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再也没见过
评分: +15+x

他看着那个可能杀死了他无数遍的东西,陷入沉思。

格洛克18C手枪,使用9mm帕拉贝鲁姆子弹,支持全自动射击。

“我所做的一切是正确的吗?”

项目编号:SCP-CN-[系统错误,请联系管理员]

项目等级:Ignorance

他又想起当年的那件事。

那时候他还没有加入基金会,还不是中国分部的研究员。他只是个刚从高中毕业,高考成绩如他期望的一样过了本省985录取线的胖子。

高中毕业的暑假,没有了高考的压力,他自然而然放松了下来。

那时,他们几个相熟的高中同学相约出去旅游,有男有女。

其中的一个女孩,大概就是他的初恋了。

他已然想不起来他们的关系是怎么变好的——虽然大概是在高一那年,但总之,在他意识到的时候,他发现他脑子里全都是那个女孩。

她长相不算出众,活泼,精神,成绩也比他好。高考后,他留在了本省的985大学,而她选择了去北京。

这大概是年轻时的最后一次见面了,他想。他并没有异地恋的打算。况且,实际上他根本没有弄清楚他到底是不是喜欢她。

这次之后,便天各一方吧。把这他之前从未体会过的感情收进心底,去迎接崭新的大学生活吧。
相见争如不见
只是,这几天一起去旅游,还是希望能多和她说说话——
有情何似无情
一语成谶。

特殊收容措施:本文档不得被任何人知晓。如果你由于任何原因查看到本文档,请立即关闭并前往所在站点医务室接受F级记忆删除。模因抹杀将于10秒后启动。

忘了她吧,你能过得更好。

检测到生命迹象。欢迎你,暗影监督者。

针对[系统错误,请联系管理员]的收容措施为,除唯一一名已知人员外,任何人不得知晓[系统错误,请联系管理员]的本质;据信此为现阶段唯一有效的收容措施。

他拿起放在桌上的那把格洛克18C,打开保险。

“颜懿……我一定会把你救回来的。无论多少次。”

砰。

死亡如风暴向他袭来。

描述:[系统错误,请联系管理员]是由原基金会3级研究员柯██引起的一种异常现象,表现为多个平行宇宙呈现叠加态。具体而言,部分来自其他平行宇宙的人或物会随机进入本宇宙中。其途径包括:

  • 与本宇宙中现存的相应人或物进行置换;
  • [系统错误,请联系管理员]

此种异常现象在未被观察时并不存在任何危害;目前已知的手段中,仅有基金会根据从柯██出研究得到的“宇宙独有辐射监测器”能监测出该种异常现象的发生。在本文档被创立时,已知有超过1█.█%的人类发生了该种置换。

据推测,[系统错误,请联系管理员]的起因是柯██的异常能力;柯██在濒死时对多元宇宙的信息扰动程度会增加至正常情况下的数千倍,致使其会牵引具有最接近信息的独立个体至本宇宙中1。具体表现为,在其进入濒死状态超过一固定时间(██s)时,将有一未知来源的、与其进入濒死前身体状态相同的人类出现在其5m内,并处于昏迷状态。昏迷状态推测是穿越宇宙信息障壁时对信息的损耗导致的,这同时导致了二者的不完全一致。

他从黑暗中醒来。

眼前是无比熟悉但又陌生的天花板,角落里有一点霉菌;身上盖着的被子说不上舒适,不过还算干净。

多少次了。他想。

过多的穿越宇宙信息障壁会导致对自己的大量损耗,这一点他比谁都清楚。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自那天,那件事之后,他的心似乎就永远的关闭了;他开始沉迷于所谓“二次元”,试图在虚幻的世界——不,应该说不属于他的世界寻求心灵上的慰藉。

直到他加入了基金会,知晓了这个世界的背面。

原来,在这个世界上,起死回生是有可能的——

但是,理所应当的,基金会不可能为了满足他一个普通的研究员的私欲,去动用那些足以扰乱因果的“最终兵器”。

他所能做的始终只有,努力工作,提升自己的权限等级。

等到自己爬到O5的级别,大概其余人也就会对我复活她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他是这么想的。

直到那一天,一个男人找上了他。那个人站在门外,让他以为自己的房门被改造成了镜子。

“我就是你。”

从他那里,他第一次(在基金会管控外)得知了自己的异常性质,得知了基金会利用自己的性质开发的一系列计划;柯惊鸣不知道他是如何摆脱基金会的掌控的,但他的下一句话让他对基金会的忠诚动摇了。

“我知道怎么回到过去。”

据推测,柯██不知何故知晓了其异常性质,并基于该性质成功逆向开发了能仅使自己的思维意识被平行宇宙的不同时间段的██牵引的能力;但这种穿越会同时对本宇宙信息障壁和穿越宇宙的个体产生信息损耗,导致一系列程度不一的变化。当前,柯██已编为POI-[系统错误,请联系管理员],由[系统错误,请联系管理员]实施追踪及抓捕。

柯██利用该能力,共进行了7 13 22 [系统错误,请联系管理员]次穿越行为,导致本宇宙的信息障壁强度相较于多元宇宙信息障壁基准值下降了7.2%;现实解析机构Reality Analyse Department的分析表明,这可能会导致某些具有“宇宙内唯一性”属性的异常受到信息牵引,从而穿越宇宙信息障壁进入本宇宙。此种事件将被视为XK级事件;目前尚未确认此种事件发生。

据推测,POI-[系统错误,请联系管理员]的目的是扭转一既定事实:在异常事件B150712G004中,名为颜懿的平民女性的死亡。

他又想起那个“我”对他说的。

“我的信息余量已经不足以支撑我再来一次了,但你可以。”

我可以。

我可以把她救回来的。

颜懿,等着我——

异常事件B150712G004概述:

于2015/07/12,GOI-004(“破碎之神教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湖北省大别山区引发了一次异常地震,其目的不明。本次异常地震导致13名平民伤亡;事后以非法炸山采矿的名义掩盖。

——这里怎么会有破神的人?!

柯惊鸣又想起了当时在市区的惊鸿一瞥。

尽管他是个研究员,但之前的意外事故之后他也去接受了专门针对辨识其余GOI人员的培训,而那个人又没有很好的隐藏自己,让他一眼就看出来了那人破碎之神教会成员的真面目。

难道说,那次事件其实是他们引起的?

似乎所有的线索在他脑子里串在了一起。

现在回想起来,在这种不说游人如织但也绝不是冷冷清清的地方炸山采矿,怎么看都是脑子有毛病。那么最有可能的解释就是这只是基金会散布的假消息;根据这个推测,以及此地出现了破碎之神教会成员这一讯息,这次地震很有可能就是破碎之神教会导致的。

该死,难怪之前一直都失败——

从基金会内部恢复的残余数据显示,POI-[系统错误,请联系管理员]在回到2015年7月12日后曾主动寻找过基金会人员的协助,但[数据损坏] [系统错误,请联系管理员]。

不行,自己现在还没在基金会任职,就算能提供当时的代号,若是完全无法出具身份证明的话只会被当成skip关起来吧。

现在还不知道他们的目标,贸然提出返回的话同学们肯定也不会答应。说到底,我和他们关系还没有达到无条件相信对方的地步。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的机会也不多了,他想。估计再来个三四次,我的宇宙独有辐射强度就会降低到不足以支持我回到原宇宙的程度了。不过至少,这次知道了关键信息,成功率可能会提升吧——

[系统错误,请联系管理员]
[系统错误,请联系管理员]
[系统错误,请联系管理员]
[系统错误,请联系管理员]
[系统错错错错错错]

颜懿已于2019/8/12正式加入基金会,于Site-CN-31任职。

柯惊鸣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那个男人,眼里满是难以置信。

“不用怀疑,柯惊鸣,我就是来找你的。”

那个男人吃着麻辣烫,有些含混不清地说。

“找我?找我干什么?”

“我知道你来自未来的基金会。”

“……你在说什么?”

“别装了。我都知道,上面都告诉我了。”那个男人喝了口水,“你来这里是为了救你的初恋,呵?”

一滴汗从柯惊鸣头上滴到他面前的碗里。

该死,出来吃个宵夜怎么会变成这种情况——

“实话告诉你吧,上午我是故意露出尾巴的。”那个男人道,“本来我们的目的不是你,不过上面有了新的通知。”

“果然,明天的地震是——”

“没错,是我们干的。不过现在上面改主意了。只要你加入我们就行。”

“——”

那个男人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来,选择吧。是对基金会的忠诚重要,还是你的初恋重要。”

“相信我,我们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救不回来她。”


颜懿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电脑屏幕。

“这是怎么回事?小胖他曾经是基金会的?我在当年死于一次由破碎之神教会引发的意外?”

大概,是平行宇宙的信息泄露吧?

她看着那个好久不见的名字,眼眉渐渐柔和。

她记忆里的那天很平常,几个高中好友一起出去旅游,乘兴而来,尽兴而归。

这样啊,原来在另一个世界,你为了救我不惜数十次回到过去啊。

可在这个世界,你为什么失踪了?

她叹了口气。文档里提到的那个柯██,在五年前就下落不明了,哪怕是她现在已经晋升为了中国分部31站的主管,她也没有能找到他的下落。

那大概也是她的初恋吧。

她的手指继续滑动鼠标滚轮。

于2020/4/12,原麦克斯韦宗高级成员Arthurs Koal(POI-56542)叛逃至基金会,被置于监管下;在4个月后的一次针对破碎之神教会行动中,Arthurs被意外击毙。

Arthurs Koal在叛逃至基金会时持有一有效但未授权使用的身份识别码;目前未知其来源。















你还好,就好。

有泪水从她眼角滴落。

情之一字。

不知其衷,不知其钟。不知其忠,不知其终。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