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之心

讨厌是个很重的词。Tim Wilson更愿意说他非常不喜欢那些制服人。他们周身环绕着一丝不苟、睚眦必报的光环,而且对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别人毫无愧疚。要是他们的特工想要什么东西的话,他们就一定会得到,而其他时候你还不如不存在。

他看着桌上印了联合国标志的纸皱起了眉头。‘Red Fiji’?

“看,呃,我们还没有见过这类东西。我们肯定会密切关注——”

“它必须被摧毁。”冷酷而断然。“该超常威胁已被确认为是对人类生命和福祉的严重威胁。”

“我没看到什么,但确实有一些树折断了,还有些奇怪的黏稠物。但你们觉得怎么样最好就怎么样。”Tim承认道。“我没听说无聊镇的野外有什么符合这个的,要是有的话我们肯定早就告诉你们了。”

“美国政府也认为它很危险,这就是我们今天会面的原因。”特工扶了扶眼镜。“我想提醒你,它的应对等级是四级,你在法律上有义务报告任何可疑或类似的超常威胁。”

他安静地点了点头。

特工扣上了她的金属文件夹。“请保持警惕。”她随后便一言不发地走出去了。

严格地说,这是联邦政府的事。自从2008年的北极熊事件之后,WWS就一直在接受美国鱼类及野生动物管理局下属的一个不知名神秘动物单位的资金——但这也使它一直在被联邦政府拿着放大镜底下吹毛求疵。除了文书工作之外,这还不算糟,但有时候他们还要亲自过来耀武扬威。

他决定走到信箱那里去,好让他能放松一会。


每个小动物都是独一无二的,但威尔逊熟悉它们的程序都是一样的。你可以让发现它的人说说他们都知道些什么(一般来说不会太多),打开书本查查有什么动物拥有类似的特征,甚至可能去问问ICSUT的联络员。在小动物到达之后,你要让它保持冷静,把它带到住处。工作人员会留下一到两个标准食物袋,等它们更习惯了之后给它们当零食吃。

下一步就是大家最喜欢的步骤了,观察。威尔逊的不同员工会聚在一起研究它的习性,做着笔记,猜测它的异常性质和个性。根据动物的不同,他们会在观察的时候感觉到敬畏、神秘或是快乐的尖叫。

但在Tim管理这里的这些年来,他知道,最重要的品质还是同情心。如果不是整个团队都表现出了真诚温柔的爱的话,就没有哪个小动物会真的把这里当作家了。他的庇护所给予动物们的照顾效果甚至连制服人都不情愿地肯定了。

世界上没有哪个组织能像威尔逊野生动物应对组这样,这让他很自豪。人们总是很容易把奇怪的野兽看成威胁,把它们紧紧地关在笼子里,永远不让——

Tim突然停下了,他蔓延的思绪被一个奇怪的声音打断了。他轻轻蹲下去,想再听一遍。

又是一声快速的吱吱声。它在哪?

他扫视着草坪,看到了一只受伤的松鼠。他小心地戴上了工作手套,慢慢地把右手朝它伸去。在看到它身侧流着血的深深的伤口的时候,他同情地皱起了眉:这小生灵眼里满是恐惧,却不肯移动。就好像一点点动作都会给这可怜的小家伙带来难耐的痛苦。

“没事的,没事的,小家伙。”他咕哝着,轻声咂着舌头。

Tim还在慢慢地接近,终于把手带到了小动物身边。他用空出的手快速地从胸前的口袋里拿出一块厚布,轻轻地把那只松鼠裹了起来。

裹起松鼠之后,他迅速走到了动物收容处,把手里的包裹放在了治疗桌上。他打开保温灯,从抽屉里拿出一块小毛巾,用温水打湿,然后开始清理伤口。

很快它就休息了,踏上了缓慢的痊愈之路。


威尔逊野生动物应对组最近一直收到奇怪的信。它们装在很标准的信封里,内容各不相同,但从来没有回信地址。一直都是Tim在收这些信,因为其他的队友好像都会错过它们。

拆信很有趣,因为你永远不知道自己会得到什么。有几次他们得到的地图或者照片帮助他们找到了野生动物,但更多的是建议、猜测,甚至是发泄。Tim不太确定是谁在写这些信,但他能感觉到自己和这个单向笔友的一点联结感。

在餐厅附近散步的时候,他看起了最近的那封信。信上描述了一条龙,在野外横冲直撞,一路毁坏了碰到的所有东西和所有人,但在最近停了下来。奇怪的是,就和他们之前的通信一样,他神秘的朋友把事件描述得像真的一样,只有这一次带上了惊慌和急迫的语调。

Tim对这个想法微微一笑。他的庇护所里已经有很多奇怪的小动物了,但还没有什么神话生物。跳舞的小熊啦,概念性的赤翅蜂啦,什么都有,但是没有你无法理解的生物,你至少能知道怎么让他们开心。

Tim可能没有办法回信,但他还是会做出应答。在给Gloria(一只缩进壳里就会缩小尺寸的乌龟)洗澡的时候,Tim开始大声清点一天里发生的事情。

“好吧,你看,Mark说它不会管用,但那些小鸟却很喜欢它。他们有足够的活动空间,但我们还是可以看得很清楚。”他停下来,伸手拿起海绵,给它打上肥皂。

“哦!我还没跟你说Chirpy呢——那是我们给救下来的松鼠起的名字——她的伤痊愈得很好,她自己也感觉好多了,到处跑来跑去。Jeremy估计她过两天就能放生了,为她感觉高兴。我会想她的,但很高兴她现在好多了。”

Tim皱了皱眉。

“你在担心我,比平时更加担心。我猜龙是有可能出现的,但真的。我觉得如果那么大的东西在到处乱逛的话,我们会发现的,你知道吗?在这里我们可以处理好事情,没有伤是你不能愈合的。而且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们还能提供全套康复服务,哈。”

Tim站起身,把海绵扔进桶里,开始给Gloria冲洗。

“好吧,不管你是谁先生,我们这里一切都好。我觉得不会有我们没法面对的挑战。”


在一个雾格外浓的周日,Tim和他的女儿Fae开着他们那辆年久失修的卡车,在小山路上颠簸。他们正从补给站出来,车厢里放了一箱鱼,和一些别的设备。在过了牛奔湖水库出口的一英里左右,一片森林被撕裂、土地被践踏的景象在眼前展开。

在他们检查周边环境的时候,Fae放慢了车速,然后停了下来。

“路被这该死的树挡住了。”她咬着牙说。

他们都知道该怎么办,差不多不假思索地就跳出了车,去拿链锯。他们工作的时候,保持着平静、默契的沉默。

然而,路边不远处的一个声响打破了寂静。是有树被砍倒了吗?不,树林里有别的东西在动。在Fae把木头捆好之后,Tim开始小心翼翼地接近声音的源头。

朝那边看去,那是一棵倒下的树?会发出更加低沉的声音?不,那绝对是什么东西在呻吟。

那是一头巨大的蜥蜴。

“哦我去,它受伤了吗?”Fae蹑手蹑脚地跟在她父亲后面,想看得更清楚一点。

被埋在结块的泥土、树叶和血液之下的,是一团巨大的、慢慢起伏的肉体,显然是受了重伤。一块奇怪的合成纤维从它嘴里垂下来。

这一片都散落着腐臭的白色粘性物质。一棵小树压在了它身上,而那野兽目不转睛地盯着它的客人。

“Mnngnhhnaaarrnghh。”

“呃,爸爸?”Fae问道。不,不可能是他。

呻吟转成了低吼。

Tim走近那蜥蜴。“嘿,你好,瞧,没事的。来,我们来把那东西给你弄走,我们——”

一声难以理解的刺耳的声音响起,然后是停顿。“滚开。”毫无疑问是英语,但语调陌生,带着喉音。

他对此吃了一惊。“哦,呃,原来你会说话啊——呃,好吧,我们只是想帮忙。我们可以带你回我们那里,给你洗澡,照顾你。”

唯一的回应是一声咆哮。

“呃,好吧。”Tim转身朝卡车走去,Fae已经把他们的补给品放在路边了。他停了下来,摸了摸下巴,然后从箱子里取出了几条鱼,回到了蜥蜴那边,但保持着距离。

“嘿,你可能饿了。”Tim开始朝那动物扔鱼。“来,你不会介意来点这个吧?还很新鲜。”

它嗅了嗅那食物,然后又咆哮了一声。

“我们只是来帮忙的。”Fae说道,“如果你能听懂我们的话,嗯,我们会帮你把那棵树移开。”

蜥蜴考虑了一会儿,然后开始啃食一条鱼。他们绝对是在说谎,只想给它设个陷阱好杀掉它。这可能是个机会,对,捕食新鲜肉类的机会。

“行吧。”

Tim Wilson开始慢慢地朝蜥蜴走过去,用空着的手又给它扔了些食物。他进到了攻击距离里,慢慢地露出自己的手,尽量不发出突然的动作。

在他开始把链锯绕到树上的时候,蜥蜴张开了嘴,但又慢慢地合上了。先得到帮助,然后再愤怒。也许吧。

Tim微笑了。“喂,你看,你是个可爱的小动物。就叫你Lenny如何?”

蜥蜴并没有被取悦,但最终也没有抵触。


“嘿,爸爸?”Fae走进了冷库。Tim弯下腰,放下一箱装好的生菜。

“怎么了?有什么事?”

“我在想关于Lenny的事情。”

“他有什么不对吗?”Tim站起来,擦了擦额头。

“呃,倒也不是Lenny本身。但你还记得之前制服人过来的时候吗?说了什么报告的义务,和什么隐瞒的指控之类的?”Fae解释道。

Tim愣住了。“你不会是觉得……?”

“是有可能的。我觉得我不想冒险。你记得他们是怎么说的吗?它长什么样,有什么不同之处?”

他把手蒙到脸上,绞尽脑汁地思考着。“我基本上记不得他们给我看的文件上有什么内容了。它是,呃,似乎是像爬行动物之类的?它的体型,该死,好像确实有这么大?我知道他们管它叫再生者,‘红型’什么的。”

Tim沮丧地坐下了。“这——这不可能,但我们没得选择,是吧?”

“我想我们没有。”她停顿了一下,在他身边坐下。“但我们可以等他一个星期左右,就说我们正打算给他们报告。我——我不喜欢这样,但如果我们想把他藏起来的话,他们最后肯定会发现的,我确定。”

Tim感觉自己都快哭了。“但他是个多好的孩、孩子,只要打开暖气你就能给他洗、洗澡了。也许,也许我们可以试试说服他们让我们把他留在这里,只要他满意?只要他保持健康,也不伤害别人?”

Fae慢慢站了起来。“我真的不知道。但是——至少我们可以让他在这里的最后一周过得开心点。”


那些制服人过来了。

本来这只是WWS又一个平静的日子,但收到报告之后,制服人就全副武装地过来查看Red Fiji了。他们拿着新世代的高科技仪器重重地走过,用吓人的奇术武器建起了防线。

Tim有一个不值得羡慕的职责,要把指挥官带到那个动物那里,给他们提出建议。

蜥蜴看了看指挥官,又看了看Tim。它眯起眼睛。“恶心。”

Tim感觉喉咙发紧,倒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受伤。他稍稍移开了目光。

“呃,好,所以这是……”Tim感觉喉咙干涩,“这是Lenny,他——”

“你他妈有毛病吧。”指挥官咒骂道。

“可是你看——”

“不要把我们的时间浪费在你这没用的爬虫上。你到底有没有读过文件?Red Fiji有十几米长,不是这小混蛋。”

Tim清了清嗓子。“啊,哦,但我们被告知要立刻报告任何类似的东西。除此之外,呃。Lenny痊愈得很快,所以,呃,它可能符——”

“蠢货,别浪费我们的时间了。我们带了整整两个中队过来,你就给我们看这没礼貌的鳄鱼。”

一阵尴尬的沉默。

“呃,长官,还有——还有什么是您需要的吗?”

指挥官冷笑了一声,拿回了她的无线电,命令制服人撤离了。

Tim和威尔逊的员工安静地站着,听着军用悍马车的响声渐渐消失在远方。而那蜥蜴,相比之下,看起来十分满意。


Tim叹了口气,把帽子扔到了桌子上。那是他的工作,当然啦,但这种粗鲁无礼真的只有人类才做得出来。小动物可比他们好多了。

很有意思,对吧?一整天都和最奇怪的生物一起度过,它们各有不寻常的习性,但还是平常的老人类最累人。小动物们只需要一点耐性,好吧,很多耐性,但你能了解他们。你会知道他们喜欢怎样的食物,他们喜欢怎么玩耍,还有怎么才能让它们高兴。

他漫游的脚步又带他来到了温暖的沼泽栖息地。先前留下的泥泞的脚印还很新鲜,但现在安静多了,他能看到树冠后面下落的夕阳。

传来一声满足的咯咯声,跟着几声嗥叫。Tim望去,稍稍皱了皱眉,随后微笑了。那蜥蜴没有理他,只是懒懒地啮咬着已经空了的西瓜皮。

“别担心,他们有段时间不会过来了。”他告诉它。

“但愿如此。”传来了厉声的答复。

Tim轻轻地笑了。当然啦,从别的人类那里能得到很多不爽,但只要看到小动物们高兴,就让他感觉一切都值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