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a
评分: +10+x

你不应该来到这里的。

我知道,但是,我记得我已经离开了。

或许只是一个错觉,你并没有离开,你的肢体还在原地。那是一座神庙,对吗?你的肢体仍然处于神庙之中。

我不知道,我的肢体无法移动,这使得我感到很奇怪。

假如你环顾四周,你就会发现,神庙的阶梯随着你视线的上移而增加,于是你永远看不到尽头。

是这样,但这是为什么?

你被告诫过的,异常从来不需要理由,它们就像是下水沟里的死老鼠,散发着糜烂而令人恶心的气味。你应该向上移动,你的意识,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向上。

我向上移动,但除了一片漆黑我什么也看不见。

不,你做的很好了。我们都看见了,上面是一片漆黑,脚下是阶梯,身旁是一些若隐若现的支柱。这是个神庙,不是吗?

或许是的,但我已经不在意了。我说,这有什么意义吗?我们是要做什么?

我们应该继续向上。意义?当然是不存在的。但这是目前你所唯一能够进行的事情,除了这以外,我们还能干什么呢?就当是为了打发时间吧。

打发时间……我们是在等待什么吗?我继续向上?

是的,我们在等待。等待太阳从山的那一边升起,当它的光芒从穹顶照下时,异常将因而终结。

你如何知道?

我为何不知?

……我继续向上。但上面什么也没有,阶梯是无尽的,一切景象都是单一且重复的,我是否处于一个循环之中?

是的。但这不是问题。我们处于一个周期长度未知的循环之中,这个大循环里面嵌套着几个小循环。这个循环不应该是无限的,因为我们从未有过实质上的移动。

为什么?

视线的移动令阶梯增加,我们的本体没有进行移动,视线也就无法移动,或者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移动。故阶梯不是无限的。

我明白了。我似乎确实看到了一些循环外的事物。一些封条、一个骷髅杯、一道光……还有些什么?

我们不知道循环的长度,所以我们既可能处于循环之外,也可能处于我们的意识集成之前的循环周期里。它们是值得信赖的吗?

可能。

我认为我们被监视着。

为何?

我存在的意义。我在监视你,同时你也在监视我。

这和现状有什么关联?

我们互相的监视致使我们的本质无法移动。

那些额外的事物是什么?

那是我们的基准现实。

基准现实是什么?

是构成我们当前所处的环境的必要条件。我们互相监视,原因就在这里。我们的本质在互相凝视。

我是谁?

你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所以应该是封条或者骷髅杯。

我是骷髅杯。

为何?

我亲眼看见你将封条贴在距离我五十步的位置然后离去,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我与骷髅杯发生了物理接触。然后我成为了它。

我与光发生了物理接触。然后我成为了它。

你是光?

我不这样认为,但现状似乎只有这一种唯一解。

我们应该继续前进吗?

是。我们应该继续向上,在天亮以前到达那一边。

那一边?

另一边。危险与不确定性共存的一边。

我们为何要到达那一边?

因为山的另一边是新生。我们需要解脱。

太阳可以令这一切消散,你说的。

我错了。太阳固然可以令这一切消散,但我们的灵魂也将在无尽的炙烤中化为乌有。我们需要解脱,而不是折磨。

这将毫无意义。我累了,我什么也不愿意做。

你应该尝试。我注视着你。

我注视着你,但总有人在同时监视我们两个。

那是谁?

我不知道。但他就在那里。躲在监视器的背后,隔着一块屏幕。我看见了。他在微笑。

他是罪魁祸首吗?

不是。我认为致使这一切存在的是我自己。我是骷髅杯。

你在试图用自己的意识扭曲现实。你在定义什么。我认为这是极度危险的事情,你应该停下来。

不,我们是一体的。

我们将在骄阳的炙烤下化为灰烬。这就是你想要的?

或许。

你在试图逃避什么。我不愿看到同归于尽的结局。请你与我坦诚相待。

我说过,我已经累了。我们意识的移动权在我的手中。我是集成者。你应该屈服于我,而不是引领我。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我不会因此去相信他人的话。

时间已经临近,我已经看到了。

你看到什么了?

山的那一边,是太阳。

金色的羽翼用她的温情覆盖黑暗,我们无所遁形。

我不满足。

我麻木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