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评分: 0+x


看了一会档案,Yak甩了甩脑袋,又一次扔下几根肉条。众貂都欢欣雀跃,然而Yak却难得的皱了皱眉。随即,正在四处张望的Yak就臊眉耷眼地被Darknight博士带走了。

夏日的光线穿过走廊上的玻璃,烧灼着两个人的脑袋。气氛沉闷而又炙热。

冷不防的窗外传出一句“消灭高清!”。只见辰特工头戴天冠、身披璎珞、手贯环训、衣曳飘带,宝相庄严地杵在旗杆上朝着这边喊道,“消灭这个混分头子!”Yak和Darlight都已经习以为常,于是并不搭理辰特工只管自己走路。

会议桌边,只剩下这最末一排的一张椅子。

这是一间封闭的会议室,想要打开唯一出口指纹、声纹、专属ID、虹膜……缺一不可。这时,人工光源已在合金桌面上均匀的铺洒了一层白光,这也是各个部门主管开会的场所。

Yak摸了摸鼻子,有些不知所措。Darknight挑了挑眉,对他说,“这只是一个学术交流会议,你放心和他们谈就好。”说完还朝Yak比了个安心的手势,转身出去了。他环视四周,发现所有人都用一种类似于“快坐啊,你个[数据删除]”的眼神看着自己,不禁膝盖一软坐了下来。

“所有人都到了,那么会议开始”一个血迹斑斑的黑框眼镜这样说道,“首先自我介绍一下……”这时Yak想起来了,这是中国分部中最精锐的收容专家Scarlet博士,他曾经收容并制定了██个Euclid级SCP以及█个Keter级SCP的特殊收容措施,而其中只有分別5%以及20%的SCP有出現收容失效的记录,堪称基金会的收容王牌。

“今天请诸位来是因为一次突发事件,可以说是一次史无前例的A级突发事件。”Scarlet博士的声音有些嘶哑,“在5小时以前,基金会中保存的CN-001上突然出现了诸如‘高清已死’等字样,此后,基金会关于Darknight博士的一切资料开始逐渐消失。所有和Darknight博士相关的人员也开始逐步丢失关于他的记忆。”

“由专人负责记忆并以纸质文档录入,是不是可以对Darknight博士进行收容?”有人举手提问。

“如果可以的话,这个事件最多分级到B。”Scarlet博士长叹了一口气道,“一切对于Darknight的记录都是徒劳的。他们会在瞬间消失,不论是纸质的电子的……亦或者……是脑海中的。他们无法再次记忆关于Darknight的任何相关事件。”

“这意味着一旦‘遗忘’Darknight,这段记录就再也无法找回了?哪怕Darknight在我们面前做盐水牛肉也会被视而不见?”Jellyfish研究员询问。

“按照目前的趋势,丢失的记录在呈指数级上升,我们将会在163小时后彻底‘遗忘’Darknight博士。换而言之,Darknight博士如自由落体般的趋势在向055号项目靠近。这是极度危险的。”KD博士兴致缺缺的补充。据说他和Darknight博士私交比较“一般”。

“嗟乎!夫Darknight可治小儿夜啼,当立不世之功。竟遭此横祸,叹哉悲哉!”Darkequation博士发表感叹。

这时,Yak注意到开会时不断有人露出“我正在干什么的”表情,并被周围的安保人员友善的“请”了出去。Yak灵机一动,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借这个机会Yak用眼角小心的瞟了一眼几位博士。发现他们示意安保带自己出去,于是Yak便堂而皇之的溜出了会议室。

这是目前唯一关于[数据删除]博士的记载,关于资料的真实性仍需要进一步考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