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在地狱
评分: +11+x

Siruo看向门外,倒地的保安已经晕倒在地,脖颈上插着一支麻醉签。攻击一名基金会同事,一个月以前没人会想到她能做出这种事情,在下个保安到来之前也不会。保安还有一分钟换班,她还有10分钟考虑她还剩下的未来。

天已经偏近黄昏,实验室的GCMS上面摆着几试管青蓝色的透明液体,在黑暗中散发着诱人的荧光。每支试管中仅仅装有微不足道的十几克药剂,但对于Siruo已经不堪重负的神经系统来说,这一点点液体将会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毫不留情的摧毁她现在拥有的一切知识与智慧。

但研究失败之后,奔流不息的思维已经成为了她仅剩的的依托。

时间在一点一点流逝,电子表在几秒几秒的跳动。

是在意识之流中愉悦的死亡,还是在逐渐凝固的世界中毫无意义的再多苟活几天,这显然不是一个问题。
这凝固的世界如同人间炼狱。


-15year vts=1.33
她还记得那些无聊透顶的日子,基金会的善后设施还没有现在这样完善,旧机关楼仅仅挂上块福利院的牌子就能当作掩盖设施使用,昏黄的大厅里面四处散落着低级别的文献。孤单的小女孩在一堆堆纸板箱中穿行,时不时拿起几张破碎的纸质文档,从残躯不全的文字中隐约拼出一个隐蔽在世界之外的庞大组织。
夜幕笼罩着福利院的老房子,窗外的路灯光映射在破旧的窗帘上,地上的废纸化作不可名状的阴影,在黑暗之中愈发可怖,尽管事实上那些揉烂的废纸仍然停留在地上,尽管她知道那些黑暗只不过是不受控制思想的流露,但在接连不断的意象之中,她怎能享受安眠?

-8year vts=1.23
设施里的研究让Siruo目不暇接,十年以来,Siruo第一次觉得时间变得如此之短。在难以理解的事物与看似混乱的逻辑当中,她看到了理性与智慧的美丽,而看到这美丽的瞬间她决定了她终生的事业。
斯克兰顿方程,休谟度规,EVE综合场,一个个科目,一个个问题,一名年轻而富有创造力的研究员从中获取知识,然后将它们一点一点转化为未来。

-2year vts=1.17
尽管飞蝇与人类相距悬殊,却总能在被我们杀死之前安然脱险,因为在它们眼中的世界只不过是用慢动作播放的影像而已。想象一下,当我们的思想拥有飞蝇一样的速度,和我们自身的智慧时,能够完成多少本高不可攀的事业?
三天前,她在申请书上写道,而后又划去。
“此种药剂将有效增强研究人员在同等时间内的思维能力,对于外勤人员来说,此种药剂也能够增强在面对敌对目标时的战术反应速度。”
BMR-0773,那是站点批下来的文号,尽管她已经率领研究小组拆解了无数异常,Siruo对这一次实验仍然格外期待。
基金会已经踏入了未来的门槛。

-1year vts=10.17
那一天,她和她小组倚着两米多高的离心机分享红酒,庆祝研究的成功。那瓶红酒里掺了一点实验台上的蓝色液体,在几乎凝固的时间中,十几个人感受着飞驰的思想。
思考。纯粹思考的乐趣。专注于进步的乐趣。
发掘世界外无限的可能,建立理性与逻辑的丰碑,她几乎忘记了思考可以如此愉悦,以至于难以感受到时间的流逝。
不过,与那些发散的思维相比,时间本来就与静止无异。
她从未如此接近伟大。

-3month vts=3.25
她已经一点点习惯上了这种生活。
思考占据了一天的大部分时间,在走步时思考,在工作时思考,在梦中思考。世界与她的身躯都是如此之慢,她的思想被现实拖慢,但却不会消失,无数能改变世界的想法,无数超越已知的知识都在她脑中汇聚。

-17day vts=4.88
BLT(Homo sapiens)=Tq/(esi·tcsi·vts4)
一个简简单单的公式,就给一项能够改变未来的药物判了死刑。
那个新来的研究员,Wang,显然是太享受药剂的效果,他在之前一共才喝过几滴0773,而事故发生时,在他的身边有整整十几只空试管。
脑部扫描显示,整个小组的成员都将为他们透支的智慧付出代价。

-3day vts=4.88
药剂被查封,黄黑色的封锁线锁住了实验室周围的三条走廊,BMR-0773变成了SCP-953。
BMR-0773的研究团队,她的团队,剩下的时间最多只有十二年。
而在药物的影响下,她的生命将在十几天后中止。

-1day vts=4.97
失去0773之后,她的生命不再光彩。
曾经活跃的头脑现在只能感受到躯壳的枷锁,
基金会把剩下的药剂封存在了走廊尽头的那间废屋里,那曾经是她小组的实验室。

-1hour vts=5.72
Siruo在医疗舱里辗转反侧。
那种对智慧的饥渴正在烧灼着她的理智,曾经一攻即破的难题现在却能让她心烦意乱。不仅仅是因为她仅剩下一点点时间,也因为当她体验过那些伟大的想法后,平庸的生活与地狱的折磨无异。
不如再成为伟大一次,即使这次将会耗尽她的生命。

-5min vts=5.90
通向实验室的要路被几个保安控制着,守卫看着Siruo,似乎无法明白这样一名行将就木的病人为什么会离开医疗区,直到第一名轻视这个病人的保安应声倒地。
在Siruo眼中这些安保形同虚设,她的武器只有生体实验室用的长效麻醉签,但在她手中,那些用枪都难以打准的注射签板如同手术刀一般精巧。敌人在时间中冻结,她的手臂挥舞,精巧而危险,没有一次多余的挥舞。十数年的训练分文不值,半米长的药签穿过保安们交叠的手臂,以最难以想象的角度刺入他们制服的缝隙中。片刻之后,走廊里只剩下一地瘫软的身躯。
实验室的安全门紧锁,站点主管亲自将其关闭,但只需要简单的几步分析,密码就逐渐明晰起来。77093682,随着机械按键的咔哒声,半米厚的实验室大门滑向两旁。

-1min vts=11.3
她的手指把玩着那些药剂,尽管仍有一丝声音在微弱的抗拒着,但她心意已决,这灰暗的世界本就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她将那些药剂倒进烧杯里,一饮而尽。
思维从四面八方涌入,在她最后的时间内,思想的洪流冲刷着她的心灵,她仰面躺在椅子上,享受这短暂的狂喜。

-15sec vts=30.11
视界逐渐暗淡,随后在无穷的黑暗幕布之上,绿色与紫色的影子交替浮现,那是视神经没有信号传入时,视觉中枢在潜意识中的投影。
剧烈的耳鸣,尽管外界发生的一切都再也不会传入,但她脑海中的一部分仍然顽强在每个波段搜寻声音。
她隐隐约约感觉头撞上了什么东西,然而她很快就忘记了头撞在哪里,那次碰撞应该也撞碎了记忆。
触觉最后也消散了,视觉与听觉的丧失与之相比不值一提,当她不再能感觉到眼睛时,苦难之潮席卷而来。
一切都消失之后,她的世界只剩无尽的空虚。
她开始喜欢黑色。
因为空虚比黑色更黑。
而在器官和神经一个个陷入那虚无当中时,Siruo就在那里,用她那曾经引以为傲的速度,一遍又一遍的感受着。
纤毫毕现的感受着自己的死亡。
她的思考不再有目的,灵魂只是漫无边际的在虚空之中漫游,每一个想法都不再有意义,因为它们注定无法实现。
然后,被虚无的帷幕包裹着,她终于得到了她一直未能得到的,一次安稳的长眠。不再被跃动的想法惊醒,不再有斑斓的梦境,一切思想,一切过去与一切深渊边缘的挣扎都消逝于永恒与无穷。


0 vts=∞

漂浮在天地初开的混沌正中,虚无在她身旁一层层绽放。
她还活着,只不过活在另外一个世界当中。
这世界的边疆就是她脑海的边疆。


10-43sec vts=1032+
要有光。
宇宙从爆炸中生成,世界被思维点亮,在Siruo觉察之前,她的思维已经在普朗克尺度的时间内填满这庞大的虚空。

10-35sec vts=1027+
黑暗的世界缓缓定型,第一缕星光在星尘中闪耀。

10-12sec vts=1015+
行星自恒星的余烬中塑形,带着酸和硫磺气味的雨水第一次浸润土地,大陆碰撞,山脉隆起。

1s vts=106+
历史一步步复现,远古的智慧从洞窟中走出,点燃智慧的火种,英雄出生又死去,战争开始又结束,国家兴盛又衰亡。
基金会建立了,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崩溃了,世界自混乱之中被创造,又被那混乱毁灭,一个种族被另一个种族代替,一个她从来不知道的站点重启了世界。

10s vts=103+
她开始按自己的意愿改造这世界。
每一个闪烁的想法都被展现,每一个故事与传奇都会上演。
她能在转瞬之间创造无穷。
她是这世界的上帝。

23s vts=1011.1
最终,一个完美的社会自她之手塑形。
理性与智慧主宰了这社会的一切,新的科技层出不穷,看似遥远的未来在几年内上演。
这一切如此美好,几乎不像真实。

24s vts=1004.2
Siruo望着她的世界,她想要的一切都已经翩翩浮现。她别无所求,只想尽情享受世界的美好。
毫无疑问,这是天堂。


25s vts=999.1
如果我注定无法享受这些天堂呢?
当这个想法出现时,世界的末日已经注定。
毁灭的种子开始蔓延。

30s vts=994.5
世界的末日缓缓降临。
最早,那只是她潜意识中的一缕微不足道的阴影。
然而在她将其扼杀之前,那阴影已经被她的思维扩散。
以一种混乱而毫无美感的方式,她眼前的一切缓缓褪色,凌乱的结构暴露,恶魔与蛮族冲垮了一道道由昔日科学真理构成的防线。
她第一次见到那撒旦,一个黑色的人形,和她拥有一样的轮廓。

60s vts=983.2
在古语中,撒旦的意思是上帝的反对者。
她一步步重建被破坏的完美社会,而她潜意识中的担忧又将其一一破坏。
她第一次尝试与那永恒的敌人对话,但得到的只是讥笑。
她第一次与那敌人交手,在思维的世界内,神明的力量互相碰撞,她们脚下的土地经历了数万次的毁灭与新生。
“我是你。”在被一个现实湮灭的能量毁灭前,那敌人说,同时挥手带走了半个大陆。“你无法战胜你自己。”

10min vts=978.0
她无法被阻止,她想。
我无法被阻止,她想。
她意识的速度既能在几个想法之内创造一切,又能让
每当她重建秩序时,她对这脆弱造物的担忧让那敌人得以尽情向其宣泄毁灭。
当她又一次抹除那敌人时,她却不能确定那敌人的彻底死去,而这种犹疑让那敌人重生。

30min vts=972.0
她建立的一切都已经化为灰烬。她茫然的环顾已经空无一物的四周,却发现自己已经别无所求。
她绝望了,这是对她窃取未来的惩罚么?
终于,那敌人停在她面前,她仔细端详那黑色的轮廓,却只看到轮廓中反射出憔悴的自己。
她惊讶的发现,自己想要回到没有BMR-0773的时候,单纯的在未知中缓缓摸索。尽管在不到一小时之前,她还在谋划着窃取被封闭的药剂。
但地狱随后现身,她的站点在收容失效中燃烧,实验室被怪物摧毁,逃命的D级将她踩在身下,实验材料飞散。
她放弃创造逻辑后,那敌人开始创造混乱。
她不是上帝,但那敌人确确实实是魔鬼。

2hour vts=967.8
诸国沦为火海,魔鬼在她的世界中宣泄着怒火,在思想的高空傲视一切。
尽管她曾经沉醉于思考,但现在她的思考已经将她背叛。
每一个她所惧怕的景象都成为现实,无休止的将她折磨。
她曾经将这里视为最后的乐土,但现在,这里已经沦为恶魔的乐园。

她恍然大悟,在喝下那些药剂的瞬间,自己已经心在地狱。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