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克力
评分: +8+x

她昨天带回来一盒巧克力,放在客厅的茶几上。她说是进口的名牌,可我从未听闻这种巧克力。

今天她公司加班,只有我一个人在家,窗外的天空渐渐暗了下来,稠密的云层聚集在天空中,看样子今天下午会下场大雨。要不要去接她呢?

整个人陷进松软的沙发里,打了一上午游戏也没赢几把,索性打开电视看些新闻。中午也不想动,干脆不吃午饭了。

从沙发里爬起来,端详起起那盒巧克力。

捧着盒子看了一圈也没找到什么明显的商标,连成分表都没有。这也太粗糙了吧,我有点不敢相信这真的是进口货。

打开做工粗糙的纸盒子,一阵奇异的芳香钻进我的鼻腔,这种香味里混杂了水果和许多香精的味道,一时间感觉身边的空气都变得甜腻起来。空腔里感觉被一层薄薄的糖粉覆盖,弥漫着甜味,却又不让人感到腻。

里面巧克力的数量和盒子的大小根本不搭,偌大一个盒子里就装了几颗巧克力,我记得她以前不会买华而不实的东西。

拿起一颗草莓味的巧克力,也是她最喜欢的味道。剥开包裹着巧克力的锡纸,那股好闻的气味变得更加浓烈,还夹杂着草莓的香甜。

巧克力球做的很精致,小心地含进嘴里。


最外层的糖衣开始融化,淡淡的甜味在嘴里漫开。

我想起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

一件稍大的衣服套在她身上,只露出帽檐下可爱的面容。咖啡的蒸汽围绕在她身旁,双手熟练地操作着电脑。

我合上书本,端起自己的卡布奇诺,坐到了她对面,我们就是这样认识的。


那一层糖衣很薄,淡淡的甜味逐渐消散,舌头接触到细腻的巧克力,浓烈的醇香覆盖了刚才的清甜。

我们一眼就看上了对方,很快确定了关系。她是学金融的,家里很喜欢她的专业,而我专修管理,对方父母也很喜欢我。我们很快就发展到了恋人关系。

床单上鲜红的血迹证明着我们的关系,轻轻地封上她的唇。脑海里她曼妙的身姿、可爱的样子总是那么清晰,每次把她搂在怀里时她发丝间的清香总会在我鼻腔里环绕,软软的身体就像抱着一只温顺的小猫。

我们很快订了婚,打算婚礼过后一起去欧洲的一个小镇度蜜月。


巧克力最终也在口中融化,浓稠的夹心没有了巧克力的束缚,自在地流淌出来。草莓的香味远没有巧克力浓厚,但有着独特的香气,就像是……她。

我们选择了在夏天去北欧的一座小镇度蜜月,婚礼举办的很成功,客人远比我们想象的多,份子钱也很多,多到我们可以把预算翻倍。

我们在当地挑了一家价格偏上的小旅馆,里面装修得很有特色。洁白的天花板、淡蓝色的墙壁以及一张宽大松软的床,很容易让人产生遐想。

我们每天都去小镇一旁的沙滩游泳,沙滩里的沙子很细腻,海水也很清澈。

时间过得很快,半个多月的度假转瞬即逝。

我本以为我们在这之后一直会保持先前暧昧的感觉。


可可的味道再次返回口腔,苦涩的味道渐渐盖过了草莓夹心的清香,最后充斥着整个口腔。

我们开始产生分歧。

一开始只是家务的小问题,有时我们同时退一步,也就过去了。

直到后来我们几乎每天都要吵一架,我才意识到我们的感情早已产生裂痕,我们或许真的不搭,只是第一印象不错罢了。

她下班后很少再跟我说话,我一直对此苦闷不已。

直到我有了另一个人,苦闷的心情才有所缓解。这时也是我们感情彻底破裂的标志,不过我早已不在乎了。


当一切味道散尽,我感觉还有些很硬的东西没有融化,感觉不像是巧克力中应有的东西。

电视的声音把我吵醒,在意识到自己已经迷迷糊糊睡了一下午了。

巧克力呢?抹了抹嘴角,的确有巧克力的味道,看到一旁被拆开的的纸盒。又想起巧克力里那些很硬的东西,嘴里却空空如也。

起身走到卫生间漱口,发现身体出奇的沉重,而且感到明显的恶心,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身体里一样。

回到昏暗的客厅,突然发现电视上新闻里的那张血肉模糊的脸有点熟悉,警方说这具尸体在找到时就只剩下了头颅。

一道微弱的光从我眼角射入,她的房间里为什么会有光?

熟悉的人名从电视机中传出来。

不可能!冷汗从脸上滑下,不仅是因为腹部的疼痛。

忍着腹中的剧痛,冲向她的房间。

房门在我撞上之前打开了,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在地上滚了几圈。

她站在门后,洁白的裙摆上沾满了猩红色的污渍,似乎还挂着几块碎肉,散发出令人窒息的腥臭。

她手上什么都没有,我或许还能保住自己!

发了疯似的往屋外跑,但腹部的剧痛把我拉到在冰冷的地板上。

身后传来脚步声,不紧不慢,很从容的样子。

疼痛还在加剧,我只能双手撑着地面往后爬。

而她似乎也不着急,一点点跟着我走,直到我撞上墙壁。

如春藤般柔软的玉臂搭在我肩上,脸上的笑容依旧动人。纤细的手指抚摸着我的腹部,似乎在挑弄什么东西。

一阵剧痛从下腹部传来,疼得我几乎昏厥过去,一堆白花花的虫子从里面钻了出来,爬遍我的全身,开始撕咬我的皮肤、骨肉。

她只是倚在我的肩上,非常享受地看着我。

意识渐渐模糊,又想起了那块巧克力带给我的幻觉,总觉得少了什么,似乎每一种味道都带有独特的记忆,唯独最后那些坚硬的东西只是含在我的嘴里。

看着眼前可爱动人的“她”,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