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们的轮回
评分: +20+x

幸会幸会,俺叫王大虎,小老百姓,职业是捡破烂儿的。哥们抽烟吗?酒总喝吧?这就对了。喝白的还是喝啤的?得了,俺自个儿选。

其实在沙漠深处的那场爆炸把这些怪物炸出来以前,俺在俺们县的兵工厂干过,可惜厂子被帝国主义国家的外资收购了,改成造玩具小人儿的啦。俺于是就下岗了。但生活还是要生活的,没有钱咋办啊?对不对?我这么一想,得了,捡破烂儿去吧。哎别抬举俺啦,俺不是什么拾荒者,那种词太洋气了俺配不上的。

像俺这样的人啊,在这片鸟不拉屎的沙漠里摸滚打爬老累了。好不容易建了个小村子,对,就是又灰又模糊的那地儿,看见没——结果什么吐酸液的大蜘蛛啊,从地底里钻出来的大蠕虫啊,会飞的异形啊,还有会说话的杀人电脑都来找俺们的麻烦。当然这些也就算了,尤其是那个狗屁大蜥蜴,俺是万万不敢招惹的。但这些奇形怪状的玩意儿能拿俺们怎么办?他们杀不绝俺们的,俺们还要整死它们哩。

当然这也就是说说而已。

不出几周,俺们队的小年轻就全死完了。俺们村里几个出力的合计了一下,这咋整啊?怎么着也打不过了,各奔东西吧。有的人为了自己活命成了什么皮包公司(可能是个假洋鬼子开的,仨词儿)的“合作伙伴”,俺王大虎最看不起这样的。有的人抗起村西边老王头自己造的土枪出去打游击,倒是挺汉子的——可惜没走五十步就消失了,干,算他点儿背。后来俺找鸟嘴大夫去看了,已经碎成片片儿了。算了,喝酒喝酒。

嗝…说来也倒是好笑,老王头这几天忽然疯了,开始对着他家那雪花电视机叩头,脑袋都磕出血咧,嘴里还念叨着什么“神已破碎”什么“仆役”,可能心里压力太大了吧,操……谁心理压力不大啊?如果我们还有心理的话估计也早他妈扭曲了。

呃….对不住,有点儿上头了。俺先去吐一会儿。
……

哥们俺回来了。去他妈的什么破碎之神,毛主席教导俺们打倒一切牛鬼蛇神!接着说。俺们剩下的人看这架势要完蛋了,想要活命就只能“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啊。比如说老王头家的那台大机器,老王头用它造土枪。这头放上火药,那头放个玩具枪模型儿,老王头按几个按钮土枪就造出来啦。啥?大机器哪来的?实不相瞒,都是捡回来的。像这样事儿的俺还捡回来一堆,啥玩意都有。

俺村里公社给俺办了场庆功宴,然后说要把这些分了,每户一个。最漂亮的那几个分给了村子里十三个干部,靠,每次都是他们分的最多,破烂也是,黄油烙饼也是。但是像俺们这种社员也能捞到好处,就看运气咋样了。李家的那户人分到的是一捆红色的棒棒,本来好好的,突然有一天做着饭呢就炸了。啧啧,那场面老惨了,尸骨无存啊。

啥?你说我捡的是炸药?嗯……啥是炸药啊?

总之,俺没被炸到就成。这件事过后,咱社里干部们商量了一下儿,又把每个破烂收上去捣鼓捣鼓,看看是能爆炸还是不能爆炸。不能爆炸的又重新分配了,能爆炸的去哪了俺也不知道。后来公社开了大会,把破烂分了三级,危险的,安全的和有点儿危险的。

然后?然后俺继续去捡破烂。公社没给俺那些好用的东西,说是怕俺逃跑私藏,又说俺可能被“摸阴”了。俺能摸人家的阴吗?嘿嘿。

哎对了,哥们你小心点儿啊,你是要去找什么奥….奥特19?啊对对对,赛特19。虎哥跟你讲,往前走指不定会出什么幺蛾子,前几天俺就碰上了一个。


“操……这啥玩意?”王大虎抬头看了看天——当然要先擦擦防辐射头盔上的尘埃——还是一样的阴森。天空上有着些许沉降物,王大虎光看着就犯恶心。曾经的天空已经变得无比令人作呕,而眼前的景象倒是有种未知的美丽,让王大虎有些好奇,但更多的是恐惧。

“这他妈……他妈的从哪飞出来的大扑棱蛾子?”王大虎瘫坐在了沙子上,发出了泡沫一般的声音。

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蝴蝶群,王大虎不能坐以待毙。王大虎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呼了出来。他决定做些什么。王大虎最讨厌虫子。尤其是会飞的。
“砰!”

操。卡壳了。他妈的不应该啊。

“呼……呼……”冷汗浸透了防辐射服的纤维——王大虎闭紧了眼睛,准备迎接神圣死亡窝囊地死在荒无一人的沙漠的降临。

半晌。

王大虎畏畏缩缩地眯了一条缝望过去。眼前什么都没有。全身紧绷的肌肉渐渐松弛下来。“我操……吓死俺咧……”

拾荒者本转身想看看自己尿没尿裤子,但刚一转身,拾荒者便看到了此生最不愿意看到的场景之一。

一大群扑棱蛾子组成了一个笑脸。

王大虎下意识退后了几步,又举起了土枪——虽然还没上膛。显然王大虎明白这一点。

“您……敢问您是何方神圣……小民若冲撞了大仙,莫要怪罪。”这是他第一次碰到那些怪物的时候说的话,到现在依然适用——虽然这些怪物没什么可能不去降罪于他,而通常会楞一两秒,怒吼着冲上来。

蛾子们愣了一两秒,然后怒吼着变换了阵型,形成了一个问号。

嘿嘿,王大虎知道自己又赌对了。


蛾子大仙们带俺上了山坡,变成了一个箭头,指了指上边儿。俺约莫着量了一下高度,算了算时间,上面应该没有辐射啦。蛾子大仙跟俺上了坡之后飞走了,走之前跟俺说别信那里面的话。

俺当时一下子就懵了,啥啊?蛾子大仙叫俺向上看,但俺只看见了一堵破墙,上边有仨箭头对在一起,还有俩圈圈儿。虽说有点老化吧(而且那玩意设计的真是丑),不过是混凝土的,在俺这穷乡僻壤的少见啊。

我后来又自个儿想了想,不对啊,这地势算下来应该正好是爆炸中心。像蛾子它们不就是因为爆炸才出现的吗。可惜俺当时没细想啊。

当时俺走近一看,嗬,桌子上一本黑皮儿笔记本,崭新锃亮,和旁边的破墙一点儿都不搭。虽然本子挺好看,但现在谁还用笔记本啊,而且上面还有烫金的那个标志,真是白瞎了。总之,俺翻开之后尽是些俺看不懂的鬼画符,当初写这玩意的人也不好好练练字儿。但蛾子大仙说的挺玄乎,于是俺就把他带在身边儿。哥们看你穿的文邹邹的,帮俺翻译翻译?

[第63页]
抱歉。我们尽力了。

如果有人能看到这本实验记录,应该能猜到我们是做什么了的吧。
我在这份笔记后补上这段话,是为了告诉你这不是个笑话,世界末日马上就要来了——当然用我们的话来讲不是这么简单的事,但基本上就是这样。这些SCP……“神的造物”或者是“艺术品”已经逃出去了,伴随着的是一次大当量核弹的引爆。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会爆炸,这才是最令人恐惧的。
他们从未远去。
我们的世界已经完蛋了,彻底完蛋了,但你们的还没有。暂时还没有。在此,我谨代表基金会征求您的同意,尽一切力量联系到任何和异常打交道的组织。我们失败了,所以该是他们上场的时候了。为了人类,务必请你同意。

如果你是我们的同行,那听好了,DRWOJ91SJDOWsjdao21gda904hsapSGP2317
转交给你们的上司。立刻。

我相信你。

…….

这可真他妈扯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