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之手
评分: +22+x

“神”之手在键盘上飞舞,打出了以下内容。


“也许这个世界是假的,就像《黑客帝国》或者《楚门的世界》那样。我们不过是他人思想的产物。”我百无聊赖地这样想。

我坐在在宿舍的桌子旁,一如既往地打开浏览器,在地址栏中输入了SCP基金会的中文wiki站的域名。页面刷新,几行字出现在下面:

警告:基金会资料库属于

高度机密

严禁未经授权的人员进行访问
肇事者将被监控,定位并处理

我无视了“警告”,拖动鼠标继续向下浏览。

征文活动结束了吗?我本来也有一个想法来着 — “当你看到这里时,我已经写完了我最后一篇文档”,用它给我笔下的角色定下结局,大概是……绚丽的死亡吧。不过现在说这个还太早了,无论是我,还是Hensec Stutter,都不过是基金会中刚刚起步的新人。

在盛开之前就已注定凋亡吗?何等悲惨的未来。Hensec仍在襁褓之中,不会明白名为命运之神降下的审判:

“你终将死去,无以逃脱。”

不,也许这是理所当然,命运的丝线从纺出开始就在等待着被剪断的那一天。

我带着纷乱的思绪打开了中文沙盒站,建立了一个新的沙盒页。我注视着空白的页面,将身体缩在椅子里,将自己调整到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白色,太白了,就像他的人生一样空白。我看着白色的屏幕,这样想。

于是我在文档中描绘他的过去、他的现在、他的未来 –– 他的一切,那个名为Hensec Stutter的男人……

不。

事实上我只是靠在椅子上盯着变动的数字发呆。

您握有一个独占的15 分钟锁定,这将会阻止其他人编辑您正在作业的页面。
这个锁定将在闲置 883 秒后失效。

猩红的数字在不断跳动着,分毫不差,就像有一只神之手在背后拨动时钟的指针,强迫我的思想进行狂乱的舞蹈

你还有 882 秒……

你还有 881 秒……

你还有 880 秒……

你还有 879 秒……

你还有……


当我回过神时,时间早已过去。我看着空白的页面叹了口气,结果还是什么都没写啊。头突然开始胀痛起来,我闭上眼睛,轻轻按摩太阳穴。

身后传来开门声。大概是我的室友吧,我也没有理会。

“哦,你在这儿啊,我刚忙完,一起吃饭去?”对方开口了。

吃饭?已经到饭点了吗?大概因为头疼,我一时回忆不起之前的时间点。大概是要吃饭了吧,正好我也饿了。

“嗯,等我一下。”我回答道,但却没有任何起身的意思。

对方走到了我的身边,好像在看我的电脑。他开口说道:“在写新的提案?还在整理思路吗?”

“提案还是外围还没想好,一点思路也没有,还是要多考虑考虑。”我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苦笑表情。

“写个提案吧,提案的话要容易一点吧。挑几个安全一点的Safe级项目,随便做几个实验记录下来不就好了?”对方这样建议。

“……也对,不过这样写不就像流水账一样?评分不会高吧,我还是想试一试Euclid或者Keter级别的收容物。”我回答道。

“想太多了吧大兄弟,你的权限能负责得了Keter级的收容物?”对方直接将我的想法封死。

权限不够?他是说我笔下的人物吧。的确,Hensec Stutter只是一个刚加入基金会的临时二级权限的实习研究员,想要参加Euclid甚至Keter级的收容都是不太可能的。

“好了,不说那么多了,先去吃饭吧。”这时头疼已有所缓解,于是我就睁开眼睛站了起来,准备和室友出门。

“嗯,我先把实验服收好。”对方这样说。

“实验服?你去化学系做实验了?”我奇怪地回头看着室友问。

我们和化学系在一个校区,但平时又没什么联系,也没什么蹭实验的机会。那他去干什么?

室友果然穿着白色的实验服,他正在将外面的实验服脱下,露出了里边的便服。

“啊?化学系什么?是我最近一个提案需要做几个小实验,所以就去了化学实验室一趟。”对方好像感觉很奇怪地望着我。

写个收容物的提案还用专门亲自跑去做实验?太专业了吧!而且不同系的也能用实验室吗?

……不对,有什么东西不太对,从一开始就错了。有种不祥的预感在心中萦绕,我不安地环视四周,想找出那不对劲的源头。

四周都是洁白的墙壁,亮的能照出人影的瓷砖地板上放着纯色的家具,室友在沙发旁将实验服仔细叠起来要收进屋里的柜子,我坐在桌子旁对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发呆。

……诶,床呢?

确实没有床,准确地说,床没有放在这个房间里,我坐在一个装修风格很简约的类似客厅的屋子中,而旁边还有两间作为我和室友的卧室,还有独立的厕所和公用的厨房。这些知识从我的脑海中自然而然地流出来,但我从没见过这里。

没见过这里,却知道这里的每一个细节,是因为……

“不……不会吧……”

这个屋子完全就是我为Hensec Stutter设计的宿舍啊!

头又开始疼了,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不应该是在自己的宿舍吗?为什么会到一个如此像我所设计的房间里来?

不,也许……不只是像……

“这里是哪里?”我呢喃着问室友。

“啊?什么……什么地方?突然问这个什么意思?”

直到这时我才发现我不知道这个室友的名字。

“说就行了!我在哪里!”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是因为——

“什么情况?……当然是咱们宿舍啊,Site-CN-21的宿舍啊!不然还是哪儿?学校宿舍吗?”

——我还没来得及设定好关于他的事,换句话说,他没有名字。


巨震。精神上的震撼。

我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出现在我笔下的世界?这……这说不通啊!这是不可能的!

“诶……那个,”我清了清嗓子,向“室友”问道,“我……叫什么名字?”

“啊?你今天怎么回事?写文档把脑子写坏了?当然是Hensec了,Hensec Stutter的Hensec,你还有什么奇怪问题赶快问,不然不请你去吃饭了啊!”对方早就已经将衣服收好,站在我面前诧异地说。

果然吗,也许我已经意识到了这点,现状很快就接受了。

“穿越吗?……这什么鬼啊,怎么还有这种事!”我小声地自言自语。

我走到宿舍门口,打开了门。

“你到底怎么了?突然问奇怪的问题,还……”室友一边向我走来,一边发着牢骚,直到他看到了门外的情景。

“果然。”

除了Hensec和他的室友、宿舍,我还什么都没来得及设定,也就是说,我的创作世界中,除了这里什么都没有。所以门外没有应该存在的走廊,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纯白色,无法辨认方位、远近,没有任何参照物的纯白。

“这……这是……”室友看到门外的景象,惊讶地话都说不出来了。

不对,还是有不对的地方,我的感觉这样告诉我。可能不仅是到了这个世界中,可能是某种更糟糕的处境。

我开始搜寻自己的记忆,之前我在干嘛来着?我坐在桌前发呆,想写一篇文档。再之前呢?

诶?

再之前我在干嘛来着?

心中不好的预感在蔓延。也许是刚才头疼搞得吧,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我这样想。

但也不对,我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没有对应的记忆

就像是看到这个宿舍一样,从未见过,但十分了解,我对我的过去也是这样。我知道我从记事起到现在所有经历过的事,但却不记得,就像是窥看他人的记忆一样。

“我明白了,这样……吗……”

直到现在我才发现吗?……难道是世界五分钟前假说吗?不过现在对于我来说已经不是假说了吧。

我大概……和“室友”一样,都是某人——“神”的玩物,我并不存在,存在的只是那个“神”

我大概只存在于某个文档里,等待着一些人的评分决定我的命运——我的故事的命运。

而我的过去,我的一切都不过是某人脑中的想法,那些欢笑、痛苦、寂寞、憎恨、爱恋,都并非真实。它们被记录为文字,而单纯的文字却是无感情的,我的故事早已不复存在

正如字面上的意思一样,我用双手捂住脸,泪水从指缝间流出,我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神”之手在键盘上飞舞,打出了以上内容。

身后传来开门声,他知道是室友回来了。

“嗯?在写档案吗?” 对方走到他身边,看了看他的电脑问道。

“是外围,刚写完,你看看怎么样?”他把电脑推给室友看。

室友操作着鼠标,仔细地看了一遍,有点惊异地说道:“想法不错啊,是说一个人从没有基金会的世界穿越过来,结果发现自己却是别人笔下的人物吗?厉害了!”

“还行吧,不过其实还差一点,之前的剧情还没交代清楚……不过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改了……”他还是不满地咂了咂嘴。

“没事,这样就挺好的,赶紧发了吧,我请你吃饭,我刚发的奖金!”对方毫不在乎地说道。

“好吧。”他最终决定还是将这篇外围直接发出去,准备和室友吃饭去。

他——名为Hensec Stutter的男人——将光标移动到“发布”按钮上,轻轻地摁下左键。

他开始在纸上书写着什么。

“致 神:”他这样写道。

他想了想,却又将其划去,重新写道:

“致 自己:”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