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曼·富勒的展出:簡短而銳利的教訓


驚奇爆炸人

看哪!

炸藥!

血液!

血塊!



今晚!

開演!

腸胃!

心肝!

只有一晚

盡情觀賞這煙火技藝的大膽壯舉!全家同樂!赫曼・富勒的不安馬戲團的忠實演員和工作人​​員的行動使本表演成為可能。

鑑於湯瑪斯・戴維森近期的行動,本表演中爆炸人的角色將為他打造
見證什麼樣的命運等待著背叛者

以下是一份名为《马戏团的诞生:关于赫曼·富勒的巡回怪物们》的出版物中的一页,其作者和出版商的身份未能确定。而这些散页,被发现夹杂在世界各地的图书馆中,以马戏团为主题的书籍里。尚不明确谁是这种散播行为背后的个体或群体。

爆炸人

To the Circus Born

是關於背叛馬戲團的強硬立場。背叛馬戲團等於背叛家族 (或者說富勒喜歡這麼說)。因此,採用了爆炸人演出,一種向馬戲團「家族」中難以管束的成員傳達訊息,同時仍然能吸引大批觀眾的方式。

第一位爆炸人是湯瑪斯・戴維森 (Thomas Davisson),一位被僱用為建造組的年輕小伙子,他被抓到偷了一些錢,並試圖在午夜時逃離馬戲團。 富勒顯然渴望終於採用這個表演,雖說更大一部份的原因似乎是這種大場面會增加觀眾 (在秋季開始時,巡演的來客量遭遇了輕微的衰退)。

活動本身開始於晚上六點,在一個乾冷的秋日。對於這種突發、未經測試的演出來說,入座率遠遠超出預期。群眾熱切地等待表演。而他們即將看到的表演是多麼偉大啊!在大帳篷的地板上已經搭好了舞台,當客人入場時,他們見證了放置在舞台之上的由許多引線和炸藥組成的龐大結構。而在結構物之上就是全場焦點:湯瑪斯・戴維森,被束縛和堵嘴。他的眼眶青腫,顯然是在運送到硝化甘油寶座前先被富勒的手下狠狠打過了一頓。看台近乎爆滿,富勒充分發揮了馬戲團長的角色,使群眾安靜下來並宣讀戴維森的罪行,羅織罪名並引起觀眾的嘲弄與噓聲。即使他的手下不忠誠,可是他的觀眾是忠誠的。

爆炸本身並沒有令人失望。引線被鋪置在帳篷的各處,點燃之後火花立刻在觀眾席間飛馳、分裂與再結合,把觀眾也當成表演的一環。 這對戴維森來說並不令人感到舒服,他原本顯然認為這會很快,並且他已經禱告完畢了,他似乎對於他的最後時刻該怎麼過感到茫然。就在火燒到他腳下的火藥桶時,火花熄滅了。湯瑪斯的雙眼充滿了寬慰,而寬慰很快就被炸藥震耳欲聾的爆破終結了,他的身體被炸開。表演技巧實在出色。

他的頭飛向觀眾,一個不超過五歲的小女孩抓住了它,她將她的獎品高高地舉在空中。一位引座員迅速開路到小孩身邊,用一大球棉花糖交換了戴維森的頭,當他徒勞地嘗試用他現在缺少的肺部來呼吸時,他的眼神仍在轉來轉去,舌頭拼命地嚥著空氣。他被粗魯地丟向一對雜技員,他們嫻熟地將他加入他們的律動中,和一些小刀、長劍以及更多的未點燃炸藥一起耍弄。他們取悅觀眾直到幕間休息才停止。

113

爆炸人

To the Circus Born

To the Circus Born: Herman Fuller's Menagerie of Freaks

在隨後的休息時間,舞台工作人員將可憐的湯瑪斯的所有零散的殘骸聚集在一起。當馬戲團醫生為了安可表演而小心翼翼地將湯瑪斯的各部件縫組在一起時,他仍然足夠完整而得以保有感覺的地方使他仍然有辦法控制的小塊肌肉扭轉著,雙眼流露出駭人的痛苦。

富勒打算讓馬戲團員與觀眾都將托馬斯的教訓銘記在心。然而,「驚奇爆炸人」在隨後幾年的多次重演顯示,這種努力也許被誤解了。

114


114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