呐,老师

老师,早上好。

我和老师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呢。对了,是高二的四月。还没有为考试而烦恼,大家多少有点兴奋难耐的那个春日。

老师年轻又帅气,一进教室大家就“呀”地惊呼起来。
可比起老师的外表,我更喜欢老师讲的课。老师虽然是社会课老师,却并不局限于此,而是教了各种各样的事情。

我们为何会创造出当今社会这样的结构、这个社会的不稳定之处、法律的存在意义,还有学习历史意味着什么。
开班会的教室也好,备考的痛苦也好,我都感觉很有趣。因为老师的缘故,我拼尽全力学习。
差点因流言和山口交往时也是老师劝阻了我。修学旅行迷路时也是老师帮助了我。

我啊,不知从何时起一直在注视着老师。
可其实老师的目光并没有放在我们身上。

老师感兴趣的,是我们学校里存在着的某物。
巨大通红且瘦骨嶙峋的、发出用指甲抓挠黑板般声音的、气味如同文化祭里模拟店的垃圾箱的某物。

将我咬死、撕成碎片的某物。

老师,我有好多问题想问您啊。老师,它是什么东西呢?老师,您为什么没有来救我呢?
老师,老师,老师,老师,老师。
看见被咬死的我,老师给某个地方打了电话,叫来了某人将它捕获。
而我变成了事故死亡。

呐,老师?明明就是它杀死了我,为什么不能将它处死呢?老师也讲过死刑的事情吧。
预防说。通过处死来抑制犯罪。可这种东西并不适用于它吧?为什么老师不能杀死不受法律束缚的它?

老师,我啊,在被那个怪物杀死时,正在找您见面的路上。我想将合格的消息报告给老师。
我拿着合格证书,奔向夜晚的学校,然后在办公室前被杀死。那时,我还是一名女高中生。

而那之后,我永远成为了女高中生。

不知为何,死后的我依然在这里。不是幽灵,也不是活物,我成为了被老师“收容”的异常。
呐,老师。还记得我的名字吗?是不是已经忘记了呢?
我啊,叫做██ ██。不过,自上次之后,就被以编号称呼了。

SCP-███-JP。这是我的名字。请呼唤我吧。请用我的名字呼唤我吧。

老师,我很喜欢您哦。所以老师,请呼唤我。

SCP-███-JP。我会为此永远做一名女高中生,永远存在于这所学校里。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