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现实扭曲者

“他的名字是Samuel·Veras。他是一个V级现实扭曲者,我们不知道怎么收容他。基金会从未遇到过像他这样的人。”

Dr. Weathers慢慢地眨着眼睛,抬起头来看着他的助手,“你把会见室的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打开了吗?”

助理研究员整理了一下她的笔记,点了点头,“打开了。他被告知如果他在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的范围内扭曲现实,它就会爆炸。”

站点主管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长出了一口气。当他再次睁开眼睛,办公室装饰华丽的墙壁展现在眼前。那些Merriam没有权限知道是谁的枯瘦脸庞从他们的金相框里瞪着他,就像是他们把自己的期望放在他的肩膀上一样。

他摇摇头让自己集中注意力,继续说道,“他怎么样了?至少表现得顺从点了吧?”

“并没有,主管。” Merriam埋首在她的笔记上,她的声音从一堆文件后面传了过来。“他已经明确表示自己要突破收容,还说只要他突破收容就会马上杀了所有人类。”

Weathers点点头,“还有其他我需要知道的吗?”

她停顿了一下,“他比较喜欢'Primus'这个名字。”

老人从椅子上站起来,没有答话。他从桌子上拿了几份文件,理了理疲惫的思绪,离开了Merriam和那些瞪着他的画像。

他很熟悉会见室的门。它是用深灰色的金属做的,最上面有一个小小的凹痕,那是在一次没人愿意记得的悲剧会见中留下的。合页的嘎吱声第一千次在他的耳朵里响起,他冷冷地观察着那个带着手铐坐在一张低矮的钢桌后疯狂地笑着的年轻人。“神经病。”他咕哝着。他讨厌现实扭曲者。

当Dr. Weathers坐到他对面并把文件放在桌上时,年轻人睁开了眼睛。他的注意力被角落里嗡嗡作响的设备吸引。现实稳定锚有三米高,不断有电火花穿过奇怪的气体管。一台漂亮的机器,复杂到任何正常人都造不出来。他觉得斯克兰顿一定不是一个正常人。

他把注意力从基金会的过去收了回来,眼睛盯着面前的文件。“下午好,Veras先生,欢迎来到SCP基金会。你的异常特性让我们有理由立即对你进行收容。如果你对收容规定有任何问题,你现在可以提出来,如果你的异议是合理的,我们将会对收容程序进行复查。”

那个现实扭曲者仰头笑了起来。“你们想他妈的对我做什么就做什么。如果你想可以把我埋在混凝土里,我会把自己挖出来,然后—”

Dr. Weathers毫不介意地把桌上的文件移了移。“注意。我现在要问一些问题来确认你是不是现实扭曲者。请解释一下你是如何看待使用异常能力的,Samuel。”

他厌恶地撇了撇嘴。“我叫Primus。”

站点主管挑了下眉毛,“我不会那样叫你,这里的任何人都不会。你是怎么改变现实的?”

Samuel嘴角扬起一丝微笑,“想象一个海浪,博士。一个大海浪,在海滩附近,火辣的美女们在沙滩上放松。我驾着我的冲浪板从一边冲到另一边,就这样我改变了现实。只要你关掉那个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我只需要轻轻一挥手腕,就可以杀死这个站点的所有人。在我永远离开我的冲浪板之前,我要在海浪上做最后一次冲刺。”

Dr. Weathers紧紧闭上眼睛,试图掩饰自己的沮丧。“是的,我们带来的每一个现实扭曲者似乎都有这样的印象,或者类似的东西。”

Samuel的手铐哐当一声响了起来,他猛地一拉把他拴在椅子上的锁链。“我不仅仅是现实的扭曲者。我是神。你们所谓的现实扭曲者和我比起来不过是灰尘。”

Dr. Weathers透过厚厚的老花镜凝视着这个年轻人。Samuel在他的眼睛里读出了厌倦和恼怒混合在一起的情绪。站点主管正在失去耐心。他假笑一声,向后靠在椅子上,大胆地瞪了回去。

站点主管转而伸手从桌子上拿起了一份文件,举起它检视了几秒。他把文件从脸上拿开,低声说到:“在基金会的这么多年里,我采访了723位现实扭曲者,包括你在内。这些人中有132人被定为II级现实扭曲者,211人被定为III级现实扭曲者,172人被定为IV级现实扭曲者,而令人震惊的是有208人被定为V级现实扭曲者。”

Samuel哑着嗓子咯咯地笑了起来。“你有没有遇到过能把你的眼球从脑袋里熔化掉,然后再给你制造新的眼球,然后再把它们熔化掉直到永远的人?”

主管长出了一口气,向后靠在椅子上。“是的,有几百次了。我主持了这么多次这样的采访,是因为在与这样的高风险个人打交道时,采访者对他们需要有一定…刚性。而你正在测试这种刚性。”

“如果你的计划是拖延时间,”Samuel打着哈欠回答到,“那么你在吸引我的注意力方面做得很差。”

“我的意思是,Veras先生,我越来越厌倦了。我已经厌烦你们这类人了。你们对现实一无所知你们感觉不到现实的移换吗? 感觉不到现实永恒不变的通量吗?

“你想知道我的感受吗,博士?”年轻人身体前倾,眼里燃烧着激情。“我觉得没人能碰我。尤其是像你这样的虫子。”

“虫子…”Dr. Weathers盯着现实扭曲者头顶上方的天花板。“就我所知道的一切而言,有时候我确实有这种感觉。我们谁也改变不了,真的。站点消失,研究人员,特工…特别是SCP们。老天爷啊,这么多异常,就这么消失了。从现实中被移除,被宇宙掩盖。”

“你就这么喜欢讲课吗,博士?除了角落里嗡嗡嗡的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没什么比你的声音更烦了。”

Dr. Weathers看着那个现实稳定锚,就好像忘记了它的存在。“呵,是的,基金会最辉煌的成就之一。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能够消除作用范围内的任何异常活动,对吗?”

Samuel干笑一声,正准备回答,突然一声巨响把他震回椅子里。他十分困惑地抬起头,看着Dr. Weathers的手枪变成沙子,从他的指间掉到地上。

“什么玩意? 现实稳定锚开着我也能扭曲现实?” Samuel狠狠地看了一眼现实稳定锚。Dr. Weathers从椅子里站了起来,在房间里踱来踱去,整理着凌乱的头发。

“是的,你的确可以在它的作用范围内扭曲现实。你真的以为基金会有消除异常的技术?如果我们真的有,我们难道不会在每个站点上都安装上100台?那是当二级权限人员提问现实稳定锚是怎么工作的时候,我们撒的谎。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是让现实变得稳定,而不是变得不可改变。”

“所以我能… 那么,到此为止吧。”Samuel 笑了,他洋洋得意地举起双手,发出一声大笑,那笑声充满了纯粹恶意和自信。然后他停了下来。老人现在正怒视着他。就像他是个正在耍性子小孩

“嘿,老头,”现实扭曲者咆哮道:“你的世界完蛋了。”

“是吗,我表示怀疑,”他回答道,“恩,也许已经完蛋了。你知道薛定谔吗?有点像。”

Samuel歪着头,脸上露出深深的微笑。“继续啊。如果我觉得无聊了就走了。”

“我还是怀疑你能不能走的了,” Dr. Weathers回答到,“因为一旦你这么做了,一旦你摧毁了这个站点,离开并在地球上肆虐,你、我和其他所有人都将变成我们真实自我的可怜副本。”

Samuel点点头,他目光呆滞地假装毫不在意。“哦,那听起来真不幸。”

“假设如你所愿,你屠戮了所有的生命。你还会做什么?”

Samuel眼睛里的呆滞立刻消失了。“我是Primus。我是我的同类中的第一人。我没有对手。当痛苦的死者被撕成碎片时,我将向天空发出一声伟大的战斗呐喊,整个宇宙都将知道我的力量。”

Dr. Weathers苍老的脸似笑非笑,“啊,是的,我已经看到了。一个孤独的人站在空荡荡的地球上,向着黑暗的天空大声尖叫,现在他终于证明他们不是他的对手。真是一番了不起的景象,不是吗?”

“是最了—”

“那就是你的故事终结的地方,Samuel。一个单一的、短暂的形象,注定最多只能让人惊叹一分钟,然后为了一个更完美的宇宙而被抛弃。”

Samuel的眼睛里再一次充满了愤怒,“哪个宇宙还能比这更完美呢?”

“现在这一个, Samuel。你和我,就在这里,就在此刻,是唯一真实的Samuel和Dr. Weathers。在持续不断的现实转换中,你开始想知道为什么Site-19能够一直存在。为什么某些异常不会像其他异常一样消失?当你理解这一切的时候,你会发现总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你的肩膀。对他们有用的就是真实的,他们的话就是律法。能杀死我们所有人的,就是你吗?对他们来说,这不过是一个建议,可以考虑,但从未被认真对待。”

Samuel把拳头砸在钢桌上,震起了几张纸。“你错了!我才是这个世界的神,不是什么看不见的法官、陪审团和行刑者!我才是终结者。

Dr. Weathers发现自己被提到空中,当年轻人的手指掐住他的喉咙时,他双臂上的手铐正在化为尘土。当他凝视着Samuel眼中炽烈的怒火时,他虚弱的身体挂着一动不动。

“我会慢慢地杀了你的,老头子。” Samuel咆哮着。“我要给你设计一种最可怕的折磨,并且永远重复下去。你不会习惯它,因为只要我能想到我就会更换酷的折磨。你将是我征途中唯一剩下的活人,因为这样你就能看到这个世界的死亡废墟。”

“不,”Dr. Weathers回答道,“我觉得你不会。”

Samuel的手紧紧地掐着他的喉咙,但却又突然松开了。当他把站点主管放在地上时,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然后,他走回了自己的座位。他坐着不动了。

“你做了什么”他问道,声音颤抖着。他动不了了。

“我?”Weathers说,他对这个问题似乎很惊讶。“哦,我什么也没做。我并不是现实扭曲者。我想是别人做的。你看,这就是我讨厌你们现实扭曲者的地方。你们太…落后了。现实并不是你所认为的波浪。它是大海,在永不平息的飓风下翻滚沸腾。有些人认为…你是怎么说的来着?‘在海边冲浪’?天真的想法。一个真正的现实扭曲者屹立于风暴的中心而对自然予取予求。"

Samuel惊魂未定地靠在椅子上。他瞪大着眼睛。“你刚才他妈的到底做了什么?”

“哦,刚才吗?我是在用红色的字体和你说话,而且是粗体字,我想应该是这样。”

Samuel正要开口,他的嘴颤抖着大张着。Dr. Weathers抬起手制止了他。

“这不是魔法。也不是什么异常,一点也不比这个宇宙更异常。只需要对现实有特定的理解。也需要一些身处高位的朋友们的帮助。”

站点主管清了清嗓子,坐了下来。他假装看了看面前的文件,但很快又抬起头来,观察着Samuel的表情。他看到了恐惧。

“Samuel,Primus, Veras,你怎么了,”他说到,“我告诉过你,我一共采访了723个现实扭曲者。你知道他们后来怎么样了吗?”

Samuel沉默着摇了摇头。

“他们都被分类,被记录在案,被转移到他们的收容单元。他们的官方文件被上传到我们的内网编目中,他们会被进行测试,有时还进行交叉测试,你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吗?”

Samuel害怕得无法回答。

“他们几乎都被移除了。可能只有7个人还存在于我们的现实中。所有还存在的都在某种程度上很特别。还有一个不会...好吧,那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其余的,都被抹除了。被遗忘了。你看,关于现实扭曲者的第一个事实是,他们比我们认为的要多得多。而第二个事实是,宇宙似乎对他们有一种特别的厌恶。”

“怎么会…我也会被移除吗?”Samuel的声音有些微微颤抖。

Dr. Weathers耸耸肩。“非常有可能。但如果你愿意帮忙的话,我愿意尝试一下。我想这样做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们不对你进行分类。不作记录,不上传到内网。我们只是把你放在一个收容单元里,绝不写任何东西,好吗?”

Samuel的眉头皱了起来。“你为什么这么做?”

Dr. Weathers把身体从椅子里往前移了移。“有很多原因。也许因为我是一个想要打破采访现实扭曲者时,没完没了、千篇一律的状况的疲惫老人。也许是因为我不想让你做任何值得写的事情,我想你也不想被写。我们达成协议了吗?”

Samuel沉默了一会。“是的,我们达成协议了。”

Dr. Weathers点了点头,转身打开了会见室的门,示意走廊尽头的两名安保人员过来。两人走进房间,架起Samuel的肩膀,把他推到门口。

Dr. Weathers最后看着他离开。“Samuel,和你谈话很愉快。祝你好好活下去。”

他唯一的回答是一个颤抖的微笑。

站点主管愣了一会儿,他关上了会见室的门,在金属椅子里坐了下来。他又看了一遍文件,然后靠在椅背上,凝视着天花板。

"也向你们告别。" 他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说。



Site-17目录导航: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