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收容失效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
 
    AZASTYLE CSS
    [2022 Wikidot Theme]
    By Azamo
 
    Based on:
       BLANKSTYLE CSS by HarryBlank
 
*/
 
@import url('https://fonts.googleapis.com/css2?family=Fira+Code:wght@400;700&display=swap');
@import url('https://fonts.googleapis.com/css2?family=Inter:wght@500&display=swap');
@import url('https://fonts.googleapis.com/css2?family=Noto+Sans+SC&display=swap');
 
:root {
   --header-title: "SCP基金会";
   --header-subtitle: "控制 - 收容 - 保护";
   --accent: 10, 10, 10;
   --logoimg: url(https://scp-wiki.wdfiles.com/local--files/theme%3Apaperstack/lgtrans.png);
}
 
/* Disables BLANKSTYLE fade-in */
/* --- */
@keyframes fadeIn {
   from {
      opacity: 1;
   }
   to {
      opacity: 1;
   }
}
/* --- */
 
/* MAIN */
 
body {
   color: black;
   background-image: linear-gradient( to bottom, rgba(var(--accent), 0.25), #ffffff 70px, #ffffff 100px, #ffffff 100%);
}
 
div#extra-div-1 {
   background-image: var(--logoimg);
   opacity: 75%;
}
 
#header h1 a::before {
   font-size: 1em;
   -webkit-text-stroke: 2px black;
}
 
#header h2 {
   margin-top: 0.9rem;
}
 
#main-content {
   top: -0.5rem;
}
 
#top-bar div.open-menu a {
   border: none;
   background: rgb(var(--accent));
   color: white;
}
 
#top-bar,
#top-bar a {
   top: 10rem;
   font-weight: bold;
   color: black;
}
 
.mobile-top-bar {
   left: unset;
}
 
#page-content .divider > hr,
div.paper hr {
   background: transparent !important;
   border-top: double 4px black;
}
 
#side-bar {
   background: white;
}
 
#side-bar .side-block.media,
#side-bar .side-block.resources,
#side-bar .side-block {
   border: solid 2px black;
   background: rgb(var(--accent));
   background: linear-gradient(0deg, rgba(var(--accent), 1) 0%, rgba(var(--accent), 0.8) 100%);
}
 
#side-bar .side-block.resources a,
#side-bar .side-block a {
   color: white;
}
 
#side-bar .collapsible-block-unfolded-link {
   border-bottom: solid 1px white;
}
 
#side-bar .collapsible-block-unfolded-link .collapsible-block-link:hover {
   color: white;
}
 
#side-bar .heading,
#side-bar .collapsible-block-unfolded-link .collapsible-block-link {
   color: #ffffffc2;
   border-color: white;
   text-transform: uppercase;
   font-family: 'Montserrat', sans-serif;
}
 
#side-bar .menu-item.small {
   color: #ffffffc2;
}
 
#side-bar div.menu-item > img {
  display: none;
}
 
#side-bar .collapsible-block-folded {
  background: none;
}
 
#side-bar .collapsible-block-link {
  margin-left: 0;
}
 
/* ----------------- */
/* CONTENT */
 
::selection {
   background: rgb(var(--accent));
   text-shadow: none;
   color: white;
}
 
.scp-image-block .scp-image-caption {
   background-color: black !important;
   color: #ffffff;
   margin-top: 10px;
}
 
.scp-image-block {
   border: none;
}
 
.scp-image-block img {
   border: solid 1px black;
   box-sizing: border-box;
}
 
.scp-image-caption a {
   color: #ec7f8f;
}
 
.blockquote,
div.blockquote,
blockquote {
   border: solid 1px grey;
}
 
.table1 .blockquote,
.table1 div.blockquote,
.table1 blockquote {
   background: rgb(187, 250, 224);
}
 
.table2 .blockquote,
.table2 div.blockquote,
.table2 blockquote {
   background: rgb(226, 244, 255);
}
 
.table3 .blockquote,
.table3 div.blockquote,
.table3 blockquote {
   background: rgb(255, 245, 179);
}
 
.table4 .blockquote,
.table4 div.blockquote,
.table4 blockquote {
   background: rgb(255, 203, 148);
}
 
.table5 .blockquote,
.table5 div.blockquote,
.table5 blockquote {
   background: rgb(255, 179, 179);
}
 
.table6 .blockquote,
.table6 div.blockquote,
.table6 blockquote {
   background: rgba(146, 0, 255, 0.2);
}
 
#page-content a.collapsible-block-link:not(.licensebox a.collapsible-block-link, .info-container a.collapsible-block-link) {
   font-weight: 600;
   color: white;
   padding-top: 4px;
   padding-bottom: 4px;
   padding-left: 7px;
   padding-right: 9px;
   background: rgb(var(--accent));
   border-radius: 6px;
   margin-top: 10px;
   margin-bottom: 12px;
}
 
tt,
.page-source,
pre {
   font-family: 'Fira Code', 幼圆, monospace;
}
 
.paper {
   border: solid 1px grey;
   padding: 3rem 1.5rem 1.5rem 1.5rem;
   margin: 1.3rem auto 1.3rem auto;
}
 
.quote {
   margin: auto;
   width: 90%;
   border: solid 3px #a6864c;
   background: #fff3cc;
   padding: 0.5rem 0.5rem 0.5rem 1rem;
}
 
.box {
   background: white;
   border: double 3px black;
   padding: 0.7rem;
   margin: 1rem auto 1rem auto;
   width: 80%;
}
 
.accentbox {
   background: rgba(var(--accent), 0.9);
   color: white;
   border: solid 4px black;
   padding: 0.5rem 0.8rem 0.5rem 0.8rem;
   margin: 1.5rem auto 1.5rem auto;
   width: 80%;
   text-indent: 8px;
}
 
h1, h2 {
   color: rgb(var(--accent));
}
 
.authorlink-wrapper > a {
   background: white;
   font-weight: bold;
   border: solid 1px black;
   padding: 0 4px 2px 6px;
}
 
.authorlink-wrapper > a::before {
   color: black;
}
 
.authorlink-wrapper {
   margin-top: 1px !important;
}
 
.info-container {
   --barColour: rgba(var(--accent), 0.8);
   --linkColour: white;
}
 
.anom-bar-container, .anom-bar-container * {
   font-family: 'Montserrat', Inter, Noto Sans SC, sans-serif !important;
}
 
.acs-extra-1, .acs-extra-2, .acs-extra-3, .acs-extra-4 {
   font-family: 'Montserrat', Inter, Noto Sans SC, sans-serif !important;
}
 
.sidebox th {
   color: white;
   background: rgb(var(--accent)) !important;
   font-family: 'Montserrat', Verdana, sans-serif;
}
 
.bt {
   font-family: 'Montserrat', Verdana, sans-serif;
   font-weight: bold;
}
 
/* ----------------- */
/* MISC */
 
.page-options-bottom {
   display: flex;
   flex-direction: row;
   flex-wrap: wrap;
   align-content: center;
   justify-content: center;
}
 
.page-options-bottom a {
   margin: 3px;
   color: white;
   background: rgba(0, 0, 0, 0.8);
   background: linear-gradient(0deg, rgba(var(--accent), 1) 0%, rgba(var(--accent), 0.8) 100%);
   padding: 7px 15px 7px 15px;
   text-decoration: none;
   font-size: 90%;
}
 
.page-options-bottom a:hover {
   background: rgba(var(--accent), 0.7);
}
 
#main-content .page-tags {
   border-top: 4px double black;
}
 
#main-content .page-tags a {
   display: inline-block;
   height: .8125rem;
   margin: 0 0 .5rem .75rem;
   padding: .1875rem .3125rem .1875rem 0;
   color: white;
   background-color: rgb(var(--accent));
   border-bottom-right-radius: .25rem;
   border-top-right-radius: .25rem;
   line-height: 13px;
   line-height: .8125rem;
   font-size: 11px;
   font-size: .6875rem;
   font-weight: bold;
}
 
#main-content .page-tags a:before {
   width: 0;
   height: 0;
   top: -.1875rem;
   left: -.625rem;
   padding: 0 .0625rem .1875rem;
   border-color: transparent rgb(var(--accent)) transparent transparent;
   border-style: solid;
   border-width: .5rem .5rem .5rem 0;
}
 
#main-content .page-tags a:before,
#main-content .page-tags a:after {
   content: "";
   position: relative;
   float: left;
}
 
#main-content .page-tags a:after {
   width: .25rem;
   height: .25rem;
   top: .2813rem;
   left: -.5rem;
   background-color: white;
   border-radius: .125rem;
}
 
#main-content .page-tags span {
   max-width: 100%;
   border-top: .5rem solid transparent;
}
 
#page-tags-input {
   font-weight: bold;
   word-spacing: 8px;
}
 
#edit-page-form input.text {
   font-family: 'Montserrat', sans-serif;
   font-size: 120%;
}
 
#edit-page-form>table.form>tbody>tr>td:nth-child(1) {
   font-weight: bold;
}
 
.edit-help-34 {
   font-size: 85%;
   opacity: 60%;
   transition-duration: 0.3s;
}
 
.edit-help-34:hover {
   opacity: 100%;
}
 
textarea,
#edit-page-form input.text {
   outline: none;
}
 
textarea:focus-visible,
#edit-page-form input.text:focus-visible {
   outline: solid 1px black;
}
 
.wd-editor-toolbar-panel {
   filter: invert(1) hue-rotate(180deg);
}
 
#action-area>p {
   font-size: 85%;
   color: darkslategrey;
}
 
#action-area>p:nth-child(5)>a {
   display: block;
   text-align: center;
   font-size: 120%;
   font-weight: bold;
}
 
#who-rated-page-area>div {
   column-count: 4;
}
 
@media (max-width: 900px) {
   #who-rated-page-area>div {
      column-count: 3;
   }
}
 
@media (max-width: 700px) {
   #who-rated-page-area>div {
      column-count: 2;
   }
}
 
@media (max-width: 540px) {
   #who-rated-page-area>div {
      column-count: 1;
   }
}
 
#page-content .content-warning.creditRate {
   padding-top: 8px;
   padding-right: 21px;
}



救命



评分: +108+x


2022.3.22 / 星期二 / 晴


2022年3月22日,也就是今天,是我被调往这个重要站点的第二年整。渐渐熟悉了所有同事,部门以及高压工作环境。老实说,能通过面试已经很不容易了。至于工作?干什么都好,无非只是挣口饭吃。他们已经不止一次催我出来聚聚了,但我实在是抽不开身。所以…我打算从今天开始记录下我在这里的烦文琐事,以便给其他站点的挚友们分享。

2022.3.23 / 星期三 / 晴


今天听说有个SCP收容失效了,也不知道是哪个,不过听路西法说是一类带有模因性质的SCP,听起来蛮危险的。

吃过午饭了,和一些朋友聊了聊,据阿塞德说,收容失效的地点是C区中心,离我们R区很远,所以倒不必担心。刚写日记第二天就遇上收容失效,还蛮巧的,我决定更深入了解一下本次的事件,记录下来,虽然他们应该马上就能解决了,就像以往的每次收容失效一样,因为一个不小心,有个家伙就跑出来,而我们优秀的特遣队和收容专家就会马上控制事态,基本不要几天,甚至几小时,就能解决一切。他们都很谨慎小心。

没什么消息了。

2022.3.24 / 星期四 / 晴


今天和往常一样平凡,收容失效也没什么消息,估计是解决了吧。
不过今天倒是有几位访客——我们姐妹站点的一位高级研究员来进行交流学习,还有几位进行参观。没错,这就是我们的站点,我很自豪。

2022.3.25 / 星期五 / 多云


你绝对猜不到我今天被派去做了什么!
在吃过早饭后,我被部门主管召见了,他让我去整理和清点昨天刚到的外来物资,那些东西有的可是高权限才有资格接触啊!我非常认真地把所有物资分类和运送,忙活了一天!想必我离升职不远了!

2022.3.26 / 星期六 / 小雨


我现在要准备睡觉了,但是我觉得还是应该把这件事写下来。
23号我听闻的收容失效居然没结束,而且听说还很多人都感染了,C区现在的情况还挺糟糕的,而且B区也被感染了,不知道是真是假。随后部门主管打断了我们的工作,临时开了一个会议,他告诫我们不要对外传播本次的收容失效,并且工作还要继续,暂时不会停工,而那带有模因的异常已经有人在处理了,所以每个人都当没这回事就好了。

2022.3.29 / 星期二 / 晴


抱歉,我的日记,我已经两天没有碰你了,因为工作实在太忙了,这两天的工作量简直就和平常的两倍一样,甚至还要加班,我现在累昏头了,真不知道这情况是不是和那收容失效有关,算了,不必想它了,反正和我们没关系。
不过从明天开始,我要把我的每一封日记都誊到电脑里的待发邮件箱里,然后等个一个月左右吧,我要把我一个月的经历都发给我在以前站点的朋友们。
好了,我真是累坏了,晚安!

2022.3.30 / 星期三 / 晴


和昨天一样忙碌的一天,部门主管特别嘱咐了我们尽量不要去别的区闲逛,那我们只有遵命咯。
就这样闷头在我的小小办公桌后工作了一整天,似是为了犒劳我们,今天食堂的晚餐格外美味,只是量有些少。

差点忘了说了,我已经把所有日记,包括这篇都誊上了电脑,给那封待发邮件起名“我的站点生活实录”。不过我没有提起“要把日记誊进电脑这一段”,就好像本来我就写在电脑上一样。不错吧?总之,今天就这样了,晚安!

2022.3.31 / 星期四 / 晴


疯子!疯子!他妈的疯子!
今天有个疯子,D区的,在我们工作的时候冒冒失失冲进来,本来神色慌张,好像在找什么,随后就开始大声喊起来:“C区沦陷了!我们D区也被感染了!求求你们留下我吧!” 听到这话我着实心里咯噔了一下,收容失效的事态没有减缓吗?事情没那么简单吗?为什么过了这么久似乎更严重了?当时只有B区被感染了吧?如果D区被感染了,那来自D区的那个家伙,身上不会带着模因吧?一时间,我们不知所措,在即将引起慌乱之时,部门主管呵斥我们不准动(包括那个D区的人),随后盯着他低声打了一通电话后,两位穿着防护服的警卫进来了,把他强行拖走了。当然他没有乖乖就范,而是在大吼一些难听的话,辱骂着我们的部门主管和其他区的主管等等,还绝望地警告我们终会完蛋的。当时死一般的寂静,每个人都在思考他说的不祥之兆和大骂的内容,直到站点主管斩钉截铁地告诉我们不会有事,再打电话从其他部门派遣了几位同样穿着防护服的博士,让他们进来用一些特殊的仪器和药剂进行“消毒”,我们才好受了点,回来的路上我们相互之间窃窃私语,交谈着今天的事,事情可能真的没那么简单。

不过,我相信他们。他们会像以前一样让我们化险为夷的,对吗?

2022.4.1 / 星期五 / 晴


救命!R区沦陷了!!




哈哈,愚人节快乐!
虽说今天是愚人节,不过倒是没几个人开玩笑,不瞒你说,我也有些担忧。我们内部社交平台上C区的人最近没有说过一句话,附近的站点也似乎蒸发了,不过A区和H区有人在小群里悄悄向我们传递一些小道消息,只能说收容失效似乎确实严重,现在还是源源不断有博士在C区支援。平日里的好友有些少言寡语,部门主管也让我们专心工作,不要谈论,我只能在网络上默默关心这一事态发展。

真希望这事件快点结束啊。

2022.4.5 / 星期二 / 阴


这几天发生了太多事了……以至于我没有时间写日记。我不知道该先对你说哪件事。
这次的收容失效,我偶然得知实际上从2月份就开始了,而我们直到3月底才知道,甚至都没有任何一位领导告诉我们。他们为什么要如此掩盖消息?甚至在收容失效后情况不佳时还放任外来研究员近来参观?如果他们感染了模因……这么算来,此次收容失效已经有近两个月时间了,但是现在局势似乎任然没有好转……天呐,两个月前,我有接触C区的员工吗?有C区B区的人员来我们R区吗?我没有像原来那么自在了。
告诉我们这一事的A区西莫博士也在两天后没有发过言了,我想要私信找他,却没有回复。也就是从那时起,我们再也没有见过其他区的人了,稍后我才听说,每个区域有人在把守,不会让人随意进出。
我很不安,我去找了部门主管,我希望他能给我们更多的讯息,或者能给予我们更实在的保护措施,他却让我们等待通知,并且不能和其他站点提及我站现况……
第二天果然有了通知,是站点主管对全站的通知,他说:“站点不会封控,一天也不会。因为我们的站点至关重要,所以为了维护大系统的正常运转,我们是不可能封的。”

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我只能自求多福。

2022.4.6 / 星期三 / 阴


今天还是阴天,平平淡淡,部门里也没什么声音了,气氛很沉闷,我知道大家都沉浸在恐惧和不安中。
还是好好工作吧。

2022.4.7 / 星期四 / 阴


站点封控了,我们没有太多的惊讶。
就在今天早晨起床吃早餐时,突然我们所有人都被紧急赶回了宿舍,关在宿舍里并被下了禁足令,随后还签了保密协议,明确提及了不得和外界包括其他站点提及我站任何近况。我必须承认,这很糟糕,于是我打开了电脑,想和同事们聊聊天来了解下情况,但是熟悉的界面上却只剩下了R区的聊天室,他们删掉了其他区的聊天室吗?还是阻绝了我们和其他区的联系?算了,也罢。于是我在我们区的聊天室内发了一条信息:“大家还好吗?” 就看起了书。

午饭送来了,是盒饭,和平常分量倒没什么不同,待在自己舒适的宿舍,还能按时吃饱饭,倒没什么不好,对吧?和大伙在聊天室寒暄了一阵后,我略感安心,度过了一下午,等到了和午饭一样形式的晚餐送来,但是没有人来收饭盒。

我觉得我应该能撑一段时间,我没有危险,我只是有点紧张,我这么告诉自己。

晚安。

2022.4.7 / 星期四 / 小雨


今天过得和昨天一样,我已经觉得有点闷了,一个人住说实在也有点不好受,要是有扇窗也好啊。但我的房间只有一扇狭隘的天窗。

2022.4.10 / 星期日 / 阴


我已经几天没写日记了,这几天没什么特别的事,唯一的变化似乎只有每天的饭菜质量越来越差,墙角的饭盒越堆越多。我似乎该准备清理一下了。

除此之外,就是隔壁的亚瑟昨天似乎打算偷跑出来串门,结果被走廊尽头的看守给抓住了,并给予严厉警告,昨天听到走廊里回荡的 “誓死捍卫自由!”我还以为不是暴乱就是社牛呢,稍后我才从聊天室了解到情况,也多亏了他,让我们紧绷的心松弛了一下。

这样的情况,还要持续多久?

2022.4.11 / 星期一 / 阴


今天倒是有点状况。
我对门的卡塔拉丝病倒了,她想去医务室,但是看守不让她出门,不过给了她一些药品,好吧,情理之中,不是吗?

2022.4.12 / 星期二 / 阴


伙食已经往“糟糕”的方向发展了,早餐是馒头和咸菜,不算太糟,只是分量有点少,而且馒头有点发酸。

隔壁的亚瑟已经开始鬼哭狼嚎了,不对,用他的话来说应该是“唱歌”。

聊天室没什么特别的消息,但是他们开始聊起了一种室内健身法。

2022.4.13 / 星期三 / 阴


我有些失眠,昨天没睡好。

2022.4.15 / 星期五 / 小雨


卡塔拉丝病的更重了,我在我的房间都能听到对面的咳嗽声。但是看守依然不愿意让她去医务室、医疗部门或者其他什么地方。

2022.4.16 / 星期六 / 大雨


我认为卡塔拉丝病的有点重了。私信她也没有回复。

另外就是,我实在咽不下去生萝卜和干面包。

2022.4.17 / 星期日 / 大雨


好消息!他们让卡塔拉丝去医务室了!想想也是,病的那么重了嘛……

我也要打起精神来,没准马上就结束了呢。不过听说一个人独处太久会疯掉,看电影里荒岛求生似乎都可以拿任何物品当做人来交谈,以避免孤独,不如我也试试?

哈,我的台灯被我画上了笑脸,我决定叫它台灯灯宝。

祝我睡个好觉。

2022.4.18 / 星期一 / 小雨


是坏消息。
医务室不肯收卡塔拉丝,于是她在医务室门口待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早上才步履蹒跚地回来。

凭什么?聊天室的大伙愤愤不平。

这时我想到了我的邮件,于是我迅速把这一篇誊写,去他妈的保密协议吧!

我回来了,我的日记,邮件居然发不出去!他们切断了我们和外界的信号!什么时候?!多久了?!

我立即在聊天室内说明了这一情况,谁知有些人早就知道了,最后大家能做的只有相互安慰。

2022.4.19 / 星期二 / 阴


我和灯宝聊了一天,相互鼓气。

伙食变成了烂蔬菜,宿舍楼内每隔一段时间就能听到砸门的声音,还有愤怒的抗议和求助声,我也在这时发现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反锁了。

就在下午,几个穿着防护服的博士敲响了门——当然,他们自己进来了,因为我没法开门,他们说要给我的房间“消毒”,让我先到门口稍作等待,10分钟之后,他们结束了,把我送回了我的房间,随后敲响了亚瑟的房门。
我的电脑显然被强行开启过,检查了一圈有什么异样后,才发现那封待发邮件被删除了……还好,我的日记,我把你放在了床垫下。

好饿。

2022.4.20 / 星期三 / 多云


卡塔拉丝去世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今天他们“查房”的时候发现的,我在我房间门口偷听他们的交谈才得知。

没有食物供给了,那些纸盒都发臭了,被子也不知道几天没叠了,我甚至懒得打开电脑看看同事们说了什么。又是我和灯宝独处的一天。

我要逃。

算了吧 这样就这样吧 怎么逃得了 能逃吗 逃了能干嘛

2022.4.23 / 星期六 / 晴


宿舍楼一片寂静。再也没有“给我们食物!”这般的叫声了。

我想我终于认清了一点——再这样下去,我会死。

我要活下去,哪怕死我也不要这般死去。

我要逃。

2022.4.24 / 星期日 / 多云


显然是没用的……我的日记,我很遗憾告诉你这点,我和灯宝试了一整天,这扇门比想象中的要坚固,天窗也实在太小了。

我开始挖墙,如果没有错的话,我房间南边是没有房间的。

谁害我变成这样的?不会管理,就下台好吧。

去他妈的,至少我明白了,手指和塑料叉子不是凿墙的好工具。

2022.4.25 / 星期一 / 小雨


我要睡觉了,也许睡着会好一点。

2022.4.26 / 星期二 / 小雨


他们终于下台了,还道歉了,然后呢?

我还能做什么?

2022.4.27 / 星期三 / 小雨


一切如故,我快没有力气拿笔了。

2022.4.28 / 星期四 / 小雨


我习惯睡觉,过得浑浑噩噩。

2022.4.29 / 星期五 / 雷雨


我得做些事情

2022.4.30 / 星期六 / 雷雨


5/1
我们能做的,只有祈祷……










救命












2022.3.23 / 星期三 / 晴


今天突然听说C区中心有个模因异常收容突破了,不清楚它的扩散情况,但是应该很快就会解决的,不然B区的我们倒是有点小危险。

下午奉命和同办公室的几位勘察了B区的收容区,区长让我们提供改进方案。

2022.3.24 / 星期四 / 晴


今天我接待了几位隔壁站点的收容专家,他们一部分是来进行学术交流的,但是还有一部分我后来才知道是来帮助我们制定那个异常的控制方案的。居然向其他站点求助了,想必这次的事件不小啊。

2022.3.25 / 星期五 / 多云


我们办公室今天突然得到了消息,说是收容突破事态严重,随后我们办公室就被封控了。有准时的饭菜和生活必需品,除此之外没什么了。

2022.3.26 / 星期六 / 小雨


办公室生活第二天,过得和第一天一样,工作也在继续。

2022.3.29 / 星期二 / 晴


我们今天突然解封了,我们办公室每个人都回到了宿舍楼里继续封控,不知道这样的封控生活还要持续多久。

2022.3.30 / 星期三 / 晴


工作量少了,这样看来宿舍生活倒没那么难过,虽说关在房间里,但是准时的饭菜和生活必需品还是会到达,我也有电视和电脑可以消遣。

2022.3.31 / 星期四 / 晴


今天依然过得很平静,我打算用电脑和其他区域、部门取得联系,看看现在C区的情况如何。我也和他们取得了联系,他们似乎情况非常糟糕,C区已戒严,看样子外面情况很严重啊,都给我整的有些不舒服了,希望他们加油。还是点杯咖啡冷静一下吧。

2022.4.1 / 星期五 / 晴


今天可是愚人节啊,好在我们宿舍楼还可以串门,我们几位好友到我房间开了个小小的愚人节舞会,相互交流着感想,觉得这样的生活也不错,哈莱斯说反正各位都是宅男,也不必外出运动。哈哈,真是幽默。

2022.4.5 / 星期二 / 阴


我们开始递交申请,闷在房间里虽然舒服,但是食品不够,我们还缺点可以“续命”的东西,这破“政策”,连薯片可乐都不发,咖啡也给我们便宜的,真是恼人。相信申请递出马上就能有资源补给了。

话说我一直没注意到,原来哈莱斯一直喜欢着卡丽啊,这混小子就告诉了他哥,还是他哥告诉我的,有空一定好好教训教训他,居然对兄弟保密!

差点忘了,今天站长说尽管有模因扩散,但是不会封控站点,还保证站点内不会出事。是啊,我们的站点确实挺重要的。

再过两天就是我的生日了,提前祝我生日快乐~

2022.4.6 / 星期三 / 阴


今天过得平平淡淡,我把《蛤蜊·剥蒜》第7部看完了,不愧是经典,我差点都想买一根魔棍了,那可是鼻魔头最强的武器! o( ̄▽ ̄)d
但是现在就算掩盖设施附近的收货点开着,我也没法出去拿,太可惜了……
所以……(o゜▽゜)o☆ 不如diy

明天就是我生日辣!

2022.4.7 / 星期四 / 阴


祝我生日快乐!我不敢相信还有这么多人祝我生日快乐!

“邻里朋友”都来我的房间为我庆祝生日,哈莱斯还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个蛋糕。太感动了!

好吧我太累了,我要睡觉了,晚安!

2022.4.7 / 星期四 / 小雨


差点忘了说了,确切地说,是已经忘了说了:站点昨天封控了。我不想对此发表言论,只是可见收容失效事态估计是不缓反增,记得前几天站长还说过不封来着……应该关心关心其他区域的朋友们了。

上午从我房间的窗户就看到一大批不同区域的研究员涌进对面普通研究员宿舍楼里,现在找他们,他们应该都在线。

OK,fine 他们都很好,只是C区除了少数朋友,其他都没有说话,应该都没事吧?对吗?

真讽刺啊。

2022.4.10 / 星期日 / 阴


今天终于想起来了俺要做魔棍 ┗|`O′|┛ 居然拖了这么久才想起来挚爱,试问我是不是没救了(笑)

不过我找到了一些木料、黏土和颜料,足够了,但是再来点胶水会更好,所以我马上递交了502胶水的申请,下午就拿到了,哈!现在我也是有魔棍的人了!

2022.4.13 / 星期三 / 阴


两天没写日记了,今天有点小状况。我们在这栋楼都能听到对面楼里的抗议声“我们要食物!我们要食物!我们要食物!……”
有那么夸张吗?非常时期,每天都还能能吃到汉堡披萨不错了,虽说是快餐,也比没有好吧?虽然我们也快吃腻了,不过最近在哈莱斯的申请下每人每天都发一瓶汽水。

2022.4.15 / 星期五 / 小雨


哈哈哈!大新闻!
哈莱斯表白了!卡丽说要考虑考虑,看样子应该能成。
嘁,真羡慕!等卡丽一同意我就去嫖他刚申请到的啤酒,讨个彩头。

2022.4.16 / 星期六 / 大雨


无聊死了——

2022.4.17 / 星期日 / 大雨


好无聊,不过我打算最近补补《水影武士》,把它看完。

2022.4.18 / 星期一 / 小雨


主角鸟人太帅了!
但是我估计我快没事做了。

2022.4.19 / 星期二 / 阴


我都快懒得写日记了。

2022.4.20 / 星期三 / 多云


楼对面还在时不时大叫,也许他们是对的。最近的伙食质量确实在每况愈下,食堂居然连三明治加薯条都拿的出来,当喂猫呢?

2022.4.24 / 星期日 / 多云


卡丽答应哈莱斯了!消息一出我就去他房间祝贺了,我们玩了一天,他还教我打一种他自己发明的“室内球”。

2022.4.25 / 星期一 / 小雨


今天站点高层来视察了,他说一切会没事的,站点情况很好,情况在缓解,但是他们还是让我们最好防护工作,不要离开宿舍楼。

我想我可能已经有点喜欢室内生活了,要是一下子解封可能还不习惯呢(๑′ㅂ`๑)

2022.4.26 / 星期二 / 小雨


好家伙,知道吗!我发现了一个超有趣的游戏!叫《JO极风暴》我玩了一整天!连午饭都忘记吃了!我明天,后天,大后天,大大后天都要玩……

奇怪,今天几个站点高管跟大家道歉,说管理不当,就下任了诶。我倒是觉得他们管得蛮好的啊,这不有吃有喝的吗。

2022.4.27 / 星期三 / 小雨


我想我要囤点零食,以后看剧的时候吃。

然后等着一切结束,我还要在我的房间里准备一整套的室内球装备,一定超酷!我要请我所有的A区、B区、C区……的好友都来玩一玩!


·
·
·
·
·
·
·
·
·
·
·
·
·
·
·
·
·
·
真是悲哀啊,哪方面都是。
我们也只能坐在那破椅子上等待大门的开启。
跟地狱一样。
充满不同和相同的地狱。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