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土所造非星辰
评分: +15+x

LiLi伸出手去想摸到她摘下的发卡,但冰冷的桌面上除了一些以燃烧卷曲起来的烟头之外,就只剩下一些沾染体液后发干发硬的纸巾团。

“如果你是在找你的那款蛾子造型的发卡”Cate从被窝里探出头,他尝试将自己珍藏在温暖小巢里的手臂探出被窝,不过当他看见他口中呼出的温度在寒冷的空间内变成一缕淡淡的白色雾气后,他放弃了这个想法。”

“发卡在我的头上。”Cate眨了眨眼睛,刚从睡梦中醒来的朦胧感让他想轻揉一下眼睛,但是看来眼皮并不能在这一点上成为手臂的完美代替品。

LiLi伸出手将Cate有些凌乱的刘海拂起,顺着他的眉角滑下捏了捏他的脸颊,然后从他的头发上轻轻摘下发卡,丢入了垃圾桶。
“那是蝴蝶,一只囚禁着无数星辰的蝴蝶,Cat。我可不会去买一只恶心的飞蛾放在我的头上。”

Cate的视线没有聚焦在LiLi的脸上,他的眼神随着头发散落到自己的肩上,变得涣散而沉厚,仿佛一团水银化作的雾气,“我以为你会留下它,就像我们之间的关系那样,LiLi,你真的要向基金会辞职么。”

LiLi将地上陈列的内衣一件件放入垃圾桶里,她一丝不挂,也同样一丝不苟。仿佛在执行她以往执行的每一件任务那样。

“你是我见过最优秀的女性,你真的不必选择这条路,如果仅仅是不想上第一线,我可以把你调到我所能接触的任何一个掩饰机构里,我可以……”

“Cate。”LiLi直起身打开了衣柜。

Cate的脸变得僵硬而苍白。

“这是你第二次对我说这些话了,我可能上次没让你完全理解我的意思,而你也不必为那些只有你知道的事情而对我感到愧疚,如果我不对你的事情指手画脚,那么Cate,我的事情也是一样。”LiLi的眼睛一直没有与Cate对视,从发卡到衣柜,两人的视线都在彼此的眼神之外。

“你即便成为了无关者,记忆的损失无法令你拥有正常人的生活,你甚至可能生活无法自理,你……”

“Cat……”LiLi的诱人身躯被裹上一层又一层的包装,仿佛一颗醉人的酒心巧克力,她扭上最后一颗扣子,叹了口气。

“让我们面对现实吧,我并不爱你。”

Cate闭上了眼睛。

“我只是可怜你,Cate,我从一开始对你的欢媚,对你的示好,都是为了我那不应该存在的虚荣心,我想走上更好的位置,去做那些我认为必须由我来亲手做的事情。我不想让你留有一丝的侥幸,Cate。那一点点残存的希望,会让你走上与我一样的道路。”LiLi走到Cate的床畔坐了下来,轻抚Cate的额头,她的手如此的冰冷,仿佛不存在一丝的生命和血肉。她的眼睛第一次望向他的紧闭的双眼。

“Cat,看着我。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对你提出我任性的愿望了。”

泪水从他的眼角先流淌了出来,两人的视线在这个初春的晨色中水乳交融。

“如果有可能,我不希望在最后的这个时刻再说这样的话,但我相信,把玻璃窗上沾染的那些水雾从我们之间拭去,会是更好的一个选择,Cate,你也并不爱我,你只是觉得我是一个非常好,非常优秀的下属,我会去执行你所委托我的一切,去干你觉得应该做但放不下身段去做的台面之下的活计,在你需要的时候成为你的知心者,会听你的痛苦和你的快乐,我会在暖冬的时候在深夜给你送一壶热可可。提醒你该做的和不该做的事情,在很多很多部分上,我越过了我们之间本该存在的一条界限,我们交互得过深了,Cat。”

“你的生命里尽是苦难和挫折,你做的绝大多数事情都是在绝望和无力的几个选择中,选一个没那么糟糕的,以至于一些小小的美好和暖意,就足够成为你那黯淡的故事中璀璨的朝阳,成为你的动力和生命的目的。也是我成为你深深迷恋的那个人的原因,我对你做的事情并没有好到惊天动地,只是说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如呼吸一样自然地去伤害你和践踏你。”

她的眼神没有一丝动摇,连瞳孔的大小都如同一台被断电的相机一般平静。Cate知道这并不她平日里对自己说的一些调笑的毒舌或是彼此的损话。在这个时刻,他们二人彼此之间才算是第一次见面和第一次问好。

“一开始你还把自己的心和这种欲望放在毫不相干的两个篮子里,但随着时钟的摇摆,其他篮子的分崩离析,你终究还是把你的心放到这个决不能放入的部分了,这才是我为什么一定要离开的原因,Cate,当你真的将我视作你命运的一部分,试图真的将我视作你的未来中的一个愿景的这个瞬间,我知道,我的答案是不愿意。”

她终于将视线从他的眼睛上离开,望向了房间角落塞满了纸巾内衣的垃圾桶,Cate的额头残存着她身上一点点香水的气味,随着她站起身走向门口,他终于可以用手捏了捏自己的鼻梁,缓释一下自己清醒时的迷醉感。

“LiLi。”Cate坐起身呼唤了一下正准备离去的她。

LiLi用一根记忆金属丝绑起自己的长发回头看向Cate。

“临走之前,能不能告诉我一下,上次泡的热可可的牌子。”

“Ovaltine。”

“哦。谢谢。”


Cate从梦中醒来,他躺在办公室的躺椅上,桌上的热可可已经变凉,失去了本应环绕周围的香气。他笑了笑,好像自己刚做了一场桃色梦境。

“先生,距离疫情预估扩散时间还有41103秒。”桌上简易的智能系统发出了报告。一份待审核申请从他的基金会系统里弹了出来。

上面的内容是有关于处理因收容病毒性SCP失败而遭到感染的女性特遣队成员LiLi的尸检许可和Ⅱ级防疫措施流程请求。他面无表情的对文件的几个部分提出了修改参考,然后提交了审核意见。

“帮我调几个防疫特化自律机械兵员到我的直属特遣队里吧,人类还是不适合干这活。”Cate对系统ai提出申请。

“啊,我还想申请一份特定牌子的热可可物料。”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