的文字。如果结果是一些负面的东西,一些嘲笑这座小雕像的东西,那之前提到的大屠杀就会降临。如果是一些表达同情和理解的信息……它不知道它会怎么做。但那扇门之后的生灵将得以看到明天的太阳。173坐下来开始了它的工作,连续几个小时全神贯注地地盯着这张卡片的正面,尽其所能地破译着红色心形物体上潦草字迹的含义。

终于,词语的含义呈现在了它的眼前。173慢慢地站起来,盯那扇着门,然后又回去继续挠墙。

***

9时,Martin博士在被指派清理SCP-173收容室的D-3521的口袋里放了一张情人节卡片。9时06分,三名清洁人员均都死于SCP-173的攻击。由于内部机械阻塞,SCP-173收容室的门无法重新打开,导致清洁人员的尸体留在了收容室内,SCP-173发现了这张卡片。SCP-173对这张卡表现出十分异常的兴趣,带着它在牢房里转了几个小时,且耗费大量时间坐在地板上盯着这张卡片。17时,门的内部机械装置完全恢复运作,可以取回尸体。

此时,SCP-173突破收容,袭击了Site-19内的所有人员。据统计,共42名职员死亡,其中包括Martin博士。SCP-173于17时27分被16名基金会特工压制,并迅速送回其收容室。

为了今后备查,Martin博士送到SCP-173收容室的卡片上印有以下图片:

173-valentine.jpg








创作者信息

SCP-173中所使用的图像为加藤泉所创作的艺术作品《无题 2004》。该照片由山本桂輔所摄。原作者保留所有权利。

提醒:SCP-173是对由加藤泉所创作的艺术作品《无题 2004》的二次使用。SCP-173的概念与该艺术家的《无题 2004》的原始概念没有任何关系。

该雕塑,及其外形、照片都不适用于任何知识共享许可。仅有该文章的文本部分适用于知识共享。任何情况下都不得将该雕塑及其外形基于商业目的使用。加藤泉已慷慨地允许SCP基金会及其爱好者团体基于非商业目的使用《无题 2004》的图像。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