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曼·富勒的展出:爱情隧道!


爱情隧道!

走!

放松!

观赏!



梦!

亲吻!

爱情!

仅限情人节一天!
孤独的单身男士&单身女士们,不须再继续等待你的爱人!来唤醒你的真爱——祂们也许比你想象中的更近!

“一次性”游乐设施,不容错过!

以下是一份名为《马戏团的诞生:关于赫曼·富勒的巡回怪物们》的出版物中的一页,其作者和出版商的身份未能确定。而这些散页,被发现夹杂在世界各地的图书馆中,以马戏团为主题的书籍里。尚不明确谁是这种散播行为背后的个体或群体。

家人

To the Circus Born

富勒在马戏团是很重要的存在,但他从来没有说过什么关于自己私生活的,所以我们中的很多人很想知道他是否有这样的经历。临近情人节,这个问题终于得到了答案。

他之前从未在意对景点的布置帮忙,但是这次,他一个人什么事情都做了。搬运材料、制作海报、搭建……他不让任何其他人帮忙。我看到他被我一个最友好的同僚画着五颜六色的小丑装饰,这时我才意识到他有多认真。

这个场景他花费了几周时间来制作,主要是因为那些纸。他用这些他辛辛苦苦画的纸符覆盖了整个东西,上面有着成千上万个不同的符咒。虽然最终却让整体看上去很业余,但是他对它感到很满意,重要的只是那个。

不过直到转移到印刷机工作时,我才真正明白他正在做什么。我还记得看到海报时的头疼。我猜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情人节吸引到了比我们想象中更多的孤单的人。

富勒在看到那群人时双手握紧了他的魔杖。我对他的所有怪癖都了解甚多,但仍然不知道这是满腔怒火还是万分欣喜。

他让他们所有人度过了一次特殊的嘉年华之旅,他的魅力几乎是达到了顶峰。带他们去幕后、让他们与展品聊天、给他们免费的零食……所有的这些事情平常他都是严禁的。

随着旅程的继续,一些比较不感兴趣的客人被踢出去了。只有六个对这次旅程最热情的人得以看到重头戏:爱情隧道。

富勒让他们一个接一个向前走,从那些男人们开始,然后他们就这样直接从马戏团里被赶出去了。另一方面,剩下两位女士……

好吧,她们拥到富勒身边,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欣喜若狂地接近他。他似乎却很不高兴,把她们都推开了。

这时候尖叫开始了。其中一位女士擒抱住另一位并把她摔倒到了地上,然后她的手快速地到了对方的脖子上。我记得我一下子跳过去尝试把她们分开,但富勒只是举起了手,这意味着如果我们再靠近一步,就要在他的锤下了。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我看到他的脸上有一丝得意的笑蔓延开,就如同在观赏她们的斗殴一样。

214

家人

To the Circus Born

To the Circus Born: Herman Fuller's Menagerie of Freaks

我开始鼓起勇气反抗他,但是太迟了。随着那个女人紧紧掐住,有一阵令人作呕的嘎吱声传来,在那一小会后,地上的女人便再也一动不动。

富勒向那个胜利者伸出了手,她先跳起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弯腰拾起尸体,轻易地将尸体放到肩上。然后,他们开始默默地向他的私人住所走去。

在离开场地的时候,我们留下了一批人员失踪案件。甚至连提前早早离开的人都没能找到一个。

第二天,富勒似乎脚步比平日轻快得多,在中午他叫我们所有人到舞台集合。他有一件事要宣布:我们马戏团将有一名新成员加入——他的妻子,凯蒂。她走上舞台,穿着红白相间的连衣裙,她彩虹色的头发扎成了双马尾。她脸上全画了白色的妆,我几乎不能判定她就是那场斗殴的胜利者。

凯蒂也完美地融入了马戏团其余成员,最终也开始参与表演,并且常常在冲上舞台前亲吻富勒的脸颊。

他看她的演出时,眼里闪烁着我从未见过的光,而且每当一天结束时,他们会互相拥抱,然后手牵手走回住房。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注意到那光开始逐渐黯淡。四个月后,凯蒂消失了,富勒还明确让每一个再提起她的家伙闭嘴。

在最初的海报上,写着“爱情隧道”是一次性游乐设施。但是下一年它又被整修起来了。

215


215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