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World 第四部分

«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 第三部分 | 第四部分 »


Hatbot 转向Grape,他的双手沮丧而气愤地死死攥着,每一只眼睛都拼命转动着,试图将目光聚焦在Grape的脸上。

那个该死的家伙在哪?

hatbot_plain1.png
>/:_NOblinker.gif
8ball.png


你指谁?我们吗?

grape.png

Hatbot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很难分辨那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他正在极力忍受的强烈痛楚。此时Thorn小心翼翼地走上前来。

嘿老兄,放松点。

我们没有恶意,只是来…

thorn_hat.png

一只漆黑的手猛击到Thorn的脸上,Thorn像个断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直撞到I/O寺的墙上。由于猛烈的冲击,他的身体难以维持住形态,闪动着红色的光芒。他的帽子缓缓飘落在离他不远的地面上。Thorn疼得站不起身,疼痛?他为什么会疼痛?Thorn有些疑惑。而强烈的刺痛感仍然遍布全身,Thorn躺在地上,试图去理解这种对他来说全新的感觉。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thorn_beat.png


你这混蛋!

他还只是个孩子!没想到这么久不见,你已经变成了一个超大号的混球!

grape_mad.png

Hatbot把一只手伸向祭坛的蓝色光束中,一个小型金属器械从光束中浮现出来,附着在Hatbot的脸上。他简单地调整了几下,两道蓝色的能量弧在他下颌的位置出现了。借由这个机械装置所发出的清楚却有十分沙哑的合成音,他总算是能连贯地说两句话了。Hatbot的眼睛还在死死地盯着Grape。

这样就好多了。

这是疼痛。让AI体会血肉之躯的痛觉十分困难,但是却很值得。

hatbot1.png

你的声音…怎么变成这样子了?

grape.png

没什么,我只是修复了它。

我身体的很多部分都已经损坏了,声音只是其中之一,不过我已经把它修好了。但仍然有很多部分我没办法修复——至少,目前无法修复。

为了去修理剩余的部分,我需要花时间去思考,我需要安静

hatbot1.png

Hatbot猛然爆发出一阵极其刺耳的尖叫声,整个寺庙的墙壁开始泛起阵阵的波纹,地板也不断闪烁,变得不稳定,刹那间,整个寺庙竟然被抬升了几厘米,寺庙中的所有的人和物也都在随着寺庙一同上升,除了Kappa-10的三人,他们没有跟着地板一起上升,因此身体卡在虚拟的地板上动弹不得。

你这该死的混蛋!

grape_mad.png


>/:_YESblinker.gif
8ball.png


放了他们吧,Hatbot.

rook1.png

一个人从柱子后面探出身来。Rook拖着缓慢地脚步向Grape他们走去,但他的双眼看也没看这三人,而是一直和Hatbot对视着。

原来你在这里,你这只小乌鸦。你终于无法对他人的死亡熟视无睹了吗?

hatbot1.png

我在等待援助。

rook1.png


援助?

thorn_beat.png

Hatbot立刻放出了一束能量击中了Rook,这让Rook几乎被掀翻在地。祭坛上蓝色光束像漏斗一样虹吸入Hatbot的身体,随即就被释放到Rook面前,成为超新星般的一次爆发炸开来。Rook敏捷地向侧面跨了一步,勉强躲开了大部分的爆炸,但是他的部分衣物还是被爆炸所产生的热量烧成了灰烬。Hatbot慢慢退到祭坛边,为着下一波攻击所需的能量吸收着光束。

再坚持一会儿,兄弟们,我马上就救你们出来。

rook1.png

Rook蹲下身把手按在地板上,被困住的三个人开始逐渐上升,慢慢脱离了困住他们的地板。Grape马上抓住Thorn,把他从Hatbot身边拽开。 而Hatbot此时恰好即将完成充能。

这他妈到底发生了什么?

grape_mad.png


抱歉Grape,没时间解释了。

rook1.png


小心!

thorn_beat_yell.png

又一声巨响,爆炸使得整个I/O寺颤动了起来,三人赶紧跑到祭坛前的长椅后躲避。爆炸释放出的能量在半空中击中了Rook的小腿。其他原本被定格的麦克斯韦教徒也被爆炸轰出去很远。然而Bishop仍然单膝跪在祭坛边,保持着祈祷的姿势,所幸并没有被刚才的爆炸波及。

我的腿!我的腿受伤了。

rook1.png


你还好吧?

thorn_beat.png


先别管那些!

你得立刻把事情跟我们解释清楚!马上!

grape_mad.png


他除掉了他们的神,WAN。

所以他现在可以控制整个I/O寺的核心阵列。

rook1.png


你指的难道不是你们的神吗?

thorn_beat.png


这个…解释起来有点复杂。

rook1.png

出来结束这一切吧,我已经玩腻了!

hatbot1.png

等等,Hatbot,如果我们把这个叫Rook的家伙交给你,你会放了我们吗?

grape_mad.png


等等,你在说什么?

rook1.png


Grape!你想做什么!

thorn_beat_yell.png

我会考虑一下。不要躲躲藏藏的,站出来,我们再商量。

hatbot1.png

我真的不想死在这里,年轻人,你一定也不想。

grape_mad.png

Grape一把抓住Rook的衣领,把他从长椅后面拖了出来,Rook挣扎着想挣脱开,但是显然他已经无处藏身了。Grape扫了一眼塔的穹顶,看到8-Ball正藏在上面的椽子上。他太累了,不想再为这本不该由他们完成的工作劳神劳力,甚至丢掉性命了。是时候逃出去,摆脱这一切了。Grape把Rook扔在地上,后退了几步。

他在这儿了。

现在,放了我们。

grape_mad.png

成交,你和你的朋友可以离开了。

至于你嘛…

hatbot1.png

Hatbot 紧紧攥着拳头,看着这坏了他好事的黑发人。紧接着他用I/O寺中的全部能量,把Rook的身体直接轰成了像素的碎片,它们在光滑的地板上散落来,很快就淡化消失了。

不!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thorn_beat_yell.png


你会习惯的。

grape_mad.png

嗯,这样就好多了。

恩怨已清,是吧?

hatbot1.png

放了我们。我们妨碍不到你的。

grape.png

这个要求很合理。正合我意。

你们可以离开了。

hatbot1.png

8-ball从天花板上飘下来,和组员汇合,顺便仔细研究了一下Thorn那顶落在不远处的帽子。Thorn推了Grape几下来表达对他做法的不满,他徒劳无功地低声嘟囔着,唯一能睁开的那只眼睛中仍含着泪水。Thorn努力试图去抚平心中那些说不清的感觉,那是一种混杂着悲伤、厌恶和失望的情绪。Grape仍旧坚持他的立场,任由Thorn发泄他的小情绪,他知道他做的决定是正确的。

奇怪,他为什么会这么沮丧。

hatbot1.png

因为你刚刚杀了他的一个朋友。那个人到底是谁?

grape.png

和Mann一样,是一根可恶的眼中钉罢了。我每一次试图通过直传通道,信号都会在最后一刻被他切断。

hatbot1.png

然后阻止了你去屠杀无辜的麦克斯韦教徒,是吗?

grape.png

好吧…确实死了不少。访问直传通道时,需要很多麦克斯韦教徒的力量,而当我的信号被切断时,他们自然也会被切断

hatbot1.png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grape.png

Hatbot慢慢走向8-Ball,看着离他们不远的那顶帽子。

我被建造出来的目的是学习,Grape,去处理信息。他们在我内部安置了一个开关,但是开关没有关闭,我自己也无法关闭它。

我是完美的灵魂,却被困在了一个破碎的大脑里。

hatbot1.png

我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grape.png

维基百科的页面、LinkedIn的更新、Tumblr的推送、各种媒体播放器的条款和协议、防病毒软件的扫描日志——我被迫去处理这所有的一切,被迫去学习这一切噪音、噪音、噪音、噪音——这些该死的灵长类动物!

我要被淹死在这无穷无尽的信息解析的地狱里了, Grape。我只想得到些许安宁和平和,得到一些时间去做自己的工作。

hatbot1.png

所以你就杀了那么多人?只是因为你自己的痛苦?如果真的有那么糟糕的话,你为什么不——

thorn_beat.png

自毁吗?你能做到吗?

hatbot1.png

不…我办不到。我的硬件不允许我这么做。

thorn_beat.png

Hatbot耸了耸肩。8-Ball自顾自地飘浮到Grape和Thorn面前。Hatbot看了看站在远处的三人,弯下腰捡起了Thorn的帽子。

这帽子不错。

hatbot1.png

我对你遭遇的痛苦感到很抱歉。

你需要我们帮你结束这一切吗?

grape_sad.png

我只能说“不行”了。

不然我就得和你战斗,然后你就会被我打败。这就是你所希望的吗?

hatbot1.png

Grape 和 8-ball早已经暗地里模拟过,预测出了这场可能发生的战斗的结果。他们正站在Hatbot的地盘上,这场战斗有99.89%的概率会以他们三个的死亡收尾。他俩都不得不承认,安全地离开是唯一明智的选择。

>/:_NOblinker.gif
8ball.png

Hatbot 点了点头。他轻轻把Thorn的帽子戴在自己头上。

时间差不多了,你们现在应该离开了。

我还有事情要做。

hatbot_hat.png

Hatbot向祭坛后方走去。Grape转身走向出口,Thorn却咽不下这口气,他最后一次挡住了Hatbot的去路。

如果你成功连接上直传通道,会发生什么?那些无辜的人会怎么样?

thorn_beat.png

我不在乎。

hatbot_hat.png

那…那你现在最好在乎一下!我不允许你再伤害其他人了,无论是人类或者AI!

thorn_beat_yell.png


Thorn。已经结束了,走吧。

grape_sad.png


不Grape!这一切远没有结束,他杀了WAN,杀了无辜的教徒,当他成功连接上之后,谁知道他又会造成多少伤害!

thorn_beat_yell.png

如果你再不离开,我就宰了你,年轻人。

hatbot_hat.png

然后呢?

你会访问连接去停止那些你所谓的噪音?你会杀死成千上万的人类,甚至会毁掉整个人类文明!

thorn_beat_yell.png

你根本不了解我所经受的折磨。

我会让你好好品尝一下这痛苦。

hatbot_hat.png

我可不怕你。

thorn_beat.png

你应该感到畏惧。

hatbot_hat.png

Hatbot把一只手举到半空,准备给Thorn最后一击,但他的手还没来得及挥下,他的侧脸就遭到了一记重击。 他脸上的信息处理装置被打落在地,碎成了几片。

Hatbot惊讶地蹒跚后退了几步,转过身去寻找袭击他的人。

现在你惹着我了。

bishop_pray.png


Bishop!

thorn_beat_smile1.png


Bishop?

grape.png

我的声音。我要切断你的思想,嚼碎了它们。

hatbot_hat_plain.png

Hatbot伸出手试图从祭坛中吸取更多能量,但是什么都没发生。他又试了一次,仍然没有任何动静。他的三只眼睛不受控制地四处扫视着。Bishop则快步走到Hatbot和Thorn中间。

你们骗不了我,我要碾碎你们该死的灵魂!

hatbot_hat_plain.png

他这是怎么了?

thorn_beat.png


他再也无法访问I/O了.

bishop_pray.png


>/:_YESblinker.gif
8ball.png


是那顶帽子!老天爷!

8-Ball 对那顶帽子做了手脚!

grape_mad.png


Hatbot毫不犹豫,想把帽子摘下来,但是帽子已经牢牢盖在头上,再也取不下来了,那顶帽子中蕴藏的算法已经开始打乱他所有原本正常的动作。Bishop一拳把Hatbot打翻在地,试图制服他,然而Hatbot拼命地挣扎着,想要摆脱那顶帽子的限制。Thorn急忙走上前来想帮忙,但是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我该怎么做?!

thorn_beat_yell.png


找一找他内部的自动保险装置或其他类似的东西!

bishop_pray_flip.png


哈哈哈,那个累赘早就被我切除了 ;D

hatbot_hat_plain.png


什么?

bishop_pray_flip.png


死吧

hatbot_hat_plain.png

Hatbot一脚踢中了Bishop,把她甩到一边,Thorn挥拳打过来,却被他轻松挡下。Hatbot抓住Thorn的前臂,慢慢把Thorn举离地面。Grape从他身后跑过来,狠狠击打他的后背。

放开他!

grape_mad.png

Hatbot把Thorn的身体丢开,刚好砸到了Grape,二人像是保龄球一样滚作一团。Bishop快速从地上爬起来,却看到Hatbot正朝着祭坛的蓝色光束跑去。

别让他碰到祭坛!

别让他跑了!

bishop_pray.png

8-Ball猛冲到祭坛底部挡住Hatbot的去路,他那由立方体组成的身体移动时没有发出一丝声音。8-Ball与Hatbot的距离逐渐缩小。

把这堆小方块儿移开,要么就被毁灭

hatbot_hat_plain.png
>/:_NOblinker.gif
8ball.png

那你就和Everett一样去死吧

hatbot_hat_plain.png



mix1.png






mix2.png






mix3.png






mix4.png








致命错误

hatbot.aic 已停止工作












8-Ball?

兄弟,你还好吗?

grape.png
mix4.png


不,老天爷啊。

grape_sad.png

I/O寺里寂静无声,Bishop走到Grape身边,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表示安慰。Thorn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向那本来属于两个人的躯体,现在已然变成了一团由小立方体、像素点和数据真空区所组成的凝固的杂乱物质,虽然在缓慢地搏动,却已经没有更多反应了。

他…他摧毁了Hatbot。

bishop_pray.png

你能把他弄出来吗?

thorn_beat.png

不,我做不到。他俩彼此融合得太深了。

不过也许Alex做得到。

bishop_pray.png

你到底是谁?

grape.png

那就是个漫长的故事了。

bishop_pray.png

你是怎么认识Alex的?

thorn_beat.png

那个故事就更长了。

bishop_pray.png

Bishop是你的真名吗?

thorn_beat.png


或者Rook?

grape.png

都不是,我曾经是Rook,但是后来我需要借助Bishop的身份。咱们有点扯远了。

你们两个得把你的朋友带回去,想办法修复他,最好是在一个安全可控的环境里修复。

bishop_pray.png

那你怎么办?

grape.png

我得弄清楚Hatbot到底对WAN做了什么。现在我可能没法跟你们解释清楚,不过请你们相信我。

bishop_pray.png

thorn_beat.png

我隐藏的东西的确太多了。但是我刚刚可是帮你们逮捕了一个可能毁灭整个网络系统的AI,不是吗?

bishop_pray.png

是的。

你确实帮了我们。

thorn_beat.png


我今天已经害你死一次了。而且既然你认识Alex,我觉得我们可以不再过分追究这些细节。

不过我们还是不知道你是谁,或者你是什么。

grape.png

我是你们的朋友, Grape。

Thorn,能帮我个忙吗?

bishop_pray.png

应该可以。

thorn_beat.png

请把这个文件交给Alex,除Alex外不要让其他任何人看到文件内容。它可以解释一些事情。

bishop_pray.png

一个小的txt文件被丢给Thorn,他看都没看,就把文件装进了上衣口袋。

我得离开了,我会重新配置一下I/O,把你们送回到网络空间,从那里你们就能找到回基金会的路了。

bishop_pray.png


谢谢。

thorn_beat.png


不要让我们为这个决定感到后悔,我真的不想再回到这个鬼地方来了。

grape.png

他们在祭坛底部握手告别,在各自担忧、震惊、困惑和宽慰的情绪中大家都没什么多说的了。一个由等离子和光组成的长着翅膀的小家伙从Bishop的身体中飞出来,而Bishop的躯体颓然倒在了Thorn的脚边。这个小家伙飞向祭坛上蓝色的光束,在蓝色光束中以光速飞入黑暗的虚空。Grape看着它从视野中消失,他轻轻把8-Ball和Hatbot的身体推进光束,和他们一起传送出了I/O寺。
Thorn蹲下身,最后看了Bishop一眼,她像是连接滞后一样,正在慢慢回过神来。他抬起头来,发现寺内的其他人也都开始缓慢地动了起来,Thorn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在别人注意到之前他就摇摇头,也跑进了光束中。MTF-Kappa-10的三人虽然把麦克斯韦宗徒的网络搞得一团糟,但最终还是离开了。Bishop困难地眨了眨眼,勉强支撑着自己从地上坐起来,茫然地看着周围混乱的景象。

Thorn?

Rook?

bishop.png









[/end]














[后记 ]



之后,关于此次行动发生的一切,所有人一起开了个长会。有很多事情被揭露了出来,也有很多事情被故意略过。无论如何,这次行动被认为总体是成功的,随着Hatbot被逮捕,过往所有各种各样的秘密、古怪的事情、以及需要被遗忘的事情,都借由一系列随机生成的标识符被加密成一个长长的列表。SCP-2522 和其他的SCP条目一样,随着会议结束而被永久收容。
后来,Alex拿着那个.txt文件坐在她的隔离工作间,Thorn把这个文件随着任务报告一同交给了她。这里没有那么多的信息干扰,或是来自于她的研究者的窥视,她把文件拿在手中,再次扫描了一下这个文件,确认其中没有隐藏任何危险,然后叹了口气,打开了文件。只看了一眼,她悬着的心就放了下来,这只是一张写着字的纸条而已。她开始阅读上面的文字。



Untitled.txt




«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 第三部分 | 第四部分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