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菲斯托斯

“他想做一次祷告,”Antigonus抱怨道,“但我们哪来的地方做祷告?”

Alexandria的Porphyrios叹了口气。Antigonus从未摆脱自然哲学和天启神学的纠缠,然而此二者显然不应被一同提及。“你瞧,他资历比我们老。他是有点老派,但没到苛求我们在湮灭反应堆边上宰杀山羊的地步。他只是想要一次小小的祈祷,上头也乐意批准,所以你只要习惯就好了。”

“但是……我实在没法看出Hephaestus和位面跃迁有什么关系,”Antigonus说,“Hermes可能还好说,但地火之神?”

“老规矩了,年轻人,”Novoromae的Methodius在进入室内时如是说,“我们成功试验高科技前都曾向Hephaestus乞求庇佑。向Hermes祈祷会让使用神之工具的我们看上去比送信的好不了多少。Hephaestus无论如何还是人类领袖们的神。如果我们能在今天的探索中成功,如果我们能够在我们的宇宙和相邻宇宙间开启稳定的舷窗,我们自己就可能成为人类领袖了。Alexandria,Alexylva的校园,这个房间将成为新世界的中心。一个将由我们掌控的世界。

“现在,你是在为诸神应享的权力而发表对祂们的怨言吗?”头发斑白的老哲学家瞪视年轻同僚。

Antigonus吞咽了一下。“没有,阁下。请您开始祷告。”

“感谢你的认同。现在,请低下头。”Methodius冷冷地回应。“伟大的群山之主Hephaestus,我们森林之子乞求您的帮助。我们乞求您助我们今天所行的事业取得成功,这事业将会助我们把您的谕旨与圣火播撒至另一宇宙悲哀的生灵中。Milephanus delenda est1。,我们感激您的聆听。”

“这段祷词真漂亮啊,阁下。”Porphyrios说。Antigonus怒视这马屁精。

“我们开始工作吧。Antigonus,激活湮灭反应堆,Porphyrios,将你的计算结果输入控制器组,我将负责操纵跃迁装置。”

三人走上他们的岗位。不久之后反物质生成器和湮灭反应堆成功启动并在反应室内稳定地运转着,它们将为接下来的工作提供能量。Antigonus开口:“能源已蓄满。Porphyrios,你那边呢?”

“计算模块组准备完毕,坐标设定完毕。控制面板切换至跃迁模式。”

Methodius发出一声叹息。“好极了。先生们,准备将Alexylva大学载入史册吧。激活跃迁矩阵。”


“刚才!我可以问发生了什么吗?”Methodius从牙缝中挤出一个问句。

“好吧,阁下,非要我说的话,那是,如果只是让我……描述之前九十秒发生的事,”Porphyrios磕磕绊绊地回答,“我会说它是……”

“难道你就觉得,”Methodius咆哮道,“直接告诉我什么都没发生会死吗,小兔崽子!”

“不全是您想的那样,阁下,我能理解您的,呃,困惑。我们刚才做的实际上是在另两个宇宙间打开了一个舷窗,并且其中一个是我们之前想联通的宇宙。”

“那另一个又是什么,蛀虫小子?”

“这,这个……我们无法确切地……嗯,知道。应该说我们完全没法知道。我们也无法知道舷窗能维持开启多久……”

实验室内顿时鸦雀无声。“我就说我们应该求助于Hermes的。”Antigonus喃喃道。


MTF Delta-5第三小组在森林中行进时月光正从云层中透出。

“前进,前进!”Samson中尉呐喊道。他热爱无人区但也痛恨保持安静。“快走!快走!我们必须在别人之前找到目标!”

其余组员怨声载道。即使知道自己要找什么,在森林里行进两小时也已经够让人受的了,而接到上级那无异于大海捞针的命令甚至还要更糟。Samson所知关于这次任务的信息不比他的组员们更多;他试图装作知道任务具体内容,因涉及机密才闭口不谈,然而他的下属们能看出他们的长官何时在虚张声势。他们要寻找田纳西西部一片森林中出现的“某种量子现象”,天知道那是什么,不过他们好歹还有些线索。

Samson举手示意组员们安静。他听见前方某处,下一个山坡后有窸窣声。听上去像是一些人在灌木丛里行走,同时伴随着……听着像是英国口音的交谈?他挥手令两名侦察员前去一探究竟。他们迅速消失在前方并在探明情况后呼叫其余人员前进。

特遣队拥上山丘顶端以看清情况。前方的地面上空几英尺处浮着一条缝隙,从中透出柔和的光。Samson见状便明白他们已找到了目标。但之前那些人声又是什么鬼?

队伍中的窃窃私语声更大了。中尉再次举手让组员们安静。就在此时,他意识到之前奇怪的声音来源于那条缝隙。他看向那条缝隙试图从中找出声音的来源,因光芒晃眼而眯着眼睛……


“中尉,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机动特遣队Delta-5的指挥官Brooks少校问。他发问时的样子简直不能再可怕。

“长官,我们前去执行任务时认为一般对这事有兴趣的组织不会打算控制这……‘某种量子现象’,”Samson回答,“所以我在看见多人身穿形似制服的黑色服装出现时便推测他们是敌对组织的人。”

“你呼叫支援了吗?下了什么命令?”

“实际上他们的人数和我们差不多,但我没发现他们持有任何武器,所以我命令组员前进,并叫敌人举起双手。”

“然后呢?”

“我也不太确定,长官。他们举起之前隐藏的武器,喊了些什么后朝我们开火。他们那时用的语言……有点像拉丁语,但我没记住具体内容。”

“那倒是和我们就大学协议知晓的信息相符。还有呢?”

“我们此前从未与那种武器的持有者交火。那武器看着与棍子不无相似,反正是些纤细的棒状物。我也不清楚他们用的什么弹药。我猜想他们和CBG相关,可能是蛇之手的人,但他们的战斗方式实在是他妈的诡异。”

“你能够详细描述一下吗?”

“好吧,长官。我再说明一下,他们没有任何热兵器。无论那些棍子样的是什么,敌人都没怎么认真瞄准,仅仅是用它们向着我们的方向挥了挥,攻击命中率就高得可怕。那些武器一定没有后坐力,我也不知道他们发射的是什么,我能想到的武器里与那最像的就是曳光弹。长官,您能告诉我我的组员都恢复得怎样吗?”

“稍安毋躁,Samson。他们的战术还有什么不寻常的吗?你还能想起什么?”

Samson隐隐觉得长官的措辞有些奇怪,但他没有多想。“他们的机动性堪称卓越。他们一定受过集团作战的训练,因为我手下有十名专业的基金会特工拿着M16在不足十米的距离上对他们开火,但却无法保证击中了他们中的哪怕一个。”

这是一次测验,而Brooks少校没能通过。他悄悄哼了一声,目光移开了片刻。Samson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们抓到了敌人中的一个。

“他们的机动性方面还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吗?我想确切地知道他们有何种能力。”

“他们几乎像是消失又在几英尺外出现,但他们中就没有谁真的动过。我知道那是晚上,长官,但是……我真没看到他们挪动。他们就是这一秒在这里,下一秒就……换了个位置,看上去几乎像是……”

“魔法,Samson。你想用的词是魔法。”

Samson盯着他的长官。他关于此事已经作出很多猜想,但突然听见别人确凿地说出……一个本不可能为真的结论时他还是觉得刺耳。即使身为专业收容SCP的人员,他之前也从未真正认为自己会遇上这种情况。他试图将他知道的零碎信息拼凑起来。“长官,那意味着……Alexylva大学一方有魔法师?”

Samson抿起嘴唇,注视着他的长官,现场的安静已表明了一些事。“那是交给拿更高工资那帮人考虑的事,Samson。我想知道为什么昨天你手下有四名队员突然陷入昏迷。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非常不专业地和你坚称不友善的未知个体交战而不呼叫后援。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让那些个体从裂缝中逃离……”Samson没有作声。他不需别人提醒也能想起这些,他清楚自己已经惹上麻烦了。


一次相似的谈话也在另一宇宙中进行着。“美国?”

“是的,美国的某片森林,至少那里全是美国士兵。”

“按照你的说法,他们试图用麻瓜武器攻击你们?”

“是的,但我们能用移形换位轻易地躲开。我想,他们在麻瓜中也并不是最优秀的战士。”

“你说他们抓住了你们一名傲罗?”部长低吼,“而且那条缝隙消失了?”

“恐怕是的,先生。”另一人答道,“我已经让Kingsley去通知他的家人了。我们……我们不确定我们还有没有找回他的机会。”

“那条缝隙是那些美国人开启的还是我们这边的人开启的?”

“不清楚,但似乎都不像。我们这一端的出入口位于苏格兰的一处村镇,他们那一端的则位于一片森林。这似乎只是一次意外事件。”

“我们难道没有办法辨别那是魔法还是麻瓜科学吗?”

“我们只有很短的时间来检测,部长。”另一人说,“但Kingsley说那和两者都不像。这显然不是门钥匙,是别的什么,一些新的东西。”

部长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在我们失去的所有人员中……”

“我明白,先生。”另一人接话,“Harry正在和他的妻子谈。”

“我们近来有什么找回他的机会吗?”

对方的表情说明了一切。“该死的。”部长念道。


特工Brooks透过玻璃注视着囚犯:“他被控制了吗?”

“不仅如此,还被缴械了。”Reed博士瞥了一眼自己的写字板,“他现在拒绝与我们交流,我们只问出了他的名字。”

“喷妥撒钠?”

“没有效果。”

Brooks又将目光移回囚犯身上。“好吧,那我们也没有太多办法。他的存在可能对基金会造成威胁,而且我们之前从未俘虏过这些大学的人。他叫什么?”

“相信我,先生,他说是‘Weasley’。”

“呵,听上去不怎么像希腊名字嘛。折断他几根手指,就这问题好好问问他。”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