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ctor与Jacob

男子在剧烈地头痛中醒来,看向四周,并梳走挡在眼前的几撮头发。他坐在森林的中央,靠着一棵高高的落叶树,厚厚的雾遮挡了他几米外的视野。他喘息着,意识到身边的环境完全是黑白双色的。

"哦艹…",当他明白自己在哪,而且可能一会儿他就会被某些东西找到并被打的屁滚尿流,他在心里骂道。

"啊",附近响起一个男子的声音。"你终于醒了"。

这个男人转头看到一个仿生人盘腿坐在附近的树下。这个仿生人手上拿着几个画框,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男人。外部的覆盖物有几个条状缺口,看起来是被整齐地切掉了。

"1360…"男子说道。

"我希望你能叫我Hector,Conwell研究员",这个仿生人尖声答道。它站起来,带着画框,走向这个男子。

"那…你的声音就像…"男子盯着这个仿生人,打量着它,用余光检查四周。他希望有一条路径,一个传送门,一些标志着出口的信号,但是这里只有浓雾。

"在意这个?"这个仿生人答。"个人觉得我的嗓音还不错。柔和的声音毫无卵用。"

"它让我想起的我儿子的声音,一点点吧。"

仿生人点点头,看着它拿着的一个画框,然后跪在男子身后,把画举给男子看。框里的画原本摆在男子的办公桌上,是他和他的家人一起登山旅行的照片。

"他们叫什么名字?"仿生人用好奇的语调问。"我猜这是你的妻子,儿子和女儿?"

"是的,分别是Kate,Zach和Carrie。"

"你们看起来都很高兴。"

男子看着地面。

"你也从没告诉过你的所有者的名字,Hector,"他最终开口说。"他们叫什么?"

这个仿生人不再看着照片,而且盯了男人几秒钟。

"James,和他的女儿Sarah。"

然后这个仿生人不再说话,只是看着远方。

"你曾说你失去了他们,"男人打破了沉默。"发生了什么?"

"是你们,"仿生人回答说。"你们中的一个特工在逮捕我时杀死了James。我不知道Sarah身上发生了什么。"

男子再次看向地面。

仿生人也重归沉默。

"所以…这是在复仇吗?如果我说我不知道,我会死在这?"

"应该是…这里有太多灵魂愿意把你撕成碎片…"

"但…但是…."

仿生人叹了口气,坐在男人身后。

"但这不会带给我任何欢愉…"仿生人看着男人家庭的照片。"我是第一批找到这个地方的仿生人中的一个。因为这里太大了,在我遇到其他仿生人前,我独自呆了几年,那时我满心的愤怒与憎恨…"

仿生人弹了一下右手食指,弹出了一个手术刀。

"我可以绑住你,让你看看我是怎么把你的皮肤割下来的。"

男人缩着身子,想尽可能远离仿生人和它的刀。他在朦胧暗淡的光线下看着仿生人的一举一动。

"但这又如何呢?这既不能把我带回现实,也不能帮我找到Sarah。你只会保持高度紧张,直到身心俱竭1

仿生人再次叹气。

"我不会杀你,研究员Conwell,杀了你不会给我任何安宁。"

男子松了一大口气。

"那…我为什么在这?"

"搞错了吧?"仿生人耸耸肩。"当我们打开通往你们研究所的路径时,我们计划抓住你的同事,Hess博士。你可能知道,她曾是安德森机器人研发部门的成员。你被错抓了,他们把你交给我自由处置。看,就是这么戏剧。"

"Hess也在这吗?"男人巡视四周。

"她在。上次我看到几个黄腹隼型在把她拖去大卸八块。"

男人如惊弓之鸟。

"那我从哪离开这呢?"

仿生人站起来,看着手上的照片,耸耸肩。

"别担心,"他答道。"我在保持出入口畅通。"

它然后指向远处。

"如果你往那个方向走大约2000米,你会到达一个入口,它会把你传送到你们称作三波特兰的地方。走快点,别出声。就像我说的,如果你被抓到,这有很多灵魂想把你开膛破肚。"

"男人站了起来,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清楚了。他走离了,又停下了,然后转过身来。在雾中,仿生人的身影已极度模糊。"

"Hector?"男子向仿生人喊话。

仿生人停下,也转过身。

"我对我的所作所为道歉,我对你承担的所有痛苦致歉。"

仿生人仍然一言不发,过了一会,它消失在雾中。

男人回到他的逃亡中。如果他够小心,或许他能活着离开。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