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流涌动
评分: +10+x

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漆黑的小巷总会让人联想到很多,比如布鲁斯韦恩的父母或莱昂不得已和史丹菲尔同归于尽?厄尔想不起更多了,不过或许明早会多出一条“某初中男子在无名小巷被杀害,凶手未知”之类的新闻。他正这么想着,突如其来的一脚打断了他的思路,让他瘫倒在地上。

“我说,小子,麻溜的把该交的钱交出来,兄弟们也就不找你的麻烦了。不然……嘿嘿,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眼前的几个衣着时髦的小混混都在狞笑着看着厄尔,为首的那个一头黄毛,手里把玩着一把蝴蝶刀,似乎下一秒就能在他身上剌个口子。

“我……我已经没钱了”

厄尔一边挣扎着站起身一边颤抖的说着。虽然他知道自己说的是真话,但眼前这些人渣肯定是不会信的。果然,回应他的只是狠狠的一脚和几口唾沫。厄尔细细的用额头感受着地面上砂石颗粒的粗糙触感,脸上传来粘稠的感觉,当然,肯定不单单只是因恐惧而产生的汗水。

“他妈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底细。”黄毛弯下腰,用一只手粗暴的拽住厄尔的领子,把他拽到自己眼前。厄尔看着黄毛那一口和他头发一样颜色的牙齿,仿佛下一秒自己的脑袋就会被扔到里面被嚼碎然后吞下去。一阵无力感充斥了他的全身。还没结束吗?他心想,或许可能今天真的要被杀死在这里了。

“看着我,小子!你妈那个婊子养的不知道和多少道上的人乱搞过,不可能没点积蓄。明天是最后期限,立刻把那三千块还上,不然……”黄毛突然冷笑一声,厄尔只觉得脸上一凉,蝴蝶刀的刀尖伴随着划过空气的声音出现在离他眼前不到几厘米的地方,正对着他的眼球。

“明天这个时候城里可就会消失一个垃圾了。滚!”厄尔又被扔回到地上,用一种奇特的视角看着那群小混混一边大笑着一边消失在了巷口。

终于结束了,他长出一口气,可心里没有半点劫后余生的喜悦之情。有时候他甚至想死在他们手里也不错,就那么一刀下去,一了百了。再也不会为明天的饭发愁,再也不会被那些和母亲在一起的不认识的小混混殴打,再也不会被班上的同学欺负……厄尔这么想着,那道看似坚不可摧的大坝轰然崩塌,眼泪再也无法抑制住,混着汗水和血液流淌在肮脏的地面上。

“厄尔,初中生,15岁,家住里德路街角那栋药店的地下室,因母亲赌博而欠下高额贷款。”

突如其来的声音下了厄尔一跳,他立刻站起身来。不知何时,一个穿着深蓝色的大衣的男子斜靠在巷子口的墙上,戴着墨镜的眼神似乎在从上到下打量着他。

“我说的对吗?”那人轻笑一声,缓慢向他走来。

“你……你是谁?我真的没钱了,真的!”厄尔警惕的看着眼前的陌生人,难道又是要债的?真该死,果真是祸不单行。厄尔心里苦笑,看来今天是真的躲不过去了。

“你似乎没有一丝的怨恨和恼怒?真奇怪,他们不是刚刚才把你按在地上恐吓了一顿?”他脸上的笑容更深了,语气也更舒缓,似乎想努力让自己变得和蔼些。但厄尔只是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巷子不是很深,转眼间他已经后退到了最深处,紧贴墙壁。

“你……你到底是谁?你怎么知道关于我的事?”

他再一次的问道,但眼前的男子似乎并没有想停下来的意思,一边自顾自的说着,一边越靠越近。

“逆来顺受?啧啧啧,这可不是个好性格。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母亲欠下的债会牵连到你而她没有一点事?你有没有想过改变你现在的生活?”他走到厄尔眼前,那张被笑容充斥的脸紧盯着他。厄尔感觉到一种奇怪的吸引力,仿佛来自灵魂深处在呼唤着他。

“所以你想要帮助我?给我几本武功秘籍?”厄尔想起小时候看的老电影中的经典桥段,自嘲着。

“哈哈哈哈哈……”那人似乎被逗笑了,笑的全身颤抖。“你很幽默,孩子,这点我很欣赏。”

突然,仿佛按下了暂停键,那人一下停止了大笑,眼神变得无比严肃。他用一只手搭在了厄尔的肩上,另一只手摘下来脸上的墨镜放到了口袋里,露出了一双深黑色的眸子和一道贯穿整个右脸的疤痕。

“看着我的眼睛,孩子。”

厄尔只觉得脑海中传来一股无比刺耳的声音,一股热流从头部蔓延到全身,他不由自主的对上了那人的眼神。厄尔脚下的地面开始坍塌,他像一只无助的小船在齐天的海浪中翻滚,整个世界都变得扭曲失真。在那漆黑如墨的瞳孔中,他看到了另一个自己在冲他微笑……不,那绝不是微笑,那是一种说不出的笑容,就像一只猫看着断了腿的老鼠正努力逃跑而又摔倒在地的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嘲笑。“咔嚓”,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厄尔心中碎裂开来,无数说不出的情绪在短短几秒钟内涌上心头……

“啪”

一个乌黑的物体被扔在厄尔面前的地上,他把墨镜重新带好,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两个选择,要么让这玩意成为你手中的利剑,去为你所受的不公报仇。要么……”

“对着自己的脑袋,bong!一了百了。”他大笑着说完这句话,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好像自己从未来过。

“他说的对……”厄尔缓缓捡起地上那把柯尔特1911,打量了一番,两个同心圆带着三个向内的箭头的标志被刻在枪柄上。厄尔愣了片刻,一丝诡异的微笑出现在他脸上。

“我为什么要承担这一切?这本就不是我的错……”

天边出现一抹殷红,太阳快要升起来了。他坐在车里,看着远处川流不息的街道,微微一笑。

“这是第一个,但不会是最后一个”

在车的后座上,一个老旧的蓝色布包静静的躺着,未拉紧的开口处露出一截黑色的管状物。布包很鼓,看上去装了不少东西。一个大写的“J”用红线绣在布包上,他回头看了一眼,脚下略微一使劲,这辆不起眼的马自达就消失在了车潮中。






“Wors主管,您看上去很焦急的样子,找我什么事?”

Dr.Syscus有些疑惑。Wors一连用三封加急邮件把自己叫来这种事之前可从未有过,他这么想着,叩响了站点主管办公室的门。

“进来。”

Wors的声音有些沙哑,眼圈也带着些许黑色,再加上手边那杯特浓黑拿铁,看上去就像一个熬夜肝材料的网瘾大叔。Dr.Syscus突然有些想笑,但还是强行忍住了。

“您看上去没有休息好啊,Wors先生。”

“站点出了点事情,有些麻烦。”Wors喝了一口咖啡“我问你,Jerome去哪里了?为什么整个站点都找不到他?”

“他?自从上次那件事过后,他就变的特别神经质。现在估计休假去了吧。”一想到上次Jerome发疯似的将整个宿舍的镜子都砸了个粉碎,Dr.Syscus就一阵后怕。看来自己以后不能再碰有精神影响的项目了,他可不想变成这个样子。

“不,他从未给我请过假。还有,站点的武器库被盗走了一批崭新的手枪,几个安保全交代了。我记得那天晚上你值班,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Wors一边打字一边头也不抬的问道,显然正忙得焦头烂额。也是,这几天的怪事太多了,先是D级人员把负责项目的博士掠到了项目里,然后又是博士莫名失踪,还有武器被盗。以至于他甚至没有发现身为中美混血的Dr.Syscus原本迷人的天蓝色眼睛不知什么时候成了深黑色。不过这也怪不得他,毕竟作为一个媚上欺下的小人日理万机的主管,同时处理这么多事实在是太难为他了。

“没有,没发现任何异常。”

“唉,算了,你走吧。对了,消息已经封锁了,你知道规矩。”

“放心吧头儿,我懂。”

Dr.Syscus转身离开了办公室,一抹不易察觉的浅笑绽放在嘴角。

“动作快点吧,你已经被察觉到了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