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World 第二部分

« 第一部分 | 第二部分 | 第三部分 | 第四部分 »


AIC们可以通过光纤在各个网络之间穿梭,在瞬间就可以到达目的地。在三个人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前,他们就已经被吸收进光缆并经过了分散、高速传送和个体重建等复杂的过程,其速度之快甚至在时间跨度上是不可测量的。转眼间,机动特遣队-Kappa 10的三个人就以光速被传送到了通往密码城的台阶上,眼前是一扇印有麦克斯韦宗标志的巨大防爆门,Grape, Thorn, 和 8-Ball 快步走到门前。

SPMax.png

我猜这个就是密码城的入口?

thornhappy.png


倒不如说是一个后门。

grape.png


>/:_YESblinker.gif
8ball.png

Grape 推了门一下,惊讶的发现门并没有锁住,可以推动,他又用力推了一下,已经出现了一个可以勉强通过的缝隙了。

我猜应该是Alex已经帮我们打开了门,我们得在被人发现之前快点进去。

grape.png

三个人快速的闪进门内并关上了身后的门,他们穿过阴暗的小巷,眼前的出现了一大片广阔的空间,对面的灯光晃的他们几乎睁不开眼睛,眼前的塔楼甚至都高过了挂在天上的虚拟月亮,漂浮在空中的各种各样由LED制成的齐柏林飞艇闪着各色的光芒,不由得让人想起在深海中飘荡的栉水母,粉色、绿色、蓝色的探照灯掠过每一栋建筑。而在远处的地平线上,一座线条紧绷且刻板的玻璃方尖碑将淡蓝色的激光直射入天空。天际线就像是一个承载着各种发光生物的海床一样,在黑暗的映衬下散发着柔和温暖的光芒。然而在地面上的场景却比东京市区和拉斯维加斯大道加起来都要更繁华和凌乱,并且十分拥挤。

麦克斯韦教徒从他们眼前的广场穿行而过,有些人看着像是人类,其他则不然。从各种躯体镀金的机器人,到穿着女仆装的猫女,拥有巨大天使翅膀的黑色人形生物,或者是比较常见的大众脸款式,每一个麦克斯韦教徒在这里都有独一无二的化身,并且他们之间千差万别,Thorn一边惊叹眼前的景色一边从阴暗的小巷中走到眼前广场的灯光下。

哇哦!这地方真他妈的酷——哎呀!

thornhappy.png

Grape 连忙扯住Thorn的衣领,并把他拖回阴暗的小巷中。

你不能就那么到处闲逛,年轻人,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你得表现的像有个CPU一样,别再没头没脑的乱闯,明白了吗?

grape_mad.png


好吧好吧,我明白了。

thorn_sad.png

Grape 带领其余的两人来到了一个不那么拥挤的拐角,但是他们的注意力很快就被Thorn口袋里突然出现的哔哔声吸引了。发出声音的是那个镀金的小立方体,Thorn把它拿了出来放在大家面前,很明显这个立方体的正面正在发光。

啊,这个也许能帮上点忙,Alex给你的?

grape.png

Grape 从Thorn手中轻轻的拿起这个小立方体并检查了一下。

是的,这个是做什么用的?

thorn_srs.png


这是一个时间扫描装置,你看,年轻人,这里的所有东西都有着相同的时间流动速度,而我们所寻找的人或者物,作为一个外来者,就会有比他们更高的时间流动速度。

grape.png


比如我们?

thorn_srs.png


>/:_YESblinker.gif
8ball.png


这就是我为什么说不能太张扬,而且这个地方真的很大,如果在这里进行搜索,我们需要一些钱作为路费。

8-Ball,我想这边的墙上有个提款装置,你能黑进去吗?解密这个装置,想办法给咱们吐出点现金来。

grape.png

8-Ball 移动到墙上的装置前,它看起来就像是一个ATM,几秒之后,8-Ball作为眼睛的镜头抽动了几下,提款装置则缩小成了一个线框模型,许多小的六角型银币从线框中掉落出来,每一枚银币上都印有麦克斯韦的标志和一小段二进制字符串。
Grape 半跪在地上急忙把钱尽可能多地装进自己的口袋,Thorn跟着也去抓了三四把装进口袋,之后他们就快步走进了庭院,三人向下走进了密码城的一条主要通道。 在这里,线上用户可以在各种各样的奇怪的事情上消磨时间。尽管他们小心翼翼地避开了人气火爆的红灯区,尽量向着人流稀疏的路上走,但还是会从各种琳琅满目的商铺、沿街叫卖的小贩之间和虚拟活动室的门前路过。现在是星期五的晚上,每一条街道上都有数不完的人,从拥挤的人流中挤出一条路来十分的艰难,但是Grape还是在小立方体的指引下带领小队向目的地走去。

终于到了,现在我们来研究一下现在是什么状况,然后——

8-Ball,Thorn在哪?你看到他去哪了吗?

grape.png


>/:_NOblinker.gif
8ball.png

两个人不再接着往前走,Grape连忙回到大街上寻找,8-Ball 漂浮在原地用眼睛扫描着附近的每一个人,在这么稠密的人流中想要找到一个绿色头发的青年真的是太困难了。8-Ball连续扫描了几十个附近的人,但始终是一无所获。如果他当初为自己加载了更多的自然语言模块和情感模块的话,现在一定会喋喋不休地抱怨自己为什么会被分配到这么一个无组织无纪律的团队。Grape在大街上四处找不到人,正当他又要发火的时候,突然感觉肩头被人拍了一下,他回过头,发现Thorn就站在他的身后。

不好意思,刚才去买了点东西,我们走吧。

thorn_hat_happy.png


那是什么鬼东西?

grape.png


一顶爵士帽。1

thorn_hat_happy.png


我知道那是什么,Thorn! 可他妈为啥……算了,当我没说。

grape_mad.png

Grape 接着向前走 Thorn 和 8-Ball 小心的紧跟着他,生怕撞到来往的人。

只是一顶帽子而已嘛,我只是想要想Alex说的那样融入周围的环境啊,这种帽子在人类社会很流行的,在互联网上到处都看得到。

thorn_hat_happy.png


年轻人,网络模因可不是什么好玩的研究材料。

grape.png


哦拜托, Grape. 模因被定义为在人类文化或体系中表现出特定行为的因素之一,这怎么会不是一个有趣的研究材料。

thorn_hat_happy.png


>/:_NOblinker.gif
8ball.png


好吧,但是这帽子蛮酷的,不是吗?

thorn_hat_happy.png


>/:_NOblinker.gif
8ball.png


管他呢,我喜欢就行。

thorn_hat.png

Thorn 不再理会前面两个人,向四周拥挤的街道望去。他们走过一个又一个街区,舞厅里传来了震耳欲聋的音乐,听起来就像是一个坏掉的内燃机正在嘶吼发泄。头顶的高架桥时不时的传来车辆呼啸而过的声音,商场橱窗中倒映出自己的身影,总之Thorn的视线总会被有这样或者那样的人或物吸引住,稍不注意,他就与一个人结结实实的撞在一起。

哦真抱歉,刚才有点分心。

thorn_hat_srs1.png

ぺ偶的忝! δ(≧∇≦δ)
尒ロ下了偶1跳
尒夶ロ那梩搞粜的那頂帽Ζī?!?!
︶ㄣЧ顁制菂還Чナ衆欵?しovё

girl1.png

啊?帽子?你在说我的帽子?是在一家名字叫做'Clan Chitz Trade Hub' 的店里买的,顺着这条路走五个街区就到了。

thorn_hat_srs1.png

ζ謝謝!
皒緗買⑴頂送給皒啲弟弟垱生馹禮物
皒吆辵ろ,鴏绘洅聊ó我の
~*☆*願WΑN榊Ъι佑尓*☆*~2
(シ_ _)シ

girl1.png

一个很小的绿色箭头突然出现在Thorn的鼻子前,Thorn抓住箭头,拿在手里好奇地看了看,然后放在口袋里。当他再抬起头,发现那个麦克斯韦宗徒已经离开了。

额,谢了,也愿WAN神庇佑你,是这么说的吧?

thorn_hat_srs1.png

两人礼貌地挥手告别,Thorn快步走回队伍中,Grape和8-Ball正等着过马路。Grape对Thorn的私自离队和与麦克斯韦教徒接触感到有点不满,但只是微微皱了皱眉而已。而Thorn则继续跟着队伍,尽量不再开小差或者被队伍落下。

又走过了几个街区,三个人眼前出现了一个名叫'GAMBIT'S LAST DRINK'的虚拟酒吧,这个酒吧门口的装饰破破烂烂的很久没人打理,看起来不太体面。Grape看着手中闪烁着的时间扫描仪,做了个深呼吸。

看起来像是咱们的目的地,咱们进去吧。

grape.png


>/:_YESblinker.gif
8ball.png

Thorn 第一个走进酒吧,他着急想要看看人类的酒吧内部会是什么样,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酒吧的内部装潢完全不同于外面的现代化风格,地板是一大块粗糙的混凝土,上面杂乱无章的摆满了桌椅和台球桌,整个房间闻起来像是一大块潮湿霉变的海绵。头顶的扬声器嘶吼着黑旗乐队的歌曲。显然三名AIC与眼前的环境格格不入,但三个人还是尽力装成随意自然的样子的走进酒吧。这个酒吧似乎是故意在模仿几十年前的复古风格。

在房间的另一边已经有一群麦克斯韦教徒挤在一起,三个人坐在(或者飘在)吧台前的椅子上,Thorn把手放在桌面上,他看起来十分激动,因为他就要点他人生中的第一杯酒了,而且他也可以趁机试一下刚学到的“社交技能”。调酒师是一名红头发的女人,此刻正背对着他们擦拭架子上的酒瓶。

♀請給莪來①桮酒,ィ厼旳頭橃顏色詪漂喨,莪詪喜歡っ♂
(*^∀゚)ъ

thorn_hat_smile.png

Grape 慢慢的把头转向Thorn,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若不是亲耳听见他绝对不相信Thorn可以把本地语言说的如此令人尴尬。不过在他转过头确认之前,吧台后的调酒师回了Thorn一句。

额…谢了,但是我不得不请你们马上离开这里,这里不欢迎Chipper3,即使你们只是想在这躲一会也不行。

bishop.png

什…什么!?我们不是来…我的意思是我没有像你说的那样…..

thorn_hat.png




这脑残孩子只是想道歉,他经常说话不过脑子,不要管他。

grape.png




好吧,我只是试着礼貌一点,我之前从来没有跟像你这样漂亮的狐狸说过话。

thorn_hat.png

调酒师双手靠在吧台上倾身瞪着他们,Grape尴尬地用手遮住了脸。这时,从房间一边走过来一个麦克斯韦教徒,他穿着黑色的夹克外套,黑色的裤子,脸上戴着赛车风镜和遮住了半张脸的面罩,脚上还穿着一双十码的大靴子,他向这边走来,空洞的脚步声甚至盖住了Thorn急促的呼吸声。

我·们·这·里·不·欢·迎Chipper,听懂了吗。我才不管你们来打算干嘛,现在你们最好在我把你们踢出去之前自己走出去。

bishop.png

出了什么事情,Bishop?

rook1.png

>/:_NO
>/:_NO
>/:_NOblinker.gif
8ball.png

这三个chipper赖在这不想走,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只是单纯的愚蠢。

bishop.png

事实上,我们并不是你说的那种 "chipper" 。

grape_snark.png

那你们是谁?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rook1.png

我要参加选拔赛!我想要赛车!

thorn_hat_mad.png

正当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的时候,Thorn不假思索地说出了这句话,'Grape和8-Ball转过头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Thorn对Grape指了旁边墙壁上的黑板。

赛车大师选拔赛将于本周举行
~需要收取报名费~
相关的模拟赛事将于三周内开幕
祝所有参赛者好运!


Grape 耸了耸肩,又揉了揉眼睛。这也算是个计划,虽然是一个糟糕的计划,但总归是个计划,Grape决定先不考虑计划中那些令人担忧的问题,暂且走一步看一步,特别是考虑到如果不这么做,就无法在时间扫描仪给出的第一个地点开展他们的调查。

.

你们想作为选手参赛?别闹了,你们连赛车车型都认不全。

rook1.png

对啊,可那又有什么关系? 凡事总有第一次嘛。

grape_snark.png

Grape 把Thorn拉过来,双手伸进他的口袋里,把Thorn买帽子剩下的钱捧了出来,一股脑堆到了吧台上。两个麦克斯韦教徒呼吸都变得有点急促,因为在他们眼前的可是一大堆闪着银光的六角形硬币,多得都要从吧台边缘溢出去。

哦我的老天,这至少有2000cryt,Rook!

bishop.png




2,000 cryt? 那足够我们支付大部分比赛场地的租金了。

rook1.png

>/:_2025blinker.gif
8ball.png




我猜这也包括我这位朋友的比赛报名费,还有请在场所有人喝一轮酒的费用?

grape_snark.png

是的,当然,请稍等,酒这就来。

bishop.png

Thorn 捏住他帽子的边缘,向下压了压。



谢谢你,美丽的女士。

smooth_criminal.png





« 第一部分 | 第二部分 | 第三部分 | 第四部分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