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唯余迷茫。为确保无人知晓只能伪装。掩面遮挡,用谎言埋葬。而太阳令我颜面扫光

我们有着最良好的意向,你在夜间自我反省时会这么告诉自己,你这么说仅仅是因为这的确是真的。尽管,在你处理着无穷多的问题时,你的意向是什么并不重要,你的处理结果是什么才重要。

假如你今天在基金会的工作人员中做个调查统计,你很难找到支持这个提议的人。我是认真的,因为我已经四处询问过了。Clef会告诉你这是Cimmerian的错。Cimmerian会说这是Moose的责任。而Moose将会怪罪Light。像是是谁的责任这事很重要一样。

如果你继续去追究这些过错的源头,你最终会找到Oleksei博士。毕竟,这一切都开始于他那无知的提议。SCP基金会采用了极为愚蠢的一步——告诉他如果去和SCP-096打交道的话,他就会被处决。我们派了一个死人负责拯救世界。

有时候我觉得我们罪有应得。

当价值数百万美元的资源被指定用于一个新的机密项目时,我注意到了即将发生的事情。作为基金会太空部队的负责人,我已经有些习惯了。我几乎不记得那天我所接触到的细枝末节。

一切都显得那么乏味。我之前见到过“让我们把它扔进太阳里”的提案。我甚至还批准了一两个。这只是在一长串项目中的再一个荒唐的项目,由那些认为教育和傲慢是真实智力的良好替代品的人所提出的。

我告诉Oleksei博士我将会对他那愚蠢的主意说不,而他说他不可能去听一个“工程师”的。当他越过我的主管来得到批准时,我并不感到吃惊。当他们告诉我去处理细节时,我也不为此惊讶。因为Oleksei是个吹牛专家,而不是轨道力学上的专家。

你应该去看看他脸上的表情,当我告诉他我们需要去土星才能撞上太阳时。他看上去几乎像是中风了。

我告诉他:每个天体都是个球体。只要你越过地平线的速度比你坠落的速度快,那么你从天体表面脱离的速度就和你下落的速度一样快,道格拉斯·亚当斯说的有一部分是正确的:诀窍是别碰到地面。

但如果你不以每秒三十公里的速度环绕太阳运转的话,那么你将会向着太阳移动,如果你出发后还有剩余的动力,那么你将会在更靠近太阳一些的地方,建立一个速度不同的新轨道。

一个数学问题是,想要脱离太阳系,仅需要每秒四十一公里的速度,这意味着,如果你想要脱离太阳飞走,你只需要比你,你母亲,你的狗和你脚下的大地目前围绕太阳运行的速度快十一公里每秒,但如果你想撞上太阳,你要把目前跟地球公转一起每秒三十公里的运行速度完全降至到零。

所以矛盾的是,如果你是从地球出发的话,逃离太阳的确比撞上它容易的多。如果你现在还能跟上我的思路,那么你比Oleksei要强上不少。他毁灭了世界。

所以为什么要去土星?好吧,关于轨道速度的问题是,近处的东西要比远处的东西移动得更快,因此我们发射了一艘载有一个不幸的“直升机兵”的火箭去看看土星,利用引力辅助为火箭做几次减速工作,然后让它返回太阳,这一件事花了我们四年的时间和大量的资源。

这不是我们第一次把一个女人投入太阳里了,不过,为此把所有人都叫来,这的确是足够罕见的。有场小聚会,有着饮料(只有两杯)和免费食物(所有你能吃的)。我们把它当做Oleksei的告别派对。但几乎没人来。

我们让我们的潜阳者看了一张照片,然后,随着砰的一声。096像个瘦长且更安静的火箭一样起飞了。我们计算出它的速度会让它撞到太阳,就像是我们计划的那样。剩下的就是听那个我们派出去的D级人员被太阳焚烧殆尽时发出的尖叫。我们中途关掉了电源。

顺便说一下,那是我主要的反对意见。我们之前从没有故意在太空杀过任何一个人。你大概会觉得这是在说谎,但是事实并非如此。能长年在太空旅行中保持精神稳定的人真的是少之又少。如果你是从监狱出来的话,那就更罕见了。我想说的是这纯粹属于人道主义原因,但事实是我们抽不出宇航员。

我们一路上追踪096。这花了两年多,但他还是到达了他要去的地方,据我们所知,他被核聚变的火焰吞没了。他大概是尖叫着死的。

他们在一年前杀了Oleksei。我不打算对此采用委婉些的说法。这是场谋杀,或许是正当的,或许不是。一个月前他们定下了报告并批准了最后一次测试。

我们怎么知道我们是否已经成功了,真的成功了吗?或许096只是在那里四处游荡,等待着地球上有谁看到照片。所以他们让一个D级人员看了。最后一次。

一周前我们注意到地球的轨道引力开始衰退。我没有任何数学理论或自然科学理论能解释这是为什么……但太阳正在靠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